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侶玩過火被送醫院,取出嚟嘅嘢令護士姐姐都無眼睇...

粵蒲粵好玩2018-11-28 10:45:02


,今天你必死無疑。”猛烈爆炸聲下,一名青年拉着一名冰冷少女,帶領無數人馬湧到艦首。


“呵呵,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死在你們手裏。”青年滿身鮮血,縱身投向背後洶湧大海。


“他跑了!”有人發出一聲大叫,無數僱傭兵手持衝鋒槍向大海中瘋狂射擊。


“寒霜團長,李晴川跑了。”一名老者走到為首青年身邊,臉色難看的小聲説道。


“放心,李晴川跑不了。李晴川,四大僱傭兵團長之一,世界頂尖高手,手下人馬三萬,但,他偏偏是個旱鴨子,無論他天資絕頂,始終學不會游泳。我就是算準了這一點,才帶你們在海上圍攻他。前面就是華夏的海境了,不要和華夏海軍發生衝突,我們走。”青年眼神冷傲,穿着一身筆挺的大元帥服轉身離開…………


………………


五天後,華夏北方某沿海城市。


李晴川沒死。


此刻,他呆呆的坐在病牀上,和一名警服美女對視足足半個小時。


“長能耐了,學會離家出走了。”美女勾起一側嘴角,將一條長腿搭在另一條長腿上,筆直的長腿,被薄薄的黑色絲襪緊緊包裹,隨着光線浮動,反射出誘人的光澤。英姿颯爽的警服,遮擋不住她美好動人的身材。看着林楓,她眼神中盡是玩味不屑的笑容。


“你認錯人了。”李晴川屏着呼吸。


病房中,盡是警服美女誘人的體香。


“哦?我認錯人了?”美女笑了,看着林楓的眼神更加不屑,高高在上,“那麼,請問我親愛的丈夫,您是姓李,叫麼?”


“我是姓李不假,但不叫李楓,我叫李晴川。”李晴川説。


“哦,原來我認錯人了。”美女笑了,看向身邊一名女孩兒。


美女身邊,坐着一名五歲蘿莉,女孩兒相貌稚嫩,一雙眼睛卻出奇的機靈,穿着哥特式白裙,腿上是白色絲襪,腳上是黑色小皮鞋,人小鬼大。


這一刻,她和警服美女全都笑了,笑聲中充滿着嘲弄。


“很聰明,居然為自己改了一個名字。”美女説。


“…………”聽了美女的話,李晴川…………


“這個,是你的吧?”美女以雪白細長的手指,捏起一件國際護照,微笑。


“是我的。”李晴川輕輕點頭。


“膽子不小,為自己偽造了一份國際護照,上面還有着二十多個國家的印章。你去過二十多個國家?就算為自己重新偽造身份,也要偽造一個像點的吧?”美女將手一扔,任由護照掉進垃圾桶。


“你竟然扔了我的…………”李晴川頓時深吸一口氣。


“這個也是你的吧?”美女又捏起一張黑金卡。


“不錯。”李晴川輕輕點頭。


“撿了一張有錢人的黑金卡,就以為自己也是有錢人了?怎麼?想拿着這張黑金卡買飛機?”美女笑。


“不行嗎?”李晴川問。


“呵呵。”美女將手指一鬆,黑金卡再次掉進垃圾桶。


“美女,你有些過分了。”李晴川心裏狠狠抽痛一下。


李晴川,四大僱傭兵團長之一,世界級頂尖高手,手下人馬三萬。此次在海上遇襲,身受重傷跳進大海。本以為自己必死無疑,卻沒有想到被海上漁民救起,輾轉送到這美女的手中。美女叫軒雨妃,剛好有個老公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是上門女婿,因為在軒家受氣一怒之下離家出走。他被軒雨妃誤認為自己老公,此刻正在被冷嘲熱諷。


他被子上有個日記,上面記載着有關李楓的一切。攤開的一頁,剛好寫着,“我受不了了,軒雨妃根本不把我當她老公,不但不給我碰,還整天欺負我讓我受氣,我寧願回到以前的生活,我走了,永遠都不回來了,永遠!”


