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號茶室】 兒子問父親:“你到底死不死?我只請了七天假!”結局讓人深思

90號茶室2019-01-29 22:25:36


【90號茶室】系列公眾號,2萬篇精選文章,財經/科技/政治/股市/美文,一鍵關注,六十萬高端人士每日必讀,商務推廣18906171289(手機、微信)

來源:美聞參閲 


不要等到真的來不及了,才去追思父母的好,才去追憶那些父母陪伴你一起長大的時光。


你有沒有發現,曾經英姿颯爽的父母,偉岸的身影正在日漸佝僂。

你有沒有察覺,曾經意氣風發的父母,在你面前正變得小心翼翼。

我們似乎還沒來得及做好準備,父母,就老了......

比起年老,他們其實更害怕生病;比起死亡,他們更怕給子女添麻煩。


1


“拖累你,還不如自我了結”。

一個在外打工的兒子請7天假,回家看望病危的父親,兩三天過去,父親仍沒死。

兒子問父親“你到底死不死?我就請了7天假,是把做喪事的時間都算進來的。”

老人隨即自殺。兒子趕在一週內辦完喪事,回城繼續打工。

這個不是杜撰的網絡段子,幾年前媒體曾有報道:在湖北京山縣農村,有“自殺屋”、“自殺洞”。

相當一部分老人因為患病,不願拖累子女,選擇老屋或荒坡、樹林、河溝,安靜地“自我了結”。

當地人對此習經為常,有村民説:

“只要滿足年齡在70歲以上、生活不能自理、經濟條件差、子女生活比較困難、得了無法治癒的疾病這樣幾個條件,老人自殺就是“明智的選擇”。”

距湖北武漢不到100公里的村莊裏 ,69歲的老人林木文沐浴之後,換上一身乾淨的衣服。

然後坐在堂屋中間,一邊在火盆裏為自己燒紙錢,一邊喝下半瓶農藥。紙錢燒了一半,老人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他很久以前就開始計劃自殺了。”《農村老年人自殺的社會學研究》項目主持人的劉燕舞后來聽説。

村民猜測老人自殺的原因是與兒媳婦失和。

“他怕將來死了,孩子連紙錢都不給買。”一名村民對劉燕舞説,“這樣死,還‘體面’些。”

林木文的死,並沒有在老人生活了一輩子的村莊激起多少波瀾。

甚至,老人曾當過村支部書記的兒子,也沒有像劉燕舞以為的那樣責怪妻子,而是“很坦然”:“人總是要與活人過的,難道還與死人過日子不成?”

有老人説:“比起親兒子,藥兒子(喝農藥)、繩兒子(上吊)、水兒子(投水)更可靠。”

自殺的老人一面因得不到子女回報而悲傷,一面又體諒子女沉重的負擔。

老人自殺後村莊的平靜,和人們講述自殺老人時的談笑風生,讓這一樁樁自殺根本來不及瀰漫悲傷就已被淡忘。

孝,依然被視為美德,但不孝,也可以被認可。

如果説,這是農村老人的悲劇,那城市的老人,就能夠避免“空巢”麼?


2


和死神爭丈夫、爭兒子,她三次都輸了。

85歲的王奶奶坐在牀沿給撲克牌排隊,是她每天除吃飯外必做的事兒。

四年前她最後一個兒子去世後,她就每天擺撲克。

兩個兒子和老伴曾來過的痕跡一絲都找不到。

“都燒了,不想留,看了難受。”王奶奶説這話時,眼睛一直看遠方,嘴角使勁向上,努力做出“都過去了”的樣子。

大兒子死於車禍,一直照顧她的二兒子幾年前查出喉癌,為了給兒子治病,王奶奶把自己的房子賣了和死神爭兒子,最後她還是輸了。


3


“你爸躺在地上,而你在通訊錄裏”。

65歲的朱阿姨一個人照顧癱瘓在牀的老伴已5年了,她擔心過各種突發的情況,但唯獨沒想過癱瘓的老伴會掉到地上。

“我摟着他的腰,想把他抱到牀上,可坐着抱我站不起身,站着彎腰抱我抬不起胳膊。”

