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終其一生不就是努力想按自己的方式活着

時尚先生2018-11-05 07:07:54



最近《奇遇人生》很火大家都知道了,等了這麼久才寫是因為想看它多播幾集,只看一兩集就去評價一個節目,沒有誠意,也沒底氣。


這檔節目播到現在,高評價是略有收斂的,豆瓣評分從最開始的 9.3、9.2 降到現在的 9.1 ,彈幕也多了一些不同的聲音。



但這並非是後面幾期的內容所致,反而它越到後面開始漸入佳境,也許是因為好口碑刷出了存在感,看的人更多意見分歧拉大,也許是高期待帶來的落差感,當然也可能是節目自身的因素,不過 9.1 分對一檔國內綜藝來説已經是個很不錯的成績了。



節目的配置看過的人應該都有所瞭解了,由阿雅帶着十位明星好友分別去十個不同的地方,雖説是綜藝的外衣,但流程跟形式都更像紀錄片,這一點看它的總導演“趙琦"就可以得到驗證,這位曾經獲得過艾美獎、伊文思獎、金馬獎、聖丹斯獎等多個紀錄片重要獎項的導演,製作過像《歸途列車》《千錘百煉》《殤城》這樣高質量的紀錄片,專業度不用多説。



最讓人驚訝的應該是阿雅,今年 40 歲的她,之前在面對觀眾時大部分時間都扮演着娛樂的角色,要在不同情景自由切換,習慣性的誇張、戲劇,可以説對綜藝駕輕就熟,但能否掌控一檔探索型記錄片卻得打個問號,這次轉型是讓觀眾重新認識她的機會。




40 歲可能真的不再年輕了,但比起保養計劃,童顏駐術,更能讓人獲得新生的是找到自己,就像節目每次開頭的字幕:“地球,五億一千萬平方公里,人類七十四億四千萬,當我們凝視世界時,世界也凝視我們,當我們遇見他們時,我們也遇見了自己。只有出發才是一切的開始。”俯仰天地、縱察人生,用探索世界的方式探索自己。


原創性和自由感 



被列出長長的抄襲節目名單之後,證明我們是有能力做一檔屬於自己的綜藝的,原創的好處在於沒有束縛,不存在結構框架模仿,劇情人設照搬,一切都可以從零開始,自行創造,自行消化。


自由感由此而來,也要歸功於沒有劇本,沒有劇本就沒有刻意雕刻的重工感,一檔不熱衷於賺感情和製造話題的節目,從一開始就已經贏了,把嘉賓置於宏大的自然中,事態是千變萬化的,行為由當下所發生所主導,一瞬間的天氣就可能改變走向。



春夏在美國追風時,數次接近卻不得, Martin 本人也不能確定是否追到龍捲風,更不能為她製造一個龍捲風,追風靠天時地利人和,追的過程才是人生常態,春夏當下的鬱悶是真的,最後的釋懷也是真的。



因為版權不能唱排練好的歌,現實是沒有感動的情節寬容這一次演出,只能換歌;陪着女拳王訓練,一日除了吃飯睡覺都在練體能,學着跟孤獨相處;小 S 偏愛小象,因為愛她千里迢迢而來卻親眼看到人類的殘忍;朴樹跟哈瓦那一開始真的沒有設想的火花,看得出來他是真的後悔了;在登查亞峯時一連幾天都陰雨濛濛,就是焦慮、打牌和純聊天。



雖然這樣的劇情是有些過於真實,但感謝節目沒有安排密集的哭點和笑點,沒有大起伏的高潮衝突設置,沒有見縫插針的強行雞湯,嘉賓是自由的,觀眾也是自由的,好的內容會讓人主動去思考,而不是靠渲染綁架情感,或許這就是紀錄片的魅力,有內容,也有透氣感。


明星不再是整個節目最大的看點



除了第一期的小 S ,之後的春夏、竇驍、毛不易、宋佳、朴樹,包括緊接着還有范曉萱跟白舉綱等人,這些嘉賓並非傳統意義的綜藝咖,同時也跳出了現在的綜藝節目喜歡用流量做“低保”的路數,很明顯節目沒有把押注完全放在明星身上。


而是更側重每一期的人選跟探索之間的聯繫,永遠都在自己身上找問題的春夏,看不清自己想要什麼,去美國追龍捲風這麼酷的事情讓解決問題的方式更豁達,追逐龍捲風接近而不達的時候,就是逐漸看清自己的過程;小 S 去贊比亞看大象,她重視家庭同樣也熱愛着親情責任感很重的大象,手腕上就有大象的紋身。



平時就熱愛户外極限運動的竇驍,登上海拔 4884 米的查亞峯,感受速度和高度的厚度;去療養院用音樂治癒患病老人也是跟毛不易做過護士的經歷和原創音樂人的身份有關聯的;跟親近又疏遠的朴樹暢遊夠遠夠陌生的古巴,即使過程很擰巴,朴樹跟古巴之間還是有微妙火花;性格大大咧咧的宋佳與女拳擊冠軍性格相似,她們果斷獨立,對自己夠狠,在看到對方時,更明白這樣的女孩也應該允許自己敏感流淚。



