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事揭祕:蔣介石曾準備讓毛澤東出任偏遠省份主席

舊事不滄桑2018-11-09 23:08:39

重慶談判時等人的合影(資料圖)



毛澤東到達重慶的當天晚上,蔣介石舉辦了一個小型歡迎宴會。

毛澤東與蔣介石見面了。他們至少有十幾年沒有見過面了。上一次見面可能是在廣州,那時蔣介石是國民革命軍的統帥,毛澤東則以國民黨員的身份代理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一年後,隨着國共兩黨的決裂,兩個人從此成為政治上和軍事上的對手,他們率領各自的武裝力量所進行的較量,每一刻都關乎各自的生死存亡。因此,即使毛澤東來到蔣介石面前,國共雙方的高級官員們還是感到他們握手的那一瞬間有點不可思議。

此時,兩個人的威望都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峯。

作為二戰中國戰區的軍事統帥,歷經八年的抗日戰爭,蔣介石在國際社會已成為率領國民抵抗外國侵略的意志堅強的領袖。現在,他更有理由充滿自信:他擁有四百萬以上裝備精良的正規軍,蘇、美援助中國抗日的所有武器都在國民黨手中。儘管他向毛澤東發出邀請時有一種“恩賜”的感覺,也慷慨地公開表示他將對毛澤東“以誠摯待之”,但是,在與毛澤東見面的那一瞬間,他還是感到了一種強烈的羞辱:--近二十年來,他不斷地表示一定要把“禍匪”共產黨斬盡殺絕,甚至數次宣佈毛澤東已被他的軍隊“擊斃”。--恍如昨日的一切如何能與今天這個舉杯問候的場面對應?眼前這個長期與他對抗的“匪首”如不受到懲罰誰人還能服從他的政府?他領導的國家還能稱得上是有尊嚴的國家嗎?

此刻,在長征途中面容憔悴、身體消瘦的毛澤東已經容光煥發、體態豐滿,這個中國歷史上最着名的革命者已經順利地完成了創造偉業的一切準備。抗戰後期在延安開展的整風運動,使中國共產黨無論在組織上還是在思想上,都得到空前的統一,他在黨內的威望和地位已是無可置疑。此時,他寬大的上衣口袋裏揣着延安發來的“解放區實力政權”統計電報,這封電報猶如一份共產黨人的“財產”清單:“全軍已擴大到一百二十七萬人(東北發展的三萬在內),民兵發展到二百六十八萬餘人,地區擴大到一百零四萬八千餘平方公里,人口擴大到一萬(億)二千五百五十萬,行署二十三個,專署九十個,縣(市)政權五百九十個,縣城二百八十五座(反攻前八十九座)……”

由於蔣介石沒有料到毛澤東真的會來,因此,在毛澤東抵達重慶的當天,他才匆忙召集會議討論對策。會議臨時確定了三條談判方針:一、不得與現在政府法統之外來談改組政府問題;二、不得分期或局部解決,必須現時整個解決一切問題;三、歸結於政令、軍令之統一,一切問題,必須以此為中心。

共產黨方面提出了關於談判的十一點意見。

與毛澤東之前提出的政治主張相比,共產黨人再次作出重大讓步:不但承認蔣介石的領導地位,承認國民黨政權,而且捨棄了“聯合政府”的提法,只要求“參加政府”。當然,這份意見中包含着兩個核心的政治問題,即軍隊國家化和結束黨治。

看到共產黨人的意見後,蔣介石的感受是:“腦筋深受刺激。”

蔣介石與毛澤東進行了單獨談話。--陪同毛澤東前往重慶的胡喬木回憶,在重慶,蔣介石與毛澤東會面有十一次之多,大多是在公開場合,但兩人的幾次重要會談都是祕密的,蔣介石開出了價碼:承認解放區事實上是絕對行不通的,在中共真正做到之後,各縣的行政人員經中央考核後酌情留任,省一級人員乃至省主席可以考慮邀請中共人士擔任。關於政治問題,國民政府正考慮把戰時國防最高委員會改組為政治會議,各黨派代表都可以參加,但是中央政府的組織和人事暫不變動。如果中共方面現在就想參加政府,可以考慮。也可以增加中共在國民大會的代表名額,但是現在的國民代表不能重選。關於軍隊問題,國民政府能夠允許的最高限度是:中共軍隊整編為十二個師。

坐在蔣介石對面的毛澤東不置可否。共產黨方面已經得到關於蔣介石談判底線的情報,這份由中共南方局提供的情報相當準確:蔣介石在軍隊問題上最後可能讓步到十六個師,國民大會的代表名額可以讓步到百分之七。至於蔣介石説的省主席一職可以考慮邀請中共人士擔任,情報援引國民黨內部人士的説法是:到非讓步不可的時候,蔣介石準備讓毛澤東出任新疆省政府主席。無法得知,當毛澤東聽説蔣介石準備讓他出任中國一個偏遠省份的“主席”時,是一種什麼樣的心境?

