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誰?為什麼肚子這麼大了,還經常在這家肯德基過夜?從不點單,都撿別人剩下的

都市快報2018-11-28 20:28:52


讀者諸大姐打進85100000熱線:記得幾年前,你們報道過一個女的長期住在肯德基,後來還生孩子,生了雙胞胎。(2013年,一個22歲安徽女孩在杭州翠苑一帶流浪8個多月。白天在物美超市吃免費麪包,晚上在肯德基睡覺。2013年10月23日,她在物美超市門口生下一個女嬰,又在救護車裏生下一個男嬰。——記者注)我是千島湖的,我們這裏也有一個女的,樣子標緻、着裝洋氣,乾乾淨淨的,也長期在肯德基過夜,這張桌子上半個雞腿、那張桌子上半杯飲料,她都拿來吃。最近我看她大着肚子,我買了點東西給她吃,她笑起來。我説你懷孕了在肯德基不行的,她説她家開酒店,我判斷不出來她是不是精神有問題,就算有問題也不能懷着孩子在外面過夜啊!希望能通過你們的力量聯繫上她的家人。



坐在肯德基店裏的紅衣女子。汪經理供圖


前天下午,我聯繫上諸大姐。問她一個問題:懷孕女子在肯德基過夜,你是怎麼知道的?


諸大姐説自己53歲,已經退休,前年去年都在千島湖鎮中心幫朋友打理夜宵生意,攤位就在肯德基對面。肯德基24小時不打烊,上半夜人多,下半夜冷清。賣夜宵也差不多,後半夜人少,有人路過她也會吆喝生意。


“進出肯德基的人,我肯定看得清楚。”諸大姐説,起初並沒注意到她,她樣子標緻,打扮時尚,有幾次快天亮的時候,看着她提着包從肯德基出來,“我還以為她工作辛苦,通宵加班。一天、兩天……幾乎天天這樣,我感覺情況不對了。”

諸大姐獨身一人,平時不做飯,晚飯也常去肯德基吃快餐。“她今天穿連衣裙,明天穿T恤,隨手總不離兩個包。有時她坐中央吧枱,有時坐靠牆角的桌子。桌上也都有吃的。奇怪的是,從沒見她點過單,都是這桌半個雞腿、那桌半杯飲料,撿別人剩下的吃。


“我忍不住和她搭話,心情好的時候她會和你笑,説上兩句,多數時候瞧也不瞧你。有一次問她家在哪裏,她不耐煩地説‘你問這幹嗎呀?’我又問她是不是外地人,沒想她生氣地回懟一句‘外地人怎麼啦?’


“你説她靈清吧,有時候説胡話;你説她不靈清吧,她警惕着呢。”諸大姐説,“她一個人經常在肯德基過夜,我擔心她會被欺負……”


前段時間,諸大姐家裏有事,夜宵生意不做了,也有2個多月沒去肯德基。但那個女子她一直記掛着。前天下午,諸大姐又去了肯德基,“唉!沒想到……她肚子大起來了。”


前天下午5點多,我查到這家肯德基店的電話,打了過去。


接電話的是汪經理,他説確實有這麼一個女子在店裏長期逗留,現在就在的。


我加了汪經理微信,他很快拍了張照片發給我:一個挽着髮髻、穿一身紅色棉衣的女子,蹺着二郎腿坐在臨窗的桌旁。汪經理説,她乾乾淨淨的,完全不像無家可歸的樣子,也從不干擾其他人就餐,所以也不好去説她,更不能趕她走。


穿紅衣女子是誰?家在哪裏?為什麼懷孕了,還長期留宿在肯德基店?


前天晚上6:35,我坐單位的車從杭州出發,駛向千島湖。全程163公里,8:33,我趕到淳安縣千島湖鎮新安大街78號——鎮上惟一一家肯德基店。


往西30米是千島湖魚味館,南邊隔馬路就是千島湖大廈,街市燈火通明,人來車往,這裏正是千島湖鎮最中心的位置。


走進店裏,人還蠻多,生意正好,聲音嘈雜。我拿出手機,尋找照片上的紅衣女子。


我正東張西望,旁邊一個大姐拉了下我,“你是小劉吧?”


