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八年抗戰

三聲2018-11-09 13:12:40

一座冠軍,真的不僅僅是選手一個人的事情;時間和歲月,以及那些真心熱愛它的人們,都在無言間已經在獎盃上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烙印,這歲月越久,它揹負的意義就越多。


作者 | 張友發


“等了七年,終於等到結果了。”在IG奪冠後,這句話成為眾多LPL觀眾的心情。

 

同樣在等到結果的,還有。這是王思聰在IG的第八年,也是王思聰進入電競的第八年。經歷過入局時的輝煌,也經承受了熊貓的落寞,王思聰的八年電競經歷一如他所帶領的IG一樣:算得上電競圈中的老牌豪門,卻並沒有獲得過壓倒性的勝利。

 

“狗兒子起飛斷腿“的戲碼在這幾年中不斷上演,幾乎磨平了人們的耐心,卻又在不被看好時,以一己之力,成為了LPL的英雄。而當年那個手拿5億資金為中國電競行業撐開一片天地的年輕人,在今年的遊戲寒冬裏,在大家都在疑惑LPL隊伍還能否在衰落之前奪冠時,再次扮演了中國電競的KEY MAN.

 

被切開的喉管

 

2004年的深夜10點,温徹斯特公學的舍監正督促學生上牀睡覺,而一位黃皮膚身材瘦小的男孩照例違反規定不肯上牀,他像往常一地打開電腦,開始逛海外華人論壇。這位名叫王思聰的16歲少年被他的父親送到英國東南部的温徹斯特古城,就讀這所寄宿制貴族男校。和學校裏大部分貴族子弟一樣,王思聰身穿藍色學生制服,在唱詩班演出時則會穿上燕尾服。


為了排遣心中的寂寞,王思聰在網上尋找字幕組的翻譯工作。他發了一條應徵帖子:“參加過英國和法國FANSUB的製作,可以擔任除日翻以外的任何工作,寬帶和機器條件好,16歲,上網時間充足。預定擔任《勇午交涉人》(日本2004年出品的動漫)的初翻。”


末了他又補充了一句:“我是王健林的兒子。”


最後一句引來羣嘲:“為了加入字幕組竟然自稱是王健林之子,你是不是太搞笑了?!”


做動漫英翻的日子,讓王思聰對二次元、網遊電競一類的事物着迷。因為上網的時間比較多,王思聰漸漸喜歡上了遊戲。他在接受採訪時坦言,自己就像屌絲,因為愛好就和屌絲一樣,就宅着,打打遊戲。


在王思聰對電競的興趣開始萌芽時,和王思聰同齡的中國遊戲少年們驚訝地發現,每週五必看的電競欄目《電子競技世界》不再如期播出。而旅遊衞視欄目《遊戲東西》,和陝西衞視的《遊戲攻略》則從一個月前就開始消失。


當年4月,國家廣電總局發佈了《關於禁止播出電腦網絡遊戲類節目的通知》,被當時電競人奉為聖經的前CCTV5的王牌節目《電子競技世界》慘遭封殺。


電子競技從此失去了在央視和上星衞視直播的可能,在網絡直播發展之前,電視直播對一項賽事來説是產業鏈的核心。沒有電視台的曝光,贊助商、門票收入、內容版權都無從談起。長期的電視直播空白,大大壓制了中國電競產業早期的發展可能。


電子競技市場萎縮,網戒市場卻在崛起。在2005年1月,自稱為華中師範大學教授的陶宏開出版了《陶宏開向網癮宣戰》,成為媒體口中的“中國戒網癮第一人”。2008年央視播出的紀錄片《戰網魔》使楊永信成為了許多家長心中的救世主。到2009年,據央視《經濟半小時》欄目估算,網戒市場的規模已經達到數十億元。


而中國LOL多年的苦主韓國,在1998年就成了韓國電子競技協會KeSPA。在1999年,韓國人已經建立了以電視台為中心,電子競技賽事為產品,電競協會KeSpa做運營的電子競技產業。從2001年開始,韓國文化產業振興院每年都會發布“韓國遊戲產業白皮書”,舉辦各種研究論壇,為遊戲企業提供海內外遊戲產業相關信息。


2004年的中國電競,處在民間和官方話語的雙重陰影中。而這時忙於字幕組工作王思聰,還不知道命運交付給自己的角色。

 

王思聰入局


2011年,回國兩年多的王思聰宣佈自己將進入電子競技領域,他在微博上寫着:“強勢進入,整合電競。”彼時的中國互聯網上,網民對王思聰的認知是一個口無遮攔、或者敢做敢為的富二代,相比較電競事業,大家更關心他對張蘭汪小菲母子的罵戰。


王思聰説到做到,他很快收購了快要解散CCM戰隊,之後組建了iG(International Gaming)電競俱樂部。他對外界説:“我覺得這個圈子裏選手和俱樂部都活的不怎麼樣,我想增加選手的收入,讓這個圈子變得稍微良性一點。要不然的話選手沒有錢拿,俱樂部也沒有錢拿,這個行業只能慢慢去死掉。但是當時沒有人願意進來這個圈子,所以我就來了。”


