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李宏傑:十五年後,再造嘻哈

三聲2018-11-19 03:59:21

來説,對HipHop的熱愛如同“基因”不曾改變,但時隔十五年,如今的市場和時機已全然不同。


作者 | 周琦


在持續一個半小時的採訪中,李宏傑的手機不斷湧進來電話和信息,而他也以最快的速度回覆着。

 

時隔15年,這個曾經創立了中國第一個HipHop“龍門陣”的老炮兒在今年成立了新的HipHop廠牌WR/OC,而他最近都在為其首次舉辦的潮流而忙碌着。

 

儘管看起來有些疲憊,但聊起最熱愛的HipHop音樂和音樂家,他依然眼神放光。對李宏傑來説,HipHop是存在身體裏的“基因”,如同大學畢業那年第一次聽到“小獸孩”的《為聚會權而戰》時興奮地難以安坐於自行車的座椅上,現在,HipHop依然隨時讓他熱血沸騰。



最早為他植入這種基因的是曾創辦美國最知名唱片公司之一Def Jam的Rick Rubin,而在2003年創辦“龍門陣”的初衷也是始於一個“創造中國的Def Jam”的理想。李宏傑將製作廠牌命名為D.O.M.,意為“Delight of Making it Happen”,他喜歡將其譯為“無中生有的樂趣”。

 

在“龍門陣”成立的第3年,李宏傑又在2007年的迷笛音樂節和摩登天空音樂節上,打造了中國首個嘻哈舞台。在中國嘻哈音樂的歷史上,李宏傑親身創造了許多第一次。

 

然而創新也意味着風險。在當時HipHop還太過先鋒,“連電台的DJ都不瞭解什麼是HipHop音樂”。文化和市場的培養終究並非朝夕之功,儘管在成立的近6年中,“龍門陣”發佈了6張製作精良的嘻哈音樂專輯,影響了最早的一批中國嘻哈音樂人,但最終因為缺少市場,“龍門陣”被迫停擺。

 

此後李宏傑最被人熟知的作品是張北草原音樂節、MTA天漠音樂節,以及野馬現場APP,但事實上,他對HipHop的熱情從未消退。

 

2013年,李宏傑和曾經是“龍門陣”團體成員的李俊駒一起翻譯了《嘻哈美國》。他在序言中寫道:“運營‘龍門陣’的日子是我為嘻哈最全情投入的時期,我們在做之前中國人沒有做過的事,我們在創造歷史”。四年後,《中國有嘻哈》爆火帶動了中國嘻哈文化的爆發,《嘻哈美國》也因此大賣。等待多年,屬於HipHop的時機終於來了。

 

在李宏傑看來,“堅持熱愛的事情,它或早或晚一定會給你好的反饋”。今年,他找來李俊駒和當年一起做“龍門陣”的兄弟,決定再造一個新的嘻哈廠牌,十五年後,這支團隊因為最初的熱愛重新相聚。

 

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但一切又似乎都不一樣了。

 

如今嘻哈已經成為備受市場和資本追捧的風口,嘻哈廠牌如雨後春筍。但在李宏傑看來,目前的中國HipHop依然處於早期的發展階段,具備專業生產能力者寥寥。作為中國HipHop的拓荒者,李宏傑考慮得更加長遠,他希望用自己十幾年的經驗為行業做更多有價值的事。

 

“HipHop文化已經有40年的歷史了,這是一個很大的世界,《中國有嘻哈》只是HipHop文化中的滄海一粟。我們希望幫大家發現更多更新、更酷的東西,能呈現一個豐富的文化形態”,李宏傑説。

 

他將新廠牌命名為WR/OC,意為“We Are Original Creators”,如同一句對於“原創力”的宣言,同時也延續了當年D.O.M“無中生有”的理念。

 

事實上,這種對原創力的堅持不僅在於音樂,更在於貫穿廠牌始終的“不復制”的理念。

 

與國內以往的嘻哈音樂節大多邀請“有嘻哈”的成名選手不同,在11月16-18日即將於北京和上海舉辦的首場音樂節名單上,赫然在列的是國際頂級HipHop音樂人MGK(Machine Gun Kelly)及J.I.D,MGK的表演時長更是長達70分鐘。

 

“希望能夠通過邀請海外音樂家讓大家學習到一些先進的東西,比如舞台表演的經驗,我覺得從專業素養上説,中國HipHop音樂和美國還差得太遠。”



與此同時,經歷了行業十幾年沉浮讓李宏傑格外注重優質原創作品的力量,“最後歷史留下的肯定是真正好的作品”。

 

因此在不久前推出的廠牌合輯《WR/OC VOL.1》中,從上百首歌曲中精選出的10首都獨具特色。其中可以聽到來自喜馬拉雅山少年的異域之聲,以及化身父親與自己兩個角色對話的新形式,還有反映二次元御宅文化的作品等。他希望通過不同的風格碰撞,挖掘出中國HipHop音樂更多的可能性。

 


