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永圖深度解讀貿易政策:中國應該更大力氣增加進口

鳳凰財知道2018-11-09 13:22:15

編者按:11月5日,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在上海舉行。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主旨演講中指出,中國將進一步擴大開放,預計未來15年,中國進口商品和服務將分別超過30萬億美元和10萬億美元。同時,中國將進一步降低關税,提升通關便利化水平,削減進口環節制度性成本,加快跨境電子商務等新業態新模式發展。


《新京報》對此發佈社評稱,這些宏觀的、或具體的舉措,均表明了中國擴大開放的誠意。進博會既是對中國改革開放40年來已取得成就的一次總檢閲,也是中國助力經濟全球化、體現大國擔當的一次行動宣示。儘管內容設定為“進口”,而不是以往外界業已習慣了的“進出口”,然而一字之易,深意存焉。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9月15日,在由上海高級金融學院(SAIF)和鳳凰網財經聯合主辦的“SAIF金融E沙龍”上,原外經貿部副部長、中國入世談判首席代表、鳳凰網財經研究院顧問龍永圖也曾表示,“我們應該全力以赴地做好對外貿易政策的調整。過去我們貿易政策的重點是擴大出口,創匯。(但是現在的)貿易政策我覺得應該是出口和進口並重,而且應該更大力氣增加進口。


龍永圖進一步闡述道,“為什麼那麼牛?想來想去,就是一條——它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因為進口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價格、決定了市場。這是我們這些搞外貿的人一生的夢想。所以我呼籲我們的企業家、我們的政府對於進口要給予更大的重視。”


圖片:龍永圖在SAIF金融E沙龍現場


以下為鳳凰網財經獨家整理的龍永圖先生當時所作的70分鐘的精彩演講內容:


今天我想講一下當前國際貿易的格局。大家知道第二次大戰以後,經過幾十年的發展,非常複雜,再加上最近幾年來有些國家有些人出來攪局,所以使得整個國際貿易體系更加複雜、更加難以讓人理解甚至出現了相當大的不確定性。


用一句老話來講,現在全球貿易體系可以説剪不斷理還亂,為什麼剪不斷呢?因為經濟全球化的大的潮流,全球貿易投資的大的趨勢,在市場的力量、科技的力量的推動之下,不可阻擋。所以全球貿易體系還剪不斷,相互之間的觀念很難那麼接近。但是現在要把它理清楚,又很亂。所以我今天想給大家講幾個問題,題目是“和我們的選擇”。


全球貿易體制的三個層面


第一部分講一下目前全球貿易體制的基本格局。


戰後以後形成的全球貿易體制基本上分三個層面。


一個是世界貿易組織WTO為代表的全球體制。


第二個層面是區域貿易體制,從最先建立的歐洲聯盟到東盟、北美自由貿易區,再加上全世界這些年來建立的一百多個,所以第二大塊就是區域貿易體制。


第三個是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主要是一個國家和另外一個國家所建立的自由貿易的關係。所以全球的貿易體制基本上就是這三大塊或者三個層面。


現在對全球體制形成了一個最大的挑戰,這個挑戰就是大家現在講的單邊主義。因為單邊主義不僅挑戰WTO為代表的全球體制,也挑戰區域貿易體制,也挑戰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別看提到了雙邊貿易,但是對雙邊自由貿易體系也是一個挑戰。目前這三個層面都遭到了來自單邊主義的挑戰。


我想在第二方面講一下這三個層面目前的現狀。


第一個層面,以WTO為代表的全球體制。這個全球體制從關貿總協定一直到世界貿易組織,經過了幾十年的談判,大家熟悉的是東京回合、肯尼迪回合、烏拉圭回合到多哈回合,幾十年的談判,形成了全球的多邊體制,全球多邊體制主要幹三件事情。一個是制定全球貿易規則。第二是開展全球範圍內的談判,相互開放市場,形成更加自由、便利和公平的貿易環境。第三是解決國與國之間的貿易爭端。這就是幾十年來以世界貿易組織為代表的全球體系所幹的三件事情。


