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習慣,爹孃一直未改

喬木的天空2018-11-23 10:17:12


記憶中,每年秋後,家裏高高的衣櫥頂上總會有一小筐子月餅和蘋果,那是過中秋節攢下的。

 

那時鄉親們雖然日子不濟,可對人情往來看得很重,逢年過節親戚朋友間總要相互走動一番,中秋節自不例外。

 

中秋節正值農忙,大人們彼此很少照面,多數都是打發孩子給對方送點兒東西過去,屬於純粹的禮“上”往來。彼此送的東西大差不差,無非是一兩包月餅七八個蘋果,不過是換換樣兒而已。

 

換騰來換騰去,家家户户攢下的東西幾乎和當初自己買的一般多。

 

饒是如此,鄉親們也捨不得讓孩子們放開肚皮吃,我爹孃過日子更是細得要命,十五晚上吃月餅和蘋果,都要拿刀從中間切個十字花甚至米字花,分成四瓣或八瓣,你一瓣他一瓣的分着吃。

 

我兄弟姊妹五個,一家七口人,每次吃都不夠塞牙縫的,別説解饞了。

 

每次吃完,我們都眼巴巴地瞅着,盼着爹孃能再切兩塊月餅拿兩個蘋果上來,可爹孃不為所動,把剩餘的月餅和蘋果放到一個小筐子裏舉到高高遙遙的衣櫥頂上,我們即便踩着凳子也很難夠着。

 

月餅留着將來給我們解饞,蘋果留着以後行事為人(送禮),趕上誰家老人“不愛動”(生病)了,拿些攢的雞蛋,再放幾個蘋果,過去“扒扒頭”(看望)。

 

人們生病長災哪看日子啊,有時候爹孃放的蘋果能派上用場,有時候放一兩個月也用不着。

 

蘋果可不等人,每過幾天就會有一兩個爛的,爹孃就把爛蘋果挑出來,將爛的剜掉,再切成幾瓣給我們分了吃。

 

趕巧了,一筐子蘋果一個接一個地都爛掉了,也沒碰上一個“不愛動”的。

 

早就看着蘋果饞得要命對爹孃心有不滿的我,可逮着爹孃的把柄了,一邊吃着爛蘋果一邊抱怨:“好好的時候放着不吃,非爛了再吃!這下痛快了,全爛了!”

 

爹孃聽後總是憨憨地笑,不跟我一般見識。

 

光陰荏苒,時過境遷,轉眼間三十多年過去了。

 

鄉親們的物質生活已經得到極大的改善,再也不用為吃發愁了,可爹孃“留着東西行事為人”的習慣一直沒改。

 

三十多年裏,我們兄弟姊妹早已成家立業,時不時都會買些東西回家看看爹孃,爹孃那些晚輩們逢年過節也會拎着東西登門看望。

 

這些東西,爹孃但能留多久就留多久,只要有機會就拿去隨人情,自己輕易捨不得享用。

 

我們當兒女的説了爹孃不知多少次,東西不要老是留着預備送人,本來就是孝敬他們的,該吃吃,該喝喝,別整天價這麼死過。

 

爹孃總是當面答應得好好的,我們走後,一切照舊,讓你着急又無奈。

 

眼下,爹孃已是快七十歲的人了,還是想不開,不管誰送的東西,只要帶包裝的就留着,牀底下塞得滿滿當當的。

 

我們兄弟姊妹幾個私底下議論,爹孃從前過窮日子過慣了,現在就是給他們座金山銀山也捨不得造。

 

前年過年回家,爹孃跟我商量讓我去幾個親戚家裏走走。

 

我正待出門去商店裏買東西,爹孃卻攔住了我:“你等等,別慌着走!”

 

説着,爹孃跑到牀跟前趴到地上開始往外面捯飭東西,酒、茶葉、牛奶、核桃露、八寶粥......

 

一霎兒的工夫,搗騰出一堆東西來,花花綠綠地擺在那裏。

 

我登時傻在那裏,爹孃放酒和茶葉我已習以為常,可我沒想到,牛奶、核桃露、八寶粥這些我曾再三給爹孃交代“都有保質期,一旦過期喝了會鬧陣乎(病)”的東西,爹孃居然也留着。

 

爹孃壓根兒就沒把我的話往心上拾!

 

爹孃將東西一堆堆地規整好,告訴我這些給誰那些給誰。

 

我將那些牛奶、核桃露、八寶粥搬起來仔細看上面的保質期,兩箱已經過期十來天了,一箱還差兩天就到期。

 

我跺着腳埋怨爹孃:“説你們多少遍了,就是不聽!非放過期不可!這個能送人嗎?不能送啊,讓人家一看得咋説啊!”

 

説着,我拎起兩箱過期的東西就準備扔出去。

 

爹孃迭忙地攔着:“你幹嘛去?!”

 

我沒好氣地回:“扔了!”

 

“不能扔!”爹孃用了不容置疑的語氣給我下命令。

 

爹滿不在乎地説:“天這麼冷,過期怕嘛得,不礙事兒啊!”

 

我有些惱:“不礙事也不能送人啊,讓人家笑話!”

 

“怕人家笑話,喃跟你奶(娘)自己留着喝!”爹真犟!

 

娘幫腔:“就是,咱莊户人家哪有恁麼嬌貴,怕嘛滴!老俗話説得好,不乾不淨吃了木(沒)病!”

 

嘿喲!人家説的不乾不淨跟這食品過期變質可不是一個概念!

 

我寸步不讓:“自己喝也不行!別人喝不行,你們喝就行?!你們那胃是鐵打的?我跟你們説,你們真要喝出個好歹來,花得錢不定能買多少箱牛奶!”

 

這回爹沒脾氣了,娘也不吱聲了。

 

我噔噔跑出去,將兩箱過期的東西扔到了外面的垃圾堆裏。

 

等我回到家裏,爹孃正相互埋怨。

 

爹叨叨:“非往外搗騰這個揍嘛(幹嘛)呢,這回好了,全給你扔了!”

 

娘不甘示弱:“這個怨我蠻,都是你搗騰出來的,你管着揍嘛得來?!”

 

爹被娘點中了要害,這些東西原本就是爹從牀底下扒拉出來的。

 

爹瞪着大眼還想説啥,我趕緊上去調停:“你倆別吵吵了!以後記着就行了,可千萬別再幹這傻事了!省着省着,扔了等着!説是過日子,其實更浪費!”

 

娘歎口氣,幽幽地説:“喃們尋思着你這過年回來東家走西家串的,不少用東西。這些東西但能留着就留着,還再花錢買去蠻?!誰尋思這麼快就過期來!”

 

唉!爹孃過日子細了大半輩子,現在又替子女們算計起來了!

 

這個習慣怕是一輩子也改不了了。

 

默唸至此,我的鼻子一酸,小時候爹孃給我們拿爛蘋果吃的情形又在眼前晃起來了。

 

 

請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從故鄉來”

 敬請各位指導、點贊、轉發、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