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夏天苦苦追過的《金祕書為何那樣》嗎?

韓劇TV2018-12-05 09:22:36

夏天已經悄悄過去

還記得追過的“金祕書為何那樣”嗎?

要説今年夏天最受歡迎的韓劇?

那,一定非《金祕書為何這樣?》莫屬啦!

就連不怎麼看韓劇的朋友,都極力推薦~~

究竟好看到什麼程度??

每週兩集的更新不捨得看!因為看完,就要再等一週.....

説到,還記得夏天追過的金祕書,突然想到一個梗

......

夏天的“金祕書為何那樣”已經結局了。

那麼接下來該追什麼呢?

韓國熱播劇《金祕書為何那樣》同名原版小説!

自戀總裁李英俊VS完美祕書金微笑

反套路推拉羅曼史爆笑來襲!

(向上滑動閲讀)

金祕書為何那樣—楔子

10月31日下午10點30分,極東酒店露天泳池的加勒比休息室。

柔和的燈光傾瀉在室外游泳池的水面上,泛起粼粼波光。着名爵士歌手正在一旁的舞台上唱着艾拉·費茲傑拉的“misty”,聲音多少顯得有些壓抑。雞尾酒吧前三三兩兩地聚集了一些正談笑風生的知名人士,其中還包括幾個藝人。

在舞台和泳池正上方的二層有一個與其它地方隔絕,可以完美保障個人隱私的空間。那是隻有超級vip才可以預約的風水寶地。而今天坐擁這塊風水寶地的正是唯一集團副會長李英俊一行。他們所在的唯一集團在過去五年中從沒有掉出過國內十大企業的前五名。

唯一集團的李會長抱病許久,在過去的七年間,一直都是他的次子李英俊在幕後掌管公司的運營。李英俊從小就格外出眾,這一點誰都無法否認。“上帝是公平的”這句雞湯至少在李英俊身上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李英俊纖長的身體躺在意大利產的高端沙發上,凸顯出完美的身材比例。他一完成工作就馬不停蹄地來到了這裏,身上還穿着黑色西裝。可即便是西裝生硬而端莊的設計感也無法隱藏他苗條、修長的四肢和結實、性感的身軀。他就像一頭躺在大理石上,光澤流動的美洲豹,渾身上下都散發出一種充滿野性和慾望的氣場。

李英俊出眾的地方又何止是身體呢?他的眉毛纖細而濃重,好像用細細的毛筆一筆一劃畫出來的一樣,眉毛下方是他深邃的眼神和烏黑的眼眸。還有他那不偏不倚、直挺挺的鼻樑和厚重而堅毅,盡顯男子氣概的嘴脣。這一切,竟無一處可以指摘。

這還不是全部。如果只是長得好看還能讓人少一些嫉妒,可就連他的能力也是別人望塵莫及的。

無論是學習、運動還是樂器,一樣不落地都是他的拿手好戲。在接受正規教育期間,他更是在規則允許的範圍內數次跳級,赴美留學,回國後他就直接進入了唯一集團繼承人的鍛鍊歷程。此後,他又自請了兩年的海外派遣工作,回來後他便正式接手公司經營,果斷地進行了大規模的組織改革和人事調動。經歷一番陣痛後,公司的局面煥然一新。與沒有野心,只一心經營集團本身的父親不同,李英俊帶領集團邁開了果決而具有攻擊性的步子,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業績增長。

李英俊是神賜予的禮物。他像是神吸乾高咖啡因功能飲料後,花了三晝夜,畢其功於一役製造出來的一件傑作。

“英俊哥,今天怎麼這麼沉默寡言?發生了什麼事嗎?”

有多高的地位,人際關係的範圍就有多廣,李英俊幾乎時刻被人包圍着。今天來參加私人聚會的都是他事業上的知己和在各界活動的美女。在這些美女中,已經和李英俊保持定期見面一個月之久的吳智蘭氣呼呼地尖叫道:

“英俊哥!我問你今天為什麼不説話呢。”

這時,遠東酒店連鎖老闆的小兒子揮着手插話道:

“誰能給我們家智蘭分點兒眼力見兒啊?”

“天啊,哥哥你真是太無禮了,這叫什麼話?”

“人家英俊哥哥不説話,你就應該想到‘看來今天英俊哥哥有心事’,然後閉上嘴巴喝你的酒得了。這麼沒有眼力見兒可怎麼辦啊?”

“出什麼事了嗎?到底什麼事嘛?嗯?”

智蘭一臉撒嬌的表情“噗通”坐在英俊腳邊,盪漾的巨乳幾乎要從低胸連衣裙裏呼之欲出。周圍男人們的眼珠子不約而同地閃閃放光。

然而,李英俊並不關心周圍發生的任何事情,包括坐在他腳邊的智蘭。李英俊仍然陷在他深刻的思考中,已經連續兩個半小時了。

看到英俊沒有了平日裏的歡快和自信,一行人都覺察出了不同尋常的氣氛,一副小心翼翼的樣子。只有沒有眼力見兒的智蘭還在繼續糾纏不休。

“英俊哥哥~”

就在這時,準確地説是兩個半小時後,英俊開口了。

“嗯?你説什麼,哥哥?”

