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恐怖嘎細路仔!簡直就係魔鬼轉世!

粵蒲粵好玩2018-11-28 10:44:14


  我叫元君瑤,這個名字是外婆給我起的,意思是“美玉”,但我一點也不美,反而是個醜八怪。


  據説,我生下來不到三個月,臉上就開始長瘤子,爸媽把我送到醫院,醫生檢查之後説,這是,良性的,死不了人,但不能割,割了還會長,説不定就長成惡性的了。


  我爸從那以後就開始打我媽,説我媽的基因不好,才生出我這麼個病怏怏的賠錢貨。


  沒兩年,我爸升職了,就跟我媽離了婚,從那以後再也沒有來看過我。


  我媽也很快找了個男人,他嫌棄我醜,還説我會傳染,逼着我媽把我扔給了鄉下的外婆,我長這麼大,也就見過我媽幾次。


  我上初三那年,繼父跟人打架,鬧出了人命,進去了,估計一輩子都別想出來,媽積勞成疾,也走了,我沒覺得多傷心,對我來説,她跟個陌生人沒多少區別。


  很快,一個比我小三歲的男孩被送了過來,他叫沈安毅,是繼父和前妻生的,繼父那邊的親戚都不肯要他,警察只能找上我們。


  外婆很心軟,説多個人也就是多雙筷子的事兒,這孩子看着可憐,就留下吧。


  於是,我多了個弟弟。


  這個弟弟是我媽養大的,性格也像我媽,雖然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被我嚇到過,但漸漸地也適應了,總是姐姐、姐姐地喊個不停,跟在我身後瞎轉悠。


  因為我臉上長滿了瘤子,出門都必須戴上帽子和口罩,同學總是欺負我,老師也討厭我,從來不為我出頭,漸漸地,我學會了忍耐。


  有一次,班上一個男生當着全班人的面,把我的口罩扯了下來,然後抓着我的頭髮大笑:“大家快來看啊,她長得好醜,我要是長這麼醜,我肯定死了算了。”


  全班同學圍着我看稀奇,對我指指點點,我從來沒有那麼屈辱過,卻不敢反抗,低着頭不説話。


  就在這時,沈安毅衝了過來,發了瘋似的打那個男生,那個男生人高馬大,他被打得鼻青臉腫,卻還拼命擠出一絲笑容,對我説:“姐姐,我會保護你的。”


  從那天起,我就把他當成了親弟弟。


  高三那年,外婆去世了,我們家一下子沒了經濟來源,本來我考上了金陵大學的,但看了看學費,我放棄了上大學的打算,把外婆的遺產留着給弟弟讀大學。


  弟弟很爭氣,考上了山城市的重點高中,我們搬到了城裏,我長得太醜了,又沒學歷,找不到什麼好工作,只能給人洗盤子、送快遞。


  我打着三份工,最賺錢的就是送快遞了,所以我沒日沒夜地送,別人不肯幹的活兒,我都幹。


  這天天已經黑了,老闆給了我一個快件,叫我趕快送去,客户催得急,我只得騎着摩托去了。


  那是一座位置很偏的別墅,我找了好久才找到,裏面鬧哄哄的,好像在開PARTY。


  我敲開門,將包裹遞給他,説:“請簽收。”


  那是個長得很好看的年輕男人,喝了不少酒,眼睛在我身上掃來掃去,説:“把口罩取了讓我看看。”


  我自然不肯,他居然衝上來一把扯下我的口罩,然後露出驚喜的神情:“真特麼的醜,喂,你們快來看,這裏有個醜八怪!”


  我捂着臉,轉身就跑,卻被那些年輕人給抓了回去,我拼命掙扎,卻被一張濕手絹捂住了口鼻。


  在暈過去之前,我聽見他們陰險地笑:“終於找到了這麼個極品,哈哈,我倒要看看,尹晟堯那個冰塊臉發現自己和這麼個極品女人睡了之後,會有什麼表情。”


  我醒過來的時候,躺在一張大牀上,身邊躺着一個俊美至極的男人,我倆都沒有穿衣服。


  男人也醒了,他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我,露出極度厭惡的表情,接着是無盡的憤怒。


  他狠狠地踢了我一腳,正好踢在我胸口上,把我踢下牀,我的肋骨當場就被踢斷了,躺在地上半天都起不來。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他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世上最骯髒的東西。


  這時,之前迷昏我的那幾個年輕男人大笑着走了進來,手裏還拿着DV不停地拍。


  俊美男人似乎想到了什麼,暴怒道:“康俊楠,你居然敢給我下藥!”