第二個層面,區域貿易協定,區域貿易協定本來是作為全球貿易體制的一個補充而搞起來的,主要是為了顧及一些國家之間的經濟貿易關係、經濟體制的一些特點。比如在歐洲聯盟,因為他們的發展階段比較接近,地理位置也比較接近,所以搞出來了歐洲聯盟。歐洲聯盟背後更深層面的原因,就是歐洲人想建立起來一個比較強大的經濟體,來對抗或者抗衡美國這樣大的經濟體,也出現了東盟。後來美國與加拿大和墨西哥又搞了,因為他的鄰國就這兩個。後來在區域貿易協定的帶動之下,2008年開始,全球的區域貿易協定風起雲湧,大家都在搞區域貿易協定,一下子搞了100多個。本來區域貿易協定是作為世界貿易組織全球體系的一個補充,現在這個補充在相當程度上成了全球貿易趨勢的一個主流。


後來又是雙邊貿易協定,這也是美國先搞出來的,美國人為了迴避世界貿易組織最根本的原則,就是一個國家的貿易條件應該按照世界貿易組織的原則平等的使用所有的國家,但是美國覺得有一些特殊的政治考慮和經濟考慮,所以它應該被允許為搞一些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所以全球最早的雙邊貿易協定之一就是美國和以色列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美國是主要從政治上考慮,從貿易上、經濟上支持以色列,給以色列一些特殊的貿易政策。後來經過幾十年以後,中央政府為了支持香港,搞了一個,因為香港也是關貿總協定的成員。兩個WTO之間簽訂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


在美國帶了這個頭以後,本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是作為全球貿易體系的一個例外,當時是説例外的安排,但這些年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越來越多了。因為我參加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談判,我們歷經千辛萬苦,好不容易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我們應該成為全球貿易體制的堅定的捍衞者。但是後來全球區域貿易協定的安排搞得那麼風風火火,其他國家都在搞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如果我們中國不搞,好象也跟不上這個潮流。所以儘管當時像我們這些人,堅決反對或者説對搞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不持積極的態度,對搞區域貿易協定,也不持積極態度,但後來沒有辦法。日本也是這樣子。本來雙邊貿易協定是一個例外的安排,現在也變成了一個常態。所以全球貿易體系確實經過這些年來的發展,已經基本上顛覆了當時的最後單一原則為基礎的全球貿易體制。


“剪不斷理還亂”的現狀

為什麼現在全球貿易體系這麼亂呢?


因為最後單一原則基本上被滅掉了,談不上什麼關税8%,全球是8%,談不上開放銀行對全世界都開放,現在都是選擇性開放,再加上現在一些國家根本就不顧及當時經過了多年談判所談出來的關税水平,想加25%就加25%,想加10%就加10%,整個全球體制被放在一邊了。全球多年以來想當然的基本原則,現在都被踐踏。所以現在的全球貿易體制問題,確實是非常混亂的。把多年以來世界貿易組織形成的原則和慣例之不顧所形成的,所以現在的全球貿易體制是非常混亂的。


分析一下這三個層面全球貿易體制目前碰到很大的困難,在WTO層面,也就是全球體制的層面,這些年來世界貿易組織可以説長期被弱化、被忽視、被邊緣化,關鍵就是過去曾經創立甚至主導的世界貿易組織多年的美國,世界貿易組織對他們也失去了作用。因為過去剛剛成立關貿總協定的時候才二三十個成員國,西方發達國家完全為主導,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剛加入聯合國的時候,本來可以一夜之間寫一封信,就可以成為成員,但是我們沒有參加。後來當我們想參加的時候,後來又經過了15年。


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認為他們現在已經不能主導世貿組織了,世貿組織對他們已經失去了作用,而且在某種意義上,他們當年自己有些規則現在對他們也不利了,因為情況發生了變化,競爭力發生了變化。過去他們具有絕對競爭力那些領域,逐漸被新興國家和其他國家所代替。因為市場經濟就是強者的經濟,所以市場經濟的規則也是有利於強者的規則。美國現在是絕對的強者,是在所有領域的強者,所以他們覺得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對他們是過時了。所以這個就導致了全球體系的邊緣化。


過去二三十個成員國協商一致,現在一二百個成員國也要協商一致,所以WTO就變得沒有效力了,WTO本身也面臨着改革的嚴重問題。所以種種原因WTO的全球體制被削弱。目前對WTO最大的挑戰就是美國威脅要退出這個組織,所以説這是世界貿易組織成立這麼多年以來面臨的最大的挑戰,因為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世界貿易組織的前身創始國和長期的主導國要退出這個組織,所以現在WTO全球體制面臨建立以來最大的危機。這是第一個問題,全球體制的現狀。