除了對共產黨提出的“承認蔣先生在全國的領導地位”這一條表示“不勝讚佩”之外,國民黨方面對其他問題沒有任何讓步的跡象。就在國共兩黨艱難地討價還價的時候,參與談判的美國駐華大使赫爾利的態度突然強硬起來,原因是他必須帶着國共談判的某種成果回國述職。於是,赫爾利不耐煩地宣稱:要麼承認國民黨統一,要麼宣佈談判破裂。毛澤東對赫爾利説,我們的態度是:不承認,也不破裂,問題複雜,還要討論。

赫爾利空手回美國去了。

蔣介石焦躁不安。在他看來,毛澤東和共產黨人依舊是“匪”。而之所以還要與毛澤東周旋,其目的,蔣介石在給各戰區司令長官的密令中表述得明白無誤:“目前與奸黨談判,乃系窺測其要求與目的,以拖延時間,緩和國際視線,俾國軍抓緊時機,迅速收復淪陷區中心城市。待國軍控制所有戰略據點、交通線,將寇軍完全受降後,再以有利之優越軍事形勢與奸黨作具體談判。彼如不能在軍令政令統一原則下屈服,即以土匪清剿之。”

毛澤東也十分疲憊,但是隻要和談的期待還有,他就必須堅持下去。毛澤東出席了由孫中山之子孫科舉行的盛大酒會,與宋慶齡、馮玉祥、邵力子、張治中、沈鈞儒、郭沫若、傅斯年等一一舉杯。他把《沁園春·雪》贈給了辛亥前輩柳亞子--這首一九三六年冬天寫於共產黨人艱苦轉戰中的詩作,以傲視羣雄的氣概再次令蔣介石“深受刺激”。他還出席了包括白崇禧在內的國民黨軍高級將領舉行的歡迎宴會或茶話會。他主動宴請各界朋友,從政界、軍界、文化界到產業界。他甚至看望了一向反共的陳立夫和戴季陶。

但是,令人擔憂的事情還是出現了。此時,美軍不但佔領了從廣州灣到秦皇島的沿海各大城市和交通要道,還動用飛機和軍艦日夜兼程地幫國民黨軍運送兵力。更嚴重的是,國民黨中統局擬定了以“蔣總統要經常諮詢國事”為藉口扣留毛澤東於重慶的計劃。延安給毛澤東發來電報,建議毛澤東回來。毛澤東的態度是:繼續留在重慶。同時,在有把握的情況下,反擊胡宗南、閻錫山、傅作義向解放區發動的進攻,打幾個大勝仗支援重慶談判。

局部的軍事衝突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在華美軍在那個時刻所充當的角色充滿戲劇性。他們在幫助蔣介石日夜運送兵力的同時,竟然也為共產黨人做了一件至關重要的事,那就是用飛機把共產黨的將領們送到了前線。就在滯留延安的共產黨將領急需返回各解放區的時候,恰巧有一架美軍觀察組的運輸機從西安飛到延安,於是共產黨人便對美軍飛行員説,能否幫助我們運送幾個人去太行山?美軍飛行員在沒有詢問究竟是什麼人的情況下痛快地答應了。飛機離開延安的那天,中央外事聯絡科長黃華去機場給美軍飛行員送行,看見機翼下準備登機的一羣人時,嚇了一跳,這些人是:劉伯承、鄧小平、陳毅、薄一波、林彪、滕代遠、張際春、陳賡、陳再道、陳錫聯、蕭勁光、宋時輪、楊得志、李天佑、鄧華、王近山、傅秋濤、鄧克明、江華和聶鶴亭。黃華當即向軍委祕書長楊尚昆請求陪同飛行,因為一旦出了問題,他可以充當翻譯。在小小的道格拉斯運輸機的貨艙裏,二十一位共產黨高級將領擠在一起。--如果這架運輸機真的出了事故,中國解放戰爭的歷史也許會是另一種樣子。

四個小時之後,飛機降落在太行山深處的一個簡易機場。

共產黨將領們立即奔赴各解放區。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日,共產黨代表與國民黨代表在重慶桂園的客廳裏簽署了《國民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紀要》,這就是中國當代史上着名的《雙十協定》。

毛澤東要離開重慶了。蔣介石與毛澤東又見了一面,並進行了長談。蔣介石説,國共兩黨,不可缺一,黨都有缺點,也都有專長。我們都是五六十歲的人了,十年之內總要搞出個名堂,否則對不起人民。毛澤東向蔣介石談起土地革命。蔣介石聽後説,很好,將來這些事都給你們來辦。最後,蔣介石再次勸告毛澤東,不要搞軍隊,如果專門在政治上競爭,可以被接受。毛澤東則表示,贊成軍隊只為國防不為黨派。於是,蔣介石對毛澤東説,我們二人能合作,世界就好辦了。

一九四五年十月十一日,毛澤東與蔣介石握手道別。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此一別便是他們的永別。

本文摘自《解放戰爭(上)》,王樹增 著,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來源:人民網



相關視頻:


重慶談判 




舊事不滄桑,向着你的心靈深處出發。


如果你覺得此文不錯,不妨分享到朋友圈,和你的小夥伴共享。


關於出版、約稿等工作,可聯繫QQ:442765512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