無論李晴川怎麼解釋,軒雨妃始終不聽,只以為他是自己的窩囊廢老公,在和自己整事。


真正的李晴川,可是世界級兵王,在國際呼風喚雨,萬人之上,這黑金卡中數字驚人,他的兵團大本營就有着三架戰鬥機和十架武裝直升機。


“還敢冒充少將,給自己弄了一個少將軍銜,和一堆破勛章,這大元帥服也是你有資格穿得?”軒雨妃又拿起李晴川的大元帥服,一併丟進了垃圾桶。


很快,一名護工走進來將垃圾打包帶走。


李晴川幾乎要哭了,“小姐姐,我真不是你老公,我叫李晴川!”


“混蛋,我爸因為你離家出走已經氣得進重症監護,你還不承認自己是李楓?我承認,我軒雨妃不喜歡你,若不是你爸和我爸是生死好友,你爸執行任務犧牲,你和你媽沒人照顧,我根本不可能嫁你。但是我爸呢?他對你不好嗎?他是這個世界對你最好的人,你窩囊猥瑣已經算了,竟然連良心都被狗吃了。你到底想怎麼樣?是不是要把我爸氣死才甘心!?”


軒雨妃突然一把抓住李晴川衣領,一雙漂亮的眼皮快速粉紅。


“你………”李晴川只感覺心口奇堵無比。


看一眼面前的日記本,心想真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一覺醒來自己變成了上門女婿,多了一個美女老婆和收養來的蘿莉女兒,之前叫李楓那混蛋犯的錯鍋全讓自己背了。


不行,這鍋怎麼都不能背。


“媽媽,你別對他這麼兇了。如果他再走了,爺爺一定會很生氣的。”小女孩兒突然輕輕拉了拉軒雨妃的衣角。


聽了小女孩兒的話,軒雨妃微微蹙眉。


李晴川不得不承認,軒雨妃絕對是個美女,而且還是一名尤物級美女。她的皮膚雪白,五官精緻,身材極品,一雙大眼睛明亮,整個人身上散發着一種説不出的氣質。只見她盯着自己雙眼似是思考,突然一把將自己拉了起來,直接帶進病房衞生間。


當門咔嚓一聲被軒雨妃鎖死,乾淨幽閉的空間內盡是軒雨妃幽幽體香。和軒雨妃站在不足五平米的空間內,李晴川只感覺喉頭一緊,心裏頓時説不出的緊張,“你想幹什麼?”


“摸吧。”軒雨妃明亮的眼睛閃爍,看着李晴川的眼神複雜。


“什麼?”李晴川吃驚。


“呵呵,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的什麼,你的日記本中全都寫着呢。而且我們在一起時,你也沒少提過那種要求。你不就是想佔點便宜麼?好,我給你佔便宜。但是佔過這次便宜後,你不許再離家出走。摸吧,你想對我做什麼就做什麼吧。反正我們已經結婚了,我是你老婆。”


軒雨妃聲音無奈,輕輕閉上了粉紅的眼皮。似乎顯得很委屈,高傲的抬起雪白的脖頸,一臉認命的模樣。


這是…………


看着軒雨妃鼓鼓的警服,李晴川的心裏變的怪了…………


一覺醒來有了老婆女兒,本以為是個麻煩,沒想到還有點福利。


和軒雨妃距離不足一米,只要李晴川一呼吸就能嗅到她幽幽的體香。那是一種類似牛奶的沐浴露味道,中間夾雜着少女特有的香氣。而軒雨妃鼓鼓的警服,更是讓李晴川看一眼就捨不得移開目光。她已經閉上眼睛了,就算自己再怎麼看都不會覺得不好意思。


隔着警服的扣子,李晴川隱約能看見她裏面的白衫。再向下看一眼,是軒雨妃穿着黑絲的細長美腿。


她身高一米七二左右,凹凸有致,絕對稱得上人間極品。李晴川雖然已經二十五歲,卻從來沒碰過女人,此刻幽閉空間內的氣氛漸漸變的曖昧,他的臉漸漸開始發紅,心裏某處竄動,開始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