第二個區域貿易的現狀。


區域貿易協定在過去二三十年間是主流,而且我認為現在還是主流,因為區域貿易協定基本上主宰着全球貿易,在某種程度上,全球貿易不是按照WTO的規則在進行,而是按照一百多個區域貿易協定的安排在進行,在某種意義上是這樣。這就使得區域貿易協定大行其道,但是區域貿易安排在過去幾年當中也碰到了很大的挑戰,最大的挑戰應該是英國脱離歐盟,就是英國脱歐,打擊了全球最大的區域貿易組織。現在美國宣佈退出TPP,TPP曾經是過去多年以來區域貿易協定的明星,因為參加它的國家力量最強、市場最大、質量最高、開放度最大。但是美國不知道怎麼想的,上來就把TPP廢掉。這也是全世界的貿易的國家也好,貿易的體系也好,都在研究的事情,都想不明白。包括我們也是。


第三個層面,雙邊自由貿易協定。


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現在還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因為在全球貿易體制和區域貿易協定都遭到了重創的情況下,很多國家都開始考慮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是不是最好的安排,本來是全球體系的一個例外,現在要成為常態了。當然,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不能説它就一點好處都沒有,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和我們現在講的單邊主義完全是兩回事情。雙邊自由貿易協定依然是現在全球自由貿易體系的一個組成部分,但是單邊主義挑戰全球區域和世界雙邊貿易協定的自己的國家的利益,把自己所設定的貿易條件強加到其他國家,在未經談判的情況下,設定新的貿易條件的一種做法。所以它跟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是不一樣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是通過兩個國家長期談判,按照國家的一些國情當中的特殊情況,達成的一個對雙方有利的貿易協定,和單邊是完全兩回事情。


比如中國和韓國的自由貿易協定,經過雙方的談判是什麼樣的格局呢?就是使得雙方的差不多90%以上的進出口產品都實行零關税,零關税的產品覆蓋到差不多韓國88%的進口,對韓國GDP的拉動大概是0.94%。所以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如果談得好還是很有價值的。中韓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還有很重要的規定就是80%以上的重點產品都實行零關税,因為中韓兩國之間的產業合作非常緊密,中國的電冰箱、中國的手機、日本的手機,很多零部件都是從韓國進來,韓國的三星製造手機很多零部件都是從中國進口。所以零部件的這些中間產品使得中韓之間的產業合作非常緊密,把這些中間產品80%以上都實行零關税了,這就使得雙方的製造業大的降低了成本,而且更加使雙方的產業合作緊密起來。所以這是中韓兩國之間的產業合作。


再加上中國非常喜歡韓國的化粧品、高檔食品、時裝、家用電器等等,所以把這些產品都大大降低關税甚至是零關税,大大有利於中國的消費者。所以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還是有它的好處的,不同於現在我們所批判的單邊主義。


所以現在第二部分就分析了一下三個層次的全球貿易體系的現狀。總結起來,以WTO為代表的全球體系現在處於被邊緣化、被弱化甚至被拋棄的邊緣,目前最大的挑戰就是來自它最重要的成員美國的威脅,美國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而且從美國來講,他有一些新玩法,對WTO現在是很大的威脅。這是全球體系所面臨的狀態。


區域貿易協定總的來講依然是全球貿易體系的中流砥柱,是最活躍的,也是最龐大的體系。但是它又受到了英國脱歐和美國退出TPP的打擊。但是儘管有這樣一些打擊,特別是美國退出TPP,像日本還是站得出來重建TPP,這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大家認為TPP只要美國退出了,就完了。我記得一年以前,我參加美國主辦的一個討論會,他們提出來如果美國退出TPP是不是TPP就完了。我説我基本同意,TPP像一條船一樣,如果船長都逃跑了,這個船就沒什麼了。所以從區域貿易協定這個層次來講,依然是當前全球貿易格局當中的主流部分,但是也遭到了沉重的打擊。這是英國脱歐和美國退出。第三個層面就是雙邊自由貿易協定,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現在進展比較快,從例外正在變成常態。


