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丹妮的2018:創業1年不怕頭破血流,要面對和解決問題|獨家專訪

三聲2019-02-10 03:22:28

👆本號引起極度舒適,建議星標一下

對於行業與市場,她依然有着高維度的觀察與思考。但作為一家創業公司,這種思考需要落實到更具體的工作中,這包括了對發展節奏的重新規劃,對行業位置的明確認知,以及過往錯誤的反思和總結。特別是作為一個曾經擁有光環,享有聲譽的團隊,市場對他們甚至是更為苛刻的。


作者 | 張一童 韓玥


相比一年前見到龍丹妮,她現在給我的感覺更像是一個創業者。

 

2017年,面對一個尚處於起步階段的巨大市場,剛剛從電視體制中走出的龍丹妮需要在新的偶像文化和互聯網市場中迅速佔領高地,她選擇了與騰訊合作,在更有經驗和優勢的領域,以《明日之子》為起點,開始了對偶像產品打造的持續探索。

 

但在2018年,無論是偶像市場和行業環境的變化,還是公司發展階段的不同需求,一種緊迫感正在敦促龍丹妮和哇唧唧哇做出更多改變與更新。

 

創業第二年,這可以被理解為是龍丹妮和哇唧唧哇的一次重新出發。在這個過程中,你可以感受到在更高維度上,她對偶像產品打造方法論的更新和升級,甚至是自我顛覆。

 

在具體產品關係上,《明日之子》和整個偶像產品體系將會逐漸分割。作為一檔原創節目,《明日之子》會通過在內容和賽制上的不斷更新去探尋和年輕人的更多共鳴,但對於新偶像產品的輸出,哇唧唧哇會越來越謹慎。

 

其中,虛擬偶像荷茲代表了哇唧唧哇對於一類產品的態度,他們可能缺乏大眾市場,但卻具有嘗試意義,在特定的領域有機會生長出更具粘性的粉絲羣體,代表着不同元素的風格,哇唧唧哇會在這些領域進行精耕細作。

 

在整體戰略上,新的發展階段,生態體系的構建會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以尋找更獨立和有節奏的公司發展步調。

 

這包括了前端培訓系統的搭建,也包括形成一套專業化、工業化的偶像產品策劃和研發體系,並通過開放性的合作在此基礎上鍊接產業鏈上的每一個關鍵環節,形成自己的生態。

 

與此同時,龍丹妮可能還需要面對和解決更多創業公司必須面對的問題。這包括了競爭對手的出現,平台力量的滲透,行業位置的明確以及內部管理能力的持續完善。

 

她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因為對於這樣一個曾經擁有光環,享有盛譽的團隊,市場對於其成長速度和完美程度的要求甚至是更為苛刻的。

 

“我們是一個初創公司,但是大家對我們要求特別嚴格,其實對我們考驗很大,不過,你進入這個行業就要面對和解決這些問題,在市場的競爭裏沒有新舊之分。”哇唧唧哇創始人兼CEO龍丹妮對《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説。


哇唧唧哇創始人兼CEO龍丹妮

 

事實上,2018年,龍丹妮和哇唧唧哇曾數次被推上輿論的風口浪尖。

 

但對於龍丹妮和團隊而言,唯一能做的只有通過不斷的調整和學習避免同樣錯誤的再次發生。


火箭少女101首唱風波之後,哇唧唧哇在公司內部開始建立針對粉絲的call in中心,客服中心會負責直接與粉絲溝通,凝聽想法,再解決實際問題。

 

“這其實是我們對用户體驗的進一步理解,很多時候我們一直説to C,是想着從C端用户獲益,但是沒有想過C端用户為什麼願意為你付出這些。”龍丹妮説。

 

除此之外,在法務、HR、危機公關等基礎部門,哇唧唧哇也重新做了整理和補充,包括對反饋體系標準的具體建立。

 

“我們不怕頭破血流,就怕在同樣的問題上再犯錯誤。”

 

以下是《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與哇唧唧哇創始人兼CEO龍丹妮的部分對話整理:

 

三聲:你一直強調的一個觀點是,偶像必須要與粉絲產生情感共鳴。2018年是偶像市場爆發的一年,也是粉絲文化爆發的一年,和過去相比,你認為新一代粉絲的情緒共鳴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從毛不易到火箭少女101,在具體操作中,要怎麼樣找到這種時代情緒?

