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別離

喬木的天空2018-11-17 04:17:28



人生每一次相逢都帶着驚喜,每一次別離都佈滿愁緒。

 

漫漫人生路上,總有無數次相逢,也總有無數次別離,就如一列開往前方的火車,途中總會有人上車同行、有人下車作別。

 

二零一二年初秋時節,省委組織部的一紙調令改變了我的人生軌跡,我要換乘列車前往省會濟南開始新的工作。

 

自打投身到德州市的那天起,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會離開,我曾以為這裏將是我一生的歸宿。

 

十三年的時光過去,我卻不得不和這座城市、這個單位、這羣同事、這裏的朋友、這裏的一切告別。

 

雖然很早就知道了將要調動的事情,已經做了足夠的心理準備,但當調令送達我手中的那一刻,心下還是猛地一沉:我要走了,真的要走了!

 

頃刻間,無邊的離愁別緒襲遍了我的全身,每一個細胞都充滿了感傷。

 

此時此刻,我才意識到自己愛這裏愛得如此深沉,這裏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一街一巷,每一個角角落落都沉澱了我太多的情感。

 

這裏是我職業生涯的起點,收藏着我初入城市的夢想與希冀,記錄着我曾經的奮鬥與執着,流下過我的汗水與淚水,收納着我的喜怒哀樂與酸甜苦辣。

 

十三年前,我獨自揹着行囊來到這座陌生的城市到單位報到。那時,總感覺自己就像鄉野裏飄來的一顆蒲公英的種子,背井離鄉,舉目無親,總覺得自己與這座城市有一種疏離感,漫延心底的是無邊的孤獨與彷徨,不清楚自己何時能跨越鄉下與城市之間的那道高牆,不知道自己的心能不能在這裏安放。

 

我常常想家,尤其夜晚來臨的時候,想家的感覺就會一點點噬咬我的心,讓我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每逢此時,爹孃臨行前的囑咐就會一遍遍地在耳邊迴響。

 

爹説:“到單位上得有眼力勁兒,勤快着點兒!別橫草不動,嘛事都等着領導支使,有活要搶着幹!”

 

娘説:“大夥兒湊到一塊兒是個緣分,得好生處!”

 

十三年的時光裏,我時刻牢記着爹孃的囑咐,埋頭幹工作,用心交朋友,不爭也不搶,終於把自己活成了蒲公英種子的模樣,不但在這個陌生的地方紮根生長,而且與周圍的花花草草和睦相處、共同成長。

 

漸漸地,我愛上了這座城市,那顆漂泊的心隨之得到了安放,這裏儼然成了自己的第二故鄉。

 

我已經適應這裏的一切、習慣這裏的一切,而今卻要再次啟程,前往一個陌生的地方,我的心如何不彷徨?

 

最最難捨難分的是熟悉的同事和要好的朋友。十三年,將近五千多個日日夜夜,我和他們一起度過的時光比和家人待在一起的時間還要長。

 

佛説: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短短今生一面遇,前世多少香火緣。

 

能夠和他們一起度過我人生中最可寶貴的青春時光,豈止是上天賜予的緣分,更是前世修來的福分。

 

十幾年的朝夕相處,我們早已情同手足,親如兄弟。如今,我將離開他們,獨自遠行,我的心如何不感傷?

 

我即將調走的消息在同事和朋友們中間瞬間傳開,猶如平靜的湖面投入一顆石子,登時激起無數漣漪。

 

平日裏上了班有説有笑的同事們見了面,嘴上言不由衷地説着“祝賀”的話,可那目光裏卻分明寫着不捨與傷感。

 

一位同事乾脆直截了當地跟我説:“在哪兒幹不是幹?那裏人生地不熟的,去那幹嘛?還是留下來吧!”

 

七八個最能聊得來的兄弟也湊到一起苦口婆心地勸我。其中一位不無傷感地説:“咱們在一起這麼久,都習慣了,你這一説要走,我這心裏空落落的,以後再有事和誰商量?!”説着,他的眼圈紅了。

 

七嘴八舌,攪得我心亂如麻,整個人就像掉了魂一樣。

 

彷徨歸彷徨,感傷歸感傷,不捨歸不捨,服從組織決定是每個幹部的天職,該走還是要走。

 

行前,單位領導組織大家為我送行。

 

當我跟着領導深一腳淺一腳地邁進會議室,第一次以客人的身份和領導坐在一排面向同事們時,我的內心猶如翻江倒海一般:“我這是真的要走了!”

 

五十多個同事靜靜地坐在那裏,無一缺席,我深情地凝視着那一張張熟悉的面孔,卻不敢和每個人的眼睛對視,我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先是幾位領導作了熱情洋溢的講話,接着每位同事一一説送別的話。男同事還好些,都能壓抑着自己勉強把話説完,女同事們則普遍淚窩子淺,往往説不上兩句就哽咽起來,再也説不下去,只好換別人繼續。

 

那是我眼淚流得最密集的一次,那一句句滾燙的話語包含着多少情誼?那一雙雙淚眼裏又含着多少依依不捨?

 

一陣熱烈的掌聲將我從恍惚中驚醒,該我對領導和同事們説幾句話了。

 

我想,不能任由這種傷感的情緒漫延下去,不能把一場歡送會搞得生離死別似的那般悲慼,我得調節一下大家的情緒。

 

我努力做了幾個深呼吸,使勁平復了平復自己的情緒。

 

會議室裏出奇地安靜,靜得能夠聽見我粗重的呼吸。

 

我感覺情緒已經調整好了,可以開口了。

 

可我萬萬沒有想到,不知怎得,剛想張嘴説話,事先努力構築起來的堤壩便轟然倒塌,我的眼淚像決了堤的洪水似地嘩嘩湧了出來!

 

一時間,整個會議室裏淚雨紛飛,幾個女同事更是小聲啜泣起來。

 

見勢不妙,我趕緊止住淚水。

 

我哽咽着一字一頓地説:“即將離開,萬般不捨。感恩各位領導,感恩各位同事,感恩所有的相遇與相助!沒有你們,就沒有我的今天!這裏是我永遠的家,你們是我永遠的領導、同事和兄弟姐妹!......”

 

勉強説完,再次淚奔,一屋子的離愁別緒也再次被點燃。

 

唉!説好的歡送,最終還是成了傷別離!

 

請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從故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