搶跑IoT,國產手機需要“賈維斯”

三聲2018-11-09 13:10:45

無論是鍊形式,還是鬆散聯盟形式,都只不過是針對IoT行業某一發展階段形成的硬件發展策略。其目的是為了通過硬件來佔領更多市場份額,維持住基本盤,在“賈維斯”真正誕生之前,建立第一階段的優勢。


作者|李威

設計|張鵬飛


“站在月台上,遠遠地看着列車駛來。列車的燈光很刺眼,但等了好久都還沒有靠近月台的跡象。忽然,列車飛馳而過,未曾看清列車的模樣,就已經不見蹤跡了。”

 

這是知乎用户Stark Einstein三年前在一個回答中所舉的例子。他當時回答的問題是“人類何時才能造出《鋼鐵俠》裏的賈維斯?”如果説《鋼鐵俠》第一部上映的時候,“賈維斯”還是遠方忽隱忽現的列車燈光,現在,燈光已經變得刺眼起來。

 

“賈維斯”在十年前向人們展示了物聯網時代生活方式的一種可能,也成為十年之後互聯網巨頭、手機廠商、家電廠商和創業者們爭相卡位的又一個戰略機遇,因為每個人都害怕列車在自己還沒反應過來時,就“飛馳而過”。

 

這種緊迫感在面對銷量下滑、尋找增量的手機廠商身上體現得尤為明顯。從智能手機時代向IoT時代升級的過程,給手機廠商留下了一個重新定位自己的機會。誰掌控了更多用户的“賈維斯”,誰就能夠在物聯網時代的商業鏈條中佔據更為主導的地位。也就是説,在這個時間點上,手機廠商擁有了一個與BAT爭奪主導權的機會。

 

增量和變量

 

小米是手機廠商中最先開始佈局IoT的。小米科技創始人認為IoT是互聯網發展的第三個階段,擁有誕生萬億級大公司的機會。他在《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的序言中寫道,2013年底,小米看到了智能硬件和IoT的趨勢,雖然判斷IoT成為現實至少還需要5年或者8年,為了繞開BAT這三座大山,雷軍依然選擇用小米做手機的經驗,在IoT領域複製100個小米。

 

在7月9日的小米上市發佈會上,雷軍提到目前小米已經創造出了500多款智能硬件生態產品,並且建成了連接超過1億台智能設備的消費級IoT平台。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小米IoT平台上擁有5台以上IoT設備(不包含手機、筆記本電腦)的用户近170萬名。對於小米而言,四年前開始佈局的IoT業務已經成為不可忽視的增量和變量。

 

在小米發展IoT的四年中,其它手機廠商也都先後在不同的時間點,以不同的方式入局IoT行業。華為在2015年12月就發佈了HiLink戰略開始發展智能家居生態。魅族則在2016年加入了海爾U+物聯網平台,使用魅族手機即可控制所有海爾智能家居產品。已經沒落的樂視,也在風頭正勁時提出過要建立以智能手機和智能電視為核心的智能生態圈。

 

在這個過程中不乏疑慮和反覆。華為的智能音箱業務曾經成立過團隊,後又解散,歷經數次討論,都被一次次否決。小米最初的物聯網戰略是以手機為核心連接所有設備,繁複的設置和操作往往被視為“多此一舉”。手機業務蒸蒸日上,IoT如同雞肋,這讓手機廠商在一開始並沒有搞清楚這究竟是誰的風口。

 

2018年,IoT對手機廠商的意義開始凸顯。首先,智能音箱出貨量的增長,為IoT設備的連接找到了一個比手機更合適的方式。其次,AI技術與IoT技術的結合,為實現語音交互和IoT設備的智能連接提供了技術上的可能。然後,智能手機市場趨於飽和,倒逼手機廠商尋找下一個增量市場。



2018年6月,華為正式發佈了全場景智慧生活生態戰略,以及華為HiLink生態品牌——華為智選,並宣佈全面推行耀星計劃,還設立DigiX創新工作室等。餘承東在今年的 DigiX 2018 華為終端·全球合作伙伴及開發者大會上表示,華為整體的戰略是“為消費者提供全場景無縫的智能生活體驗”,覆蓋個人隨身、汽車、家庭、辦公、運動健康”幾大主要場景。

 

7月,vivo、OPPO聯合美的、TCL、科沃斯、極米科技等廠商成立IoT開放生態聯盟。9月,vivo推出了自己的IoT產品Jovi物聯,對60多家家電企業的主流產品進行了適配,未來一到兩年將連接各個行業的主流設備。

 

在國產四大手機廠商之外,一加科技創始人、CEO劉作虎通過微博宣佈:一加將從智能電視入手,投身互聯網智能家居領域。三星也在今年公佈了IoT戰略願景,不但旗下所有產品將於2020年之前接入物聯網,還開啟了“三星智家聯合定製計劃”與“三星智家生態夥伴計劃”,為所有設備提供智能連接和安全解決方案。