  屋子裏一陣混亂的打鬥,我忍着劇痛,艱難地爬出了別墅,逃走了。


  我不敢報警,我長得這麼醜,不想去面對別人鄙夷的眼神和指指點點。


  我回到骯髒混亂的城中村,我們租住的是一個老房子,非常破舊,但房租便宜。


  我躺在牀上,痛得快斷氣,弟弟回來了,嚇了一跳,我沒敢告訴他實情,只説自己送快遞的時候,從摩托車上摔了下來。


  他硬拉着我去醫院,其實我不想去,我給不起醫藥費。


  弟弟很堅持,可是,我沒有想到,在去醫院的路上,一輛大紅色的保時捷瘋狂地衝向我們,弟弟大叫了一聲:“姐姐,小心!”一把推開我,車子正好撞在了他的身上。


  弟弟被撞飛了出去,保時捷轉了個彎兒,跑得無影無蹤,我瘋了一樣抱起弟弟,衝進醫院。


  經過十五個小時的搶救,安毅的命是保住了,卻成了植物人,每天的醫療費是天文數字。


  我報了警,但我沒有看清楚車牌,那一段路又沒有攝像頭,肇事車是肯定找不到了。


  但我曾見過那輛車,當時我從別墅跑出來的時候,那輛車就停在屋後面。


  是那個叫尹晟堯的男人!他恨我,要殺了我!


  我好恨,好恨我只是個一無是處的醜女,連為弟弟討回公道,都做不到。


  但擺在我面前的最大難題,是弟弟的醫療費。


  快遞公司和那幾個僱我做事的店鋪都給我打電話,告訴我不用去上班了,還隱晦地問我,是不是得罪了什麼不得了的人。


  又是尹晟堯!


  但他那麼有錢有勢,我拿什麼和他鬥?


  我回到家徒四壁的出租屋,桌子上有一台電腦,是我從舊貨市場淘回來的,準備送給弟弟當禮物。


  可惜,他用不上了。


  我打開電腦,想找找有什麼招聘信息,還在百度知道上發了帖子問,沒多久就有人回答了,問我是男是女,如果是女的,就去做直播啊,這個很賺錢。


  我點開最大的直播平台黑巖TV,那些做直播的女,要麼清純甜美,要麼美豔妖嬈,直播的時候又唱又跳,也不管唱得好不好,觀眾就一個勁地給打賞,有的當紅女主播,一次直播能掙好幾萬。


  我無奈歎息,就我這樣子,能當女主播?表演畸形秀嗎?


