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催嫁了,我早就偷偷結了婚

十二星座2018-11-16 13:09:53

“陸總,您剛剛説想結婚,不知道我可不可以?”遭遇背叛後,找了素昧平生的某人組團結婚,各取所需。卻不料,這一場婚姻是她整個人生的轉折...

1

晌午,烈陽當空。

唐若初身着一襲潔白婚紗,站在婚紗店門口,看着路邊卡宴車內那對擁吻的男女,只覺得渾身徹骨的冰冷。

今天是她跟未婚夫約一起試婚紗的日子,兩人約好了在婚紗店見面,可沒想到,等了半天,卻等來這樣一幕。

男人背對着她,和那女人吻得渾然忘我。女人一邊熱烈迴應,卻透過車窗,朝唐若初勾出一抹陰謀得逞的笑容。

唐若初整個人如遭雷擊,她怎麼也沒想到,跟自己未婚夫廝混的,竟是自己的姐姐!

眼淚猛地從眼眶滑落,唐若初咬着牙,心情羞憤交加。

她真傻!

五分鐘前,給她發短信,説迫不及待想看看她穿婚紗的樣子,她想也不想,便下樓等他。

現在,她身上的婚紗變成最大的笑話。

唐若初瞬間就明白了。

那條短信,根本就是顧若若發的,她讓她下來,就是為了讓她看到這一幕,衝她炫耀。

那個女人和她的母親,一起霸佔了她的爸爸還不夠,現在居然連她的未婚夫都不放過!

讓唐若初更寒心的是紀吟風的背叛。

他明知道她討厭顧若若,卻聯合她在背後捅她刀子。

唐若初覺得好像做了一場噩夢,她怕自己情緒會失控,做出什麼不理智的事情來,只好趕在被紀吟風發現之前,狼狽的逃離了那裏。

過了沒多久,顧若若打了一通電話過來,聲音盡是得意和挑釁:“我親愛的妹妹,你都看到了吧?紀吟風愛的一直都是我,所以,他不會跟你結婚,我也不可能讓他跟你結婚的,他是我的,你死心吧!”

整個下午,唐若初失魂落魄的在街上游離,她拖着婚紗,眼淚斑駁,對路人不斷投來的目光毫無所覺。

路過一家會所的時候,她走了進去,點了很多酒,一邊喝,一邊撕心裂肺的哭,想用酒精徹底的麻醉自己。

當晚,唐若初喝得爛醉,直接趴在包廂的沙發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唐若初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

她迷迷糊糊的接起,還未開口,紀吟風憤怒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唐若初,你在哪裏?知不知道我昨天在婚紗店等了你一下午?既然你這麼不看重,我看這婚也不用結了!”

唐若初頓時清醒,心中一片淒涼和諷刺。

這婚……她昨天就沒想結了!

掛了電話,唐若初去衞生間洗了把臉,便離開包廂,準備去結賬。

到了走廊的時候,迎面走來了一道頎長的身影。

唐若初本來並沒有注意到對方,直到那男人走近時,聽到他的助理在他身後恭敬的道:“總裁,董事長吩咐,您今天主要行程是跟許家小姐去民政局領證,並陪她吃飯慶祝。”

“沒空。”男人薄脣輕啟,聲音冷得沒有一絲温度。

“可是……董事長説,這婚您如論如何都要結,如果僅是因為看不上,他可以送別的女人來,直到您挑到滿意的為止。”

助理冷汗涔涔的轉達老董事長的話,説話帶着幾分小心翼翼。

“哼,還真不死心!你去名媛圈裏隨便挑一個女人來,只要不是他硬塞過來的,誰都可以,我要讓他徹底斷了這個念頭。”

男人冷哼一聲,行事極其雷厲風行。

助理當場目瞪口呆:“總裁……您不是開玩笑吧?”

男人眼神冰冷:“我看起來像開玩笑?”

不像!

但……再怎麼説,這也是事關一輩子的人生大事,這樣是不是太草率了點?

