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頂尖射手,為什麼奧運射擊冠軍不能做狙擊手?

冷熱軍事史2018-12-29 05:37:21


NO.651 - 狙擊手PK射擊冠軍

作者:林若鋼

本文由公眾號軍武次位面授權轉載


奧運會射擊運動員和軍隊的狙擊手都是將射擊這一技術發揮得淋漓盡致的職業,可能有些人會想過如果這二者之間能進行一定程度的職業交流,比如説互換一下身份,會不會產生一些奇妙的反應?



在這裏只能很遺憾地告訴大家,這兩個職業之間的互換性並不如大家想象的那麼大,歷史上是有個別射擊運動員披上軍裝上戰場的,也有一些士兵解甲歸田之後上賽場的,但是能夠在兩個崗位上都做到出類拔萃的可謂鳳毛麟角,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 美國陸軍射擊隊成員文森特·漢考克,是少有的拿到奧運金牌的現役軍人


首先,能夠有機會走上奧運會賽場的射擊運動員肯定是一個高水準的運動員,但是任何一個運動項目都是由各種比賽規則組成的,高水準的運動員必然是運用這些規則的高手,規則成就了他們,但也束縛了他們


▲ 奧運會女子10米氣手槍比賽,要求十分苛刻


比如説吧,職業射擊運動常年使用同一類槍械以同樣姿勢進行同樣的訓練,且不説肌肉記憶了,只怕連他們的骨骼都已經適應了相關動作,就像中世紀英國的長弓手,因常年拉弓脊柱會產生變形,一旦變換姿勢,多年的訓練成果可能就蕩然無存了


然而軍迷也都知道,戰爭和競技運動相比,其最大的特點就是幾乎沒有規則,一個運動員上了戰場,不能説你習慣了立姿射擊就在站在無遮無攔的陣地上吧?


▲ 堅決不賣頭


至於狙擊手,他們射擊姿勢的打開方式可就異彩紛呈得多了,只要需要,立姿、卧姿、蹲姿、跪姿,或者坐姿都可以。


▲ 還包括這種射擊姿勢


如果換了一個姿勢就適應不了的話,只怕在戰場上活不過30秒。


▲ 上了戰場怕是會落地成盒


其次,狙擊手擁有的強大的潛伏和野外生存能力,貓在一個狙擊陣地兩天不挪窩是日常作業


像貝爺似得,隔三差五整點「雞肉味嘎嘣脆」——蛋白質是牛肉五倍的零食更是家常便飯。二戰時的日軍狙擊手,能把自己捆在大樹上吃喝拉撒睡;越戰時的越南狙擊手,斜坡上挖兩個小土坑就能藏裏面好幾天。和敵人勾心鬥角,心智上的較量也是射擊冠軍所不具備的


▲ 雞肉味,嘎嘣脆


這些狙擊手的基本技能,都需要嚴苛的訓練才能做得到,而如果一個射擊運動員沒有經過相關訓練就執行此類任務,那是百分百承受不了的。


▲ 被打死在樹上的狙擊手


另外,如果大家仔細留意奧運會賽場上射擊運動員們使用的槍械的話,估計也會打消安排他們上戰場的想法。狙擊手們使用的狙擊步槍和普通士兵使用的常規機步槍相比是顯得有些身嬌肉貴,但要是制式狙擊步槍和專業射擊運動員們的競賽槍械相比,那簡直就是皮糙肉厚的粗獷典範了


▲ 比起競賽槍械這是個糙老爺們


可以毫不誇張地説,競賽槍械別説扛出去上戰場了,就是端着去狩獵,也會顯得與環境分外地格格不入,這類槍械為了追求精度,都比一般槍械更加嬌貴,摔一下很可能就壞了,很不方便攜。


▲ 競賽槍械一般是這樣子的


正如之前提過的一樣,射擊運動員們大多是一款槍械訓練多年的情況,指望他們臨陣換槍是不可能的,奧運會中曾經發生過運動員因為臨時換槍而發揮失常,進而錯失金牌,而這些競賽步槍又明顯不能上戰場,所以從這個層面上講,射擊運動員也是不能直接替代狙擊手的。


▲ 狙擊手多類型的狙都要能打


剛剛説到狩獵,不得不承認,相比射擊運動員,獵人和狙擊手之間的共通點要多得多,比如説上文提到的潛伏和野外生存能力,也是獵人的基本功,歷史上的很多知名狙擊手都是獵人出身,二戰期間蘇德等國更是直接徵召獵人和護林員擔任狙擊手。需要什麼樣的鞋子,腳知道,需要什麼樣的兵,戰爭知道。


▲ 兵臨城下中的瓦西里扎伊採夫,參軍前是獵人


其實,很多脱胎于軍事內容的體育競賽項目,比如説射擊、標槍、擊劍、摔跤等等,都在自身的發展過程中不斷改變着,並且不斷地被規則左右着,運動員們是在規則的夾縫裏將自身潛力盡可能發揮到最大,一旦脱離了自己所熟悉的規則,被亂拳打死老師傅也是常有的事


▲ 孔武有力的力道山,死在了街頭混混手上


比如日本當年的摔跤名將力道山,身高體壯,卻在一次酒館衝突中被一個小混混捅了一匕首,並因此丟了性命。格鬥高手尚且如此,我們又何必苛求早已與真實戰場脱離了很久的現代競技射擊運動員進入他們並不擅長的領域呢?

延伸閲讀 -


- 冷熱軍事史更多好文- 

袁本初          長城抗戰         遠洋破襲戰

挖土黨          佛教消失         斯大林格勒



關注分享,總有一個在路上

入羣、投稿、轉載與商務合作

請聯繫微信號:potereio

https://hk.wxwenku.com/d/109821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