咕咚…………


他只感覺口乾舌燥的厲害,輕輕嚥了一口口水。隱隱的,他看見也輕輕嚥了一口口水,他的身體頓時變的難受了。


軒雨妃認錯人了,她之前的老公已經跑了,發毒誓再也不回來了。現在他就是軒雨妃的老公,軒雨妃就是他的老婆。


如果他碰了這女孩兒,一定會對她負責。


想了想,他試探着將大手輕輕放在軒雨妃的腰上。


“你真摸?”軒雨妃立刻睜開大眼睛,吃驚的看着李晴川。


“不是你同意的嗎?”李晴川懵了。


“好吧……”軒雨妃似乎想到了什麼,恨恨的看李晴川一眼,又將大眼睛輕輕閉上。感受着李晴川輕輕觸碰自己的大手,輕輕咬住嘴脣,“記住,是男人就説話算數。如果你佔過便宜還想走,我一定不會饒了你。”


“恩,我不走。”感受着軒雨妃腰部的柔軟質感,李晴川只感覺心裏亂的不行,再也剋制不住自己了。


有美女投懷送抱,很多男人都剋制不住自己,尤其是一個尤物級美女,李晴川還是個血氣方剛的小夥子。


他只在心裏想着,自己一定會對軒雨妃負責。他是單身,只要他對軒雨妃負責,心裏就不會有什麼罪惡感可言。


他漸漸把自己當成軒雨妃的老公,輕輕擁抱着軒雨妃的身體,感受着她身體的柔軟......


“李晴川,你竟然真摸,你好不要臉…………”軒雨妃緊緊閉着雙眼,長長的睫毛輕輕抖動。


她討厭自己這窩囊廢老公,被他碰一下都覺得噁心,想要推開李晴川,身體卻是那麼的無力。


“這有什麼的。”李晴川心裏亂的厲害,用手解她領口的扣子。


“媽媽,奶奶打電話了。”突然,門外傳來小女孩兒稚嫩的聲音。


“放開我!”軒雨妃立刻睜開雙眼,整個人彷彿清醒,用力推開面前的李晴川。


小平安,軒雨妃兩年前收養來的女孩兒。她父母在車禍中死去,軒雨妃可憐她沒有父母照顧,便將她收養,當成自己的女兒。軒雨妃性格冷傲,不喜歡與人説話,有着眾多追求者,更是連看都懶得看上一眼,她發現這世上沒有自己看得上眼的男人,已經打算一輩子這麼單着了。小平安就是她的女兒,卻沒有想到,最後還是被父親逼着嫁給了一個自己不喜歡的男人。


如今兩年過去了,小平安早已和軒雨妃感情好得如真母女一般,叫李楓的男人才娶了軒雨妃,小平安便跟着軒雨妃一起排擠他。


這種事情決不能讓小孩子看見,軒雨妃立刻整理了一下警服和高高挽起的長髮,狠狠瞪李晴川一眼,示意他別在小孩子面前露出猥瑣的一面,然後為小平安開門。


突然被小平安打擾,李晴川的火也是少了一半,連忙打開一邊的水龍頭,假裝在衞生間洗臉。


“媽媽,奶奶的電話。”小平安用天真無邪的大眼睛看着軒雨妃。


“恩。”軒雨妃眼中露出温暖,接過電話走了出去。


待軒雨妃和小平安一起離開,李晴川才關掉水龍頭用力抹把臉上的水珠。


剛才太尷尬了,怎麼會控制不住把她摸了呢?