助理欲言又止,很想勸兩句,但見上司不容置疑的神情,只好乖乖閉上嘴。

直到這時,唐若初才忍不住側目,朝那個男人看了過去。

那是個異常出色的男子,五官如同上帝精雕的藝術品,精緻立體,薄脣高鼻,一攏迫人的眉峯滲着冷意,眸光深威難測。

一襲剪裁合身的西服,襯得他身材修長挺拔,玉樹臨風。

他氣質冷漠,高不可攀,像個威嚴不可侵犯的王者,渾身散發着一股子疏離,又令人難以接近的禁慾氣息,氣勢強大得讓人生畏。

唐若初認得這個男人,煌霆娛樂集團總裁,是娛樂圈內公認的帝王級人物,平時行事作風非常低調,極少出現在公眾面前,之前唐若初還是實習記者的時候,有幸見過一面。

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個地方遇到他!

思忖間,陸世錦已經與她擦肩而過,唐若初不由心頭一動。

陸世錦要找人結婚,她也正好被未婚夫背叛,兩人之間沒有感情的羈絆,組隊拼個婚未必不可。

最重要的是,她要讓顧若若知道,她唐若初沒了紀吟風,也照樣可以找到更加優秀的男人,她還要紀吟風后悔!

心念一起,唐若初立即開口叫住他:“陸總,請留步。”

她這一聲來得有些突兀,陸世錦和助理兩人都是一怔,不約而同的回過頭來。

2

“請問你有什麼事?”

助理警惕的擋在陸世錦跟前,代為詢問。

唐若初疾步走到兩人跟前,點了點頭,直截了當的道:“剛才聽陸總説要找人結婚,不知道我可不可以?”

“啊?”

助理神情愕然,整個人都驚呆了。

陸世錦顯然也沒料到這個突然叫住他的女人,居然這麼大膽,漠然的眸子,不禁多看了她一眼。

當他看到唐若初身上穿着婚紗,那雙古井無波的眼睛,倏然掠過一絲奇異的光芒,似乎有點驚訝。

唐若初被看得有些緊張。

雖然她問得很平靜,但心裏也沒有太大的把握陸世錦會答應。

畢竟像陸世錦這種家世顯赫,權勢滔天的人物,想嫁給她的女人如過江之鯽,其中肯定不乏比她優秀的。因此,她也只能抱着僥倖的心理去詢問。

空氣似乎出現了短暫的停滯,半晌後,陸世錦竟開口詢問道:“你的未婚夫呢?”

他的嗓音低低沉沉,充滿磁性,聽起來特別性感迷人。

“跟別的女人跑了,剛才恰巧聽到陸總要找人結婚,所以,如果你沒有太好的人選,或許可以跟我組個隊。你放心,我會做飯、會洗衣,懂事體貼,會做個好妻子,不會跟別的男人靠得太近,會忠於婚姻,並照顧好我的丈夫,守好作為妻子的本分。”

唐若初眨了眨眼,笑了笑,口氣彷彿在談論什麼天氣似的輕鬆,對他身上那種冷漠的氣場絲毫無畏。

旁邊的助理終於回過神,嘴角頓時就是一抽。

結婚還要組個隊?你當你們是要去升級打怪呢?

還有這遭遇,也太讓人同情了吧?

“小姐,很抱歉,我們總裁……”

助理正要將唐若初擋回去,卻見陸世錦擺了擺手,阻止了他接下去的話。

助理一怔,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陸世錦眯了眯眼,深邃的眸光盯着唐若初瞧了許久,最後竟點了點頭:“可以,我跟你結婚。”

咦?這就同意了?

唐若初感到很難以置信。

他還什麼都沒問,居然就同意了。

這……答應得也太爽快了吧?

不止是唐若初,連旁邊的助理都是震驚了。

“總裁,這……是不是有什麼不妥?我們並不知道這位小姐的來歷,要不要先調查她的資料,再做決定?”

助理反應極快,立刻就要勸説陸世錦三思。

現在愛慕虛榮的女人那麼多,更何況這女的一上來就喊他陸總,顯然是知道他的身份,誰知道她是不是圖謀不軌?

“不必了。”

陸世錦毫不在意的道,一雙眼睛卻盯着唐若初:“跟我結婚,就不能反悔,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我不會反悔。”

唐若初鄭重其事的點頭,顯然是下了決心。

“户口本帶了嗎?”