 

從更為長遠的角度上看,互聯網時代向ABC(AI+大數據+雲計算)時代的轉變已經成為一個明顯的趨勢,手機廠商們與BAT一樣,都在重新尋找自己在ABC時代的位置。與單一的手機業務相比,覆蓋範圍更廣的IoT作為ABC時代的基礎設施,提供給手機廠商的不僅僅是增量,同時也是一種變量。

 

vivo AI全球研究院院長周圍認為,隨着智慧互聯時代的到來,IoT的連接和服務確實將迎來新的、更大的機會。這個機會之於雷軍和小米,是IoT已經成為藉以建立AI時代認知的突破口,“小米用AI+IoT在這個時代立足,未來還會有5G的助力。”之於所有手機廠商,則是在ABC時代獲取更大話語權的籌碼。

 

大生態與小生態

 

在華為消費者業務首席戰略官邵洋看來,手機一定會和家居產生聯繫,手機廠商不得不做這個事情,要想保證家居在手機上有好的體驗,必須做這個事情。無論是採用生態鏈戰略的小米、華為,還是奉行開放聯盟方針的vivo、OPPO,手機廠商一方面在依靠龐大的手機用户羣體組織以自己為核心的IoT小生態,另一方面也憑藉小生態的優勢,可以在整個IoT的大生態構建中貢獻力量。

 

華興資本的研究報告將智能家居的發展分成了三個階段:以產品為中心的單品智能階段、以場景為中心的互聯智能階段和以用户為中心的智慧家庭階段。如果按照華興資本的這三個階段去衡量如今的整個IoT產業,會發現,手機廠商在技術端已經進入了從互聯智能向智慧家庭過渡的階段,而用户在應用端還停留在通過單款爆品引入場景化體驗的時期。

 

這種割裂的產生很大程度上源自華為榮耀總裁趙明所總結的三大痛點:封閉的生態、破碎的場景、複雜的操作。一方面,IoT設備的使用體驗在當前的技術條件下,還不盡如人意。智能音箱難以實現多輪次的語音交互,也就難以更為靈活便捷的實現對IoT設備的控制,另一方面,不同廠商的設備無法打通,也限制了IoT設備的快速普及。這也導致IoT的使用場景更多停留在了連接,而不是智能化地運用。

 

在這樣的前提下,手機廠商的優勢在於既可以通過品牌勢能打造單款IoT爆品,加速IoT設備的場景化普及,又有資格成為AI與IoT技術的整合者,將更多技術整合應用到不同場景中,在分散的C端市場上建立起相對的整合優勢。換而言之,手機廠商成為了一個連接AI+IoT大生態與C端小場景的重要樞紐。

 

在智能家居小生態的組織上,手機廠商有着天然的優勢。首先,同樣作為智能化的電子產品,以手機品牌做背書,數量龐大的手機用户轉化成為IoT設備用户的成本更低。其次,手機廠商在技術、供應鏈、渠道等方面的成熟積累,完全可以被IoT產品所用,甚至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覆制手機成功的模式到IoT領域中。

 

雷軍認為,小米在IoT的商業化應用上做了兩件事。首先,是把一個個的產品智能化,讓消費者買回家後,突然發現實現了智能家居,理順了商業通道。其次,小米做了互聯互通的模組,在技術上實現了打通,“小米智能家居產品由很多不同的公司生產,但只要用了這個模組就可以互聯互通”。



華為與合作伙伴共同推出的“百億計劃”,將華為的流量、技術、品牌和渠道四大能力開放給IoT廠商,通過全球前五的手機銷量帶動IoT設備的銷售,並將與IoT廠商共享SDK、物聯網LiteOS、物聯網芯片、安全、和人工智能等技術,以及各種線上線下的營銷渠道和技術支持。目前,在智能家居領域,華為的合作伙伴有150多個廠家,上線產品400多個。

 

OPPO和vive成立的IoT開放聯盟則致力於在不改變廠商私有協議的基礎上,實現智能設備的互聯互通。消費者在使用的時候,不再需要下載多個APP,可以在一個應用上實現對所有設備的互聯互通。而開發者也無需針對不同品牌不同陣營的產品去做優化適配,對開發環境的生態有不小的提升。

 

而在大生態方面的整合則是將智能家居向智慧家庭階段轉化。依靠手機廠商的小生態實現IoT設備在更為私密的家庭場景中普及,並實現一定程度的使用習慣培養,進而實現家庭場景與移動、車載、辦公場景的無縫對接。在這個過程中,手機廠商將成為注入者,將AI、數據、服務、內容、新零售等IoT大生態的能力通過IoT設備註入到家庭中。

 

智能電視的競爭更像是IoT競爭的一場預演。IoT時代的競爭,已經從從單一的技術、資本、服務、內容、硬件、渠道的單一或者某幾方面的競爭,衍化為一種生態與生態之間的全方位競爭,或是自己主導一個生態,或是組合成一個生態,用整個生態的能力服務於用户。前者如阿里自己的龐大體系,後者如小米與百度以AI為基礎的取長補短的戰略合作。

 

誰來主導?