今年,WR/OC給自己定下的目標是“五個一”:簽約一批創作人,做一個音樂節,推出一張合輯,做一個視頻節目,落地一個Party。如今,這些都已經或即將實現。

 

目前,已經簽約的歌手和製作人超過10位,視頻節目《歌詞的誕生》已經在愛奇藝上線,線下party也即將在年底落地。在李宏傑看來,他更希望幫助HipHop做基礎設施建設,和優秀的音樂人一起放大他們的價值。

 

目前,HipHop已經成為美國最具影響力的音樂類型,相較之下,李宏傑認為中國的HipHop文化仍然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HipHop為什麼這麼有生命力,因為他直抒胸臆,表達了年輕人的愛恨情仇”。同時,可以和搖滾、電子、爵士、布魯斯等各種類型音樂結合的強大衍生能力,以及較低的入門門檻都成為HipHop強大生命力的來源。

 

音樂之外,HipHop和消費的天然緊密關聯所形成的潮流文化也讓李宏傑看到廠牌未來更多的可能性。目前,廠牌已經推出了服裝、飾品、貼紙等周邊,以HipHop音樂為核心衍生出的消費市場將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間。

 

曾經,在Def Jam出品的唱片封底,大鬍子Rick Rubin的名字成為彼時還是半個門外漢的李宏傑判斷唱片品質的標識,如今繼“龍門陣”唱片之後,在15年後的《WR/OC VOL.1》,李宏傑的名字也再次出現在唱片封底的“出品人”的後面。

 

“可能十幾年前環境不太成熟,沒有把它一直做下來,但是我覺得不管有沒有《中國有嘻哈》,我都會做HipHop這件事。”

 

以下是《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和李宏傑的部分對話整理:

 

三聲:為什麼在現在這個節點上做WR/OC的廠牌?

 

李宏傑:其實往前追溯,15年前中國第一個HipHop廠牌“龍門陣”就是我做的,我那會的偶像是Rick Rubin,他和Russell Simmons一起在紐約大學宿舍裏創辦了應該是HipHop歷史上最偉大的廠牌Def Jam,做了很多HipHop唱片,他當製作人還做過不少搖滾、鄉村音樂唱片等等,獲過好多次格萊美獎。

 

所以2003年我做了“龍門陣”唱片,出了6張正規的唱片,那會兒想做中國的Def Jam。但是當時的環境和現在沒法比,電台的DJ和一些媒體,他們還不太理解什麼叫HipHop音樂。

 

HipHop應該是我的基因吧,我最喜歡的音樂家到現在為止沒變過,就是James Brown,Funk、Soul、R&B他都是祖師爺,是特別偉大的藝術家。

 

2007年,我當時在迷笛音樂節和摩登天空音樂節做的HipHop舞台,是中國第一個HipHop舞台,當時每個月還做了糖果的星光現場演出,叫HipHop Your Life系列。後來,2012、2013開始有電台主動找我,説宏傑來給我們講講HipHop,大家才開始知道這個東西。但還沒像現在,因為去年《中國有嘻哈》一下成了一個浪潮了。2014、15年的時候,我做野馬現場和MTA天漠音樂節,又想做HipHop,但是種種原因沒能落地。

 

去年底,我跟原來“龍門陣”團體裏面的李俊駒説,HipHop是咱們骨子裏的東西,我們還是要做,他也特別高興。俊駒是中國最早做Beats的音樂人,他當時是用MPC3000,用硬件做,他的專輯《糖果商店》、《牛A的弟弟》現在也不過時,是我覺得中國最好的抽象HipHop,還有爵士HipHop。

 

很快今年年初,WR/OC廠牌啟動。我們今年給廠牌定了“五個一”:要籤一批藝人,目前已經簽約了3個製作人,8個MC;做一個音樂節,11月16-18號會在北京和上海舉辦;做一張合輯,10月已經在TME首發了《WR/OC VOL.1》;做一個視頻節目《歌詞的誕生》,講歌詞背後的創作故事;年底之前還會落地一個Party。

 

十年前我和李俊駒,還有小錢幾個人一起翻譯過一本書《嘻哈美國》,當時沒什麼人看,去年《中國有嘻哈》出來的時候直接sold out,所以我覺得只要你做熱愛的事情,它或早或晚一定會給你好的反饋。

 

可能十幾年前環境不太成熟,沒有把它一直做下來,但是我覺得不管有沒有《中國有嘻哈》,我都會做HipHop這件事。

 

三聲:你怎麼看HipHop的發展?

 

李宏傑:我覺得應該關注的是為什麼HipHop音樂這麼有生命力,在年輕人羣體這麼有魅力,因為它直抒胸臆,表達了年輕人的愛恨情仇。像一些外在的穿着打扮這些,只是它文化的一部分,但核心的一定是靈魂的東西,才能被人熱愛。

 

同時HipHop的衍生能力特別強,可以和搖滾、電子、爵士、布魯斯,跟各種類型音樂結合,而且只要給一個伴奏,或者B-box,就可以在街頭rap起來,所以能在音樂風格不斷的流變過程中一直生存下來,生命力強大。

 

HipHop也一直在進化,目前在美國的音樂市場,HipHop已經超過搖滾成為最大的音樂類型,在HipHop音樂家的帶動下還和時尚結合形成了潮牌文化等潮流文化。所以我覺得還是挺牛的。

 

三聲:你覺得你們現在做嘻哈廠牌有什麼優勢?

