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新聯絡員毛遠新

世紀曆史2018-11-01 15:03:11

來源 |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摘自《時代》第四章

作者 | [美]傅高義 著    馮克利 譯

原題《向前看,1975》



毛澤東對鄧小平不尊重其意見的疑心日益增長,同時他對自己的聯絡員“兩位小姐”(唐聞生和毛的遠親王海容)的懷疑也有增無減。她們正在變得過於親近鄧小平。毛説,她們就像“沉船上的耗子”。毛澤東已屆風燭殘年,鄧小平正冉冉上升,不能再指望她們忠實於他這艘正在下沉的船了。確實,即使在失寵於毛澤東之後,鄧小平仍然不時地與她們見面。


由於1972年尼克松訪華時唐聞生髮揮過關鍵作用,因此當朱麗?尼克松(Julie Nixon)和大衞?艾森豪威爾(David Eisenhower)在1976年元月1日至2日訪華時,毛澤東仍讓唐聞生擔任翻譯。但這也是她最後一次給毛澤東做翻譯。幾周之前毛澤東已經開始依靠另一個聯絡員——他的侄子毛遠新。


毛遠新在成為毛澤東的聯絡員時已經是一個成熟的、富有經驗的幹部,熱衷於執行毛的指示。他在前往新疆(他父親成為烈士的地方)參加1975年9月30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20週年慶典的途中,於9月27日在毛澤東的北京住所暫住。像往常一樣,他向伯父詳細彙報了東北的情況。他説那裏有兩派意見,一些人認為“”是七分成績,也有人認為“文革”是七分失敗。他説,否定“文革”的聲音甚至比1972年林彪死後周總理批極“左”的調門更高。


參加了新疆的慶典後,毛遠新回東北花一週時間處理自己的事情,然後便到北京當上了伯父的專職聯絡員。毛遠新對伯父心存敬畏,與之有相同的激進觀點。作為一名有經驗的幹部和毛澤東的侄子,他的聯絡員角色要比“兩位小姐”權威得多。在毛澤東部署幾乎每天開展的批鄧運動時,他也比她們發揮了更加積極主動的作用。


一些擁護鄧小平的人後來説,是毛遠新使毛澤東對鄧小平起了疑心。例如,他讓毛澤東注意到鄧小平在毛已經批准的文件下發前對其所做的一些改動。不過,其實毛澤東在毛遠新到來之前就已經對鄧小平起了疑心。還有一些幹部確信,毛遠新在傳達毛的指示時塞進了他自己的一些觀點。


不論是否如鄧的擁護者所説,是毛遠新將毛鄧之間的問題升級,毛遠新確實持激進觀點。1974年底他在遼寧時就與遲羣有過一段合作,兩人一起推廣“朝陽經驗”,目的是向學校提供適合培養農村幹部需要的教材,以此進行思想政治教育。因此,毛遠新本人也同意遲羣認為思想教育在清華大學很重要的觀點;他像遲羣一樣,反對劉冰、鄧小平和周榮鑫重視學術質量的新做法。


鄧小平意識到了毛澤東對他的工作日益不滿,於是在10月31日請求與毛澤東見一面。毛第二天便接見了他,批評他支持劉冰。但是毛澤東也給了他一些安慰。鄧小平請求毛澤東對過去幾個月中央委員會的工作做一個評價,毛説“對”。這等於承認了整頓的成績。毛澤東在過去兩三個月與江青的幾次見面中依然一如既往地支持鄧小平,因此鄧小平雖然明知有一定風險,仍對毛的繼續支持抱有希望。然而事與願違,他高估了自己在未來幾周內能從毛那裏得到的支持。


毛遠新第二天見到毛澤東時,向他的伯父彙報説,鄧小平很少談“文革”的成績,很少批判劉少奇的修正主義路線,也幾乎不曾稱讚以周恩來作為主要對象的“批林批孔”運動。毛遠新説,鄧小平幾乎不提階級鬥爭,只抓生產。最後,也是最令毛澤東擔心的,他對伯父説,鄧小平有恢復“文革”前體制的危險。毛澤東與侄子這次見面後,鄧小平和毛澤東之間的緊張關係迅速加劇。