陸世錦也不拐彎抹角,盡顯雷厲風行的本色。

“沒帶。”唐若初一怔,搖了搖頭。

陸世錦抬手看了看腕錶:“現在去拿,一個小時後,民政局見,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唐若初沒有絲毫猶豫的説。

“好,暮凌,開車送她回去。”陸世錦對身後的助理命令。

暮凌:“……”

……

約莫一個小時後,唐若初跟陸世錦二人便儘快的登記完畢。

從民政局出來後,唐若初捧着新鮮出爐的紅本本,感覺跟做夢似的。

從今往後,她就是個有夫之婦了,儘管老公換了人,但唐若初一點都不後悔。

“陸總,不知你現在有沒有空?可否跟你談一下?”

唐若初忽然叫住走在前方的陸世錦。

“可以。”

陸世錦眉頭挑了挑,沒拒絕。

兩人在附近找了一家咖啡廳,唐若初坐在陸世錦的對面。

一坐下,陸世錦便開門見山的問:“你想談什麼?”

“可能有些冒昧,不過,我希望陸總可以答應我一個條件。”

唐若初的口氣聽起來,實在有些沒有底氣。

畢竟兩人才剛結婚,證書都還沒焐熱,就要跟他提條件,實在不應該。

“説説看。”

陸世錦眉頭微不可覺的蹙了蹙,卻沒露出太大的不悦。

唐若初不由鬆了口氣,然後鼓起勇氣説:“如果可以的話,我們的婚姻關係,可不可以暫時不要公開?我有很多私事還沒處理,不想因此影響到你。當然,你也可以隨意做你想做的,我不會過於干涉。”

聽完唐若初的話後,陸世錦的神情看不清喜怒,只是眸底掠過一絲難以捉摸的光芒。

沉吟了半晌後,他才開口:“你的條件,我可以答應,但是,我也有條件。”

“您説!”唐若初點了點。

“一,搬來跟我同住,這是維持婚姻的基本。二,我有我自己的顧慮,因此,必要的話,我會公開跟你的身份,你不能反對。”

“我同意。”

既然陸世錦答應了她的要求,唐若初自然也沒有拒絕的理由。

兩人談完後,唐若初也沒久留,便先行離去。

她一走,暮凌就進來了,看着陸世錦,忍不住道:“總裁,真的不用查一查唐小姐的身份嗎?”

如果換做平時,陸世錦早就叫他去查了,哪裏會像這次這樣,一再阻止?

真是太反常了!

“查自然要查,我要知道,她為何要找陌生人結婚的所有前因後果。”

陸世錦抿了抿脣,眸底透着一股若有所思的神色。

“是,我會盡快去辦。不過總裁……”

“什麼?”

“我有個疑問,難道總裁以前認識唐小姐?”

不然,為何什麼都不問,就答應跟對方結婚,這可不像他的作風啊!

暮凌的問題,陸世錦並沒回答,他只是望着唐若初消失的方向,意味深長的勾了勾脣:“以後,你應該叫她夫人!”

3

和陸世錦告別後,唐若初直接就回了家。

一進門,就見顧若若和她母親趙曉婉,正陪着唐爸爸在大廳有説有笑,一家‘三口’,異常和睦。

那一瞬,唐若初不禁有種錯覺,好像自己是那個不小心走錯地方的外人,顯得格格不入。

唐若初神色冷了冷,關上門,也沒打招呼就要上樓。

唐宋看到,不由出聲呵斥:“站住!”

“有事?”

唐若初停住腳步,口氣淡漠的問。

“你還知道回來?一個女孩子家,徹夜不歸,回來連句招呼都不會打,你還有沒有把父母放在眼裏?”

唐宋板着臉怒斥道,臉上盡是不悦。

唐若初聞言,嗤笑一聲,語氣略帶嘲諷:“我媽早就死了,我爸雖然還活着,但也跟死了差不多。”

“放肆,你這個不孝女!”

唐宋怒火中燒的拍桌而起。

“爸,您消消氣,別因為若初的話,氣壞了身子。”

顧若若在旁邊拍着唐宋的後背,一副體貼乖巧的模樣。

趙曉婉也站出來扮演賢母的角色,勸説道:“若初,你別這樣跟你爸爸説話,他畢竟你的長輩。”

“看看你這樣子,再看看你姐姐,什麼時候你能學學她!”

唐宋怒氣未消,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訓斥道。

唐若初冷笑,不禁反脣相譏:“學什麼?學她勾 引別人的未婚夫上 牀,還是學她的不要臉?”

“唐若初,你……”

顧若若臉色大變,正要發怒,趙曉婉卻率先怒問過來:“若初,你怎麼能這樣説你姐姐?”

