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鳳的説話之道 l 閆晗

朝花時文2018-11-10 01:57:29



毫無疑問,王熙鳳是《紅樓夢》裏最會説話的人。每次她一張口,就讓人感覺搖曳生姿,滿紙煙華,讀之忘倦。

 

1

 

作為當家的女主人,家裏的經濟、人情樞紐,需要在很多大場面發言,要事事樁樁件件做到大方得體,可不簡單。

 

料理家事自不必説,林黛玉初到賈府,王夫人剛説要給她做幾件衣裳,王熙鳳就接上話説,料子早已經預備好了。這反應也真是快。向“直屬領導”展示自己樣樣想在前頭,做得周全。

 

王熙鳳被大家津津樂道,首先得之於她懂得怎樣夸人,會顧及在場所有人,滴水不漏。誇林黛玉美貌,也捎帶誇了其他嫡親的孫女和賈母——“天下真有這樣標緻的人物,我今兒才算見了!況且這通身的氣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孫女兒,竟是個嫡親的孫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不忘。”這一句細琢磨起來非常高級,這話語的功力可不是人人都有的。

 

世上週全二字最難。不對比見不出差距,你再看史湘雲是怎麼誇寶琴的。賈母給了寶琴一件珍貴的鳧靨裘,史湘雲説:“這一件衣裳也只配他穿,別人穿了,實在不配。”説寶琴氣質不俗並不假,可非要拉踩上這園子裏的“別人”來襯托,還“實在不配”就過於耿直了。這不是説寶琴把其他人都給比下去了嗎?捧一踩一,水平不高。

 

再看看王熙鳳的危機公關水平,也是不俗。寶玉的奶媽李嬤嬤這樣的老員工撒潑鬧情緒,嫌襲人沒禮貌,躺在牀上不跟她打招呼,對此,寶玉是怎麼處理的?他趕緊解釋説,襲人病了,吃了藥剛睡下。李嬤嬤火氣更大:你就知道向着那個狐媚子説話,眼裏沒有我了!李嬤嬤罵的是襲人,刷的是存在感,要證明自己的地位。李嬤嬤越罵越兇,僵持不下,救火隊員鳳姐出場。鳳姐先是好聲好氣地安慰李嬤嬤:“好媽媽別生氣。”接着柔中帶剛,搬出賈母和賈府的規矩來:“大節下,老太太才喜歡了一日。你是個老人家,別人高聲,你還要管他們呢,難道你還不知道規矩。”最後,給足面子和台階:“你只説誰不好,我替你打他。我家裏燒的滾熱的野雞,快來跟我吃酒去。豐兒,替你李奶奶拿着枴棍子,擦眼淚的手帕子。”這一番話,軟中帶硬,聽着卻悦耳,既照顧了李嬤嬤的心理需求,有柔和的安撫,也有對原則的堅持和隱含的警告,綿裏藏針,這説話的技藝值得職場人學習。

 

 

在化解尷尬,為場面“破冰”方面,王熙鳳也是當仁不讓第一人。

 

寧國府給賈敬辦生日會,但壽星本人出外修道不在場,做客的王夫人和邢夫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説:“我們來,原為給大老爺拜壽,這不竟是我們來過生日麼?”一時間,在場人面面相覷,各自不安起來,尤氏等主人不知該怎麼回話合適,王夫人、邢夫人可能也後悔説了這麼一句尷尬話。王熙鳳卻説:“大老爺原是好養靜的,已經修煉的成了,也算得是神仙了。太太們這麼一説,這就叫作‘心到神知’了。”簡簡單單一句話,誇了老壽星賈敬,給寧國府辦壽宴找到了合理性,也解了王夫人和邢夫人的圍。

 

王熙鳳總能找到新角度,跳出局面看問題,於積極處解讀。為了賈赦討鴛鴦做小老婆的事情,賈母生氣發火,四處遷怒,氣氛一緊張,大家夥兒都不敢説話。這時,鳳姐來了一句:“我倒不派老太太的不是,老太太倒尋上我了。”賈母和眾人頓時都愣住了,這時鳳姐解釋説:“誰教老太太會調理人。調理得水葱兒似的,怎麼怨得人要?我幸虧是孫子媳婦,若是孫子,我早要了,還等到這會子呢。”用埋怨的方式來夸人,另闢蹊徑,一下子把賈母逗樂了,氛圍也就鬆弛下來。

 

善於替人解圍,巧語緩和氣氛,賈府的“社交場合”中,誰能不愛王熙鳳啊?

 

2

 

公眾場合的王熙鳳落落大方,善於調節氣氛,主導談話方向,永遠站在C位。私下裏一對一的王熙鳳又怎樣?

 

雖然在做事和管家上,有嚴格的規矩,周瑞家的説她“待下人未免太嚴了些”。但她那是公事公辦,平日裏對身份地位低的人,她其實算得上親切得體。比如對丈夫賈璉的奶媽趙嬤嬤熱情招待,嘴上叫得十分親熱:“早起我説那一碗火腿燉肘子很爛,正好給媽媽吃,你怎麼不拿了去?趕着叫他們熱來!”“媽媽,你嘗一嘗你兒子帶來的惠泉酒。”位高權重的人對自己這樣尊重,着實讓人歡喜。同樣是奶媽,趙嬤嬤就絕不會有李嬤嬤那樣的委屈憤懣。劉姥姥來打秋風,王熙鳳也給了二十兩銀子一吊錢,讓她坐車回去,是打心眼兒裏為她考慮過的,還説“給孩子做件冬衣吧”,也是友好又周到。

 

 