所以總的來講,現在全球貿易的體系從三個層面來講都出現了新的變化,面臨着新的挑戰。今天我們討論的就是在目前這樣一個混亂的、十分複雜的剪不斷理還亂的全球貿易體系的基礎上。


中國的兩個選擇


我們可以做一些什麼樣的政策選擇?就是我們中國應該怎麼辦?今天我想趁着這個沙龍講兩條意見,也就是我們中國的兩個選擇。


第一, 繼續支持以世界貿易組織為代表的全球體系,妥善應對美國關於退出WTO的威脅。


我覺得在世界貿易組織面臨最困難的時候,中國作為經濟全球化的一個主要的支持者,應該繼續支持世界貿易組織,在這個時候放棄對世界貿易組織的支持,實際上就丟失了中國堅持全球化的重要原則,這個對我們來講是很重要的。


當前我們怎麼樣來支持世界貿易組織?世界貿易組織主要是三個職能,或者説幹三件事。一個是制定規則,現在看來由於美國和其他一些國家不要説對於制定新規則沒有興趣,對老的規則也開始不執行了,所以世界貿易組織要執行制定規則這個職能很難,也是一種諷刺吧,我們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後,世貿組織就再也沒有制定過一個像樣的、重要的規則。


第二個職能是開放市場,現在貿易保護主義盛行,在這樣情況下,讓世界貿易組織擔起保護全球市場、降低關税的職能,顯然是不現實的。現在我們唯一可以支持它們能夠做到的就是強化世界貿易組織貿易爭端解決的職能。因為世界貿易組織的爭端解決機制應該説是世界貿易組織很有特色的一個機制,是世界貿易組織有牙齒的職能。因為對世界貿易組織做出的關於貿易糾紛的裁決是有強制性的。


世貿組織這個機制是由七個大法官組成的,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現在有三個大法官的位置空缺,之所以空缺是因為美國長期阻攔新的大法官的上任。所以使得世界貿易組織的爭端解決機制也幾乎瀕臨癱瘓。在這樣的情況下,我覺得我們中國要想盡一切辦法支持新法官的任命,從而使得世界貿易組織解決國際貿易爭端的職能得以恢復和強化。這樣我們應該做出重大的貢獻。


妥善處理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的威脅。很多人問我美國這樣説是會真的退出嗎?我説要是以前有一個國家,更不要説美國威脅退出世界貿易組織,我們會説根本不可能,但是現在面臨這樣一個另類美國,一切都有可能。


那麼現在怎麼做?我們應該採取什麼樣的立場呢?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這樣的威脅我們可以看成兩句話。第一,希望它不要退出。第二,也不要怕它退。

為什麼希望它不退呢?因為美國畢竟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國,美國進口量依然在全球領先,誰是最大的進口國誰就是老大,根據這個原則,美國依然是全球貿易當中的老大。


順便講一下,大家應該全力以赴地做好我們對外貿易政策的調整。過去我們貿易政策的重點是擴大出口,創匯。貿易政策我覺得應該是出口和進口並重,而且應該更大力氣增加進口。


我想一個問題,為什麼美國那麼牛?想來想去,出來一條——它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因為進口國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價格、決定了市場。這是我們這些搞外貿的人一生的夢想。所以我呼籲我們的企業家、我們的政府對於進口要給予更大的重視。就像習主席對博鰲論壇提出了積極增加進口,作為我們新的對外開放的一條重要舉措,我們應該按照習主席這樣的要求把這件事情做好。現在我們正在籌備進口博覽會。


回過頭來,美國依然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所以美國依然是全球最重要的貿易強國。只有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主導了世界貿易組織那麼多年,突然退出世界貿易組織,一定會世界貿易組織以很強大的震撼和打擊,對未來的恢復全球貿易體制。我們希望美國不退,美國不退有利於全球貿易體制,有利於經濟全球化。但是我們還是要有另外一句話,我們也不怕美國退。有的人説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就垮了。我不相信,雖然美國是全球最大的進口國,但是它的出口只佔全球出口的9%,我們中國是14%,德國是8%,所以它並沒有處在全球貿易的走向的力量。一個全球出口9%的國家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就讓世界貿易組織垮了?我不相信。


另外,我認為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會是一個非常令美國人痛苦而漫長的過程,美國過去也退出了幾個組織,但那幾個組織依然存在,只是度過了暫時的困難。但世界貿易組織和其他的都不一樣,因為世界貿易組織是一個非常複雜的貿易法律體系,是有着各種各樣不同層次的貿易協定的組織。而不是説美國推出了世界貿易組織,一句話就可以解決的。


比如談判的規範全球的貿易,涉及到六千個到八千個税號的關税體系,美國人一句話就不算數了?經過了八年談判的全球服務貿易最協定,就不算數了?涉及到幾十個貿易部門的全球最協定,就能退出了?