 

龍丹妮:在本質上,我認為粉絲對偶像的內心需求是沒有什麼太大變化的,歸根結底是偶像能為TA帶來力量,帶來共鳴,帶來自我投射,無外乎這幾點。

 

但是,這個時代很難用一句話去概括所有粉絲的情感共鳴。偶像市場的產品是多元化的,對於偶像的界定和定義也是多元化的。所以我們不能以偏概全,用統一的方式去做,因為我們做的不是品牌,而是一個一個的產品。

 

毛不易和火箭少女101其實是兩個很特別的案例。毛不易是因人產生的,圍繞毛不易的個人特性,去提純這個IP具有的人文價值,是現實主義音樂詩人,是生活不易,平凡如我,不虛此行,再幫助他完成價值觀的輸出。


毛不易


火箭少女101則是另一個極端。她們誕生於騰訊視頻和都豔孫莉團隊製作的《創造101》,我們基於對中國女生市場和女團市場的分析,以及她們自身的特質,為她們確定了“大女主”的定位,扶助她們成長為果敢,有勝負心的熱血少女。

 

其實偶像無非就是這兩種,但都是基於你對市場趨勢的判斷。

 

三聲:《明日之子》其實是你們尋找時代共鳴的一個重要方式。

 

龍丹妮:好的偶像選拔節目一定是輸出價值觀,具有時代共鳴的。

 

通過《明日之子》,我們一直在探索,什麼是年輕人真的愛看的音樂節目和偶像節目。首先,我們肯定會在賽制上不斷更新,讓它更好玩、更有趣,但在我看來這種更新是技術性的。

 

除此之外,共情和共鳴是我們一直在討論的,好的音樂節目一定融入了對社會現實和當代年輕人的理解。比如,《創造101》的成功就在於它洞悉和反映了中國女團行業在中國社會下的真實現狀,是一個輸出了完整價值觀的偶像節目。如何更好的通過節目找到和實現這種共鳴,是我們真正需要不斷完善和更新的地方。


火箭少女101


《明日之子》第二季選出了蔡維澤這樣的孩子,這絕對不是一個偶然現象,他其實是這個時代一類孩子的縮影,他們比較孤獨,比較自我,有一點點喪但又充滿希望。

 

三聲:從“超女快男”到《明日之子》、《創造101》,你怎麼理解偶像節目造星?

 

龍丹妮:我越來越清醒地認識到產品體系和節目一定要分隔開,好的偶像產品不等於好的音樂節目。在節目裏,更多呈現的是我們在這個時代對於一個羣體的羣像認知,但是對於公司而言,我們更多聚焦在這個人是不是具有偶像IP潛質,未來是不是能成為一個好的偶像產品,這是兩個判斷。

 

《明日之子》只是一個純粹的音樂偶像養成類的節目,我們也在不斷思考,是不是參加了《明日之子》就一定能出道,這其實是要打上問號。我認為如果你還沒準備好,其實是不應該隨便出道的。

 

絕對不是節目去影響偶像,而是偶像先合格了,再看需不需要節目。節目只是一個宣發手段,不可能再指望一個爆款節目可以在兩三個月時間裏把一個人培養成超級巨星,這個時代很難再產生這樣的藝人。觀眾的眼光很挑剔,用户也很挑剔,他們一定會選擇那些有着深厚功底和自我表達能力的藝人。

 

當然,通過這樣一檔節目總會有一個最強廠牌出現,這個廠牌肯定是這個時段受到最多用户關注的。當他承載了更多人的關注,他就具備了成為一個好的偶像IP的潛質,我們就會根據這個人再去做具體的市場定位。

 

這種定位是多元和圈層化的,比如蔡維澤,他和毛不易、火箭少女101不屬於一種音樂體系,所以他可能不會那麼頻繁地出現在大眾文化裏。但是在他的體系裏他很受歡迎,我們就會在那個領域精耕細作,我認為這是不同元素的風格。


蔡維澤


三聲:《明日之子》是你創業的重要契機和起點,但是你現在其實在有意識地擺脱節目週期對公司產品節奏的影響。

 

龍丹妮:可以這麼説。每一個階段都有每一個階段的使命,活着就是我們在第一階段的使命,所以就要先奔跑和野蠻生長。比較幸運的是,在這個階段,我們收穫了很多關注和非常好的偶像產品。

 

但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也在反思和沉澱自己在整個偶像體系上的不完美之處,去更加理性地面對偶像市場,用自己的速度慢慢去做該做的事情。

 

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我們就已經在調整自己的思路了。2019年,我們會更謹慎地對待出道,降低新偶像產品的輸出,更好地梳理我們在過去兩年積累的產品,去偽存真。也包括建立起好的生態體系和產業鏈。

 

三聲:你怎麼理解偶像產品的更新?它的節奏是什麼樣的?邊界又在哪裏?