對家裏權力的核心人物賈母,王熙鳳的態度卻很有趣。她不會向其他人一樣又敬又怕地捧着,而是時常用“冒犯”的方式調侃。“互懟”也成了她們相處的模式,比如她調侃説賈母到園中賞雪是“躲債”,要賴薛姨媽的銀子。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很容易止步於一定的距離,尤其是位高權重者,人人都會在行動上重視,但在心理上疏遠。鳳姐這種無傷大雅的玩笑,反而突破了界限,實現了親近的效果。久而久之,賈母把王熙鳳與歡喜逗趣的情緒與貼心知心的判定聯繫起來,一看見她就不由得喜歡起來。

 

對於丈夫賈璉,很多人説王熙鳳是悍婦,其實細看起來,那些“狠”也無非是因愛生出妒。在賈璉面前,她是會撒嬌的。賈璉出差回來,她是如何彙報管自己接管寧國府的事兒?她説:“我苦辭了幾回,太太又不容辭,倒説我圖受用,不肯習學了。殊不知我是捻着一把汗兒呢。一句也不敢多説,一步也不敢多走。”這還是女強人鳳姐嗎?簡直就是林黛玉進賈府的心情啊。有人説這是鳳姐誆騙賈璉,這話説得其實不夠懂得人性——這未嘗不是王熙鳳自己內心的一部分寫照,女強人也會有柔弱的一面,在丈夫面前主動示弱,其實就是一種撒嬌,是閨閣情趣的體現。她後面又説,“珍大哥哥還抱怨後悔呢。你這一來了,明兒見了他,好歹描補描補,就説我年紀小,原沒見過世面,誰叫大爺錯委他的。”這一番吐辭其實也是撒嬌,希望丈夫表揚自己能幹。她不説自己如何早起點卯,管事辛苦,而是讓賈珍説給賈璉聽,這在賈璉當然也很得了面子。

 

私下裏,王熙鳳與姑媽王夫人和婆婆邢夫人的關係有點微妙。對於邢夫人這樣的糊塗人,鳳姐是提點不成便順着,但不摻和。賈赦要讓鴛鴦做妾,邢夫人找鳳姐商議,鳳姐覺得這事不成,但邢夫人惱了之後,她立刻改了説法,順着邢夫人的心理説:“想來父母跟前,別説一個丫頭,就是那麼大的活寶貝,不給老爺給誰?”邢夫人興高采烈地去找鴛鴦説,鳳姐卻刻意不跟她一起去,且在其他人面前撇清這件事。

 

大觀園裏出現了“繡春囊”事件,王夫人來找王熙鳳問罪,以為是她這個年輕媳婦丟的。面對“錯怪”,王熙鳳並沒有慌張,也不憤怒,而是不卑不亢,條分縷析,反駁得十分有條理。“太太想得有理,我也不敢説我沒有這樣的東西”——並不硬懟,説對方錯了;“那穗子都是市賣的,我縱輕薄,自然是好的,也不要它了”——我用的東西比這個精緻得多;“主子裏我是年輕媳婦,奴才裏比我年輕的又有”——點明其他人也有嫌疑。

 

面對不白之冤,她沒有賭咒發誓去表白,糾纏在自己“有沒有”這個問題上,而是邏輯清晰地證明,從園子裏撿的這個,必不是她的東西。王夫人覺得有道理,就被説服了。

 

常人面對指責時容易讓情緒佔了上風,變成與人置氣,鳳姐卻懂得邏輯下手、證據第一,這當時女子少有的理性,不透着她遇事不慌的沉靜與應對裕如的氣度嗎?大觀園裏成為場面上的主持者,女孩堆裏出挑為有圓有方的強者,進退有度,有膽有謀,王熙鳳活在她那張嘴皮子上,其實也活在她內心的強韌上、做人的方圓上。當然,她畢竟在情事面前突破了終極“界限”,在駕馭不了的他人命運上包攬了不堪承受之重,最後反誤了性命,這則又是用話語不能破解的人生謎語、性格短板與命運惡咒的合力使然,最終使她還是成為一個悲劇人物。


(本微信公眾號專稿)


點擊下面鏈接,可讀部分“朝花時文”近期熱讀文章:


一枚月亮掉落人間 l 安寧

在美國,看最近爆棚的《瘋狂亞洲富豪》 l 張欣

 “老爺子”朱旭帶走了少為人知的一瓣“心香” 

重讀謝晉:我們的電影是否配得上時代 | 金濤

萬方與曹禺,這樣“扭結”了一輩子 l 王夢悦 

真正的讀書人,因為淵博,所以謙卑 | 錢紅莉

我們的芳華,在滬閔路上回響 | 鄭憲 

我的城市記憶 l 黃阿忠 

看《如懿傳》:只要愛情,何嘗不是一種貪婪 l 肖遙

養小 | 王太生

張大千的禪蓮裏,有心境澄明的歡喜 l 陳融 

被批評是奢侈的幸福 | 葉傾城


這是“朝花時文”第1715期。請直接點右下角“寫評論”發表對這篇文章的高見。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類型:散文隨筆,尤喜有思想有觀點有乾貨不無病呻吟;當下熱點文化現象、熱門影視劇評論、熱門舞台演出評論、熱門長篇小説評論,尤喜針對熱點、切中時弊、抓住創作傾向趨勢者;請特別注意:不接受詩歌投稿。也許你可以在這裏見到有你自己出現的一期,特優者也有可能被選入全新上線的上海觀察“朝花時文”欄目或解放日報“朝花”版。來稿請務必註明地址郵編身份證號。

“朝花時文”上可查詢曾為解放日報“朝花”寫作的從80歲到八零後的200多位作家、評論家、藝術家和媒體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們是誰,把你想要的姓名回覆在首頁對話框,如果我們已建這位作者目錄,你就可靜待發送過來該作者為本副刊或微信撰寫的文章。


蘋果用户請長按識別二維碼,向編輯打賞


閲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