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連愛情都變得不再勇敢

不止讀書2018-11-09 13:10:07


這兩天讀了一本小書,的小説集《雲是黑色的》。



知道劉梓潔,是因為電影《父後七日》,那時很多人推薦,但我至今還未看過。她的小説,之前也未讀過。


這本書很小,拿起來翻翻,便一徑讀下去了。


七個,《小兔》《小芝》《週期》《葉妍玫》《哆啦A夢》《》《米歇爾》,每一篇都以人物命名。


所有故事,大抵不外乎、婚姻、情感糾葛,很老舊的主題,但她寫得很輕盈,像大白兔奶糖的糖衣,像飛蛾震翅留下的粉末,細碎,奇異。


現代的愛情,本來就很輕,你説你好,我説打擾,相逢相離,轉瞬而已。


愛情在人心中的比重降低了,再也沒有為了愛死去活來的角色,瓊瑤式的為愛痴狂,21世紀的年輕人恐怕受不住了。


即使孤獨,自己舔傷口就好。人們蜷縮在屏幕的後面,顧影自憐,再也不肯全力放肆。


小説中,互聯網成為一種媒介,給人生提供了很多岔道。


故事中多次出現網絡溝通軟件,比如微信、Email、臉書。


這些通訊產品很神奇,一不小心攪亂了時間線索,將一些你早已忘掉的人,帶到你的眼前。也許是你的初戀,你曾經的閨蜜,你偷偷暗戀的人……


《小芝》中,前男友的現任女友,給所有前女友羣發了一封郵件,引起一地雞毛。


《葉妍玫》也是一樣,小玫打開臉書,看到系統推薦的好友,是早已不聯繫的某一任上司,曾經,他們有過一段似是而非的糾葛。


這就是大數據吧,就像作者形容的那樣,“這東西就像疏通浴室排水管的那一根萬能清潔鈎,伸進去攪一攪,所有沒見過的毛髮癖習都會纏繞攀附上來。”


作者對這些“纏繞的毛髮”很感興趣,她不斷地去追問每個人心中的暗啞之處。即使不是因為網絡,也會讓角色經歷時間,與過去的某些人相遇。從而揭示一些什麼。


《賴彩霞》本來寫的是自己從前的一位高中老師,但是故事走到後面,竟然變成了一場“退休女教師賴彩霞為丈夫拉皮條,從自己的女學生下手”的奇情故事。


看起來很有話題性,但劉梓潔的文字卻一點也不沉墜。


她寫的,不過是現代人,早已千瘡百孔的心。



-the end-


- 魏小河 -

一條未知終點的河 



從    讀    書    開    始

嘗 試 不 粗 糙 的 生 活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