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業情報 | 《拜見宮主大人》背後的億奇娛樂:如何打造“2.5次元”劇集

三聲2018-11-09 13:12:19

對於來講,保證一以貫之的高水準是其獲得與視頻網站談判話語權與吸引持續資金投入的基礎。影視寒冬中,專注於作品的億奇娛樂試圖講出一個向垂直品類劇集的新故事。


作者|範琳琳

採訪|邵樂樂 範琳琳


這是「新商業情報NBT」報道的第439家創業公司


在視頻網站進入“三國殺”時刻,垂直向內容品類的需求愈發突出。

 

先後推出網劇《仙劍客棧》、《器靈》、《拜見宮主大人》的億奇娛樂正在利用改編遊戲IP和打造原創IP兩駕馬車,探索遊戲向劇集的新邊界。億奇娛樂CEO告訴《新商業情報NBT》(微信公眾號ID:newbusinesstrend),“我們要做類型化的精品。”

 

為此,億奇娛樂不僅加大了對製作體系各環節的把控力度,從劇本、主要演員、製作團隊等核心元素入手,還採取“製作人中心制”將製作經驗貫穿到項目中,在保證製作品質的同時,對成本支出、生產流程進行調節。

 

對於億奇娛樂來講,保證一以貫之的高製作水準是其獲得與視頻網站談判話語權與吸引持續資金投入的基礎。影視寒冬中,專注於作品的億奇娛樂試圖講出一個遊戲向垂直品類劇集的新故事。

 

“2.5次元”

 

《拜見宮主大人2》殺青

 

無論是《仙劍客棧》,還是《器靈》,亦或《拜見宮主大人》,億奇娛樂推出的劇集都有着強烈的遊戲屬性。

 

具體來講,作為“仙劍”系列的真人IP改編劇,《仙劍客棧》利用了“仙劍”中的基本背景,集結了一至五代的主角,改寫了悲劇故事結尾,“讓那些本該死去的角色在客棧愉快地生活,給了那幫仙劍粉絲他們想看到的故事。”田川説。


《器靈》的基本設定則是,利用上古時期鍛造技術,可以將少女的靈魂鍛造於兵器之中,從而使之成為器靈。以此為基礎,《器靈》講述的正是器靈和御靈師之間的感情糾葛。

 

如果説《仙劍客棧》展現的是億奇娛樂在改編上的功力,從打造原創IP《器靈》開始,暗合遊戲迷道具情節的《器靈》代表億奇娛樂主動以“2.5次元”屬性為出發點,進一步探索遊戲、影視以及觀眾之間的融合點。

 

《拜見宮主大人》成為這一思路下又一個試驗場。以《新天龍八部》的玩家穿越進遊戲為開端,《拜見宮主大人》講述了一個玩家視角的江湖歷險記。除了以遊戲為故事背景,《拜見宮主大人》還表現了《新天龍八部》玩家的情懷,“我們希望找到那批玩家的共鳴點,通過這款遊戲,他們失去了什麼、收穫了什麼”,田川表示。

 

看起來,億奇娛樂已經進入了遊戲向網劇的垂直通道,深度挖掘遊戲玩家的興趣與需求,成為連接遊戲和影視的新玩家。

 

這樣的路徑選擇當然和該類型劇集的供需現狀有密切關係。《頭號玩家》證明,這一類型的影視劇集受眾廣泛,市場潛力巨大。但與之相對應的卻是,製作這樣劇集的公司寥寥無幾。田川説,“做遊戲方向類型劇集的人比較少。這一方面是因為其他影視劇集製作商不玩遊戲,另一方面則因為他們對遊戲用户沒什麼研究。”

 

億奇娛樂就不同了。該公司創始人田川和團隊有多年的遊戲職業經歷,“我們整個團隊之前做了十多年的市場營銷,對遊戲用户非常瞭解。”從遊戲領域出走,億奇娛樂很快確定了自己遊戲向影視劇集垂直方向,“我們以前不是幹影視劇集的,要和其他團隊競爭,就要把自己所瞭解的這部分用户吃透、做好了。”

 