這時的中國電競已經跌落谷底,在當時的電競圈,以Dota、LOL為首的職業選手的工資普遍在1500元左右,一線選手也就拿到3000元。


而王思聰出手闊綽,IG LOL分部功勛孫亞龍在一次直播中描述當時校長(電競圈對王思聰的暱稱)的“大手筆”:“校長當時把我們全部喊過去,對我們説,只要奪冠一個人兩萬獎金。當時我就驚呆了。後來我們成功奪冠,校長的人提着一個黑麻袋裏面全是錢,一人兩萬挨個領走,我就用手捧着錢呆呆的走了出去。”


王思聰對電競起了推動作用,從11年年底開始,各大電競隊伍都提高了各自的工資水準,吃不起飯、訓練靠網吧的情況開始得到改善。隨後,包括秦奮、蔣鑫、侯閣亭在內的“富二代”相繼入場,各傢俱樂部的投入水漲船高。


更大的轉折出現在2012年,YY直播率先推出了支持電競直播的插件,中國電競開始嘗試圍繞互聯網直播打造自己的生態鏈。王思聰在2015年以2000萬元註冊資金成為熊貓直播創始人,並出任熊貓TV的CEO,熊貓直播一路高歌猛進,成為頭部的直播平台。


除了熊貓直播,王思聰還創辦了香蕉計劃和熊貓直播,以及通過普思資本投資了ImbaTV、英雄互娛、鈦度科技、VPGAME和網魚網咖等公司。王思聰雄心勃勃,通過普羅資本開始了電競全產業鏈的佈局。


王思聰似乎成為了電競的救世主,在2012年,他發起組織了“ACE聯盟”,負責國內職業電子競技戰隊註冊、管理、轉會、賽事監督等多方面工作,同時,頒佈職業聯賽參賽俱樂部管理辦法、職業選手個人行為規範等多個條例,希望為整個行業樹立規範。


這一年,IG俱樂部DOTA2分部在西雅圖Dota2國際邀請賽冠軍(TI2)上奪得冠軍。在電視屏幕銷聲已久地電競藉此重回央視,CCTV13和CCTV1均對其作了1分鐘地簡短報道。這一年,在政策角度,政府對遊戲產業的態度也開始轉向引導和支持。


“富二代”+“網絡遊戲”直播的模式拯救了危亡中的中國電競,而正是王思聰,攪動了這一池春水。

 

資本接管比賽


當中國電競界為英雄聯盟等項目進入亞運成功而歡呼的時候,人們小聲探問:王思聰的熊貓直播會賣給誰?


有相關人士爆出熊貓直播資金不足,甚至將要賤賣的消息。根據知情人士的消息,熊貓直播正在尋求買家,作價30億人民幣左右,一部分為現金,一部分以股權交換形式兑現。


直播行業已經是鬥魚和虎牙的天下,熊貓直播日活、月活均呈下滑。而鬥魚和虎牙背後,都有騰訊等大公司作為金主。


而王思聰組織的ACE聯盟開始運營之後,這個聯盟更像是幾個富二代的微信聊天羣,沒有核心遊戲產品的把控權,俱樂部、選手依舊是各行其是。隨着LPL(League of Legends Pro League,中國大陸最高級別的英雄聯盟職業比賽)的體量逐步擴大,ACE的聯盟角色也開始逐步弱化,並退出舞台。


進入到電競行業的第八年,王思聰身上的光環慢慢開始褪去,而接過王思聰手裏火炬的,是資本和大公司。


2014年,中國電競選手在以1201萬美元獎金收入超越韓國,成為世界第一。資本食髓知味,開始大規模入駐電競圈。以騰訊、阿里、蘇寧為首的大資本紛紛入局,從簡單的贊助到舉辦企業品牌的電競賽事再到成立自己的電競隊伍征戰賽場。


英雄聯盟遊戲的製作公司Riot Games(已被騰訊收購)開始了對中國區英雄聯盟賽事的規劃。2018年4月30日,英雄聯盟賽事官方宣佈了對LPL的改革方案,宣佈實行聯盟制:LPL隊伍取消升降級,通過評估審核獲得聯盟席位,核心措施ihsi實行主客場體制,LPL戰隊擁有主場並迎戰其他隊伍。


LPL最後席位頭標價為9000多萬,而LD英雄聯盟分部因為無法支付高額入場費被迫解散,隊員全部掛牌出售。


在上海電競峯會上,騰訊效仿世界組聯和國際奧委會推出自己的商業合作伙伴層級體系:一級是“TOP合作伙伴”, 二級是“特約合作伙伴”,三級是“指定設備合作伙伴”。其中,成為 TOP 的標準是連續 2 年贊助騰訊電競旗下賽事,總贊助額度超過 5000 萬元。


