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青空》:探索國產青春動畫市場

綜藝2018-11-14 06:15:25

市面上鮮見的青春題材,題材中鮮見的輕緩的“小城節奏”。本文對話咕咚動漫工作室創始人,探討國產青春動畫市場。


動畫電影《昨日青空》10月26日上映,首週末票房超過5100萬元,位列同期上映影片第二位。開局不錯,走勢向好,截止11月4日票房突破8000萬。



《昨日青空》從漫畫到電影,緣起三年前。2014年6月,漫畫家口袋巧克力(本名龔毅堅)和咕咚動漫工作室(以下簡稱“咕咚動漫”)的創始人劉敏、導演奚超在上海國際電影電視節創投單元相遇。在彩條屋影業牽線搭橋下,雙方達成合作。

試水青春動畫市場

對中學生情感的關注和創作經驗是雙方合作的基礎。


口袋巧克力以畫風清新著稱,其畫作《昨日青空》以中國南方小城蘭溪為實際取景地,講述了幾位高三學生之間有關夢想、友情、親情、初戀的青春故事。


咕咚動漫也曾聚焦青春情感題材,於2008年推出原創動畫短片《茗記》,後又接連推出《茗記》系列短片:《茗記初織戀》《茗記之取捨》,均講述中學時代的情感故事。


一直以來,青春題材市場不缺動畫,但動畫市場卻欠缺對青春題材的挖掘。2016年在國內上映的日本青春動畫電影《你的名字。》名聲大噪,以5.64億元票房成績,在當年的動畫電影中排名第二位,這讓業界看到青春題材動畫在市場中的潛力。



“只是竭盡所能,看看自己能把國產青春動畫做到怎樣的水準。”當劉敏在上海看到口袋巧克力創作的《昨日青空》4分鐘短片時,即被青春類型以及這一作品本身的魅力吸引,因此催生了將《昨日青空》漫畫電影化的念頭。劉敏説,當時大家的心態就是“哪怕試錯了也沒關係”。


市面上鮮見的青春題材,題材中鮮見的輕緩的“小城節奏”,都不算是主流市場的主流元素,但試錯心態給予了創作團隊更多的自由度,而這次選擇恰好切中了市場的細分脈絡。“市場應該能夠包容各種各樣的藝術形式。”劉敏不想一味地迎合市場。


行不行?市場會給出答案。

迴應雷同質疑

與大多數漫改作品不同,《昨日青空》在改編之初,參照了同名繪本,並借鑑原作者口袋巧克力創作的4分鐘同名短片。


“短片是咕咚動漫創作電影的催化劑,我們也得以從短片中分析出作者的初心,瞭解到原作者想要表達的具體內容。”導演奚超告訴《綜藝報》,原作者想要呈現的是清新、唯美、寫實的美術風格,這一方向被保留在電影中。影片中的人物造型、置景均繼承了這一美術觀點,而原作中水彩的呈現方式,在電影中發生了改變,“原因在於水彩畫風不適合在大銀幕上呈現,但此變化不會改變電影故事的整體氣質,原作風格依然被完好保留。”


有網友看過預告片後質疑《昨日青空》在畫風上與《你的名字。》有相似之處。對此,奚超表示,這是由於《昨日青空》青春、寫實的兩個特點非常明顯,“這兩個標籤聯繫到一起時,觀眾在感官上會天然地聯想到新海誠的作品。”另外,他認為,當下的中國動畫製作人從小受日漫、美漫影響,作品繪畫風格或多或少有其影子。


豐富故事線

電影版《昨日青空》與原作漫畫保持了故事主題、氣質的一致性,但情節走向各有發展,原作者口袋巧克力形容兩者的故事更像平行宇宙。“影版的女主性格較漫畫中少了一分女神形象,多了一絲‘中二’氣質,而男一、男二的友情線發展也有更深入的描繪,將一個原本僅思考高中生愛情觀的故事,豐富成涵蓋青少年夢想、友誼等元素的綜合故事。”


奚超表示,這部漫改電影的困難之處在於,原作漫畫的敍事形式是散文式,有大量留白,並以水彩方式表現,導致很多表達沒有辦法直接用影像呈現,因此,創作電影劇本成為創作過程中最難的部分。“原漫畫的故事較短,不足以撐起一部電影的時長,改編過程中就需要拓展故事情節,不過,這麼做的同時也會擔心原著粉絲能否接受相關改動。”