  我正要關網頁,卻看見一個直播間正在直播見鬼。


  我點開一看,主播是個男的,正在一座傳説鬧鬼的老宅裏做直播,氣氛非常恐怖。


  我一直追看完,那個主播也沒有見到真正的鬼,只是把氣氛弄得一驚一乍地嚇人,觀眾卻很多,打賞也很大方,看得我動心了。


  做這種直播,觀眾主要是看鬼,對主播長什麼樣子沒興趣,正合適我啊。


  説做就做,我拿出僅有的一點錢,去買了一個帶高清攝像頭的國產手機,電池續航能力強的那種,又找了以前的一個同事,走後門開了個內部不限流量的包月流量包。


  一切準備妥當,天一黑,我就出發了。


  我選中的是個廢棄的診所,就在城中村裏,離我家不遠。


  等到了診所門口,我用手機登錄黑巖TV,開了個直播間,房間名稱就叫:直擊惡鬼,靈異診所恐怖之旅。


  或許是名字起得霸道,很快就有好幾個觀眾進來了,還發了幾個彈幕。


  所謂的彈幕,就是觀眾的評論,但它會像字幕一樣出現在屏幕上。


  【又是直播見鬼?不會又是靠音效嚇人吧?】


  【主播的用户名叫“恐怖女主播”?來個正面高清鏡頭,讓我們看看有多恐怖?】


  【圍觀,要是真恐怖,我打賞主播一把寶劍。】


  寶劍是黑巖TV平台的打賞道具,一個有五十塊呢,我有些心動,但摸了摸長滿瘤子的臉,我又遲疑了。


  不會把他們嚇跑吧,還是算了。


  我拿着手機和電筒,將鏡頭對準了診所的牌子,那牌匾上面還有一大團黑乎乎的東西,看着像一灘血跡。


  我開始解説:“這就是大名鼎鼎的陽光診所,三年前,診所老闆鄭醫生給一個女孩做流產手術,出醫療事故,女孩大出血死在手術枱上。鄭醫生被吊銷了行醫資格,受了很大打擊,最後吊死在手術室裏。從那之後,診所就開始鬧鬼,有人看見鄭醫生拿着手術刀,在診所裏走來走去,還殺了一個誤闖進來的流浪漢。現在,我們進去看看。”


  我走上前去,輕輕推開了斑駁的木門。


  觀眾又開始發彈幕。


  【主播的聲音很好聽啊,是個美女吧?】


  【再求高清正面鏡頭!】


  我心中酸澀,我要真是個美女就好了。


  我拿起電筒,對着客廳一掃,破破爛爛的櫃枱後面是玻璃藥櫃,玻璃反光,照出了我的影子,雖然鏡頭只是一閃而過,彈幕卻炸了。


  【等等,我剛才看到了什麼?那個戴帽子和口罩的是主播?】


  【主播真神祕,不是太醜,就是太美。】


  【樓上傻啊?美女會來直播見鬼?】


  【樓上的都別説話,剛才我好像在玻璃上看到了兩個影子!】


  【樓上別嚇人,我怎麼沒看見?】


  觀眾有沒有被嚇到我不知道,但我被嚇了一大跳,又用手電照了照鏡子,只有我自己的影子。


  我鬆了口氣,肯定是觀眾看錯了。


  “現在,我們去廁所看看,據説那個流浪漢,就是在廁所被鄭醫生的鬼魂襲擊的。”我一邊説,一邊推開了內室的門。


  裏面是輸液室,幾張鋼絲牀橫七豎八地擺着,我吸了吸鼻子,説:“怎麼有血腥味。”


  我將電筒一掃,驚道:“這裏怎麼有團血跡?”


  某張鋼絲牀上,染滿了鮮血,順着鋼絲滴落,在地上聚成了一灘血泊。


  我摸了摸,一手的血。


  我倒抽了口冷氣:“血,真的是血。”


  【是主播自己撒的豬血吧。】


  【主播別裝神弄鬼,這都是套路,我見多了。】


  我都快被嚇死了,根本沒心思去管彈幕。


  這些血當然不是我撒的!


  我有種轉身就跑的衝動,但一聲清脆的叮咚響起,有人打賞了!


  道具【一杯紅酒】,五毛錢,但五毛錢也是錢啊!


  我咬了咬牙,繼續解説,聲音顫抖:“據説,鄭醫生的鬼魂,在廁所割斷了流浪漢的手筋腳筋,把他拖到這架鋼絲牀上,將他殘忍地殺死。警察進來的時候,那景象非常恐怖,據説有人當場就吐了⋯⋯”


  吱嘎——


  我的解説戛然而止,猛地轉過頭去,看見廁所的門開了。


  【我去,這是什麼特效?】


  【樓上傻啊,肯定廁所裏藏着個人呢,待會兒主播進去,她同夥就要鑽出來嚇人了。】


  又是兩聲叮咚,又得了兩杯紅酒的打賞。


  我嚇得雙腿打顫,但為了錢,拼了!


