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鄉愁記心頭

喬木的天空2018-12-17 15:53:35


我家的博古架上有隻黑陶花瓶,是六年前我從德州遷居濟南時作為珍愛之物帶來的。

這個黑陶花瓶是朋友在我臨行前贈送給我的。

那天,他帶着依依不捨的心情,抱着裝了這隻黑陶的禮盒到我家中話別。

他説這就是咱德州赫赫有名的樑子黑陶。

呀!樑子黑陶!聽朋友一説,我的眼睛立馬放出光來,跟朋友説着話的工夫不停地拿眼睛的餘光往黑陶禮盒上瞟。

説起樑子黑陶,我是如雷貫耳,這可是德州黑陶文化產業的龍頭企業,是王牌中的王牌,精品中的精品。奈何苦於囊中羞澀日子緊巴,我只有偶爾到樑子黑陶的門店裏流連忘返一飽眼福的份,一直未捨得買,可心裏卻總是癢癢的,心心念念着等哪天手頭寬裕了也買個黑陶擺在家裏裝裝門面。

就在前幾天,我還籌謀着臨離開德州前去樑子黑陶店裏買只黑陶帶到濟南做個紀念呢!這可好,沒等我去買,朋友倒送上門來了,不能不佩服朋友的眼光,送禮能送到我的心上,莫逆之交,非他莫屬啊!

朋友一定從我遊移的眼神裏看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説:“快打開看看吧!”

我迫不及待地將禮盒上的絲帶一一解開,掀開盒蓋,一隻黑陶靜靜地躺在裏面,漆黑油亮,鏤空的花紋錯落有致,一看就是端莊典雅範兒。

我像抱初生的嬰兒一樣,小心翼翼地將黑陶花瓶輕輕地從禮盒裏抱出來,手掌接觸到花瓶的時候,那手感簡直妙不可言。

雙手抱着黑陶花瓶,左看右看,百看不厭。更喜人的是,上面還刻着“上善若水,厚德載物”四個蒼勁有力的大字。

我笑着對朋友説:“你是真會送禮,禮物可心,上面的字更入心!”

朋友神色莊重地説:“咱德州是厚德之州,送你這隻黑陶花瓶就是希望你無論走到哪裏,都不要忘了自己是德州人,一輩子都做善良之人,厚德之人!”

聽罷朋友的這番話,我登時覺得懷中的黑陶花瓶沉了許多貴重了許多。

這已經不是一隻單純的黑陶,它既附着着朋友的一腔友情滿懷祝福,也承載着光輝燦爛的家鄉文化,將是我一輩子的念想和鄉愁的寄託。

衝着這隻情深義重的黑陶,衝着朋友的深情厚誼,那天晚上我拿出珍藏多年的老酒和朋友一醉方休。

喝過了壯行酒,我帶着行李和那隻珍貴的黑陶一步三回頭地踏上了前往濟南的列車。

經歷了初到濟南的迷茫與混沌,買了房安了家,我漸漸穩定下來。

真是奇了怪了,好不容易安定下來,想家的思緒又開始潛滋暗長。

離開德州時間越長想家的感覺愈濃烈,儘管那裏的房子已經變賣,早已沒有家,可我的那些過往都在那裏,我的親朋好友都在那裏啊!

每當家中有親朋好友登門,我總愛不厭其煩地拿着那隻朋友贈送的黑陶“説事兒”,説德州底藴的深厚、説家鄉文化的燦爛、説自己的過往、説那些難忘的人和事。在不斷地訴説中,自己沉醉其中,一解鄉愁。

越是誇説自己的家鄉好,越是想家。每當夜深人靜被想家的感覺噬咬得翻來覆去睡不着覺、鄉愁無處安放的時候,我就悄悄披衣起牀,走到客廳,從博古架上輕輕抱起那隻黑陶花瓶,一遍遍地撫摸着它,久久地凝望着它,給自己換得一絲慰藉。

時間久了,愛人發現了一個規律,每次擦拭博古架上的東西時,那隻黑陶花瓶都是最乾淨的。

當愛人從我嘴裏獲知裏面的祕密後,愛人恍然大悟,説:“怪不得呢!敢情經常睡不着覺,跑客廳裏擺弄它來了!博古架上那麼多東西,你咋獨獨擺弄這一件呢?”

我撫摸着黑陶花瓶,深情地對愛人説:“這是咱德州的瑰寶,每當看到它,我就彷彿嗅到了家鄉的氣息、泥土的芬芳,就能想起家鄉的親朋好友,想起朋友臨別時給我説的那番話!”

愛人接過黑陶花瓶,幽幽地説:“讓你這麼一説,我更想家了!”

兩人對視,竟忍不住滿眼淚花。


 請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從故鄉來”

讚賞是一種鼓勵,轉發是一種鼓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