文藝女青年真的不適合娶回家嗎?

妮妮小屋2019-02-11 21:46:35

▲關注這個親子號的人,91%是成長女性

(該圖片來源網絡,向原圖作者致謝)

本文作者:妮妮

01


前幾天刷朋友圈的時候看到二美髮了一張她和自己讀者的對話,很有意思。


大概是那位讀者受到二美激勵的緣故,重新迴歸了閲讀,熱情的分享了自己閲讀的欣喜,説自己甚至開始動筆寫作。又生怕別人覺得自己有什麼痴心妄想,這位讀者還特別強調的説:“不過我可沒有當作家的想法。”二美的回覆,直截了當又有趣:“為什麼不可以想?想當作家又不是想當強盜!”


典型的文藝女青年的對話,這種對話的幽默只有同類才會懂。


我是不是這樣的文藝女青年呢?有些場合我是願意承認自己是同類,有些場合我卻是拒絕的。


因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文藝女青年不再是一個好的定義,甚至有時成為眾人嘲笑的對象。就連我最好的朋友有時都會當面笑我,活得太不接地氣了,就差痛斥我是個生活的懶惰分子“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了”。


所以我漸漸不再公開展示自己那一有時間,就鑽入書海的生活。


作為一個普通人,我自然也有生存的各種煩惱。能讓我暫時忘記這種煩惱的方式,似乎就只有一頭扎進書海,在閲讀別人的故事裏,或是歡喜或是傷悲,慢慢地,自己的心也就大起來了。


和家人相處的時候,自然也少了很多煩惱。娶一個文藝女青年回家,多省心呢。


不過我也深知,要不是同住的父母親,共同為我承擔了很多本該屬於我的家務和瑣事,我又怎麼可能有別人看起來那麼多的時間去閲讀和寫作呢?


似乎真有一點矛盾。


每一個愛幻想的文藝女青年背後,都有人替自己背起重重的壓力,才能讓自己成為一個心無旁貸,手不釋卷的生活低能兒。


想明白了這一點,大致可以理解,為什麼這個世界開始對文藝女青年不太友好的真相。甚至有人很尖鋭地指出:“文藝女青年太不適合娶回家了,所有花時間營造出的仙氣背後,都是對其他人的無情剝奪。”


這簡直太扎心了,感覺世界都對文藝女青年不太友好了。


02


還有一位男性好友曾經給我講過,自己心中文藝女青年的幻滅過程。他曾經的初戀,就因為是一個標準的女文青,看起來都傻傻痴痴的,對他這種超有保護慾望的男人,有着致命的誘惑。


可真正在一起深度交往以後,才發現這個女文青也不只是幻想和痴情,除了不愛做家務喜歡撒嬌外,花錢更是遠遠超過收入,尤其是對奢侈品的熱愛,最終讓這位朋友覺得,女文青和那些愛時髦的精緻女郎相比,似乎更造成心理落差。


最後這位朋友也是傷了心,選擇了一個看着並不浪漫的女醫生成了家。


結婚以後,才一點一滴發現妻子的好,對他和家人的關心非常到位,讓他非常安心。


以至於他後來給多個朋友推薦,選妻子就應該選醫生這類既理性又知性的,千萬別找女文青,省心。


我笑這位朋友,遇到的初戀應該是個變異的文青吧,至少從我身邊的已婚女文青來看,真正的文藝女青年不會婚前婚後差距那麼大的,大多數都比較獨立,也不會過於看重物質,可以一個人獨處,也可以兩個人相處,對男性的依附度並不高。


可是偶然也有例外。我曾經有個大學同年級同學,長得一臉清秀,一副古典美人的樣子。


那時我們雖然不同班,卻因喜歡古典音樂和喜歡張愛玲的小説相識,畢業後漸漸沒了她的消息,只是聽説她母親生病時,丈夫出了軌,兩個人沒有孩子,也就離了婚,接着再婚,大家就都沒了消息。


直到去年偶然在一家孩子英語補習機構外見到她,我卻有些尷尬。那會,她正在和交警為了一張剛貼的罰單吵得地動山搖,滿口的怪話,在她明顯中年油膩的口中嚷嚷出來時,我默默的走開了。


還是讓讀書時的那些美好的記憶不被這一刻的尷尬打擾吧。是生活的殘酷改變了一些文青的特質?