另一方面,伴隨視頻平台的發展、青年文化羣體的活躍,影視內容確實已經進入了以“垂直方向、圈層文化、類型產品”為特徵的下半場。專注於精準劇集的億奇娛樂迎來了自己的好時候。田川表示,“很難再做大而全、老少皆宜的劇集了,我們現在做劇就是要精準。”

 

在遊戲向影視改編的路徑上,億奇娛樂首先需要回答是哪些遊戲IP適合被改編成影視劇集。在田川看來,通過增值服務來延長時間的遊戲積攢不了用户情懷,IP分量也不足。

 

與之相對應,只有注重劇情和人設,能夠讓玩家在相對公平模式下競爭的遊戲才能讓用户真正對其產生感情。田川認為《仙劍》、《魔獸世界》、《劍網3》可以稱得上是真IP,“砸錢的消費共鳴不能叫共鳴,能引起觀眾對文化、世界觀、人物共鳴的遊戲才能稱為真IP ”。

 

即便遊戲是真的IP,改編起來也並不容易。遊戲版權方的放權程度、遊戲本身的文化背景都決定影視改編的成功與否。

 

與此同時,億奇娛樂必須要面對的現實是,隨着遊戲越來越走上氪金道路,遊戲向影視改編的來源愈發收縮。作為應對,億奇娛樂在擴大IP的來源之外,也進一步將原創置於高處。

 

田川表示,“我覺得當一個製作公司沒有自己的原創能力時,這個公司一文不值。”因此,從成立初期,億奇娛樂就有意識在積蓄公司的原創能力,其中,最為搶眼的嘗試就是《器靈》。

 

在推出《器靈》網劇的同時,億奇娛樂推出了同名小説、漫畫和遊戲。四個載體下的故事並不完全相同,卻有共通的人物,共享同一世界觀。這樣的設定能夠讓億奇娛樂在同一時間擴大用户觸達率,也讓這一IP的豐富度得到了提高。

 

“《器靈》是億奇娛樂慢慢在養的東西”,田川表示,“《器靈》現在稱不上是IP,但是我覺得通過我們的努力,我們在慢慢擴大這個業務池。”如果歸納的話,之前的《器靈》是都市版,講的是熱血戰鬥劇故事,接下來,億奇娛樂還會在這一世界觀下,做偏向女性用户、喜劇向、古裝版《器靈》。

 

瞄準遊戲向影視劇集垂直路徑前提下,億奇娛樂在改編遊戲IP與積攢原創IP同時發力,一方面保證了劇集的創作的源源不斷,另一方面,試圖在獲得改編遊戲原有粉絲擁躉之外,形成自己的創造力和品牌價值。 

 

打造系列劇集,形成IP的持久影響力是億奇娛樂構建內容標識另一關鍵環節。2017年12月,《器靈》第二季網劇上線,今年八月,《拜見宮主大人2》宣佈正式殺青,進入製作階段。“我對團隊的要求永遠是下一季比這一季好”,田川表示。

 

信心則來源於億奇娛樂對劇集的把控力度和在打通產業資源的過程中形成的方法論。

 

方法論


億奇娛樂CEO田川

 

從編劇、製片人到監製甚至演員,億奇娛樂都在試圖掌握主動性、形成自己的資源壁壘,在影視寒冬中找到自己的市場位置。

 

在田川看來,公司自己的產業鏈體系越完善,獨立性和產品質量愈能得到保證。這種思路下,一方面,劇本和主要演員要由億奇娛樂來提供。其中,在藝人培養方面,億奇娛樂合夥人巧思介紹,“公司已經簽約了七、八個藝人。”主演《拜見宮主大人》的孫雪寧、李諾都是其藝人。

 

另一方面,公司要有自己的製作團隊。“從製片主任到生活製片,凡是和製作有關的崗位都由我們自己的員工擔任”,田川的判斷是,除了劇本、演員、製作團隊核心元素之外,導演、美術等崗位人員的更迭,不會給項目帶來絕對性變化。


再加上,億奇娛樂大多與平台合作製作網劇,很少引入第三方投資,減少了資金鍊斷裂的可能性。在項目製作過程中,億奇娛樂又綁定了特效、配音、服化道固定的合作伙伴,與追求品質的團隊共同成長。這樣,億奇娛樂就在內部體系中保證了一定的穩定性。