“我媽只生了我一個孩子,哪來的姐姐?哼,上樑不正下樑歪,有其母必有其女,專搶別人的男人為樂,真是極品到家了。”

唐若初這話説的毫不客氣。

顧若若和趙曉婉母女兩,臉色卻是一陣青一陣白。

“唐若初,你這話説的太過分了!”

趙曉婉氣得全身發顫:“這些年我為了這個家盡心盡力,就算沒功勞也有苦勞,再怎麼樣,我也是你的長輩,你怎麼能説這種話?”

“是長輩就不是小三了?當婊子還想立牌坊,未免也太可笑了吧?”

唐若初不屑的冷哼道。

“你……”

趙曉婉整張臉都被氣得扭曲了,她平生最討厭的就是別人説她是小三上位。

當年唐若初的母親還活着,她就處處受難,好不容易唐若初的母親死了,她才穩固了自己當家主母的地位,這麼多年來,已經沒有人敢説她是小三了。

以往唐若初也很少提及,這會兒這麼直白的説出來,她比什麼都要難堪。

“媽,你也別生氣。”

見趙曉婉氣得暴走,顧若若不由出聲安撫母親,同時眼中閃過一絲寒光,朝唐若初走了過來。

唐若初冷冷看着她,神情寒若冰霜。

“呵呵,唐若初,你口口聲聲説別人是小三,但在我看來,是你太無能了,連自己的男人都看不住,那也不能怪別人搶走。我知道你心中不甘,就讓我來告訴你,為什麼吟風要選擇我吧……”

顧若若這話説的很小聲,只有唐若初一個人聽得到,很明顯的不懷好意:“因為,我已經懷了他的孩子。可惜啊,你們那麼多年的感情,也抵不過我的一次勾 引。”

轟隆——

那一刻,唐若初感覺好像有個晴天霹靂,在腦海中炸裂。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懷孕?

顧若若懷了紀吟風的孩子了?

原來,她跟紀吟風兩個在一起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而自己卻傻傻的矇在鼓裏,什麼都不知道。

他們……可真能羞辱她!

“這件事,我會盡快跟爸爸提,相信他也不會反對,我跟吟風很快就會訂婚,所以,你出局了!”

顧若若笑得越發的得意,彷彿看到唐若初痛苦,就是她最大的樂趣。

“顧若若,你真無恥!”

唐若初氣得全身發抖,覺得滿心悲涼。

唐若初在家裏呆不下去,便上樓換衣服,直接去了公司上班。

時瑞娛樂是國內娛樂圈八卦新聞的風向標,專門挖明星緋聞搏版面,裏面工作競爭非常激烈,兩年前唐若初大學一畢業,便進入這家公司當記者,中間曾報道過不少火爆的新聞,在業內已經小有名氣。

早上開會的時候,唐若初的狀態不佳,被經理訓斥了一頓,整個人看起來更加心力交瘁,憔悴不堪。

好友宋安怡見她狀態實在不好,便以跑新聞為藉口,將她拉到一家咖啡廳,滿臉關切的問:“若初,你昨天不是跟紀少爺去試婚紗嗎?怎麼臉色這麼蒼白,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看着好友那關懷的神情,唐若初鼻子一酸,眼淚刷的落了下來,心裏積壓的難過和哀傷,彷彿終於找到了發泄口,一衝而出。

“若初,你怎麼哭了?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你跟我説啊!”宋安怡慌得不知所措。

認識唐若初那麼多年,她一直給人的印象都是內柔外鋼,樂觀堅強,拿得起放得下,宋安怡還從來沒見過她哭得這麼傷心過。

唐若初流着淚,將心中積攢的所有委屈和苦水,都吐露了出來。

聽完後,宋安怡憤怒的拍桌而起:“無恥!下流!顧若若真是太不要臉了!還有那個紀吟風,虧我還一直把他當成男神,沒想到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渣!!!”