鄧小平數次試圖單獨面見毛澤東“向他請示”,但是在11月1日見面之後,毛澤東總是拒絕見他。如果鄧小平只在私下裏對他説擁護“文革”,那麼在毛去世之後,鄧小平可以否認自己説過的話。看過相關文件的黨史專家相信,毛澤東想讓鄧小平擁護“文革”的話被別人聽到,或是寫成白紙黑字,這樣鄧就無法公開否定“文革”了。例如,當毛澤東在11月2日與毛遠新見面時,他讓毛遠新當天去見鄧小平,在另外兩個幹部在場的情況下把他的意見轉告給鄧小平。


雖然鄧榕沒有記下日期,但她講述了父親在家裏與毛遠新的一次會面,此事很可能就發生在那個晚上。她寫道,一天晚上,毛遠新奉毛澤東之命來到她家與鄧小平談話。她不清楚他們關起門來説了些什麼,但她敢説毛遠新是“來者不善”,父親則是“絕對不會動搖”。據她判斷,“父親和毛遠新這次談話並不愉快。毛遠新走的時候,父親沒有送客”。據説,毛遠新剛擔任聯絡員時,對鄧小平等黨內老幹部多少有些缺乏自信。但是若他講話時有毛澤東在背後全力為他撐腰,他便底氣很足。不難想象,鄧小平為自己取得的很多個人成就而自豪,他堅信自己是正確的,不願意肯定“文革”,對於這個年齡小他一半的人對自己説三道四自然不會有好感。


毛澤東指定了另外兩個人——汪東興和陳錫聯——在第二天跟毛遠新和鄧小平一起開會,他們對“文革”都持有和毛一樣的觀點。鄧小平知道毛遠新會向主席彙報,但他並沒有動搖。他直截了當地表明瞭自己的觀點:“按你(毛遠新)的描述,是中央整個執行了修正主義路線,而且是所有領域都沒有執行主席的路線……這個話不好説。……我主持中央工作3個多月是什麼路線,……全國的形勢是好一點,還是壞一點……是好是壞實踐可以證明。”鄧小平知道自己會觸犯毛澤東,於是又加了一句,説他願意再做檢討。


這次見面之後,毛遠新當天就向毛澤東彙報説,鄧小平沒有順從地接受批評。毛澤東對侄子説,馬上再開一個8人會議,原來的4個人(鄧小平、毛遠新、汪東興和陳錫聯),再加上張春橋(“四人幫”成員之一)和3名副總理——李先念、紀登奎和華國鋒,他們都是“文革”期間維持着經濟和政府工作的人。毛説,“不怕吵,吵也不要緊,然後政治局再討論”。此前毛澤東曾説過“文革”是九分成績,但他在準備這次會議時做了一點讓步:鄧小平和其他幹部必須同意“文革”是七分成績。“(政治局會議)一次開不好,兩次,三次,不要急。”


第二天,即11月4日,這個8人小組便召開會議,毛遠新當晚向毛澤東彙報了會議的結果。毛遠新要求鄧小平同意“文革”是以成績為主,擁護繼續以階級鬥爭為綱,鄧卻不願向毛的侄子直接做出回答。毛澤東顯然對這種反應感到失望,不過他對侄子説,讓他們批評鄧小平不是為了撤他的職,而是要幫他糾正錯誤。毛還告訴侄子,要提醒“四人幫”成員之一的張春橋,這些談話的內容一個字也不要向江青透露,因為她總是在伺機公開批鄧。毛遠新給伯父彙報完以後,毛澤東指示8個人繼續開會,他們也照辦。毛遠新在11月7日又向伯父彙報説,讓鄧小平做出讓步的事毫無進展。


毛澤東接下來採取的策略是逐漸增加開會的人數,使壓力層層加碼,直到鄧小平明確表示擁護“文革”。因而,他指示毛遠新召集政治局包括江青在內的全部17名成員開會。政治局成員要點名批評文化和科技部門那些支持鄧小平的人——胡喬木、胡耀邦、李昌和周榮鑫。鄧小平的女兒鄧榕説,打擊這些得到鄧小平支持的人是向鄧小平施加更大壓力的手段,因為他知道自己拒不讓步會給他的同道帶來大麻煩。如前所説,教育部部長周榮鑫曾任浙江大學校長,長期擔任周恩來和陳雲的助手,他一直大膽直言要通過提高教育水平促進現代化,甚至提出要減少思想教育的作用。因此,在11月8日進一步批鄧時,分管教育的張春橋對周榮鑫説,他必須就鼓勵學生只管學習、忽視政治鬥爭的行為做出檢討。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