正是諸大姐。“聽説你要過來,我就過來這邊等了。”諸大姐拉我到一旁,指着中間一個穿紅衣的女子,“喏,就是她了,下午早早就來了,這邊坐坐,那邊坐坐,撿點吃的。剛剛我看她撿了一個客人的飲料在喝……”


聽諸大姐説,女子對別人問她底細比較警覺,我決定先不暴露記者身份,試着接近和她聊聊。


我在前台點了吃的,看女子對面兩人離開,我過去坐在她斜對面,放下揹包,裝着漫不經心,玩手機等餐。


她的桌上有兩個包,一個黑色皮包、一個手拎袋子,正是諸大姐説的她常不離手的兩個包。桌上還有一把雨傘,一雙黑皮手套,一個化粧小圓鏡。


她穿一身紅色外套,系卡其色毛圍巾,眼袋有點大,黑眼圈明顯。左右手各戴一個金黃色戒指,紅指甲油有些剝落。


她一會兒趴在桌上,一會兒出神地盯着兩隻戒指,把玩。


女子趴在桌上盯着自己的戒指,這兩個包常年帶在身邊。



“哎呀,這都半天了,也沒聽見叫號取單?”我朝着她的方向,稍微提高分貝説道。


她看到我,笑了,“很快的呀,櫃枱付完錢就可以取餐了。”


“這樣子啊,沒來過,我還不知道哎。”


我取了餐,又回到座位上,遞給她一杯奶茶,“姐,請你喝杯奶茶,一塊兒吃吧。”


“我吃過了,”她先是擺擺手,示意不要,又笑了笑,“你剛來這邊呀?看你就十八九歲吧。”


我説:“哈,不好意思,還不知你多大呢,就喊姐了,該打。”


她笑得更歡了,“我今年27,我孩子都大了。”


她小腹隆起,孕態明顯。


“那你這是二孩了嗎?”


她笑説是的。


我説是來旅遊的,問她周邊有什麼好玩好吃的。


“晚上沒什麼玩的,對面有KTV,前邊廣場上熱鬧一點。吃嘛,吃魚頭呀。也不貴,兩三百塊。”



她邏輯清晰,對答如流。


我説,兩三百塊貴了。


她説這有什麼,好多人吃飯一桌都是好幾千的。


我接着問她消費怎麼樣,她説她家開酒店的,吃穿都不愁。身上的衣服都是好幾萬……


她開始説自己老家北京,後來又解釋老家在寧夏。父母都還健在,有兩個哥哥。老公是個富二代,一年賺100多萬,鎮上的×××酒店就是她家開的……


問她怎麼會來肯德基。“我經常來的呀,店是我親叔叔開的……”(後來我向店長求證,店長一口否認。)


“那我怎麼稱呼你呀?”我問。


“我叫朱×鳳。”她一邊説,一邊用手在桌子上比劃寫着。她説酒店是公公在打理,她先前在杭州做銷售,這兩年沒上班。公公見到她就罵“不上班不賺錢”,天上會掉餡餅的啊……


晚上10點多。


“你吃完了怎麼還不回去呀?你媽媽會擔心的。”她問我。


我反問她怎麼也不回家,要不要帶孩子。“我待會回去,兒子以前我婆婆帶,現在是公公帶。”


我出門打電話,她以為我要走,“這些你都沒吃完呢,打包帶走啊。”


我説吃不下了,不打包了。我背上揹包,十來分鐘過後又進去,發現她把桌上的雞塊什麼的都打包起來了。


我繞到櫃枱,詢問店員關於她的事。幾個店員都説,知道她,很長時間了,夏天的時候經常在這過夜,趴在桌上睡覺,天亮了就走。


“不過最近這一個多月沒在店裏過夜了……”店員小姚説,“她每天都來,中午晚上飯點前後,晚上直接坐到11點多。”小姚指着門口,“看,她走了。”



我背上包跟了出去,和她保持50米左右距離。


她沿着新安大街向北走去。一路走走停停,偶爾回頭看看,我以為她發現我了,就讓她走遠一點再跟上去。始終在視野範圍內。


到了轉角處,我就又快步跟上去。


她走到一家酒店門口,停了兩分鐘,又走到一排垃圾桶旁,一隻手翻揀,挑出兩件衣服,走的時候又一件都沒拿。


女子在垃圾桶裏翻揀


夜裏11點,她走進一家單位,我跟上去,看到牌子上寫着“江濱社區居家養老照料中心”。玻璃大門沒上鎖。4層高一棟樓,只有1樓一間“盲人推拿”亮着燈。


女子走進了一家單位大門


她進去五六分鐘,沒見出來。是不是住在這裏?我一邊猜想,一邊走進去。


從大廳到盡頭的轉廊處,一片漆黑,有一間像門衞的房間,藉着手機的光亮仔細看,原來是一間藥店。亮燈那間“盲人按摩”,敲了敲,沒人應。


後面還有一棟樓,黑乎乎的,樓梯間亮着微弱的燈光。我扶着牆慢慢走過去,前面又有燈光,走近一看,是衞生間。門口洗手枱上,我看到兩個熟悉的包——正是她的那兩個包。


女子的兩個包在衞生間洗手枱上


過了十分鐘,沒人出來。我又摸了進去。在一樓廊道就聽到流水聲,上到二樓,廁所燈滅了。黑暗處,有個人一直在那兒洗漱,我清楚那就是她,但還是背後生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腳步聲被她發現,一個影子回頭看了看,我又退回到大門口。


