曠視宣佈戰略升級,進軍供應鏈AIOT

ITValue2019-02-08 02:11:38

        關注ITValue,查看企業級市場最新鮮、最具價值的報道!



“物流行業吸引我們的就是大,足夠大。”

 

曠視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印奇在開年的戰略發佈會上説。

 

1月16日,曠視科技宣佈戰略升級,將公司名稱從“Face++”改為“MEGVII”,並宣佈以物流、製造、零售行業為起點,針對供應鏈場景進軍AIoT(智能物聯網)領域,同時發佈了機器人業務核心產品——“河圖(Hetu)”。

 

雖然曠視將最新戰略定義為“機器人”,事實上,“河圖”指代的並不是實體的硬件終端,而是後端的機器人操作系統,再通俗點解釋,就是針對製造、物流、零售行業,結合合作伙伴的設備,提供多樣化的供應鏈解決方案。

 

“就好像是機器人樂隊的指揮家。”曠視聯合創始人兼CTO唐文斌説到。同時,唐文斌還宣佈曠視將投入20億,與倉儲、倉配類軟硬件公司、集成廠商、系統廠商等共建河圖合作伙伴計劃。

 

在會後的採訪中,印奇否認將此次發佈定義為“公司轉型”。他透露,曠視一直有着清晰的“AI+IoT”發展路徑,即:從最早圍繞手機的主要場景,到以城市為核心的場景,到目前以供應鏈為核心的場景。

 

2011年,23歲的印奇與清華同學唐文斌和楊沐成立曠視科技,是業內俗稱的 “CV(計算機視覺,Computer Vison) 四小天王”中成立最早的一家(另外三家為商湯、雲從、依圖)。

 

七年之後,曠視已躋身 AI 獨角獸行列。根據彭博在2018年年底的報道,曠視正計劃赴港上市,但印奇否認了這一傳聞。

 

曠視科技聯合創始人兼CEO印奇

 

曠視最近一次官方發佈的融資消息停在了2017年10月,當時曠視完成4.6億美元C輪融資,由中國國有資本風險投資基金領投,螞蟻金服、富士康集團戰略投資;而在整個2018年,阿里巴巴以6億美元領投曠視的消息始終不絕於耳,但曠視與阿里都未對該消息做出迴應。

 

曠視需要講好一個新故事。

 

人工智能領域即將進入新一輪的整合期:一方面資本開始由追逐概念到迴歸理性,一位投資人曾對鈦媒體説,現在投資AI 項目都會做技術類“DD(盡職調查)”,以識別對方是真AI 還是假AI;另一方面,頭部公司與初創公司融資能力兩極分化明顯,曠視C輪4.6億、商湯C+輪6.2億、優必選C輪8.2億——明星AI公司忙着刷新記錄,初創AI公司卻感歎無米下鍋。

 

然而,與高額的融資記錄相對的,是人工智能公司的高投入。

 

以鈦媒體此前報道過的商湯為例,為了重塑 AI 底層框架,商湯建立起自己的超算中心,每年在採購 GPU 上的花費就超過上億元。而隨着曠視此次宣佈進軍物流供應鏈領域,也意味着新一輪的技術與資本投入。

 

行至“七年之癢”的曠視如今來到一個關鍵節點——它既要在新戰略中承接過往積累,在此前涉足過的安防、零售、金融、手機等繁雜業務中抓出一條脈絡;也要給外界足夠的想象空間,為下一步可能進行的融資、IPO做足準備。



01
從平台型公司,到商業交付公司



選擇物流行業並不是曠視的突然之舉,據印奇介紹,在此次發佈之前,曠視已進入物流行業至少超過18個月,“已經能夠講出行業需要什麼,能夠展示落地的場景”。

 

與天貓的合作,是曠視拿出的第一個標杆案例。唐文斌將天貓超市的倉庫比喻為“物流界的珠穆朗瑪峯”,由於倉庫SKU多達4萬餘個、用户訂單內容複雜、還要達到“當日達”的時效性。這一系列要求反推到物流環節,就造成了以下問題:

 

1、不同的SKU,諸如服裝、美粧、3C,由於體積、重量的不同,對運輸設備的要求也不盡相同;

 

2、如果訂單內只有一樣物品沒有裝配好,這個訂單就無法送出;另外訂單中經常會包含諸如“可樂、薯片”一類的暢銷品,也會出現配送高峯時倉庫堵塞的情況。

 

為此,曠視的解決方案是一方面是根據不同行業場景選擇不同的設備,比如跟艾瑞思、MUJIN 合作推出不同載重類型的機器人;另外,曠視在河圖系統中內置了大量算法,從機器人路徑、貨品在倉庫擺放的位置、不同機器人的負載均衡等多個維度進行優化。

 

由艾瑞思機器人組成的智慧倉庫。

 

“我們需要交付的應用一定是‘軟件+硬件’,這是迴避不了的問題。”印奇談到,在採訪中,他甚至言辭犀利地指出:“如果不從應用出發就去做平台,都是耍流氓。”

 

所謂人工智能平台,指的是通過底層基礎研發形成技術突破後,讓外部客户以調取SDK等方式獲得算法插件等能力,平台不用“下場”,通過技術授權收費。這一商業模式,也是大多AI 公司發家時的路徑。印奇表示,曠視也做過類似“平台式公司”的表達,但是要成為一家紮實的公司,必須找到場景裏紮下去。

 

