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歲了,我仍然困惑,仍然不打算投降

不止讀書2018-11-09 13:10:15



1.


二十八歲了。


翻了翻前幾年的“生日帖”,我發現自己一直都挺喪的。


2014年的,我寫道:“最多的,是清朗的心態。對身邊發生的細小事物失去了觀察力,對觸手可及的世界喪失了好奇”。


那時候明明才24歲啊,為啥搞得跟步入中年了一樣?


不過,那好像又是真的。當你開始在社會裏浸染了幾年,那些年輕時的敏鋭和想法,都在現實中一點點剝離。


你可能會變得越來越開闊,變得越來越成熟,但也相應的,變得越來越温吞,越來越無趣。


我很警惕這一點,但一切似乎都無可挽回。


去年的今天,我寫道:“好像被拉到一個新的架構裏,你開始發現,你沒法任性了。有人把這個過程稱為成熟,但我隱隱覺得,這是對自己的綁架,大多數人都這麼把自己綁上了。”


就是一條繩索。很多人都在按照年齡的設定來度過自己的一生。幾歲上小學,幾歲上初中,幾歲上大學,幾歲工作,幾歲戀愛,幾歲結婚,幾歲生孩子,全部自有規定。


這是整個社會的暗示,如果你內心不夠強大,很難與之對抗。


成人並孩提時想象的自由,恰恰相反,他們變得更加謹小慎微,更加不敢犯錯,也更加疲憊。


我一直試圖保持心中的元氣,但每一年都感覺到它的渙散,這過程似乎不可逆轉。直到現在,我也沒有找到如何應對這一切的辦法。


也許,最好的辦法,就是接受自己變得越來越渾濁。


也許等到三十歲之後,反而會有一重新的天地?


我不知道。



2.


我看到網上很多文字,都在傳達年齡的焦慮。


比如27歲的人,都賺多少錢了。


28歲的人,都買了幾套房了。


説真的,挺討厭的。


我記得以前看民國作家的書,他們三十多歲都還算青年。


魯迅28歲那年剛從日本回國,在杭州、浙江兩級師範學堂教化學。要等到九年之後,才寫出《狂人日記》。


不知怎麼到了今天,大家反而早衰了?


是的,我也察覺到自己的早衰徵兆。有些東西,是沒法靠讀書來補救的。


行動在很多時候都比思考更有價值。


所幸,這幾年還做了一點事情,不是完全的荒廢。雖然也許價值不大,但至少沒有停下腳步。



3.


去年説,希望在新年的一年裏,能夠快樂一點,任性一點,勤奮一點。


回頭看看,一項都沒有做到。沒有更快樂,也沒有更任性、更勤奮。


這就是現實吧。


只希望,我們都還能在平凡的生活裏,找到光。



4.


28歲的我仍然困惑,仍然有很多解不開的謎團,但是我不會就此投降。


晚安。



-the end-


- 魏小河 -

一條未知終點的河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