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字看懂漢朝

王左中右2019-01-30 08:35:47







如果問有什麼建築能代表一個國家?


埃及肯定是金字塔,羅馬肯定是古鬥獸場,而中國這裏,萬里長城,北京故宮,還是秦始皇陵兵馬俑,恐怕不太好説。


但有什麼顏色能代表一個國家?埃及羅馬是啥,我們不知道,可是中國是什麼顏色,每一個黑頭髮黑眼睛黃皮膚的中國人異口同聲一致回答:



紅包春聯,紅燈籠紅絲巾,百元紅鈔,一個個都紅得咔咔的。為啥我們中國人這麼迷戀着紅色呢?


這種略顯獨特的審美,其實都特麼怪漢朝啊。



這是兩千多年前的一天。一場六月的雨,把一羣人困在了豐西澤。


雨一直下,氣氛不算融洽,一個想家的人,偷偷地跑回了家。看着他遠去的背影,一個濃眉大眼的蘇北青年,一下子就哭了。


按大秦律令,趕工期的人要齊齊整整,少一個當場抓捕。


跑一個是死,跑十個也是死,等死……蘇北青年劉邦想到這裏立馬豁然開朗,不,我不等死。


劉工頭把手中的小皮鞭一丟,索性把一羣人都鬆綁了,又喝了一口二鍋頭,大家逃吧,各回各家。



隨後摸着自己起伏的胸脯,指着十米幾外的那隻白蛇:來十個好漢,咱們一起去嫩死它。


一個小時後,劉邦擦擦額頭的冷汗,長舒一口氣:切成小塊,洗淨焯水,不放香菜,紅燒。


這就是漢高祖劉邦斬白蛇起義的故事。打那之後,劉邦就官宣了,白蛇是代表秦始皇,而自己則是“赤帝之子”。


翻譯成普通話就是:我劉邦,紅孩兒,打錢。


自從劉邦得了天下後,他自己也開始反思自己,開始寫檢討,我他麼究竟是何德何能啊。


看着楚河漢界,看着紅色的“帥”棋,喃喃道:可能紅色,真是我的保護色。


於是,作為漢朝的頭號錦鯉,紅孩兒劉邦,掀起了一波紅色的浪潮。


那是最好的時代,那也是設計師最幸福的時代。根本不要什麼五彩斑斕的黑,你紅就完事了。


“而釁鼓旗,幟皆赤。”旗幟要紅的,車子要紅的,連皇帝的龍袍都是紅袖、紅褲、紅鞋子。



上有所好,下必盛焉。


看到皇帝這麼喜歡紅,大家都開始爭紅鬥豔。祭祀、婚嫁、金榜題名,只要是大事,主色調統一安排紅色。


當時紅到什麼程度呢?這麼説吧,之後一旦有什麼新潮流新流行,大家腦海裏就一句話:這東西走紅了。


所以,在初代紅孩兒的領導下,大家都活成了紅孩兒的模樣。



紅到這裏就夠紅了嗎?


劉邦搖搖頭,寫下了一條家規:不要停。


三代紅孩兒漢景帝,唸叨着“深入”兩個字,若有所悟地點點頭。於是一屁股坐在台階上,一邊摘花瓣一邊數着數,削他,不削他,削他,不削他。


三代紅孩兒遇到了一個麻煩,一個整個古代史的最基本矛盾,那就是皇帝和王爺之間的矛盾:


王爺太多了,江山不夠分了。


一般朝代也就是三四個王爺,但漢景帝面對的是,是七個葫蘆娃。而且,這七個葫蘆娃一合體,軍隊加起來不虛皇家護衞隊,地盤也是當時漢景帝的3倍。


所以,一聽説漢景帝在數花瓣,七個葫蘆娃拍着腦袋決定了,不一個一個送了,我們七個一起上吧。



“對方太強,估計打不過”,“臣有一個小建議,和平共處”,“猥瑣發育別浪,後期我們能贏”,那天皇宮裏都亂成了一鍋粥。


漢景帝看着全體下跪的大臣,緩緩地站了起來,下達了一道聖旨:



結果僅僅花了三個月,就平息了叛亂,葫蘆小金剛全部狗帶。


這是什麼樣的操作?大家可能不太能理解,我舉幾個例子吧。


西晉鬧八王之亂鬧了7年,西晉給鬧沒了;唐朝鬧安史之亂亂了8年,盛唐直接沒了;明朝平燕王之亂,花了4年,結果朱允炆被幹掉了。


武力削藩哪家強,唯有漢景帝“見效快、時間短”。



所以,三代紅孩兒也留下了一個紙條:辦事就要紅紅火火的。


四代紅孩兒漢武帝一把抽走這個紙條,嗖地一下丟進垃圾桶,頭也不回:老爸,ojbk。


我們知道經過二代三代紅孩兒紅紅火火地努力,漢朝強大起來了,滿臉寫着富裕兩個字。


富歸富,總睡得不太安穩。因為漢朝有個鄰居,匈奴。


匈奴到底有多兇猛?