可以説,除了發佈機器人新戰略,曠視此次宣佈從平台型公司到商業交付型公司的轉變,稱得上是其商業進程中的重要一環,也意味着曠視與B端客户的服務模式,從單純的產品交付,擴展為整個解決方案的交付,這無疑對曠視的服務能力、及其背後的銷售模式、組織架構等提出了更高要求。

 

戰略方向上的變化,伴隨的是曠視對梳理業務的重新架構。

 

“我們希望未來在曠視內部是‘小太陽’的生態,內核是 AI 引擎,中間是平台軟件,外層是在不同行業落地的物聯網產品。”印奇表示。在具體的業務分配上,內核與中間層由曠視自己完成,外層硬件則可以與合作伙伴共同完成。

 

這種架構組成也符合曠視對於交付方案“軟件+硬件”的需求。

 

為了讓整體方案變得更可控,曠視也多次採用資本手段對多家物流倉儲、機器人領域公司進行融資併購,當中包括去年4月全資收購智能倉儲物流廠商艾瑞思機器人、去年12月領投自動化倉儲廠商鯨倉科技等;另外,曠視曾經的戰略投資方螞蟻金服、富士康,也將在零售、製造業的場景中對其予以支持。


02
高估值,需要新故事



2018年被譽為“AI 落地”元年,業界在這一年對於 AI 落地達成了更明確的共識:對於 AI 企業來説,以優質算法為代表的技術突破並不能帶來業務上的回報,搜狗 CEO 王小川就曾將 AI 比喻為“輪子”,只有找到適合的場景,AI 才能真正驅動業務增長。

 

對業務方向的選擇更是直接影響到AI 公司的估值模型,如同小米上市時不願意被稱“硬件公司”而是“互聯網公司”,AI 企業進入了什麼領域,講什麼樣的故事,直接決定了其營收目標與增長空間。

 

基於計算機視覺的人臉比對功能幾乎是四家CV公司起步時共同進入的領域。

 

智慧安防是曠視、商湯這些AI 獨角獸們最初進入的領域。

 

就拿“CV四小天王”各自的成長路徑來看,起初,曠視、商湯、雲從、依圖幾乎一同選擇了安防與金融領域為切入點,不過,隨着融資進程的推進與企業資源的配置,如今來看,四家公司已經“分道揚鑣”:

 

其中,依圖在2016年宣佈進入醫療領域,並率先將人工智能技術應用於醫學影像;2017年5月,依圖完成來自雲鋒、紅杉等機構的3.8億美元C輪融資,一位業內投資人曾對鈦媒體直言:“依圖是靠醫療拿下了C輪。”

 

去年12月,依圖又宣佈了其最新動向:進軍NLP(自然語言處理)領域,與微軟、華為聯合發佈語音解決方案。

 

雲從則是四家公司中唯一沒有外資入股的人工智能“國家隊”,憑藉中科院出身的團隊背景與十餘家政府背景的融資架構,雲從以定製化、項目制的方式在金融、安防、民航等關係國計民生的領域持續拿單,目前已成為國內銀行業第一大AI供應商,並計劃今年在 A 股進行IPO。

 

商湯,則被外界冠以“融資機器”的標籤。截止去年5月,商湯總融資額已超過16億美元,估值超過45億美金,它將自己定義為“人工智能平台公司”,旗下產品已從初期圍繞計算機視覺推出的智能拍照、相機美顏,延伸至智慧城市(智慧安防、智慧商業、智慧樓宇)、手機、AR、自動駕駛等領域。

 

而在宣佈進軍物流領域以前,曠視曾在多個垂直領域嘗試發力,也遇到過不少阻礙。

 

據鈦媒體向多位業內人士瞭解,此前曠視位於華東的安防團隊,在2016年因與管理層存在分歧,團隊四五十人選擇集體出走,另起爐灶,此舉讓當時曠視在安防領域的拓展遭到重創;而在2017年前後,由於無法適應銀行類客户對 AI 項目定製化的複雜需求,曠視也丟掉過金融領域的不少訂單。

 

而在曠視此次發佈新戰略之際,印奇也首次對外梳理了曠視最新的業務佈局,目前曠視擁有三個事業羣:

 

第一,面向城市的城市大腦事業羣。

第二,以物流為核心的物流大腦事業羣。

第三,以個人終端設備為核心的事業羣。

 

“城市場景與供應鏈場景目前是曠視的營收核心。”印奇説到,他拒絕透露曠視具體的年營收數額,但特別強調,曠視做了物流並不代表在城市場景就”鬆了“,他依然看好城市場景,特別是在安防以外的交通、社區等便民場景中的商業價值。

 

另一方面,當一個 AI 領域的獨角獸選擇進入某個新領域時,勢必會引發新一輪的利益分配問題,這是曠視作為初學者需要警惕的,物流信息化公司“唯智信息”創始人兼總裁陳夢槐就在與印奇的對話中直言不諱地指出:

 

“最後一毛錢怎麼分是很關鍵,我們需要對場景價值體系中的蛋糕重新分配,無論是做算法、軟件、機器設備,要確認各個環節是否真的提供價值了,這也代表行業內未來的格局究竟是閉環還是開放,這對形成共同體來説,非常重要。”







點擊www.itvalue.com.cn,進入ITValue社區,與CIO們一起腦力激盪!


我們只提供有價值的乾貨!

長按二維碼
關注ITValue

https://hk.wxwenku.com/d/109925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