  我喘着粗氣,小心翼翼地朝廁所走去。


  【主播聲音好聽,嬌喘福利,打賞打賞。】


  這次我得了一把寶劍,五十塊!夠我送五十個包裹了。


  在金錢的誘惑下,我頓時有了勇氣,一咬牙,鑽進了廁所。


  廁所比較大,有三格,牆上還有一面很大的鏡子,鏡子上佈滿了污漬。


  我小心翼翼地走過去,本來想撿一塊破碎的玻璃當武器,誰知一摸,居然摸到一把手術刀。


  那手術刀鏽跡斑斑,上面還有黑色污漬,但刀鋒仍然很鋒利。


  【這個道具不錯,看在主播很努力的份上,打賞了。】


  又是一把寶劍。


  我深吸一口氣,推開了第一扇門。


  廁所很髒,瀰漫着一股腐臭味,我用手電照了一圈,沒看到什麼,又走向下一格。


  咕嚕嚕。


  我渾身一抖,看向盥洗盆,水管里居然有聲音,不可能啊,這裏都斷水多少年了。


  就在我低下頭往盥洗盆裏看的時候,身後第二格廁所的門無聲無息地開了,一個穿白大褂的人影飄了出來。


  觀眾們從鏡子裏看到這一幕,彈幕立刻炸了。


  【哈哈,同夥出來了。】


  【這粧容,畫得不錯,打賞把寶劍吧。】


  【等等,他怎麼在飄?】


  【肯定是腳上安裝了滑輪。】


  我一抬頭,正好從鏡子裏看見那白大褂人影飄到了身後,嚇得猛然回頭,鏡頭也對着身後,居然什麼都沒有,再次看向鏡子,鏡中卻有那道恐怖人影。


  【我的天!這特效神了!】


  【五把寶劍,為特效。】


  【特效滿分,主播請收下我的膝蓋。】


  【樓上的,你們真的以為這是特效嗎?】


  “這不是特效!”我嚇得尖叫一聲,將手機塞進襯衣胸前的口袋,鏡頭正好對着前面,然後抓起手術刀,就朝着鏡子上的人影刺了過去。


  咔擦一聲脆響,鏡子居然被刺穿了,手術刀正好插在鏡中鬼影的額頭上。


  鮮血從破碎的地方湧了出來,鏡中鬼影卻露出一道殘忍陰險的冷笑。


  “啊!”我尖叫一聲,脖子似乎被什麼東西死死掐住,整個人都被吊了起來。


  直播間裏忽然多了好幾十個觀眾,彈幕也越來越多。


  【居然真的有鬼!快,報警!】


  【樓上傻的嗎?你報警説什麼?有人被鬼襲擊了?】


  【主播威武霸氣,居然敢用手術刀刺鬼!】


  【有沒有道門中人,趕快救人啊!】


  我拼命掙扎,出氣多進氣少,不是吧,我運氣這麼差,第一次直播就要死在這裏!


  手機還一直叮叮咚咚響個不停,看來打賞不會少,我咬緊牙關,為了病牀上的弟弟,我不能死!


  我從脖子裏掏出一塊玉佩,狠狠地往鬼影的方向一扔,忽然響起一聲尖鋭的慘叫,半空中騰起一縷黑氣,被我吸進了鼻子之中。


  我跌落在地上,一陣猛烈地咳嗽。


  【鬼死了?】


  【窩草,主播原來深藏不露。】


  【主播,不,大師,受我一拜。】


  我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抓起玉佩,不要命似的跑出了診所,關掉了直播間。


  回到家,我解開襯衣釦子,發現脖子上居然多了一個黑紫的手印。


  真晦氣!


  我翻開自己的黑巖賬號,粗粗一算,今晚的打賞居然上千了!而且關注我的粉絲也達到了五千。


  對於一個新人,這個成績好得難以置信。


  我在飯館洗盤子一個月,累得腰都直不起來,也才一千出頭。


  今晚算是一炮而紅了,如果我經常做直播,漸漸有了名氣,除了打賞,還會有商家找我做廣告,能掙的錢更多。


  我咬了咬下脣,反正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只有爛命一條,大不了一死,有什麼可怕的。


  我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這是外婆留給我的,説是我三歲那年遇到過一個遊方道士,這是他給我的,説我此生命途多舛,這玉佩能辟邪擋災,讓我要一直帶在身邊。


  我戴了二十年,沒想到今天居然救了我一命。


  我低低歎了口氣,解下口罩,露出這張恐怖的臉。


  臉上長滿了纖維瘤,有一顆長在眼眶上,將我的眉毛拉得耷拉了下來,看起來非常噁心。


  也難怪尹晟堯那麼恨我。


  我洗了把臉,忽然呆住了,下巴上也有一顆纖維瘤啊,怎麼不見了?