大秦帝國虎狼之師,橫掃六國平天下,就兩個字:流弊。後來項羽打敗了秦軍,而劉邦又打敗了項羽。


贏了天下後,初代紅孩兒劉邦很驕傲,作詩一首,大風起兮雲飛揚,天王老子都不怕。但是,但是,最後一句你來瞅一瞅,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守四方,其實就是守北方啊,就老老實實地在長城邊守着。去打匈奴,那是個十百千萬萬萬不敢的。



所以基本上是這麼排的,匈奴>>劉邦>天王老子。


這麼一説就好懂了吧,為啥人們總是説“被揍的找不到北”啊,而不是找不到南啊?這TM都是經驗所得啊,已經被匈奴打出陰影了。


那天,朝堂之上,劉徹望着北方,説我想去北方流浪。大臣在底下瑟瑟發抖,不,皇上,你不想。


這哪裏是流浪啊?這就浪啊。



漢武帝一聽,忍不住鼓掌,愛卿言之有理。


但我不聽。


揣着漢文帝和漢景帝攢下來的家底,漢武帝捋起袖子,寫下了一道聖旨:



於是一聲令下,漢武帝派了三十萬大軍直奔雁門。好巧不巧,裏面有兩個人,一個叫衞青,一個叫霍去病。


匈奴也是個十百千萬萬萬沒想到,漢朝軍隊這麼紅紅火火,這麼雷厲風行,這麼的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



被一頓猛錘後,匈奴捂着胸口,退到了祁連山。再被錘,又退到焉支山,最後一看追上來的是霍去病,算了算了,直接回了漠北老家。


而在老家的匈奴,看着這冷鍋冷灶,悲從中來,不禁嚶嚶哭泣起來:亡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婦無顏色。


此後一百年,是匈奴不兇的一百年。後人有句話形容這個,“犯強漢者,雖遠必誅。”



在揍完匈奴揍朝鮮,揍完閩越揍南越後,四代紅孩兒劉徹在“辦事紅紅火火”的紙條下一行,又添了三個字:要深入。


大漢本沒有紅孩兒,又或者每個人都可以是紅孩兒。而在這一羣紅孩兒裏面,有一個人不得不提。


那是公元74年,一個收復失聯65年西域的好日子。組織派一個叫耿恭的人,留守西域都護府。沒想到一年之後,老朋友匈奴又回來了,兩萬騎兵把西域都護府圍個水泄不通。


看着外面的包圍圈,耿恭淡淡一笑:不投降。



匈奴直接黃種人問號臉,你這還不投降。於是捧着一本《打持久戰》,下令紮營結寨,就在城外住下了。


耿恭繼續倔強,每天帶頭節食,食物吃完了,煮樹根草皮。匈奴那邊看不下了,寫信給耿恭:我求您了,您只要投降,我們就可以回家了。


耿恭繼續不投降。在匈奴的繼續攻擊下,耿恭這裏從千把人的隊伍,只剩下了二十多人。


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終於來了,救兵也哼哧哼哧地趕來了。


雖然解了圍,但匈奴一直咽不下這口氣,時不時地來騷擾兩下。耿恭的這支隊伍裏,最終走到玉門關的,只有13人。


個個都是一條漢子。這段故事的一個結尾,史書上總結得妙極了,叫“不為大漢恥”。



沒給漢朝丟人,這才是真正的“歸來仍是少年”。


這種熱血書生的故事,還有很多版本,比如説,張騫出使西域,十年而歸;蘇武出使西域,十九年而返。


而好漢之所以是這個漢,漢字之所以是這個漢,甚至漢民族之所以也是這個漢,也就是從那時開始了。


這種血性,這種剛烈,也許就是大漢的底色。這種底色,自然也貫穿了整個大漢朝。



我想東漢末年,蜀漢的那些人,從劉關張三人,到諸葛亮,再到寫出那句“臣欲使社稷危而復安,日月幽而復明”的姜維,骨子裏都有着大漢的氣息。


在天塌地陷的時候,在夾縫中他們左衝右突,在一塊小地盤上,為漢朝撐到了最後一口氣。


代表着漢朝的紅色,後人自然也心嚮往之。


盛唐百年,萬朝來拜,但他們覺得只有漢朝才能算朝代,其他的包括唐朝自己都只能算列國。於是唐朝愛紅色愛的不得了,表示要延續這種大漢風骨。


而到了宋代,更是把紅色當成了祖宗,皇帝百官都是身着紅裝。而明朝也不甘示弱,表示全部要紅,門要紅牆要紅啥都要紅。


對了,春聯也就是那時起,才統一用的紅色。


所以説,國人愛紅,自漢朝始。在這個農家樂審美的背後,不光是希望自己強盛,更是對一種叫氣節的東西的嚮往。説到底,神州不滅、中國還是中國,就是因為有氣節的人還在。


別嫌棄紅色土。這麼多年以來,紅色身上,是我們無數的寄託。包括到現在,紅色依舊在傳遞着美好寄託,這種紅就是







京東紅



在紅色的快件裏,可能是一支送給媽媽的口紅,也許是一件給予温暖的紅鞋墊;也可能是為她買的紅色耳機,聽聽愛情的聲音。


紅色,代表着一種充滿人情味的寄託。京東這些紅的故事 ,不僅是這8個人的故事 ,也是代表所有中國人的新年新故事。


▶向右滑動查看更多◀


而每一件紅的背後,是京東的默默支持。


不管是在鄉間還是城市裏,每個京東的快遞小哥,都帶着一份紅色的寄託,奔向千家萬户。每一次的下單,都是一種期待,每一次的收貨,都是一種喜悦。


因為信賴,所以寄託。


你想要的,最終都平安抵達。為了守護這份寄託,為了人間更值得,京東一直努力着。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京東年貨主會場。新的一年,從紅紅火火開始。



往期

段子手家的對聯長啥樣

我對吳秀波事件的看法很簡單,就一個字

好看的,不止是紅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