李晴川心裏懊惱,忍不住深深的自責。


這回好了,雖然軒雨妃的老公從來沒碰過她,軒雨妃還是乾淨的,但是自己佔了人家的便宜,恐怕要攤上麻煩了。


不過,剛剛那感覺不錯啊。


李晴川十八歲離開家族,在海外打拼了七年,他想着有一天要回到家族讓看不起他的人後悔,從來不敢懈怠,更是沒有碰過女人。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女人,這感覺讓他有點回味,想想剛才的情景忍不住有點想笑。


軒雨妃絕對是頂級美女,若真當了她老公倒也不錯。


“和我回家。”軒雨妃突然從外面走回來,看李晴川一眼有些異樣,很快變得冷漠了。


“哦。”李晴川還有點便宜沒佔夠的感覺,看一眼小平安又不好意思再做什麼。


李晴川和軒雨妃的婚房為一個一百五十平的洋房,雖然不是什麼別墅豪宅,但在這沿海城市並不便宜,而且裝修精美,家中全是豪華的歐式傢俱,能看出軒雨妃家裏條件還算不錯。


“李楓,我媽剛才給我打電話説,我爸的心臟病已經好了出院了,但需要靜養,讓我們過兩天再回去看他。我聽説你是被人在大海中撈起來的,你也在家裏休息兩天吧。小平安先交給你照顧,我警局還有任務,可能晚點回來,記得我們的約定。”便將李晴川帶回家中,軒雨妃簡單對他交代幾句,匆匆忙忙的走了。


還有點沒佔夠便宜呢。


見軒雨妃才把他帶回家就走了,李晴川有些失望。


不過走了就走了吧,他總不能不要臉的拉住人家占人家便宜。有些事可以做,但是太過了就不好了,等她回來再找機會。


既來之,則安之,索性,李晴川將自己當成軒雨妃口中的李楓,在家裏轉了一圈參觀起來。


不錯。


看夠了自己的新家後,李晴川走進書房坐在了桌前。他感覺心口隱隱作痛,用手撩開自己的衣服,只看見他的胸口上,赫然印着一個紫色的掌印。


“我已經是世界級頂尖高手了,居然還會被人打成重傷,那女孩子是什麼人?”


李晴川在書房中找到一疊A4印刷紙和圓珠筆,快速勾勒起一個女孩子的相貌。紙上的女孩子臉蛋圓潤,長髮如墨,相貌甜美可愛,一雙眼睛冷如冰雪。就是她,一掌將自己打成了重傷。


他被國際勢力無數仇家圍攻,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拼死搶奪到一條快艇逃走,不至於走投無路跳海自殺。


他差一點就被人逼死,當他畫好了那女孩子的相貌後,靜靜的凝視了一會兒那女孩子的畫像。


我已經是這世界的頂尖高手,而有人竟然能一掌將我打成重傷。這説明她的實力遠高於我,這樣厲害的角色我就算不認識也該聽説過,之前卻從來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到底是什麼人?


書房中有成條的香煙,是軒雨妃父親之前送給他們擺放的飾品,李晴川拆開一盒點燃,漸漸躺在椅子上閉上眼睛沉思。


看來,這江湖之大,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隱藏高手。這一戰我敗了,走投無路險些在茫茫大海中淹死,三萬名手下全軍覆沒。我一定會報仇,但是我要怎樣才能東山再起,重新將那些仇人打敗?


啪的一聲,有人重重一巴掌扇在了李晴川臉上。


李晴川被這一巴掌嚇了一跳。


只看見小平安正穿着一套小熊睡衣站在自己面前,雙手叉腰惡狠狠的説,“李楓,我餓了,快去給我弄點吃的!”


擦,竟然連一個五歲小朋友都敢欺負自己,這以前的林楓得是有多熊!?


“還敢瞪我,找死嗎?”小平安以一雙大眼睛逼視自己。


“小朋友,你是在和我説話麼?”李晴川頓時拉下臉,一雙眼睛變得冷了。


“什麼?”小平安吃驚。


“你媽媽沒有教過你,對待自己的父親應該尊重一點麼?”


李晴川淡然拿起面前的玻璃質煙灰缸,咔的一聲,煙灰缸變得粉碎。


就看着那粉碎的煙灰缸,小平安…………


之前的林楓,一直被人看不起,老婆看不起,朋友看不起,就連一個五歲小朋友都看不起。


但,他不是林楓,他是李晴川!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