  我對着鏡子照了好一會兒,那纖維瘤真的不見了。


  纖維瘤還能自愈?不可能啊。


  難道是……之前打死鄭醫生鬼的時候,冒出來的那一縷黑氣?


  鬼氣能治纖維瘤?我覺得我的三觀被刷新了,但給了我無窮無盡的希望。


  二十年來,我做夢都想治好這些瘤子,女孩子誰不希望自己漂漂亮亮的?


  黑巖TV的打賞是日結的,一次直播收到打賞超過一定數額還有獎勵,算起來,我分成之後,加上獎勵有一千一,我兑換之後,就去醫院交了一千的醫療費。


  家中有病人,花錢就是個無底洞啊。


  我從醫院出來,正琢磨着今晚去哪裏直播,忽然一輛白色邁巴赫一個完美的漂移,橫在了我的面前。


  我臉色一變,警惕地望着他。


  車上下來一個穿着運動服的年輕男人,戴着一副墨鏡,身材高大,長得很帥氣。


  對於這種有錢又帥的男人,我現在是極端防備和厭惡。


  “你就是‘恐怖女主播’?”男人上下打量着我。


  我很不喜歡他的眼神,冷聲道:“你怎麼知道?網站不是應該保密嗎?”


  “我有些渠道,能夠查到你的信息。”他微笑道。


  我大怒:“你想幹什麼?”


  “別生氣,我只是想參加你的下一次直播。”他説。


  “為什麼?”我警惕地問。


  “很簡單,我想親眼看看,鬼是什麼樣子。”男人説,“我看了這麼多恐怖直播,只有你真的見到了鬼。”


  我冷冷道:“我拒絕。”


  “我給你十萬。”男人叫住我,“我還可以讓你弟弟住更好的VIP病房,得到二十四小時的看護。”


  我步子一頓,側過頭看向他:“當真?”


  “當然。”男人道,“你卡號多少,我現在就轉錢給你。”


  我將信將疑地將卡號給了他,十萬眨眼就到賬了。


  就算我討厭有錢人,也不會和錢過不去。


  “我叫,請多指教。”男人説,“今晚直播的地點選好了嗎?如果沒選好,我倒是有個好建議。”


  他將一份卷宗遞給我,我打開一看,這是山城市郊外一座私人養老公寓,五年前,公寓老闆接收了十幾個老人。


  在一個月圓之夜,這些老人全部在自己房間裏吊死,甚至連幾個癱瘓在牀的都死了,當晚值班的兩個護士死在頂樓的院長辦公室裏,是被活活砍死的,而公寓的老闆,割腕自殺。


  警方以公寓老闆殘殺眾人,最後自殺結案,當年這個案子鬧得沸沸揚揚,整個山城市的人都知道。


  之後那棟公寓就成了鬼樓,沒人敢接手,一直空着,再過幾個月就要拆遷了。


  我覺得有點意思,跟唐明黎約好晚上見,便回了家,剛走進巷口,忽然幾個混混走了過來,將我團團圍住。


  我認識這幾個人,他們是混這一帶的,在城中村裏,除了殺人不敢,其他的無惡不作,不知道多少年輕女孩被他們糟蹋了。


  我警惕地看着他們,按理説,他們不可能看上我吧。


  “春哥,就是她。”一個尖嘴猴腮的混混指着我説,“她就是我跟你説的那個畸形。”


  那個春哥穿着一件沙灘襯衣,嘴裏叼着一根煙,説:“把她口罩摘下來看看。”


  我轉身想跑,被那幾個混混抓了回來,一把扯下我的口罩,我佈滿纖維瘤的臉出現在眾人面前。


  春哥嚇了一跳:“特麼竟然真有這麼醜的人。”


  “嘿嘿,春哥,你不是説李老大那邊有幾個從東南亞來的變態客人,就喜歡玩畸形的女人嗎,你看她合不合適?”