劇本修改歷經半年。為保證改編內容不走味兒,咕咚動漫邀請口袋巧克力全程參與創作過程,重要細節由主創們投票決定。全體通過就採用,只要有分歧,就放置一邊再想其他的解決辦法。口袋巧克力對本片的故事內容表示認可,認為漫畫原作的神韻沒有改變。

黎明前的

“或許中國動畫正處在黎明前的黑暗。”自2015年《大聖歸來》、2016年《大魚海棠》兩部動畫電影問世以來,觀眾對國產動畫電影信心增強,紛紛認為國漫已經崛起。然而最近兩年,國產動畫電影雖有佳作入圍國際電影節,卻難有在票房上取得亮眼成績之作。劉敏表示,近年來,中國動畫電影在追趕美、日的過程中,創作水平快速提升,但整體仍是螺旋式發展。



“一開始,有一部能與國際水平相提並論的作品出現時,大家會信心大增,之後行業對每部作品的期待值也會水漲船高,如果達不到預期就會失望。相比日、美動畫行業,國內從創作人才的成熟度到觀影習慣、市場環境等各方面仍存在一定差距,因此當下沒有產出爆款,是行業正常現象。”劉敏説。


在國產動畫追趕日、美的過程中,學習他人先進的製作經驗是重要方式之一。具體到學習途徑上,一種是中國動畫人前往美、日接受系統培訓,另一種是中外製作班底共同創作動畫,在合作過程中學習對方的流程、經驗。


“這兩種方式,只要利用好都能使國產動畫製作水平快速提高。”但劉敏也表示,“中外合拍動畫模式並非人人適用。”因為各國文化差異根深蒂固,好萊塢創作出《花木蘭》《功夫熊貓》等帶有中國元素的作品,其故事還是講述美國文化。與外國動畫創作團隊合作,可以學習其創作理念和工業化流程,但本土文化部分還需依靠自身努力。


對話劉敏:網絡動畫電影未來也能達到大銀幕水平


《綜藝報》:青春題材在國內動畫市場不佔主導地位,為爭取更多觀眾,本片做了哪些努力?


劉敏:對內,我們希望將影片品質做好,因此放棄本片最適合的暑期檔,為的就是留足時間,讓影片製作更加完善。對外,在影片宣傳上,找準大眾高中時期生活的共同體驗,引發更多觀眾共鳴。


《綜藝報》:動畫是一種可以大開的影像表現形式,作為一部寫實風格的影片,如何在創作中表現“腦洞”?


劉敏:如果沒有腦洞,那就不是動畫,而是真人電影。本片為了喚起觀眾對高中生活的回憶,選擇寫實風格,但人物感受等細節是用腦洞來美化的。談及“腦洞”,日本動畫導演今敏的作品就是很好的例子。他的動畫作品都貼近現實生活中的你我,劇本完全可以作為真人電影的劇本,但真人電影又無法體現動畫中現實與夢境結合所產生的意境。


《綜藝報》:網絡動畫電影和院線片相比,製作上的區別體現在哪些方面?怎麼看網絡動畫電影的未來發展?


劉敏:兩者會有一定差別。大銀幕對影片的技術標準要求較高,而且相比院線片,網絡電影成本較少,製作水準仍處於輕量級別。網絡電影更接近二維動畫的本質,因為沒有太高的技術門檻,創作者能夠嘗試更多表達方式,內容上也會更加天馬行空。對創作人來説,只要有條件,影片質量標準一定會越來越高,《昨日青空》在製作中被推翻3次,不斷完善,相信未來網絡電影也會達到大銀幕水平。


《綜藝報》:接下來有何創作計劃?


劉敏:接下來會繼續原創系列IP《妙先生》,這是一部武俠奇幻作品,預計今年年底製作完成,明年將在視頻網站上線。


編輯 蘇紫汀  

推薦閲讀

中央廣播電視總枱融合創新報道 開啟進博會時間


致敬大俠金庸 緬懷經典記憶——1983版《射鵰英雄傳》11月5日起登陸浙江衞視


如需轉載請在文章開頭註明來源,並附上原文鏈接。更多資訊請登錄手機版“綜藝+”m.zongyijia.net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