電競俱樂部迫不及待地宣佈自己告別了被富二代“包養”的時代,進入企業化運營模式。電競俱樂部個人贊助模式轉向企業贊助運營模式。在英雄聯盟官方宣佈征戰S8賽季的LPL14支戰隊名單中,企業贊助的俱樂部佔據了LPL的“半壁江山”,華碩ROG、滔搏運動(Topsports)、B站、FunPlus、京東與蘇寧均在其中。多家戰隊完成了融資,並通過其他商業方式需求收入,而不是富二代們大手筆的投資。


除了騰訊,政策層面也希望藉助電競推動發展。2016年政府決定在全國範圍開展特色小鎮培育工作,不少以電競產業為賣點的電競特色小鎮。地方政府希望利用電競戰隊吸引投資,提振經濟。比如太倉市政府,就決定在未來5年內投資25億元,並在科教新城劃分出3.55平方公里區域,打造“電競小鎮”。


而在這些忙碌的身影裏,已經很難看到王思聰的影子。

 

IG突圍


在8月26日下午,中國的英雄聯盟愛好者們聚精會神地看某直播平台一個漆黑的直播間,但直播的聲音突然中斷,不少觀眾在彈幕裏急切地詢問主播去哪了。


這時,雅加達亞運會英雄聯盟項目上,中國隊正與中國台北隊爭奪晉級決賽的直播。但由於比賽場地是副舞台,國外也沒有視頻直播。LPL解説雨童和十一知只能用用手機進行語音直播,兩人頭靠頭擠在一起,眼睛注視着台上,小聲嘀咕裝作聊天,給觀眾直播現場賽況,但因為設備問題,直播間的聲音一會兒也沒了。


直播的版權在央視手中,但卻沒有在任何央視的直播渠道被播出。在電競發展的第二十年,電競愛好者們在亞運會上,卻只能用收音機的方式獲得隊伍的消息。


電競圈的人士有苦難言,依靠網絡直播和資本投入做大後,電競渴望向傳統體育產業和主流社會靠攏。RNG lol分部落户北京時,特意請來了傳統體育明星傅園慧來站台,意圖證明自己和傳統體育別無二樣。


電競項目進入雅加達亞運會,被業界視為主流社會對電競的接納,但這次直播似乎向業界説明,電競還遠沒有成為主流社會的必需品。


而外界對LOL也有着憂慮,進入第八年後,這款網絡遊戲進入了中年期,SuperDate數據顯示,LOL在2018年盈利同比下降21%。大家已經在詢問:這款遊戲還能撐多久?


整個中國賽區都為今年的S賽抱有期待,雅加達的遭遇和LOL可見的未來讓從未獲得過這個項目最高冠軍的lpl賽區對今年更加渴望。


而王思聰沒時間為這個事情苦惱,因為他旗下的IG戰隊並沒有一人入選亞運會名單,也沒有太多人將世界賽的希望寄託在他的隊伍身上。


在今年的春季賽上,據外界傳説,IG上路的首發選手shy在和俱樂部喝酒時摔傷了手骨。常規賽勢頭兇猛的IG因此折戟半決賽,而往事對IG的管理層一片討伐之聲,曾經引領電競俱樂部規範化風潮的王思聰似乎在新時代已經成為落伍者。


和豪門EDG和RNG相比,IG也不那麼受資本青睞。IG的三家贊助商分別是熊貓TV、網魚網咖和Corsair海盜船。前兩者都屬於iG老闆王思聰投資的公司,後者則屬於在電競營銷領域常見的3C品牌。而RNG、EDG的贊助商列表中,不僅品牌的品類更多,知名度也更廣。


進入世界賽後,IG被認為認為分在最輕鬆的一組,但隊伍在小組賽連續輸給歐洲戰隊,被迫和韓國賽區的一號種子八強對壘。但在最被寄予厚望的RNG戰隊爆冷輸掉四分之一決賽後,IG一路突圍,奪得了LPL歷史上唯一一個世界賽冠軍。


IG的退役隊員笑笑在直播時動情地説:“IG拯救了中國英雄聯盟。”他的言外之意是,如果IG沒能奪得今年的冠軍,今年的LOL玩家,將會繼續流失。而在IG奪冠之後,起碼英雄聯盟的從業者們,可以暫時鬆口氣了。

 

但對於中國電競行業和眾多LOL玩家而言,這個勝利的意義或混合了大家對付出汗水的回報,對青春回憶的紀念,對電競遊戲主流化的期盼,以及對商業成功的渴望。

 

“一座冠軍,真的不僅僅是選手一個人的事情;時間和歲月,以及那些真心熱愛它的人們,都在無言間已經在獎盃上留下了屬於自己的烙印,這歲月越久,它揹負的意義就越多。有很多人還有“下一年”,但也有一些人,錯過了就是錯過了,歲月的遺憾是什麼都彌補不回來的。或許這就是IG今天奪冠最大的意義吧。”網友邢鹿南在知乎上寫道。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