 

龍丹妮:首先一個偶像產品,這個孩子本身就是在不斷成長的,所以你的團隊必須要跟上他自身的成長和相應粉絲市場對他需求的成長。其次,你的產品必須是覆蓋年輕人的,他要能夠符合這個時代的前沿屬性,他不但要是正流行,還要比流行領先半步。你要不斷挑戰用户的舒適度和新鮮度,否則就有可能審美疲勞。

 

三聲:你怎麼評價在公司初創階段對虛擬偶像的嘗試?這是一次不合時宜的創新嗎?

 

龍丹妮:我現在依然非常關注虛擬偶像。但是從我的理解來看,虛擬偶像的市場目前看來不夠成熟,在中國,虛擬偶像只是一個點,卻沒形成專業化和工業化的體系。

 

但是荷茲對我們來説依然是一個非常好的產品。我們對荷茲的理解就是讓他在自己小小的世界慢慢生長,我們給他網易雲發了音樂專輯,更像是把他當做一個二次元世界的獨立音樂人。我們的企圖心不是從他身上賺錢,而是瞭解他和這個世界,但這並不代表我們現在就要大規模地進入這個市場。


 

三聲:中國的偶像經濟其實已經存在很多年了,包括你在過去的經歷中也做過許多相關工作,為什麼在這個時間點,要重提構建生態這件事?

 

龍丹妮:我認為電視時代對偶像的理解還是比較簡單的,因為它在當時的粉絲和市場基礎還是非常有限的。

 

互聯網時代,支付技術的進步讓粉絲經濟市場的規模完成了一次飛躍,與此同時,中國有了產生亞洲偶像和世界偶像的可能,面對一個數十倍的市場規模和未來的世界市場,你必須建立更為專業化、工業化和生態化的體系,否則就是一盤散沙。

 

而當技術發展改變了所有的生態模式和經濟變現模式,改變了用户和偶像的關係,所有的體系就要隨之發展。我做了近20年節目,但在這件事上,我認為我過去的經驗為零,這種時候不能講經驗主義,而是要真的顛覆自己。

 

而且,我認為真的到了大家要認真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了。爆款節目給了一些人虛假繁榮的錯覺,我的孩子可以通過節目一夜爆紅,但這些繁榮背後是沒有經濟支撐的。偶像本質上是to C的產品,粉絲才是真正為偶像買單的用户,我們一定要在用户體驗上做到極致,而這種極致的實現需要體系。

 

現在更多的情況是某一個人在某一個點上做得好,但都是不成體系,我們這個行業還沒建立起一個完整的生態。用户對於偶像產品的需求遠遠高於我們現在能給他們的東西。

 

三聲:在新的技術和市場下,對於偶像行業而言,生態和產業鏈的構建具體指的是什麼?

 

龍丹妮:它需要全行業重新認知偶像是什麼,然後基於這種新認知,重新建立好生態體系,搭建好產業鏈中牽涉到的每一個環節。服裝、化粧、音樂、製作、影像、經紀、宣傳,全部都需要重新理解。

 

我們經常找到很多行業一線的專家為偶像製作內容,但是粉絲往往不滿意。這裏存在兩個誤差,一是一線的專家並沒有真正思考過偶像產品是什麼;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缺乏一個真正的屬於中國音樂偶像的產品研發和策劃體系,否則即使專家沒有理解好,我也可以把我的想法傳遞出去,請對方表達出我想表達的東西。

 

這件事是請國際團隊也沒有辦法解決的,他們對中國偶像市場的認知是真空和有偏差的,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建立起一個新的生態系統去理解偶像。

 

“烎·潮音發佈夜”是我們對未來生態體系思考的一部分。所有的影像作品都是通過和藝術家合作完成的,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搭建一個包含了影像和音樂、能夠輸出內容的原創體系,我們的偶像產品往後走是一定要有創造力的。

 

產業鏈的中另一個環節是培訓體系。我認為培訓體系是產生好藝人的基礎要素之一,雖然我們的公司還不到兩年,但已經開始着重做這件事情了。培訓體系是我們一定要做的事情,未來,哇唧唧哇體系下推出的偶像一定是越來越精,越來越有實在技能的。

 

三聲:在可調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創業公司要如何去搭建生態體系?如何在體系中找到屬於自己的定位和壁壘?