每一期的選題和策劃都非常有考量,明星不再是整個節目最大且唯一的看點,他們身上的特質才是需要充分挖掘和運用的,互相成就讓節目更具質感。


 



少年感在我看來,是有點笨拙和天真、心裏藏着英雄夢,不熱衷向世人展示如何優雅的活着,手握好奇的種子奔赴人生,如果還要加一點個人私心,那一定是善良並炙熱的。務實而圓滑的“成年人”,從來都不是少年感偏愛的那一類。


就算像竇驍那樣,正能量的像一個小太陽,永遠露出八顆璨白牙齒迎接發生的一切,發揮最大主觀能動性,他也對未知充滿着敬畏與好奇,不以過來人的姿態要求狀態不佳的阿雅,我猜,看了節目大概沒有人不喜歡竇驍,你能從他身上看到一個年輕人最該有的朝氣跟能量,這是積極型人格教會我們的,他的少年感散發出來影響着周圍人,是真的會被激發出能量。



但一定有人不喜歡春夏,看不慣她的小脾氣、質疑她過於自我,她略帶喪感的文藝範在同齡演員中獨樹一幟,無論是外表還是行為,你都能明顯感覺到她是少數派,她總能説出一大堆不同於大眾的觀點。但可惜大多數人是懼怕觀點的,他們已經被一套標準答案穩住,不想節外生枝,因此這些特別是攻擊她的砝碼,追風時她的確不是完人,但一點小脾氣實在沒必要被放大,她若不是心裏藏着炙熱,説不出要把所有時間空隙拿來想所愛的人,她是有自己世界的人,少年感藏在心裏。



如果小 S 的少年感來自善良與愛,毛不易的少年感是他的柔軟和忍耐,宋佳的少年感則散發着真實的光。



被質疑最多的朴樹,少年感正是他對“自我的質疑”,他在找跟自己相處最舒適的狀態,瞭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他想重新活一次,活得忠於內心。


對他敏感自我的質疑也就解釋了他不想跟外界過多交流的原因,有交流就有做不到位,就有責怪和各種各樣的評論,反而會忽略自己,而他想跟自己的內心交流,就像他所説的蛇在蜕皮的時候要在一個完全沒有光的空間進行,他説自己在 36 歲的時候重新長的,從零歲開始,他還在學習着如何成長,他不是少年恐怕少年寥寥無幾。




一集只需要一個頓悟



這檔節目絕對不是完美的,但好在是真實的,認真做內容的,每一集並不一定會讓你感同身受,但至少會有一個小頓悟也是值得的。


第一集小 S 去贊比亞看大象時,你會了解到了應該跟大象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不要去觸摸打擾它,更重要的是唯一需要象牙的只有大象,我們可以做的不多,但至少可以從自身抵制並不再購買象牙製品,也如節目的初衷,唯有強大的愛才能平息世界的殘忍。



第二集跟春夏去美國追風,感受自然的強大和瞬息萬變,生活中也會這樣,眼看要追到了,其實完全沒追到,釋懷那些在你以為要和你擁有之間的來來回回,人本來就是複雜的。



第三集跟竇驍去登查亞峯,明白登山是在一步一步建立勇氣,它跟魯莽是不一樣的,它跟玩命也是不一樣的,在山下的時候不要期望,一旦有了期望,要麼是大喜,要麼是大悲,人應該讓自己自由。



第四集毛不易在用音樂療養時,平和的説出我看過無數個在我面前死去的病人,但第一個在我面前死去的,是我的親生母親。你以為那些傷痛不曾吞沒他,只是時間是把每個人的苦痛不同安置,時間同樣會帶走了那些抓不住的珍貴,現在你很特別,但後來總有人會更加特別,而我們,還要義無反顧的走下去。



第五集的朴樹在機場還沒出發時就説他後悔了,並且真的在錄製過程中拒絕了很多邀請,他説他覺得不自在,但因為答應了阿雅,出於責任他要錄下去,我覺得不矛盾,同時欣賞他的坦誠。



第六集跟着宋佳一起探訪女拳擊冠軍的日常生活,訓練睡覺吃飯,為一場比賽所做的準備超過所有成敗,這個或許只有她自己最有體會,自律的人生一定會有回報,但一定有所犧牲,以及享受孤獨吧。



按自己的方式活着



無論看多少看別人的經歷和感悟,人生還是自己的,不管是自我的春夏還是敏感的朴樹,對他們的質疑很大程度在於他們沒有按照世俗要求的樣子活着,但哪怕是滿載能量的竇驍,從容自若的阿雅,他的正面也是建立在主觀主動之上。


你我都不要用自己的經歷跟選擇去要求別人,每個人性格塑成過程不相同,允許人性的多樣,也不用非在一起生活,做誰的人生知己,何必硬要打磨掉別人身上的鋭角,攻擊那些天生與眾不同。



也不必要用別人的經歷跟感悟去束縛自己,如果真的有困惑,那就出發,把自己交出去,在宏大的自然面前,為你的所有的想法找到出口,頓悟也會得到實踐,在此之前,我們都只是按自己的方式活着。



文:Oyster / 編輯:紅先森 / *部分圖片來自於網絡


“打賞就是真愛”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