那天,朱阿姨折騰了20多分鐘,也沒能把老伴抱回牀上。

打開手機通訊錄,裏面包括獨生女在內100多人,她卻不知道該打給誰。

朱阿姨要照顧生病卧牀5年的老伴

女兒遠在成都,親朋這個時間都在熟睡,剛強了一輩子的朱阿姨,在那一刻抱着老伴哭了…

最後她跑到樓下央求兩位保安,一再保證即使出了問題也和人家沒關係,兩名保安才上樓幫忙把老伴搬到了牀上。

一週後,朱阿姨將自家一間住屋對外出租,出租條件第一條就是“本分、老實、男孩”。

今年春節女兒回來過年,娘倆找個大牀單,一人拽一頭兒,把老爺子抬進衞生間,浴房裏鋪上瑜伽墊,給一年多隻是擦擦身的老爸洗了個澡。

女兒哭了,她覺得朱阿姨太苦太累,她讓兩位老人跟她一起去成都。 

朱阿姨沒答應,她在心裏又一次告訴自己,“可不能病啊,老伴已經癱瘓了,自己再病倒,那簡直要了姑娘的命啊! ”

朱阿姨一直不去成都,一方面不想給孩子添麻煩,更重要的一點是因為異地醫保無法結算。

前幾個月,在小廣場走大圈,一位“圈友”告訴她,去年國家就表示要推進全國醫保聯網。

現在這是“朱阿姨們”最感興趣的一件“國家大事”,互相見面總打聽“總理説的那事咋樣了?


4


女兒在手機通訊錄裏叫“啊”。

老伴去世後的張阿姨有個獨生女,畢業就留在了廣州。她一個人很害怕安靜。

收音機、電視都是從睜眼開到閉眼,還特意花了幾千塊錢買了條善解人意的小狗,就為了自己説話時,有個“應聲”的。

對外張阿姨總抱怨女兒花錢多,給她買了一櫃子的衣服,給她買2000多的包。但細聽之下,能感覺到張阿姨的“顯擺”。

女兒離家13年,在張阿姨的手機通訊錄裏始終叫“啊”,因為能一直排在第一位。

張阿姨曾經去過廣州,看到為了攢錢買房的寶貝女兒週日一大早頭髮都來不及扎,嘴裏塞塊乾麪包就頂着大太陽做兼職時,當媽的眼淚一下子就下來了。

“父母為孩子付出是天經地義的。大城市打拼太難了,這麼貴的房價,我們也幫不上忙,心裏覺得委屈了孩子。”

張阿姨説,她挺盼着女兒能趕緊要孩子,要是用她照顧,立刻打起揹包就出發。把孩子照顧到上了學,她就回哈爾濱。

就在前幾天,張阿姨遠在廣州的女兒收到了媽媽寄的新鮮的東北油豆角,這是今年夏天收到的第8包,運費都比豆角貴。

為了讓她能吃上今年最後一撥油豆角,張阿姨跑了好幾個早市,坐着小板凳從十斤裏一根根挑選…


5


“我不餓,就想你們一起吃頓飯”。

三個子女一個在外地,一個在國外,另一個身體不好,一年來探望不了他兩趟。

82歲的劉叔每天基本不着家,去江邊看別人下棋,在小區裏坐着看野貓打仗,實在沒意思就隨便找個公交車坐到終點,再坐回來。

這個躲過了日軍轟炸機、捱過三年自然災害的老頭兒,卻被晚年孤獨牢牢捕獲。

聽説記者要來家裏採訪,老人特意去超市買了“一個裏面有一整隻蝦仁”的高檔速凍餃子,一定要留和孫女年齡相仿的記者吃頓飯。

“爺爺其實不餓,就是想桌子對面有個人一起吃飯。”老人喃喃自語。


6

“兒子不在家,老頭子你別和人吵架!”