“他為什麼要跟顧若若好上了,他明明知道我那麼恨她……”

雖然唐若初裝作很堅強的樣子,可實際傷心得要命,像一頭受傷的小獸。

宋安怡不禁心疼不已。

她跟唐若初認識很多年,對她家裏的情況非常清楚。

當年唐若初媽媽還活着的時候,唐爸爸便有了外 遇,那人便是趙曉婉。

因為這件事,唐若初媽媽一直鬱鬱寡歡。

後來唐媽媽因病去世沒多久,趙曉婉便帶着顧若若嫁進了唐家,鳩佔鵲巢。

那兩母女心機不可謂不深,當着唐爸爸的面,對唐若初百般的好,可背後卻處處針對唐若初。

先是搶走唐爸爸的關注,後又慫恿唐爸爸將唐家一半財產繼承權分給顧若若,唐若初在家的地位一落千丈,如今,顧若若還搶走了唐若初青梅竹馬的未婚夫。

唐若初心裏其實很苦,宋安怡比誰都清楚,唐若初只是假裝堅強,實際內心早已千蒼百孔,脆弱不堪。

“若初乖,別難過了,那樣的渣男,早點認清了也好,省得以後跟着受罪。”

宋安怡伸手去抱她,輕聲安慰,想贈予她一點温暖。

唐若初擦了擦眼淚,點了點頭:“安怡,謝謝你。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早晚有一天,我會讓顧若若和紀吟風都後悔這麼對我。”

4

中午,唐若初和宋安怡隨便在外面吃了點東西,便回了公司。

兩人一進門,就見到不少同事擠在一台電腦前,正激烈的談論着什麼。

“天吶,這真是我男神?尺度未免也太大了吧?”

“這一看就知道兩人在裏面做一些勁爆的事情啊!”

“紀吟風也太不小心了吧,居然被人偷拍到這種照片,恐怕今後他的形象一落千丈了。”

“誒,若初,安怡,你們也過來瞧瞧,有大新聞,‘紀氏集團大少爺帶夜店女郎到酒店,三個小時後才出來’快來看看……”

有同事很熱心的朝唐若初和宋安怡招了招手。

唐若初和宋安怡怔了怔,相視一眼,連忙走了過去。

紀吟風的新聞,已經在網上傳得沸沸揚揚,裏面照片的尺度相當大,激吻,摟腰、包括一些無法直視的畫面。

紀吟風是紀氏集團的少爺,而且對外總是塑造得一副温文儒雅的貴公子形象,被無數千金名媛譽為男神,因此在微博和各個網絡平台的傳播量非常大。

“哼,真不是東西。”

宋安怡看了一眼,嗤之以鼻的罵道,然後轉身拉過唐若初,説:“若初我們走,別髒了眼睛。”

唐若初跟着她默默回了座位,心中格外不好受。

她剛坐下不久,紀吟風一通電話便打了過來。

唐若初遲疑了片刻,接起,還未開口,紀吟風憤怒的聲音已經傳了過來:“唐若初,我真沒想到你會做這種事,這就是你的報復嗎?報復我跟你姐姐在一起,所以故意這麼做。”

唐若初被罵的有些莫名其妙:“我聽不懂你在説什麼。”

“別裝了若初,若若都跟我説了!你知道了我跟她的關係,新聞是你爆出來的吧?若初,就算是我負了你,你也不該用這種手段,若若是你姐姐,你不該説她是夜場小姐,更不該在她已經懷孕的時候,爆出這種新聞。”

紀吟風失望的指責唐若初道。

唐若初滿臉不敢置信,明明外面還是六月天,可她整個人卻如墜冰窖,從頭到腳寒了個徹底。

呵,真可笑!

是他劈腿在先,沒想到一上來,非但沒有半句道歉和解釋,就是劈頭蓋臉的質問和謾罵她。

這就是她喜歡了十幾年的男人……

唐若初滿心悲哀。

“是,我就是要報復你們。”

唐若初心劇烈疼痛,卻面無表情,口吻冰冷的説:“紀吟風,你捫心自問,這些年,我可曾做過一件對不起你的事?是你背叛我在先的,我報復一下,應該也沒有什麼不對吧?”

“我真是看錯你了,想不到你是這麼惡毒的人。”

紀吟風口氣裏是滿滿的失望。

“我也想不到你竟選會跟顧若若勾搭在一起。”

唐若初笑了,笑得滿臉嘲諷:“紀吟風,當初如果你覺得我配不上你,大可以早點跟我説,我不會巴着你不放,可你卻用這種方式來羞辱我,究竟是誰更狠?”

“哼,現在説這些都沒用,若初,你會後悔的!”