 

李宏傑:我覺得我們知道怎麼跟Rapper打交道,因為彼此能聽懂對方的語言。而且畢竟在行業裏十幾年,好多人都是看過我們翻譯的書,聽過我們做的唱片,我們也有一些多年積累的rapper的資源,直接接觸到的就有上千個。而且我們現在有自己的Beats庫,Rapper們想創作隨時就可以提取。再有就是這麼多年的經驗,以前走過的彎路不會再走,這些是我們和一些新廠牌比的優勢。

 

三聲:WR/OC的廠牌和其他廠牌的定位有什麼不同?

 

李宏傑:其實嚴格上説沒有完全一樣的兩個廠牌,因為思想,審美,品味這些是無法複製的。我們核心團隊就決定了我們和其他的廠牌不同。

 

我們覺得HipHop文化已經有40年的歷史了,《中國有嘻哈》只是滄海一粟。可能對於普通樂迷來説,入門“有嘻哈”就夠了,但是我們覺得如果深入聽到更多音樂家你會知道原來這個世界這麼大。因為我們已經瞭解HipHop音樂和文化十多年了,一些普通的過度商業化的模式可能也不需要我們做,我們還是希望幫大家發現更多更新、更酷的東西,能呈現一個豐富的文化形態。

 

三聲:《WR/OC VOL.1》這張專輯的構想是怎樣的?

 

李宏傑:我不喜歡做重複的copy的東西,我覺得也不敢説leader,但至少我們敢於嘗試新的東西。

 

合輯裏的10首歌,都是我們從上百首裏精選出來的,標準就是一定得與眾不同,特像誰在我們這不是優點,我們更希望聽到探討的內容不一樣,伴奏、Beats,Flow不一樣,這點很重要。

 

比如我們的專輯裏,你可以聽到MC光光的《Drifting Away》比較Old School,有一種Golden Age的感覺;還有ODDope 陳思鍵的《No Choice》,他的結構甚至不太HipHop,有點主流,但是它的題材是化身成兩個角色,自己和父親的對話;還有西藏的一個Rapper YOUNG13DBABY的《Gotta Go》講他作為一個西藏的年輕人被HipHop引領着走出喜馬拉雅山追尋夢想;還有97年的Young Poc的《Otaku King》,唱的是年輕人的御宅文化。

 

三聲:在音樂節的構想上希望和其他的嘻哈音樂節有什麼不同?

 

李宏傑:音樂節從陣容就能看出來,其他的嘻哈音樂節可能從“有嘻哈”出來的比較多,但我們選的比如MGK,J.I.D這些,比他們貴,但是是能讓國內這些頭部Rapper也能仰視的音樂家,希望能夠通過邀請海外音樂家讓大家學習到一些先進的東西,比如舞台表演的經驗,那個真的不一樣。我覺得從專業素養上説,中國HipHop音樂和美國還差得太遠。

 

三聲:怎麼考慮新廠牌發展的問題?

 

李宏傑:我們是一個新品牌,今年是第一年,肯定還是處於培育階段,但是我們希望第一步得邁出來,第一年的小目標“五個一”先完成。比如11月做完室內的音樂節,之後我們會根據發現的問題不停迭代,再做幾場小型的音樂節,到明年下半年做第二屆音樂節的時候,可能會做户外的規模更大型的。

 

三聲:簽約的音樂人是如何規劃的?

 

李宏傑:我們把音樂人當作合夥人的感覺,音樂人投入才華,我們投入資源和資金,通過我們的專業運作一起把他們的價值放大。

 

三聲:在你看來,目前中國嘻哈音樂處在什麼階段?

 

李宏傑:中國嘻哈廠牌挺多的,但是真正有專業的生產能力的還是有限。我們用這半年做了一張合輯唱片出來。但更多的人可能對專業的工藝流程沒那麼熟練,我覺得各方面的職業素養還需要加強。喜歡HipHop文化是一個前提,但是還是需要學習怎麼樣用專業做出產品來。

 

三聲:有想過之後的HipHop可能沒有現在這樣的熱度麼?

 

李宏傑:為什麼非得老要這麼熱,就像人不能一直髮燒,而且,温度高人也容易不清醒。不管哪種音樂風格,最後歷史留下的肯定是真的寫出好作品的音樂家,而不是熱搜榜第一。

 

三聲:音樂節的收入情況如何?

 

李宏傑:我們目前除了門票已經全部售罄之外,還獲得了一些品牌贊助,包括丹麥的知名音響品牌LIBRATONE小鳥音響,在音樂節現場我們也會送出高端智能音響和市面上最輕的無線降噪耳機兩款產品。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