  我聽了這話,渾身顫抖起來,拼命地掙扎,大聲喊救命,那尖嘴猴腮的混混罵了一句髒話,狠狠朝我臉上打了一拳,打得我頭昏眼花,差點暈倒。


  “帶走。”春哥殘忍地説。


  就在這個時候,一輛白色的邁巴赫橫插了進來,擋住了幾人的去路。


  唐明黎走了下來,嘴角帶着一絲戲謔的笑容,説:“放開她。”


  春哥笑道:“喲,這是哪裏冒出來的小白臉,怎麼,想英雄救美啊,這也不是個美人兒啊,難道你也對畸形的女人有興趣……”


  話還沒説完,唐明黎一拳打在他的臉上,把他給打飛了,春哥跌了個狗啃屎,趴在地上怒喊:“還愣着幹什麼,給我上!”


  唐明黎似乎學過武,還沒怎麼動手就把幾人打倒在地,滾來滾去地痛吟。


  我蹲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臉,他走過來問:“你沒事吧?”


  “你走開,不要看我的臉。”我大聲叫道,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


  為什麼,為什麼我總會遇到這樣的事!


  唐明黎沉默了一下,撿起口罩和帽子遞給我,説:“我送你回家吧。”


  我捱了一拳,頭還有點昏昏沉沉的,他把我攙回了家,看了看家徒四壁的屋子,眼神中有些晦暗不明的東西。


  我坐在沙發上,垂着頭説:“謝謝你。”


  “小事而已,要不要休息一晚?”他問。


  我搖頭道:“沒關係,我可以的。”


  “好吧,那我來接你。”他並沒有多説什麼,轉身離開了,我用力擦乾淨臉上的淚水。


  就算我長得醜又怎麼樣?就算我卑賤如雜草又怎麼樣?


  我要活着,好好地活着,比別人活得都好。


  我出了門,去找菜市場裏專門幫人殺雞宰羊的老牛,問他買了一把殺豬刀,這把刀跟了他很多年,殺生無數。


  殺生刃,殺氣極重,專門用來對付惡鬼。


  我又去了個狗肉館子,問老闆買了些黑狗血,還去偷偷砍了一根桃樹的樹枝,一切準備妥當,就等着晚上的直播了。


  傍晚的時候,夕陽將天空染成了一片耀眼的紅色,唐明黎這次開了一輛路虎越野車來,見我這一身的裝備,忍不住笑了:“君瑤,你這模樣還真有點像大師。”


  他又補充了一句:“裝神弄鬼的大師。”


  我皺了皺眉頭,他怎麼叫得這麼親熱,我和他沒這麼熟吧?但想想我弟弟還要靠他換VIP病房,也就忍了。


  我們開着車,來到那座公寓樓前,這一帶都是舊房子,居民早就搬走了,牆上用硃紅色的筆,畫出了一個大大的拆字。


  我打開直播間,將名字改了:恐怖養老公寓,五年前慘案揭祕。


  直播間的名字要起得勁爆,有噱頭,看的人才夠多。


  或許是我第一次直播很成功,黑巖TV立刻給我首頁推薦,不到兩分鐘,已經有了幾百個觀眾,還在不停增加。


  我給了公寓樓一個特寫,將這棟公寓樓的事蹟講了一遍,再一看,觀眾上千了,連打賞都有了一大堆。


  我心裏高興,又開始介紹唐黎明:“這位是今天的嘉賓,名字保密,但他是個武術高手哦。”


  【哇,好帥啊,一枚玉佩代表我的心!】


  也不知道是哪個花痴女,一出手就是一枚玉佩,那可是一百塊錢啊。


  我默默地撇了撇嘴,人長得好看,果然在哪裏都吃得開。


  我將手機掛在脖子上,拿着手電筒,一馬當先地走了進去。


  忽然,唐明黎伸手攔住了我,低聲説:“等等,裏面有人。”


  【哇,一出來就有高能,真刺激。】


  【小鮮肉好帥,帥呆了!】


  花痴女又甩了一枚玉佩,我連忙將手機的聲音關掉。


  唐明黎朝我做了個噤聲的手勢,我倆悄悄地往裏走,聽到裏面傳來女人的嗚咽聲。


  我心頭一顫,朝裏面看了看,發現幾個混混正正和一個年輕漂亮的女護士糾纏。


    未完待續......


由於篇幅原因,更多精彩內容請長按下方二維碼掃碼識別即可閲讀



或者

  點擊閲讀原文,後續劇情精彩不斷!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