我有些疑惑。


03


直到看到80後實力小説家顏歌,在《小説迷的白日夢》裏對自己和周圍那些文藝女青年的總結,我似乎悟出了一點東西。


她説:“所有的文藝青年可分為三個階段:一、熱愛文藝,以熱愛文藝為榮,見人就和人聊文藝;二、假裝厭惡文藝,並且表現出對文藝的不屑,閉口不談文藝的同時,鄙視猛聊文藝的人;三無所謂,想聊的時候就聊,不想聊的時候就不了。”


接着,顏歌説出了一個更有意思的現象,她説自己真心熱愛這個世界上各行各業的人,認為這些人鑄就了自己真正的生活。是這些人羣的存在,讓她真正意識到原來自己是一個文藝女青年,於是,她在小説中開始書寫這些人。


我看到這段話,又笑了。


感受到一個真正的文藝女青年的獨白。我也終於明白了自己,終於也到了可以想聊就聊,不想聊就不聊的階段。所謂文藝女青年,似乎也只是別人貼給我的標籤而已。


原來,能長久的保持文藝女青年特質的人,大概日常真就是顏歌所説的那種:“猛看書的年紀好像已經遠離,但是不看書的日子又讓人很難過,所以總是隨時拿着一本書做看書狀,徘徊在看書和不看書之間。”


真不愧是小説家,才能如此細膩入微的表達文藝女青年特質的日常吧!


04


看來,真正的文藝女青年,尤其是經過時間考驗,她們似乎從來不給自己貼這類的標籤,只是別人為自己貼這個標籤時,似乎也一笑置之,懶得反駁。


在這些人眼中,自己就算愛讀書但和別人畫畫、編織毛衣、包括酷愛打麻將、喝茶養生以及跳廣場舞的愛好,並沒有什麼本質的區別。


讀到女文青單雲的故事,我有點意外。這是作家裘山山在《戛然而止的幸福生活》裏愣生生推出的一個資深女文青。


單雲是一個超級痴迷閲讀的女人。這本來是一個好習慣,可對於周圍人總以實用做為判斷標準,她就成了一個不能上廳堂也不能下廚房的女人。


讀了這麼多書,見人説不出來什麼見識,又收入微薄。還因為讀了這麼多書,耽誤了做飯手藝,單雲讀書,成了老公眼中最沒用的事。


同是底層小職員的丈夫,總和單雲因為做飯問題引發爭吵,時間長了,單雲離了婚。


單雲雖然獨自一個人生活,住着一個小房子,守了一個事業單位,拿着微薄的薪水,但她心裏,依然渴望自己未來的生活能有個大書房。


她不停的借書來閲讀,還把自己的全部生活維持在最低消費,甚至連手機也不使用,每天辦公室和家兩點一線生活,全靠閲讀打發時光。


她在心裏一直相信,自己最終會遇見良人,幻想能遇見一個能夠給自己一個大書房的男人。


她覺得自己這麼好,又從來不在護膚着裝上面有額外的花費,只是喜歡看書,雖然做飯也不怎麼樣,但這不應該是不能包容的缺點吧!


即使是到了38歲,單雲依然這樣幻想,只可惜從來沒有人注意到她,連一個單位的男同事,都沒多看她一眼。


直到有一天,機緣巧合,她終於遇到了一個年過50的男人,還是個富商。


看到單雲這麼愛看書,他帶單雲參觀了自己的家,看着這位年紀大了點但依然風度翩翩的男士,以及讓人炫目的大書房和滿牆滿櫃子的書,單雲內心起了波瀾,想着要是能嫁給對方也不錯……


結果對方告訴她的真相,讓單雲很驚訝。原來富商的妻子癱瘓在牀,現在是一個半植物人。


他看到單雲這麼愛看書,想起自己的病妻曾經也很愛看書,富商決定請單雲、每天給自己妻子讀書,幫助其喚醒記憶……


單雲心裏下起了狂風驟雨,自己不就成了“讀書陪護”了嗎?


可富商開出的條件真的很誘人,不僅工資是現在收入的兩倍,每天只需要朗讀兩個小時就好,剩下的時間,單雲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留在書房裏,看書或者是自由寫作都行,反正他也不用那個書房。


當年因為單雲不會做飯,又自己請不起鐘點工的前夫,永遠也想不到世界還會有這樣的安排吧!


最終單雲接受了這份工作。


對於一個熱愛看書的女文青來説,單雲覺得自己就算這輩子沒有家,沒有愛人,但至少還有書看,生命也就有寄託。


但這個故事還是讓我有些難過。似乎這個世界上對文藝女青年,總有些薄情。


好在她們面對生活本身,不管是快樂或是悲傷,保持平衡還是徹底妥協,甚至是握手言和,時間終究會讓每一個文藝女青年,逐漸修煉出強大的內心。


不管如何,這輩子看書或者有其他令人心動的愛好,成為一個人不需要訴説的人生信仰時,本身就是一種生活方式,不需要大驚小怪。


也許只有當人們不再刻意區分女文青或者是非女文青時,對所有人來説,也許才會是一種真正的輕鬆和幸福吧!


 

留言和轉發是互懂的最好讚賞!


本文作者妮妮:曾任記者多年,13歲帥哥的少女心辣媽,清晨五點早起寫作的自律達人,有故事的閲讀推廣人,親子教育終身學習者。個人公眾號:妮妮小屋(ninixw), 歡迎與妮妮交流閲讀與生活。



你可能錯過了這些文章,馬上點擊

努力做事的人,樣子真的不同

我們該如何與漸漸老去的父母相處?



  點下文末【好看】支持一下妮妮,讓我們都美美噠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