67歲的陳阿姨因為胃潰瘍穿孔手術住了院,他們沒有告訴在美國工作的兒子。手術後住院都是老伴在醫院24小時陪護。

有一天正在點滴的陳阿姨要上衞生間,沒忍心喊熬了好幾晚,正在打盹的老伴,自己舉着點滴去衞生間。

上廁所既要解褲子,還不敢用力怕滾針,肚子稍微一用力就象刀在裏面剜一樣疼。

剛蹭回病房,手機響了,“媽,你在家呢?咋這麼半天才接電話呢?”

“媽在廚房擦瓷磚呢,沒聽見!”陳阿姨最後一個字説完,用牙咬住了下嘴脣,就怕千里之外的兒子聽見自己的哽咽聲……

在兒子出國前一個多月,陳阿姨的老伴趙叔就常失眠。有幾個晚上就是整宿躲在辦公室了,把各種出國留學指南翻得都捲了邊兒。

兒子走後,趙叔專門去書店買了個超大個兒的地球儀,晚上睡不着撥弄它轉。地球儀上不他們和兒子不到一紮的距離,實際上卻是15000多公里。

隨着年齡越來越大,陳阿姨夫婦在生活上出現的不便也與日漸增,但他們依然沒後悔當年把兒子放出去,只要孩子好,他發展好,當父母的啥心情都能放進肚裏。

陳阿姨説,前些年是單純的想和惦記兒子,現在還會多了一份老無倚靠的恐慌。

家裏遙控器壞了,二人就硬生生地挺了好幾天沒電視的日子,後來實在沒辦法,才讓親戚家孩子過來幫弄好。

有時候去早市,偶爾遇到小販缺斤少兩,趙叔要衝上去找人理論,陳姨總會拉住勸“兒子也不在家,你一個老頭子可壓住點火吧!“


7


“只要你好,我們就都好”。

今年春節期間,兩張照片刷爆了朋友圈。


照片的拍攝者叫周建海,是一名體育教練,老家在農村。他從杭州出發,驅車十多個小時,才順利返家。

“因為各種原因,即便是春節,我們也很難聚到一起。

就拿我來説,以前當運動員時,因為備戰比賽的需要,連續四年都沒有回家過年。”

當他踏上返程,臨別前擁別父母,不想一向堅強的母親竟然落了淚。

“兒子啊,自己多保重身體,好好工作,爸媽會照顧自己,家人要和睦相處……” 

就在汽車即將發動的時候,母親又把頭探進車廂,凝望着兒子,反覆囑咐。


8


去年春節,村裏一位79歲的老人跳河自殺了。

老人姓張,膝下有一兒一女。

老伴70歲那年得癌症死了後,她就搬到了大兒子家住。

大兒子在贍養老人方面做得挺好,只是唯一有一點——脾氣十分暴躁,經常對老人擺臉色。

比如忙不過來時,張奶奶想幫忙,大兒子就會很不耐煩地説:“誰要你幫忙了?萬一摔了磕了又得折磨多少人啊。”