 

與此同時,億奇娛樂作為遊戲向影視劇集的先鋒者,尤其強調自身的經驗積累。作為劇集的起點,劇本被賦予更多意義。億奇娛樂之前經歷過項目已經開機了,才只有三集劇本的情況,無奈之下,田川和另一編劇霍文達親自上場,以每年三到四部網劇為業務拓展奠定基礎。

 

在田川看來,操作遊戲向影視劇集的公司本就不多,當億奇娛樂從《拜見宮主大人》開始,走上了喜劇化道路,以開心麻花所代表的大眾喜劇為目標時,劇集的標準又被拔高了不少。因而,他説,“我希望我們的編劇,我們的劇本一定要有沉澱、有成長。但是,如果由外部的合作者來操作劇本的話,項目結束了,編劇就去做別的項目了。”

 

所謂的成長、沉澱不僅指項目製作、與視頻網站等平台磨合的經驗,也指劇集播出後獲得的反饋。彈幕是億奇娛樂驗證製作邏輯的法寶之一。以《拜見宮主大人》為例,田川為了準確把握觀眾喜好,會每天把所有已播出集上的彈幕上的評論都看一遍,直到該劇播完。也就是説,第一集上的彈幕播到17天,他就看了17遍,甚至到最後,他可以將70%的彈幕背下來。

 

田川説,“只有這樣,我才能印證我當時做的判斷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你覺得人設很好笑的,結果發現大家很討厭它,台詞應該好笑的,結果發現大家沒有笑,你莫名其妙寫了一句話,卻引起很大的反響。只有通過這些東西,才能夠了解這幫觀眾。”

 

值得注意的是,在億奇娛樂的項目中,編劇同時擔任監製和製作人,製作人中心制被確定。“製作人中心制”借鑑自遊戲產業,在遊戲行業中,製作人不僅要負責美術、策劃,還要負責把控預算和市場營銷。田川説,“影視行業中,很多製片人更多擔任發行人的職責,導演某種意義上擔任了製作人的角色。我覺得這樣是不對的。”

 

對於億奇娛樂而言,對遊戲向劇集的內容的理解需要在體制內達成積累和延續。製作人中心制能夠將團隊在項目中的經驗貫徹到更多項目中去。尤其是製作人本身也是項目的編劇和監製,三位一體的多重身份更容易保證內容的風格和質量的統一性和持續性。

 

具體來講,製作人會從劇集表達、用户特徵出發,對演員和導演的表達作出“審校”,田川表示,相對於導演和演員從個人理解出發,“製作人中心制能夠保證劇集中每一句台詞,每一個表演,每一個節奏都是我們想要給用户看的。”

 

再者,製作人的多重身份能夠讓其在影視製作多變的環境和複雜的流程中,找到最優化的方案。比如,當導演提出增加預算的需求,製作人可以從劇本設定和影視效果出發,對其需求做出判斷。

 

在初步形成自己的運作規則之外,億奇娛樂利用“老團隊帶新團隊”的方式為日後的規模化產業培育擴大基因。在億奇娛樂項目中,往往有兩個製片團隊,一個團隊主控項目,另一個團隊則主要是學習。“製片碰到的坑太多了,製片新手要先跟着製片老團隊蹚兩遍,再自己做”,田川説。

 

“作品”成為採訪中田川反覆被提及的詞彙。對於田川而言,只要公司還沒有成為類型劇集的代表,所有的精力仍然被放在作品精品化打造上。在與視頻網站等平台的合作中,億奇娛樂甚至並不看重版權在誰手中,也不在乎是否會成為網站的供應商。田川説,“劇好了以後,不管是提供商也好,還是出品商也好,都能掙到錢。”

 

這並不代表億奇娛樂沒有自己的野心。本質上,億奇娛樂將作品看作市場競爭更大的砝碼。田川表示,“公司的核心價值是什麼?就是把劇做好。怎麼能把劇做好?你的劇寫的越來越好,你的製作越來越理解用户,你的表演、演員、導演,所有制作層面都有提高”,田川説。

 


©新商業情報NBT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Hoffman3056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