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散步 | 黃亞洲

朝花時文2018-11-10 01:51:53


文/黃亞洲


我喜歡獨自散步,或大街,或小巷,或湖畔,或隨便什麼小徑,任小徑落滿隨便什麼顏色的花。


就一個人散步隨意,可控步速,想快快點,想慢慢點,想忽然停下來莫名其妙看看天上雲,也沒事,或忽然斜幾步,或摸摸牆前躥起的葉子,心想這是什麼植物,香氣這麼淡雅。有時候忽然迎面一絲涼風,又聞天邊幾聲鳥鳴,沒來由地生了傷感,眼角顧自濕了,便掏手帕去揉,旁邊也沒人斜眼説,一爺們掉淚,什麼出息!


這天一早,朋友們就嚷嚷説去看日出,説是太陽八點二十分吐紅,大家動作快點,早餐對付一下就跟着出發。我便獨獨説不去了。山裏海邊看日出多回,不想經驗重複,儘管那一刻撕心裂肺壯烈非常,自己心想,還是趁這個時辰獨自走走為好。


這個小鎮子七點多了天才矇矇亮,八點多出門,正好晨風習習,起起伏伏的小街幾乎無一行人,西班牙人睡得真香。


除了酒店,我便沿着一條我昨日晚上未曾走過的小街行走。那街乾乾淨淨,一路緩緩上坡,像要去天上,這種感覺叫我喜歡。


兩側鋪子不多,都是關門的。街上偶爾有小汽車開過,濺起幾片花瓣,除此之外,天地間寂靜無聲。



沿街走到坡頂之後,發現小街繼續往前蜿蜒,同時也往兩側爬開。身歷高處,似乎也可觀望日出,見東邊一片屋頂,瓦上已是血紅了,想必夥伴們都在那裏雀躍,相機啪啪不停。這個名叫龍達的小鎮,海拔七百來米,居懸崖之上,觀日出原本是理想的,而我,此刻,卻獨獨望着西面。


這裏望西面風景好,腳下彷彿是個觀景台,也有欄杆。扶欄望向西邊,竟見視線下方沉澱着一大片沉沉浮浮的白霧,而懸崖下面的紅色屋頂與黃色屋頂,便在這白霧裏浮現,隱隱約約。山下人若抬頭看霧,怕就是雲了。


而那深褐的粗重的峭壁則一柱一掛地從那白霧裏升出,筆直上躥,與我的視線齊平,敍述着這個西班牙南部小鎮的險峻。怪不得旅遊手冊要大驚小怪介紹,説這是個雲端裏的城市。


清涼的晨風迎面拂來,一縷又一縷,也不覺寒,倒是看得呆了。



心裏忽然想,這晨風,這白霧,這峭壁與躲在峭壁底部的那片影影綽綽的紅瓦房子,還有我此刻站立着的這小街的高端,以及默立在街旁的一羣又一羣精緻的白牆房子,房子窗台上開放着的這些紅的花、藍的花、紫的花,甚至這小鎮整個的早晨,現在都是我一個人的,都入了我一個人的目光,吹在我一個人的皮膚上,進了我一個人的境界裏,這種感覺多麼奇妙。若是有兩個人出來散步,那這一切就得分成兩半了,就得對半切了,這真是不敢想,這就很有點缺憾了。你或許會説一大於二,一加二大於三,兩個人三個人的感受加起來,互相一堆,就倍加豐富了。但在我,這仍不敢想,還是一個人好,我一個人,會給予我周遭的景,獨份的美。


哪怕,對撲上來的清涼的風,一縷一縷的,我也給它獨份的擁抱。


獨自散步,就賺個隨意,滿眼過去,都是景,都是獨一份的感受,都是平生的經歷、偶得的體悟、自撰的哲學。


那些紅的花、藍的花、紫的花,連同那幾粒離開又黏合的嗡嗡嚶嚶的蜜蜂,都是回憶。


離開小街的高處,我又倒着走回去,這又是下坡的愜意了。眼裏依舊是晨風裏那些清涼的房子,窗台上那些彩色的秋天。只不過,樓牆上端的顏色有了變化,一種金色的耀眼的光亮在白牆上緩緩擴大自己的面積。


我往東看,白房子與白房子的縫隙處,已經冒頭的太陽果然已在閃現它的熱情,一晃,又一晃。我的夥伴們肯定已經以集體歡呼的方式迎接它的露頭。果然進得酒店,從興奮裏還沒有緩過勁來的夥伴們一個勁嚷,你為什麼不去啊,你不去太可惜了。


我笑笑,只不語。


我要趕快回房收拾行李箱,旅行團即將出發。下一個點是塞維利亞,航海家哥倫布出發的城市。


朋友們,我那個閒散的獨份的小鎮早晨,看來你們沒有。


(刊於2018年11月01日解放日報朝花週刊綜合版)


點擊下面鏈接,可讀部分“朝花時文”近期熱讀文章:


一枚月亮掉落人間 l 安寧

在美國,看最近爆棚的《瘋狂亞洲富豪》 l 張欣

 “老爺子”帶走了少為人知的一瓣“心香” 

重讀謝晉:我們的電影是否配得上時代 | 金濤

萬方與曹禺,這樣“扭結”了一輩子 l 王夢悦 

真正的讀書人,因為淵博,所以謙卑 | 錢紅莉

我們的芳華,在滬閔路上回響 | 鄭憲 

我的城市記憶 l 黃阿忠 

看《如懿傳》:只要愛情,何嘗不是一種貪婪 l 肖遙

養小 | 王太生

張大千的禪蓮裏,有心境澄明的歡喜 l 陳融 

被批評是奢侈的幸福 | 葉傾城


這是“朝花時文”第1739期。請直接點右下角“寫評論”發表對這篇文章的高見。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類型:散文隨筆,尤喜有思想有觀點有乾貨不無病呻吟;當下熱點文化現象、熱門影視劇評論、熱門舞台演出評論、熱門長篇小説評論,尤喜針對熱點、切中時弊、抓住創作傾向趨勢者;請特別注意:不接受詩歌投稿。也許你可以在這裏見到有你自己出現的一期,特優者也有可能被選入全新上線的上海觀察“朝花時文”欄目或解放日報“朝花”版。來稿請務必註明地址郵編身份證號。

“朝花時文”上可查詢曾為解放日報“朝花”寫作的從80歲到八零後的200多位作家、評論家、藝術家和媒體名作者的力作,猜猜他們是誰,把你想要的姓名回覆在首頁對話框,如果我們已建這位作者目錄,你就可靜待發送過來該作者為本副刊或微信撰寫的文章。


蘋果用户請長按識別二維碼,向編輯打賞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