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來到山東高密,回到750萬幅春聯的故鄉

三聲2019-02-10 03:22:26

👆本號引起極度舒適,建議星標一下

這個佔地300畝,僅有170多户家庭的村落,產出了中國市場50%的春聯。


作者 | 李萌嫡

編輯 | 張一童

設計 | 張鵬飛


這是「三聲」報道的第52篇新商業地理


在山東高密,中國式的鄉村奇景不僅僅發生在莫言的書裏。

 

距離高密市區18公里的東李村被中國楹聯學會評為“中國楹聯基地”。這個佔地僅300畝,共有170多户人家的村子產出了中國市場50%的春聯。在東李村,超過100户人家從事刷紅紙印春聯生意,每年,有750萬副對聯在東李村印刷生產,並銷往全國。

 

這種基於工種的生產聚集在明清時代便已經初現雛形,並在數百年的發展中被不斷強化。在這個全國知名的“春聯村”,你可以感受到尚未消散的以家族和宗族鏈接並傳承的生產關係。在春聯這個具有獨特意味和儀式感的產品上,這種傳統感和村落屬性顯現出更為獨特的民族隱喻。

 

與此同時,傳統產業的時代改變同樣值得關注。這不僅僅包括由手工到機械的生產方式的變更,還包含着一代年輕人重回家鄉後的創業夢想,新鄉鎮的改造野望和互聯網賜予的新機會。在這層意義上,東李村的故事可能正發生在960萬平方公里上的每一個村莊裏。

 

農曆2018年春節前的最後一個週二,乘着南下的高鐵,我來到了這裏。

 

“沒有春聯,年味就淡了”

 

我的第一站是位於高密市區的永安路。這裏是高密最大的春聯批發市場,大多是集印刷和批發零售一體的商户,數量眾多的工廠老闆和批發商在這裏聚集週轉,包括東李村在內,本地生產的春聯大部分是通過這裏銷往全國各地。



街道兩側一家家經營年畫、對聯的店鋪鱗次櫛比。此時此刻,商户們在這條寬闊的街道上擺滿了紅紙春聯、年畫、泥塑等承載春節氣息的產品,前來選購的市民熙熙攘攘,處處洋溢着喜樂的氛圍和濃濃的年味。

 

每年臘月十五,春聯的銷售就開始了,此後一直持續到年根。商户趙大哥告訴《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最好的時候一天的銷售額就可以達到兩萬多。

 

迎着人流繼續往前,我擠進整條街唯一的手寫春聯攤位。

 

從選紙、佈局到用墨、書寫,70多歲的攤主有着自己的一套工序和標準。比如,寫之前要精心合算裁紙,避免浪費;下筆要先謀劃佈局,留出“天地”和字距;選取內容不僅要考慮表意,還要從對仗、韻腳上去“摳字眼”。


手寫春聯的攤主


老人的攤位周圍擠滿了等待購買的顧客,臨近春節,越來越多人來到這裏選購春聯。

 

“門上的春聯是最具年味的風景,如果沒有點墨香,年味就淡了。”兩位顧客一邊排隊一邊討論。

 

作為春節的傳統習俗之一,貼春聯是少數覆蓋了中國全境,毫無爭議的固定年俗之一,並已經流傳了數千年。

 

在《山海經》記載的傳説中,所有的鬼魂都被關在一棵能覆蓋千里的桃樹下。鬼域的大門口有兩個讓所有鬼魂懼怕的執法者,叫神荼和鬱壘。凡間的人為了不讓小鬼進了自巳家門,就用桃木刻上神荼和鬱壘的畫像掛在自已的家門口。


神荼和鬱壘的桃木畫像


一千多年前,後蜀主孟昶革舊鼎新,在原本只是寫神仙名字或畫神仙像的桃符上,創新性地寫下了對仗工整、寓意吉祥的“新年納餘慶,嘉節號長春”。

 