還有很多很多原因,比如説90年代大家達成的信息技術產品協議,全世界涉及到各種電子產品的零部件、原材料,全部實現零關税。因為越是技術含量高的產品,越要實現全球化的生產。就像波音飛機,從全世界70多個國家進口上百萬的零部件,才組成了波音飛機。所以當時為了要促進信息技術產業的發展,形成了全球信息技術產品協議,全部實行零關税。如果美國退出信息技術產品協定,美國的信息技術產業有會遭到沉重的打擊。信息技術產品和最終產品的成本就會大大提高。


有的人説世貿組織涉及到政府採購協議,美國一旦退出,美國的企業會造成極大的損失。


就是説美國要退出世界貿易組織,它退出的不是一個世界貿易組織大樓的那幾個會議,不參加會議。幾十年形成的這麼複雜的法律體系、規則體系以及條約體系,就是一天就退出來了嗎?美國的各行各業會讓特朗普這麼一句話就來損害他們極大的商業利益嗎?所以我們要看到美國退出世界貿易組織不是不可能,對他們的國家來講、對他們的企業來講,是有損他們很大利益的痛苦的決定。所以為什麼我説我們不希望美國退,但也不怕它退,退的話它的損失更大。


我們現在第一條要走的是繼續堅定支持世界貿易組織,妥善處理好美國威脅論退出世界貿易組織的事情,講清楚它的利益得失,使得美國能夠繼續支持世界貿易組織,繼續留在世界貿易組織。


第二個選擇就是在繼續支持給WTO帶來的全球體系的基礎上,更加積極的參加全球區域貿易安排。我們中國目前在參加區域貿易安排當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怎樣加快亞洲區域貿易談判,我們會繼續推動這個談判。


關於TPP,不知道大家熟不熟悉。在奧巴馬政府的時代裏面,美國和亞洲太平洋地區加上12個國家談判的區域貿易協定,包括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新西蘭、越南、馬來西亞,當時TPP在談判的整個過程當中,我們中國的輿論是一致反對,因為TPP把中國排斥到談判之外。


其實TPP不是針對中國的,為什麼沒有邀請中國參加談判呢?他們説中國人太麻煩了,如果你們參加這個談判,我們這個談判永遠結束不了。包括新的環保標準、新的勞動標準,特別是包括我們認為很困難的國際貿易對國有企業的支持、補貼,我們認為是困難最大的話題。


所以他們的打算是,我們把它先談成,然後我們做請中國加入。他們也知道TPP就像當年的世界貿易組織一樣的,沒有中國這樣一個大的市場,沒有中國這樣一個重要的角色參加,TPP即便達成協議,有意義,但是沒有全球性。


但是第一,TPP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一個像奧巴馬一樣的把中國排除在新的貿易體系談判之外的最重要的協議,現在美國不講政治,他就是隻顧美國的利益,他反對一切多邊體制、全球體制、區域貿易體制,因為他上來就把北美貿易協定給退了,重新談判。所以他是反對一切的全球體制和區域體制,根據這條原則,他也反對WTO,是他的單邊主義的這方面的決定。


我記得是在2011年,李克強總理參加博鰲亞洲論壇的時候講的,我們對TPP是持開放態度,而且樂觀其成。這表明了我們中國在對待去貿易安排方面,支持一切推動全球貿易體制建設的做法。所以既然我們中國過去沒有反對TPP,對它持開放態度,而且樂觀其成。那麼美國現在退出TPP以後,我覺得我們提出來參加TPP談判就完全有一致性。


如果當年我們中國政府公開的反對TPP,現在又參加他們,那就是我們打臉了。我們是持開放態度,而且希望它成功。所以我們現在積極考慮參加TPP談判,跟我們過去立場是一致的。