紀吟風懶得再廢話,直接掛了電話。

唐若初盯着手機屏幕,一陣冷笑。

什麼青梅竹馬,兩小無猜,在此刻徹底變成笑話。而她,也淪為這段感情裏的傻瓜。

“若初,你真不該承認,這新聞明明不是你爆的……”

宋安怡在旁邊聽到了全部對話過程,見紀吟風污衊唐若初,一大堆髒話早就迫不及待的想罵出來了。

如果此刻紀吟風就在面前,她一定會毫不猶豫當場宰了他。

可現在,她更擔心好友會悲傷過度,直接崩潰。

“我沒事的,這樣也好,這樣我就徹底死心了。”

唐若初深吸了口氣,朝宋安怡揚起一抹無力的笑。

沒錯,就算她真的很狼狽不堪,可是她不允許自己被他們擊垮。

紀吟風也好,顧若若也好,他們都該遭到報應!

“他們真的欺人太甚了。還有這新聞,出現的也太巧合了,早不曝光晚不曝光,偏偏挑在這種時候,就好像要故意讓紀吟風污衊你似的。”

宋安怡咬牙切齒,替好友感到不平。

唐若初聽完就是一呆,略微沉思,什麼都明白了。

“也許,真被你説對了。”

“什麼?”宋安怡也是一愣,她剛才只是隨口一説。

“在這之前,紀吟風一直以為我不知道他和顧若若的事情,現在卻直接跑來指責我。一定是顧若若!她想讓紀吟風討厭我,徹底將我從他心底抹去。她成功了!”

唐若初苦澀的闡述着事實。

宋安怡聽完,頓時大怒:“卑鄙、無恥,下流!為了達到目的,那女人簡直是不折手段,連自己都不放過啊!不要臉,真是太不要臉了!啊,真是氣死我了,我要去殺了那對狗男女……”

……

唐若初的世界正在天翻地覆,此時,煌霆娛樂集團總裁辦公室內。

“總裁,這是您要我調查有關夫人的文件。”

暮凌從外面走進來,將一疊資料放到陸世錦的辦公桌上。

“哦?”

陸世錦從電腦上收回目光,拿起那疊資料翻了翻。

裏面的內容鉅細無遺,從唐若初出生到長大,包括家庭情況,戀愛史,還有她的工作、和身邊所有人的關係,一絲不漏,清清楚楚。

看了半晌後,陸世錦放下資料,眉頭皺得很深,一雙深眸更是泛着微微的冷光。

暮凌看得心頭一跳,很清楚的感覺到陸世錦的不悦。

顯然,那份資料內所有有關唐若初的遭遇,讓這位雷打不動的上司動怒了。

暮凌這還是頭一回見到陸世錦對一個女人這麼上心,當下也不敢怠慢,連忙繼續彙報道:“總裁,還有一件事,這是中午時瑞娛樂爆出的一則有關紀吟風的新聞,我查了一下,照片的源頭,是顧若若那邊流出來的。我想,對方矛頭恐怕是針對夫人而來。另外,紀氏集團那邊已經在召開記者會了,不知道會不會對夫人不利?”

陸世錦面色一沉,眯着眼:“夫人現在在哪?”

“在公司上班。”暮凌如實的回道。

陸世錦沉吟了一會兒,忽然從辦公桌後起身,拿起衣架上的外套,一邊吩咐道:“備車。另外,聯繫時瑞的總經理,上次他提到的那部電影投資,我想具體跟他談談。”

“好的,總裁!”

暮凌點頭領命,立刻轉身出去。

紀吟風的醜聞,在網絡上掀起了巨大的風波,紀氏集團很快就召開了記者會澄清此事。

在記者會上,紀吟風向記者透露,新聞上那個男主角的確是他,至於緋聞的女主角,並不是所謂的夜店小姐,而是他未過門的未婚妻,同時還正式宣佈,會在近期內完婚。

這段關係一公開,頓時引起了軒然大波。

唐若初默默看着這一切,心中百味雜陳。

曾幾何時,這個男人也對她許諾過,要向全世界宣佈,她是他的妻。

如今才過沒多長時間,這話卻已經對着另一個女人説。

關掉電腦的新聞視頻,唐若初兩耳不聞窗外事,自動屏蔽掉有關紀吟風的事情。

然而,讓她沒有想到的是,紀吟風在澄清他的醜聞之餘,竟還不忘‘報復’她......


點擊【閲讀原文】獲取更多精彩後續!

↓↓↓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