 

周鴻禕認為一個完整而健康的生態應該是,“在你創造的一個環境裏,有大的合作伙伴,有小的開發者,就像有大樹有小草,有喬木有灌木。大家都能夠茁壯成長”。但是,對於一個生態而言,在大家茁壯成長的同時,也同樣需要一個主生態來包容和主導各垂直生態的發展。對於投身IoT行業中的手機廠商而言,這是一個更需要盡力把握住的機會。

 

這種主導權的競爭,在硬件層面上展現為對可能成為連接中心的智能單品的主控。在小米的IoT佈局中,智能電視、智能音箱和智能路由器都是由小米自己住控自研,空氣淨化器、智能攝像機、掃地機器人等非核心產品則會在生態鏈體系中進行孵化。而力主開放IoT生態的vivo和不做家電的華為也同樣沒有放棄對智能音箱的打造。

 

在IoT發展的過程中,手機、路由器、電視、智能音箱都曾被視作家庭IoT設備的連接和控制中心,而這種重視也決定了手機廠商進入IoT領域的路徑選擇。本質上,這種路徑選擇還是手機廠商垂涎家庭場景,甚至整個IoT時代主導權的一種表現。在語音交互時代,這種主導權的爭奪正在更多地集中向AI語音助手身上。

 

在華為的規劃裏,理想的智能家居生態不止是單品的智能化,不止是用手機App簡單地操控家電產品。而是各品類家電在同一平台之上,實現互聯互通互控的狀態,並且,圍繞不同的家電產品,可以在生活、健康、醫療等多個方面,為用户提供服務的過程。在理論上可以根植於一切硬件產品之中的語音助手則成為這種規劃的完美執行者。

 

這種跡象在榮耀 Magic 2的發佈會上表現得尤為明顯。在這場手機發佈會上,本應被重點介紹的Magic Slide極致魔法全視野屏幕、超級大腦麒麟980芯片等硬件配置信息被一語帶過,對提供“具有思維閲讀和機器學習能力的一體化智能生活推動者”YOYO的介紹則成了發佈會的重頭戲。



某種程度上,集計算機視覺、自然語義理解、深度學習、決策系統、推薦系統等AI能力於一身的YOYO,暴露出了榮耀打造現實版“賈維斯”的野心。而這同樣也是目前所有AI語音助手的野心所在。設想一下,如果鋼鐵俠所處的科技時代真的降臨,手機將會被誰取代?這個答案更有可能是集成了眾多功能的AI語音助手——一個可以和人溝通的智能版操作系統。

 

正如雷軍在一次演講中所説,“任何設備只需要跟它講話就可以控制會帶來什麼樣的未來,而且我們認為不僅僅是設備上,每一個空間和屋子都有這樣的系統,會無所不在。隨着一年演進,這項技術越來越成熟,到7月有三千萬人使用小愛同學,我相信未來百億級IoT設備都會用上這種智能化系統, IoT智能助理是未來關鍵技術。”

 

在這一背景下,無論是生態鍊形式,還是鬆散聯盟形式,都只不過是手機廠商針對IoT行業某一發展階段形成的硬件發展策略。其目的是為了通過硬件來佔領更多市場份額,維持住基本盤,在“賈維斯”真正誕生之前,建立第一階段的優勢。

 

隨着智能化硬件數量的增長,單純的硬件對於整個IoT領域的影響力將會是逐漸降低的,而集成用户數據與服務的AI語音助手目前看來會更具備對行業的影響力。如果智能化的硬件像如今的智能手機一樣互相雷同,那可以作為選擇依據的除了廠商建立的品牌,還有根植其中的AI語音助手。

 

無論是手機廠商,還是BAT,誰擁有直面更多用户的AI語音助理或者AI助理,誰無疑就會擁有更多話語權。至少,如果能夠通過現階段的硬件普及讓AI語音助手佔據更多的市場份額,在其中沉澱更多的用户數據,會讓手機廠商在與擁有AI技術和配套服務體系的BAT的對接中,實現分庭抗禮。

 

遠處列車的燈光已經照映在手機廠商的眼中,能否在列車飛馳而過時登上列車,某種意義上決定了,下一個時代他們到底是為別人打工,還是讓別人為他們打工。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