在此之後,以紅紙墨字為主的春聯形式被保留至今,並在數千年的文化演變中,不斷被賦予新的文化含義。

 

“小時候,都是由村裏德高望重的長輩來寫春聯。”我身邊的阿姨回憶道。在春節這個中華民族最隆重的節日裏,藉由寫春聯等習俗,長幼關係和宗族傳統曾經以村落為單位世代流傳。

 

城市化進程的不斷加速下,曾經被賦予在春聯上的傳統意義正在被不斷簡化,它代表着辭舊迎新和美好祝福,卻不用再承擔更為沉重的家族傳承。

 

“很多孩子可能都不知道春聯是要用毛筆寫的。”一位顧客感歎道,在她的手邊,各色不同式樣印刷精美的春聯和福字等待着挑選。

 

這些春聯都來自距離市區18公里外的東李村,這個僅有170户人口的村子從明清時期起就有着刷紅紙印製春聯的傳統,如今,中國市場50%的春聯都在這裏印刷生產。

 

當春聯變成了販售的產品而不再“傳統”,但在印刷春聯的東李村,你依然還能看見獨屬於中國的鄉村故事。

 

春聯村的過去和現在

 

六年前,王剛回到了東李村。

 

2013年大學畢業後,出於對春聯文化的熱愛和打響春聯品牌的夢想,王剛回到東李村,繼承了父親的春聯印刷生意。

 

子承父業的故事在東李村由來已久。東李村刷紅紙、印對聯的生意可以追溯到明清時期,距今已有數百年的歷史。

 

尤其在明朝時期,紙張的製造工藝進一步改進,東李村就地取材製造紅紙,成為當時紅紙的主要產地。由此,往後的200百多年裏,東李村的春聯生意逐漸鋪開。


夏莊鎮文化站前廳

 

其中,氣候是東李村春聯生意得以聚集和傳承的重要因素。由於高密地處中緯度,屬暖温帶半濕潤性季風氣候。在這種四季分明、空氣乾燥的氣候條件下,春聯更易保色存儲。

 

最初,技術作為核心以血緣為鏈條成為傳承的關鍵。儘管明確的親屬關係已經無可查詢,但在東李村,大部分的村民都姓李,像這樣以依據姓氏而聚集的村子在周圍還很多。

 

在不斷的發展過程中,機械逐漸取代手工,成為了主要的生產方式。現在,東李村的大多數春聯作坊都使用半手工的絲網印刷機,部分工廠還引入了機械印刷技術。

 

但家庭式的生產關係得到了保留。東李村不少村民家都是前店後廠的家庭小作坊模式。一台機器,一個小作坊,就可以批量生產出精美的對聯,成為當地村民發家致富的一種方式。

 

村民李兆強的對聯加工作坊還在緊急趕製一批貨,夫婦兩人和親友們組成的“工人團隊”正在忙着用絲網印刷機印刷春聯,屋裏屋外到處是一摞摞紅彤彤的“福”字和對聯。

 

這種以家族為紐帶鏈接的生產關係在中國數千年的小農經濟中延續已久,並在基礎上產生了地域和血緣為依託的宗族文化,在這個以具有特殊儀式感的春聯為主要產品的村莊裏,這種關係的存在顯示出不一般的民族隱喻。

 

但重新回到故土的年輕人們正試圖打破這一切。

 

王剛沒有選擇繼承父親的作坊,而是在東李村的工業園區重新開設了工廠。

 

王剛的工廠引進了機械化印刷技術。整個工廠現在有30多個工人,每個工人都可以獨立操作一條生產線,年產量達到六七百噸,年交易額超過1000萬元,淨利潤達到了20%。今年,王剛還將擴建5000平的二期工廠進一步擴大產能。

 

與此同時,王剛的公司上德文化也成為當地唯一一家定位文化產業的春聯公司。

 

按照王剛的長遠計劃,他要把春聯打造成高密專屬的文化符號,“明年開始,三年內我要達到全國第一或者前幾名,打造自己的春聯品牌。”