這樣的話常讓張奶奶唯唯諾諾,躲在一邊偷偷擦眼角。

後來,兒子兒媳搬去了城裏住,慢慢回村裏就少了。雖然兒子也經常給她寄錢,但偶爾回來時,還是總免不了習慣性的説教一番老母親。

張奶奶也不想去打擾二女兒的生活,所以更多時候,只好孤獨難過的獨自在家。

就在去年春節,大兒子為了80歲大壽設宴的問題與張奶奶大吵了一架,還生氣的提前去了城裏。

就在他們離家的第二天,張奶奶直接投河自殺了,二女兒得知後,一怒之下與大兒子斷絕了關係。

在給母親辦完喪禮後,因為自責,也因為周圍輿論的壓力,大兒子帶着全家搬去城裏,再也沒有回來過。


9


子女盡孝,不止是物質的支撐,更重要的是精神的陪伴滋養,老年人的孤獨,往往在於年華老去、無人傾聽、無人陪伴、仿若被時代拋棄。

于丹曾説,如今兒女有錢了很容易做到給父母買車、買房,但是最難做到的就是不給父母臉色看。

我們不是惡人,更不是不懂孝道,我們只是習慣了自私,習慣了任性。

相信每個赤誠忠厚的孩子,都曾在心底向父母許下“孝”的宏願,相信來日方長,相信水到渠成。

或許這些年,你過的很成功,事業順利,家庭美滿。可是你卻少了很多參與父母后半生的機會,那些在一碗湯的距離裏,陪着父母慢慢變老的時光。

“等我有了錢”、“等我有時間”這樣的話你是否每年都會默默許願幾次?

我們總以為還有很多機會,去孝敬父母。可惜人們忘了時間的殘酷,忘了人生的短暫。

不要等到真的來不及了,才去追思父母的好,才去追憶那些父母陪伴你一起長大的時光

@所有版權原創者,如有侵權,請及時聯繫我們刪除。

主編推薦


  • 未來10年,世界可能的10大變局

  • 藏在2856個縣城的萬億生意

  • 中國四十年的爆發式發展,靠的是什麼?(深度)

  • 尖端醫療的真相,觸目驚心的醫療利益鏈

  • 年輕人,攢夠2500萬才算中產,你還差多少?

  • 中美:13比22——大國決戰豈止在沙場

  • 十年一覺杭州夢,王國平、馬雲、王澍、宋衞平的杭州十年

  • 主編最近在做啥?種菜,喝茶,美食,旅行,健身,打球,帶娃,直接上圖!


【90號茶室】系列公眾號,2萬篇精選文章,財經/科技/政治/股市/美文,一鍵關注,六十萬高端人士每日必讀,商務推廣18906171289(手機、微信)


這些文章不錯,立即分享到朋友圈!


13萬+高端讀者,1萬篇+精選文章,專注創業/財經/科技/政經/股市

長按二維碼置頂關注


這個公號不錯,立即推薦給好友!

主編介紹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90號茶室】主編,打過工,教過書,出過國,從過政,辦過公司,江湖奔波五十載,東陽,金華、長沙、鎮江、北京、東京,無錫,一路走來,終於在某江南小城一個鬧中取靜之處,覓得一處門牌號為90號的茶室,一方小院,一間茶室,一杯清茶,看庭前花開花落,望天空雲捲雲舒,昔日書生意氣,萬丈豪情,江湖恩怨,隨着裊裊的茶香,隨着窗外的煙雨,逐漸淡去,淡去……


主編1984年畢業於中南大學,1991年北科大管理系研究生畢業,做過大學教師,90年代赴日本工作8年。


2000年回國創業,為中國對日軟件外包業務的開創者之一,曾創辦華夏計算機、華陽軟件等公司,曾在軟通動力、感知集團、睿泰集團等公司擔任高管。曾任江蘇省第十屆政協委員、無錫市總商會副會長、感知中國物聯網商會執行會長、無錫市歸國人員創業商會會長、江蘇大學校董、江南大學客座教授等社會職務。


曾獲中國軟件外包成就人物、江蘇省青春創業風雲人物、江蘇省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等榮譽。


在軟件外包、物聯網、自媒體、電商等領域有一定成就和影響力。


2013年開始編寫公眾微信號【90號茶室】【90號股票】【美文共享】等,編輯發佈20000餘篇文章,得到60餘萬讀者關注訂閲。



這個主編不錯,立即加主編好友!



幾十萬高端人士每日必讀

歡迎投放廣告!

聯繫電話 18906171289(微信、手機)

https://hk.wxwenku.com/d/109900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