“為什麼……”

“我聽不清。”

智蘭把臉湊到英俊眼前,英俊頓時愁眉苦臉地脱口而出:

“你幹什麼?給我起開。”

智蘭被英俊冰冷的語氣嚇得直往後退,從沙發上摔下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哥,哥哥?”

“哈~真是要瘋了。”

英俊撥弄着頭髮坐起身,長長地歎了一口氣,好像着了迷似地自言自語道:

“金祕書她……”

在這個世界上即使被判了死刑也可以要求二審,但在李英俊的世界,無論是在工作中,還是個人生活中都沒有“第二次機會”這樣的概念。只要判了死刑,那就爽快地就此結束。所以他周圍鮮有長期工作的員工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自從李英俊坐上副會長的位置後,至今仍舊留在他身邊的只有唯一集團的職業經理樸宥植社長和英俊的私人祕書——金微笑。

這樣的金祕書難道……?

英俊今天一直沉浸在壓抑的氛圍裏,由此可以推測,在他身上的確發生了本世紀獨一無二的特殊事件。人們竊竊私語的聲音逐漸消失,緊張感慢慢瀰漫開來。一行人熱切期待着英俊馬上説出各種令人震驚的話來,嗓子裏不約而同地嚥下一口口水。

然而,從英俊嘴裏真摯而嚴肅地説出的話語並不是什麼驚世駭俗的內容,也不是什麼讓人顫慄的反轉事件,而是一個簡單到令人髮指的的疑問。甚至是壓根兒無法得知發問對象究竟是誰的疑問。

“金祕書她……為什麼那樣呢?”

怎麼會突然冷不丁地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聞言,在座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露出一副吃了屎的表情。


第一章-笑盈盈的金祕書


一週前,也就是10月24日上午的6點30分。

可以遠眺漢江的超高層公寓的頂層燈火通明,這裏就是唯一集團李英俊的住宅。

李英俊時常外出活動,出差相對頻繁,而且多在家裏辦公,所以上班時間並不確定。可他就像得了強迫症似的,總是早上五點就起牀,開始緊張的一天。起牀時間本就相對較早的李英俊今天起得更早,因為今天他要代替父親出席五大集團會長早餐座談會。

還浸潤在冷冷晨色中的城市在更衣室的落地窗前一覽無餘。李英俊怔怔地凝視了一會兒尚未熄滅的路燈,走向衣櫃前那個設計獨特的衣架。

那裏掛着金祕書剛剛取出來的定製款灰色西服套裝和襯衫,以及一條淺紫色綢緞領帶。這種並不過於老式的設計和色調非常適合早餐會。

英俊從容地換上襯衫和正裝褲子,低頭看向成排的桌子,上面擺放着搭配領帶的袖針、領帶夾、手錶以及今天要用的手帕、鋼筆等各種飾品。他剛剛還想着要更換這幾天下來用膩了的打火機,可還沒等他開口,新的打火機就已經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在他拿起袖針的瞬間,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副會長,您換好衣服了嗎?”

“嗯,進來吧。”

一名身着圍裙的女人推着放有早餐茶的手推車走了進來,在她身後還跟着一個身穿黑色正裝的女人,她的手上拿着一台平板電腦和兩個智能手機。

“您的早餐茶。今天為您準備了大吉嶺春茶(darjeeling first flush),因為您今天要去參加早餐會,所以沒有另外準備早餐。”

“放那吧。”

穿圍裙的女人停下手推車,恭敬地問安後不緊不慢地走了出去。這時,梳着高高發髻的黑色正裝女子徑直向英俊走來,並向他遞上了平板電腦。

“這是今天的日程。”

“謝謝”。

“不客氣。現在給您倒茶嗎?”

“嗯。”

英俊翹着二郎腿坐在舊式長椅上瀏覽今天的日程安排。正裝女子收起銀盤上的茶壺套,提起陶瓷茶壺。通過慮茶器的紅茶頓時在房間裏散發出清新而芬芳的茶香。

女子笑盈盈地走過來遞過茶盞。英俊拿着刻有華麗紋樣的茶盞喝了一口後,惡作劇似的開起了玩笑。

“因為是你倒的,所以感覺更好喝了呢。”

“看來您忘了有個詞叫‘甜言蜜語’。”

“啊,被發現了。”

英俊被女子嚴肅的態度逗樂,嗤嗤笑了好一陣。他一邊看着那條定在今晚的德國大使館招待會日程,一邊認真地問:

“今天狀態如何?”