 

龍丹妮:我認為必須要開放性合作。第一,我們肯定要跟最好的平台合作,靠自己單打獨鬥是不行的;第二,一定要跟更多專業團隊合作,不管是股份的模式、投資的模式、還是融資的模式;第三,一定要引入資本市場的資金。

 

三聲:在這個過程中,怎麼看待和平台的關係?面對平台對偶像行業更深入的介入,是否會擔心話語權的喪失,淪為平台的供應商?

 

龍丹妮:我覺得無所謂,我也覺得這種思想是害死人的思想。中國的互聯網基本就是在BAT的格局下,可能再加上一個今日頭條。並不是説我們要站隊,但是我認為一定要學會和好的平台以及大的平台合作,用他們的力量和我們的認知共同推動偶像市場,它才可能發展的更快。僅憑一己之力做這件事我覺得太難了,成為供應商對我們來説更多是學習。

 

三聲:2018年的兩檔爆款綜藝之後,面對新一批偶像公司的興起,會有更多緊張感嗎?

 

龍丹妮:我時刻都有緊張感,但從來不是因為有多少競爭對手出現。比如我們2007年做《快樂男聲》的時候,當時全中國有300檔電視選秀節目,事實證明有些東西就是曇花一現。所以這是一個長時間的賽跑和博弈。

 

其實一夜之間冒出這麼多偶像公司不是一件壞事。第一,解放了生產力,讓我們快速看到了社會的方方面面和層級。其次,所有東西都是靠市場去驗證的,市場應該有一定的試錯和包容度,但同時也一定會把次品給淘汰掉。所以也不用擔心偶像公司的門檻會被帶低,這個行業的門檻其實很高。

 

三聲:什麼時候決定在公司內部成立粉絲call in中心?出於什麼原因?

 

龍丹妮:在火箭少女101第一場首唱會之後,當時因為一些技術和場地原因,首唱會改成了粉絲見面會,粉絲對這件事很憤怒。

 

我們一直説to C,想到的是從C端用户獲得生意,但是卻沒想過C端用户為什麼願意為你付出這些,每一個真實的用户都是付出了個人成本的。

 

粉絲體驗這件事説起來難,但其實也不難,只要你願意做苦活累活,認真去凝聽他們的想法,一件一件解決他們的問題。當然,我們的客服中心也沒有那麼完善, 還是嘗試階段,但是我們做這個行業也不是隻做今天一天,而是要堅持下去。同時也希望這件事能對行業有示範效應,產生幫助。

 

三聲:除了call in中心,公司在人員和結構上還有哪些新的變化?

 

龍丹妮:目前人員安排主要在經紀團隊和新增業務上,除此之外,是一些基礎部門的增加,比如法務、HR等等。

 

管理對我們來説其實是很大的挑戰,畢竟除了我之外,我們的合夥人基本都是內容出身,但我覺得還好,大家的學習能力還挺強的。

 

當然在具體的工作上也有調整,我們建立了具體的標準,針對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最後回覆時間。我們是一個初創公司,但是大家對我們要求特別嚴格,其實對我們考驗很大,不過,你進入這個行業就要面對和解決這些問題,在市場的競爭裏沒有新舊之分。

 

我們現在不怕頭破血流,就怕在同樣的問題上再犯錯誤。

 

三聲:有新的融資計劃嗎?

 

龍丹妮:目前還沒有。2019年我們會把更多資金放在內容產出和生態系統的搭建上,其次就是優秀人才、高級人才的引進。

 

三聲:回顧創業過程,有哪一個決策是你認為比較失敗的決策?

 

龍丹妮:沒有哪個決策是完全正確的,但是慶幸的是我認為我們的戰略還是清晰的,企業最怕的是戰略不斷改變。

 

我們這兩年的戰略是沒有變化的,在基礎戰略之下,戰術每天有各種各樣的打法,有對也有錯,都不能説對錯,只能是往前走,只要我沿着這個戰略能夠達到彼岸我就覺得OK。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10993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