 

打造“新符號”

 

王剛的想法和當地政府不謀而合。

 

事實上,儘管產出全中國近一半的春聯,但在高密的GDP總量中,春聯佔比還不到千分之一。

 

但對於高密政府而言,在經濟效益之外,具有文化傳統和天然聚集的春聯可能有着更高的文化價值。近幾年,藉由莫言的影響力,高密的“紅高粱”逐步“文化”起來,昇華為高密的一種象徵,成為一種符號乃至一種品牌和流派。此後,高密政府整合紅高粱文化資源,搭建紅高粱影視基地,打響了紅高粱主題文化品牌。

 

而與高密剪紙等傳統手工藝有着天然鏈接的春聯將會成為下一個文化重點。

 

以此為核心,一場由政府主導的改造正在進行,整合對象是當地過於分散且信息隔離的春聯產業。2018年,東李村已經完成了50%產業資源整合,原來是80多家的散户整合後僅剩40多户。


除此之外,按照政府提出的“楹聯小鎮”建設思路,不僅僅是東李村,包括剛剛建立起的楹聯文化產業一條街、中國春聯博物館等春聯村外圍建築,都將被納入規劃範圍,未來被當作楹聯小鎮的一部分。


對於王剛而言,最重要的是如何讓自己的春聯產品更快在全國打出名氣,產生品牌效應。

 

這並不容易,春聯的使用場景有限,顧客往往購買目的明確且很難形成持續購買習慣,生產銷售模式分散。與此同時,在內容形式上也很難有突破性的創新,因為缺乏辨識度。

 

王剛希望首先在製作工藝和產品質量上劃定標準。在製作工藝上,不僅有燙金、鏤空、絨面、鐳射等等效果,書體色彩也愈來愈精美多樣,儘管生意繁忙,但王剛還是時長來到批發市場挑選市面上的最新產品,以更快更新自己的產品體系。而東李村春聯防水防褪色的特點也成為重要門檻之一。

 

與此同時,王剛試圖通過深挖文化底藴為產品賦能,樹立品牌價值。“雖然這些春聯不是手寫出來的,但底稿也重金聘請書法家書寫,從中精挑細選再印製的。”王剛表示,這是最接近傳統的春聯的形式之一。


新樣式的“福”字產品


這其中也包括與高密當地傳統手工藝的結合。比如,最具代表性的春聯附屬產品“福”字結合了“高密三絕”之一的剪紙。許多商户表示,剪紙“福”字要比春聯的銷量更好。能佔據春節產品銷售額的50%,甚至更多。

 

互聯網為春聯的品牌化提供了更多可能。

 

2018年春節前,百度AI就曾與央視網聯合推出了一個搭載人工智能技術的“智能春聯”系統。用户可以通過百度搜索“智能春聯”進入系統,輸入關鍵詞就能得到一副寓意美好、對仗工整的春聯,還能生成帶有自己姓名的專屬春聯卡片。

 

2018年下半年,上德文化與北京吉人創客品牌管理有限公司簽署了股權合作協議,基於“聯對聯-互聯網定製春聯互動平台”文創平台,發揮各自優勢對春聯文化進行創新升級。

 

據吉人創客創始人王同筱介紹,吉人與上德將藉助AI人工智能、互聯網科技和印刷新技術,結合姓氏、書法等國粹文化,為“春聯”體系注入新的血液。從書法、內容、花樣等多方面為多場景客户提個性化定製營銷服務。

 

為了更快地拓展市場和找尋新的機會,王剛頻繁地出差。在我們接觸的短短一週時間裏,他輾轉於石家莊、天津、棗莊、高密等多個城市尋找新商機。

 

結束這次探訪後,王剛和我坐上了同一班高鐵,臨近年關,他急於去天津談成一筆新生意。此時我還不知道,與高密相距180多公里的淄博,我家門上新貼上的春聯就產自王剛的工廠。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https://hk.wxwenku.com/d/109931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