“非常好。”

“這可是重要場合。晚上不會有什麼失誤吧?”

“我工作又不是一兩天了,瞧您説的。”

這位黑色正裝女子就是跟了英俊九年的金祕書,外派工作的兩年裏也一直輔佐在他左右。九年間,她不但擔任過英俊的個人祕書、隨行祕書、禮賓祕書,偶爾還要做英俊的專人司機,在像今天這樣重要的聚會上做英俊的女伴。如果用一種工具來形容她,金祕書絕對稱得上是一把連指甲剪都配備齊全的的多功能瑞士軍刀。作為一個29歲的未婚姑娘,金祕書不僅工作出色,還擁有一副纖細苗條的好身材,甚至同時具備了凹凸有致的完美曲線和清純美麗的外貌。

這時,金祕書外套右側的口袋震動了起來。剛才倒茶時,她將兩部智能手機分別放到左右兩側口袋裏,震動的這部是黑色手機,也就是英俊的私人電話。

金祕書似乎不用確認就已經知道了來電者是誰,她小心翼翼地問道:

“要接嗎?”

小口喝茶的英俊不耐煩地冷哼一聲。

“不要接。有必要接一個罪人的電話破壞早上的好心情嗎?”

金祕書利索地掛斷了電話,只見手機屏幕上出現的是昨天被炒魷魚的某職員的名字。

過了一會兒,金祕書走向衣架,再次確認過英俊的外套後,拿起領帶問:

“為什麼説是罪人呢?”

“並非只有偷盜或是害人才是罪過。”

英俊一個人沒頭沒腦地喃喃自語着。他喝了一口紅茶後放下茶盞,從座位上站起身來。

他傲慢而從容地走到金祕書跟前,扣上襯衫衣領的扣子,直直地盯着金祕書。

“無能,以及認識不到自己無能的無知也是一種罪過。”

李英俊繼續説着金祕書無法理解的話。金祕書熟練地將領帶系在英俊的脖子上,仍然保持着一副笑盈盈的表情。

不覺間,英俊的襯衫衣領上就出現了一個模樣美觀、無可挑剔的領結。

“咳。可是我實在無法理解。”

英俊戴上手錶等所有飾品,把稜角齊平的格紋手帕塞進後兜裏,接着向後伸出雙臂。身後的金祕書拿着外套,像是早就候在那裏一樣,把英俊的手臂套進了外套的衣袖裏。灰色外套“唰”地爬上他的肩膀和手臂,裹住他的上身。

“金祕書你知道嗎?”

“您指的是什麼?”

英俊撣了撣外套上的褶皺,扣上了釦子。最後又在手腕上倒上一滴金祕書遞過來的香水,站到了三面鏡前。

太陽還沒有升起,房間裏卻顯得格外耀眼。究其原因,不是因為照明,而是因為氣宇軒昂地站在鏡子前的英俊全身散發出的光芒。

英俊看了鏡子中的自己好一陣,一副無比滿足的表情。他以一種自然到恬不知恥的態度説:

“你説為什麼會有無能之人呢?”

英俊的一番話足以讓一個普通人頻頻露出驚恐之色,然而金祕書似乎早已對這種事情見怪不怪,只是隨口附和道:

“就是説啊。”

“明明很容易啊?努力並爭取。竟然連這種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方法都消化不了。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大部分的人都跟副會長您都不一樣。”

金祕書和藹的微笑和解釋似乎仍舊無法解開英俊的疑問。他反問道:

“是嗎?”

“當然。我有生以來從沒見過副會長您這樣的人呢。”

聽到金祕書笑盈盈地説出這番話來,英俊聳聳肩,噗哧一笑,又重新照起鏡子來。

先驅,本義指馬車中前面的一匹奔跑的馬,引申指在思想上和行為上走在前端的人。然而此人並非一般意義上的先驅,而是自戀狂界的先驅,是討厭鬼裏徹頭徹尾的極品。

大部分人在面對李英俊後都會有種難以言説的彆扭情緒。這是因為他雖然討人厭,卻又優秀到能夠讓人理解他的討厭。

“好像又來電話了。”

這次是商務手機。金祕書立刻將手機放到耳邊,禮貌地接起電話。

正在金祕書接電話的期間,仔細端詳着鏡子的英俊發現了自己頭髮中的一縷白髮。他一臉驚愕地盯着那縷白髮,似乎在無聲地感歎“這種可怕的事情怎麼會發生在我的身上!”英俊小心地將它拔了下來,愁眉苦臉地問道:

“誰啊?”

金祕書挪開耳邊的電話,立刻笑盈盈地回答:

“是罪人中的大逆罪人呢。要我來幫您處理嗎?”

由於微信版面有限,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

或搜索公眾號:指尖閲讀助手

回覆“金祕書

可以暢讀全文哦~

https://hk.wxwenku.com/d/109707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