第二,TPP被美國廢掉以後,日本等其他成員還形成了一致意見,繼續維持TPP的協定。對日本等TPP其他成員的做法,我認為是維護全球自由貿易體制的積極的態度,我們對一切推動全球自由貿易體系建設的國家和行動都應該是積極態度,不能因為是日本在牽頭這件事情而反對。我們應該支持以日本為代表的TPP的成員,繼續推動貿易自由化。


第三,TPP是在新的貿易條件、新的國際經濟條件下的最新的全球貿易規則體系。中國作為一個貿易大國,作為一個支持貿易自由化的國家,應該支持TPP為制定新的國際貿易規則來發揮作用,這點上我覺得我們中國積極考慮參加TPP談判也是有道理的,符合我們支持全球化和支持區域貿易自由化的基本方針。


當然,中國能不能參加TPP談判,還需要現有的11個TPP成員的共識,需要他們表示支持中國參加TPP談判。我覺得如果是這些國家能夠從全球貿易體系的建設的新的高度來看,他們應該支持或者邀請中國參加TPP。因為中國參加TPP談判,大大增強了TPP的經濟實力和市場規模,有利於TPP在全球的影響力。因為當年美國退出TPP以後,大家認為TPP已經死了,就是因為美國的經濟總量和貿易總量太大了。如果美國退出TPP,TPP就被架空了。但是中國一旦加入TPP,在某種意義上就使得TPP具有原有的影響力。這對TPP是極為重要的。


中國加入TPP,有利於加強中國和日本、韓國和TPP其他成員的關係,而且如果中國參加了TPP,再加上TPP和歐盟、和其他一些區域貿易組織加強合作,可能形成一個新的國際貿易體系的框架。這樣最壞的情況發生,就是美國退出WTO,以TPP為核心的新的貿易框架或者體系可能成為美國退出WTO以後的最重要的備胎,或者説一個最重要的支撐,而使得全球貿易體系不會因為美國退出WTO而土崩瓦解。所以要做最壞的準備。全球支持新的國際貿易格局建立的應該對美國退出WTO所發生的情況做出最壞的準備。而現在如果中國成為TPP的重要成員,美國退出WTO的影響就會大大被減小,全球貿易體系會在一個新的框架之下走出新的路子。


總之,在當前的國際貿易體系的情況下,我提出了兩個重要的選擇。


第一個是繼續支持以世界貿易組織為代表的全球貿易體系,妥善解決美國的威脅退出WTO的問題,對美國退出WTO的態度我們希望是,一,不希望它退出。二,不怕它退出。


第二個選擇是在目前參與全球貿易體系的工作當中,把重點放在加強區域貿易協定上,而重點的重點是中國參加TPP談判,使TPP重新恢復活力,從而成為將來國際貿易體系的一個重要的支撐力量,同時也是應對美國退出WTO全球貿易體系出現危機的時候的一個重要的備胎。


這是我對於當前全球貿易體系的一些觀察,我認為我們在目前的全球混亂的貿易體系下,中國應該做出的正確選擇。這兩個重要的選擇都很值得研究,這是我們提出的大的方向,我希望大家能夠通過我的講話對全球貿易體系有一個比較全面的瞭解,對於我們在這種貿易體系之下所做的選擇也有清晰的把握。


總體來講,因為貿易體系的問題大家不是很熟悉,我再總結一下。


三個層次。以WTO為代表的全球體制。全球100多個區域貿易協定為主流的區域貿易安排。全球無數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構成的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目前這三個層次都碰到了很大的困難。全球貿易體系的最大的挑戰就是美國威脅退出WTO。區域貿易協定最大的挑戰是英國脱歐和美國退出TPP。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對全球貿易體系的最大的危害就是有可能成為一個從例外變成常態,如果全球貿易體系都變成了雙邊自由貿易協定,全球貿易體系就變成死亡。


所以我們現在選擇什麼呢?第一,支持WTO為代表的全球體制。第二,加強對區域貿易協定的安排和支持,目前來講重點放在加強TPP的談判。這是我總結的,大家不是學這方面的內容,所以我講得囉嗦一點,講得不對的地方,請大家指正。謝謝大家!





鳳凰財知道(icaizhidao)中國最權威的財經評論

每天都有熱點財經新聞的犀辣點評!

覺得文章不錯?掃描關注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