又過了十來分鐘,沒見她出來。


半夜11點半的大街上,夜風涼涼,樹影搖動,四下無人,偶爾一輛車快速駛過。


説實話,我心裏比較慌,猶豫半天要不要再進去。


一個小夥子路過,我上去攔住,説明情況,問他能不能陪我一起進去。


小夥子看着我,猶疑半天,“要不我們再找一個人一起進去吧?”


“裏面很安全,沒什麼好怕的。”我告訴他我進去好幾次了。他看了照片,確定安全後跟我走了進去。


上到二樓,水聲停了,兩個包也不在了。樓上一片漆黑,房間牌號上都是指揮室、副指揮室、資料處什麼的,一户人家也沒有。


樓道空無一人,幾乎漆黑一片。(手機開閃光燈拍攝)


“朱×鳳在不在?”“有沒有人?”……


從二樓爬到四樓,前後兩棟樓我都喚過了,沒人應。我仔細朝後邊瞧了瞧,沒發現別的出口。雖然跟丟了,但我確定她應該還在裏面。


晚上我住在了肯德基附近一家快捷酒店。夜裏12點多還去店裏看了一下,她沒在。


昨天上午9點,我再次到江濱社區居家養老照料中心。


裏面有讀書室、有食堂,很多老人進進出出,藥店有兩個醫生坐診。一提朱×鳳,鄭醫生、門衞宋大伯、食堂張大姐,都笑了。


鄭醫生説:“前段時間她經常來的,經常睡在按摩室,後來門鎖起來,她又睡到大廳沙發上了。問她什麼也不理人,披着衣服就跑了。”


宋大爺接話説,“送到這裏的快遞經常丟,有人懷疑是她拿走了。這棟樓好幾家單位進出,大門沒鎖的,監控也沒有。”


張大姐笑了,“我們這邊食堂給老人提供免費伙食的,她也常來蹭飯。我説你這麼年輕不好來這吃飯的,她説她先吃着,回頭從老公那裏拿錢來付。”


大家都説,她也不是長期住在這裏,人乾乾淨淨,經常換衣服。她到底是誰,家在哪兒?整棟樓的人都很好奇,知道她最近懷孕,又都擔心她會不會把孩子生在這裏。


“也不知道她正常還是不正常,蠻可憐的一個人。也不好趕她,她來這邊就由她住着吧。”


説起在肯德基留宿,鄭醫生説自己帶孩子去肯德基,見到過她,兩個月前還給她拍了張照片。照片裏她穿一身黑色皮衣,頭戴一頂卡其色圓帽,十分洋氣。


鄭醫生在肯德基店拍到的照片


一年多了,新安大街除了肯德基店,一些麻辣燙、燒烤店她也都光顧過。


開麻辣燙的林大姐説,一開始她吃飯還付錢的,後來沒錢了,吃完也不給。有一次吃了60多塊錢麻辣燙,好像餓得厲害。吃完身上沒錢,又沒手機,也不能拿她怎麼樣。


肯德基店汪經理説,她人規規矩矩,沒傷害到別人,加上我們店面不打烊,冬暖夏涼,多她一個人也不佔很多地方,給她一杯熱水,這是我們可以為她做的。


“可眼下她懷孕了,還是希望你們媒體幫她找到家人吧。”


昨天中午,我去了千島湖派出所,把了解到的所有事情都報告給了值班民警。


如果你知道朱×鳳的情況,請撥打85100000熱線告訴我們。


就像諸大姐説的,她肚子裏畢竟懷着孩子,總不能再這樣下去,把孩子生在外面吧。


見習記者 劉抗 文/攝




·杭州機場軌道快線開始前期準備,朝暉一區三棟臨街的房子貼出拆遷公告

·杭州第一家MUJI竟然清倉大甩賣!這兩天很多女人已經坐不住了!

·鵝,鵝,鵝,黑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

·取侮辱性綽號列入校園欺凌,網友建議全國推廣!你小時候被人取過難聽的綽號嗎?

·美國小夥杭州街頭騎電動車逆行被攔,交警一開口,他知道混不過去了……


更多內容,點擊“閲讀原文”進入杭州新聞APP

https://hk.wxwenku.com/d/109652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