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樣“演”出一本好書

三聲2018-10-30 20:23:26

“都説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但我們要做的是面對一千個人裏面只有1個人看過《哈姆雷特》,向另外999個人去傳播,這才是本身訴求的目標。”


作者|韓玥

編輯|申學舟

設計|托馬斯


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演員在自己的微博上寫下了這樣一段話:“把一本書的精華像撒珍珠一般鋪排在戲劇舞台上,這奇妙的主意只有《見字如面》的創造者先生想得出來吧。”

 

趙立新所稱讚的,是一檔由實力文化和騰訊視頻聯合出品的大型場景式讀書節目——《一本好書》。他在其中扮演了《月亮與六便士》的作者毛姆和《三體》中第四位面壁者羅輯。

 

《一本好書》的奇思妙想的確值得稱讚。它以表演的形式再現中外名著的經典橋段,憑藉其獨特的呈現形式和演員們深厚的表演功力,不斷將觀眾捲入其中。截至目前,該節目在豆瓣上保持着9.3的絕對高分,成為第四季度綜藝戰場上的一匹黑馬。這也是今年諸多電視綜藝中的最高評分。

 


近年來,像這樣的“黑馬”,實力文化已經創造了許多。從《中國漢字聽寫大會》、《中國成語大會》到《見字如面》、《一本好書》,實力文化總是能較好地將相對傳統的文化內容與現下的綜藝市場相結合。

 

儘管如此,《一本好書》依舊來之不易。在創意階段,節目的研發期長達兩年之久,由於創意太過困難,在研發到一半時,導演關正文甚至選擇先去做了另一檔節目《見字如面》。好不容易進入拍攝階段,剛拍到第七本書的時候,關正文又被告知“已經虧損”了。

 

雖然過程是痛苦的,《一本好書》最終還是順利與觀眾見面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説,《見字如面》於綜藝市場的異軍突起既為團隊增添了不少信心,也為《一本好書》的到來打下了前站。

 

仔細數來,這已經是趙立新與關正文的第二次合作。作為一名常年專注於戲劇表演的演員,面對各種綜藝節目伸來的橄欖枝,趙立新給自己定了一個特別簡單的原則:“我要問自己,趙立新你知道你在這兒幹什麼嗎?你在做什麼嗎?如果這個回答是模糊的,甚至是不情願的,那這個節目就不要再去了。”

 

對他而言,與關正文的合作顯然是愉快的,《見字如面》是,《一本好書》也是。這樣的愉快源自於二者在節目理念和價值觀層面的一拍即合。

 

“我只有一個目的,大家通過《一本好書》對閲讀重新產生興趣,能去多讀書,這就功德圓滿了。”趙立新向《三聲》(微信公眾號ID:tosansheng)説道。這與關正文的初衷不謀而合:“最根本的不是要做新品種、做得多吸眼球,我覺得這事兒最核心在於你是不是真正帶動了讀書,這很由衷的。”

 

雖然《一本好書》目前的播放量與頭部綜藝相比還尚有差距,但關正文並不為此感到着急。

 

“我一邊錄製,一邊就聽到好多人説要去讀這本書。”這樣的反饋讓關正文倍感欣慰。在他看來,相較於對流量和爆款的追逐,《一本好書》如今收穫的觀眾口碑以及形成的傳播效果,已經彌足珍貴。

 

推薦好書

 

關正文決定做《一本好書》的初衷特別簡單,就是想推薦真正的好書。

 

“我一直覺得以前那種專家式的推介,他的視角跟大眾閲讀的需求接不上,那麼在一定程度上遇到的問題就是推不動書。”這位曾經在北京師範學院執教並擔任過作家出版社編輯的老電視人,對於電視平台以往的讀書節目格外注意。他發現,從傳播方式和效果上來看,真正能做到薦書的節目相對較少。

 

一方面,專家試講、解讀型讀書節目相對乏味,缺少了寓教於樂的趣味性,有時會變成填鴨式的直塞。另一方面,薦書節目發展到後來,往往容易變成新書出版的炒作渠道,誰需要宣傳、誰給錢,就推薦誰的書,目的不夠純粹。“所以大傢伙看到的是一個幫着賣書的結果,而不是在真的推薦好書。”關正文直言不諱地説。

 

在這樣的背景下,關正文開始思考大眾真正喜歡的是什麼,怎樣能夠傳遞書中本身的趣味、又有什麼樣的方式能讓更多人蔘與讀書。這一想就想了兩年,甚至想了一半實在沒想通,關正文就先去做了《見字如面》。

 

回頭看來,《一本好書》節目模式的確立可謂是一波三折。

 

最初,關正文想要在節目中讀書的片段,但是脱離了上下文的片段很難單獨成立,容易變成簡單的風景描寫和美文賞析,最多起到語文教學的作用,達不到推動圖書的目的。“我又想讀書,又不能用片段讀書的這種方法,所以當時思維就卡住了。”

 

在長達兩年的不斷推敲和否定之後,關正文決定通過表演的方式在舞台上對一本書進行演繹,使書中的精華“活化出來”。

 

從形式上來看,《一本好書》並不屬於話劇,節目所有的演繹都是短片段,通過特定的、夾敍夾議的方式呈現出著作的局部魅力。場景的切換告別了話劇舞台的“一幕一切”,通過影視劇常用的蒙太奇手段進行銜接,同時也打破了戲劇的三一律。

 

從整體上來看,《一本好書》也不是一出完整的劇,它沒有情節的層層鋪墊和故事的起承轉合,通常不設結尾,也不追究自身的完整性,只是點到為止。

 

這些設置背後遵循着一個簡單的原則——推薦好書。

 

無論是夾敍夾議還是不設結局,演員的表演最終都是為了使觀眾對書籍產生閲讀的興趣,這也是關正文堅持的第一要義。“從一開始就確定了不演全書,只演其中的一半。當我感覺演到這兒讀者已經會有強烈的願望要去讀書了,我就停止。”

 

除舞台表演外,《一本好書》在環節上還設置了由主持人陳曉楠及各路學者、專家組成的“第二現場”,對名著進行深度講解與補充,向觀眾提供更多書中的精華內容。

 

蔣方舟(左)、陳曉楠(中)、朱大可(右)的“第二現場”解讀

 

能把這整套內容邏輯想通需要耗費相當大的精力和時間,而想要説清楚、將其落地,就更費勁了。

 

為了選出一本大眾公認的好書,關正文和團隊搜索各大推薦榜,以全球各大圖書館、高校的推薦書目為主,整體偏重近四五十年對人類文明進程起到積極影響的圖書,再從中選擇適合大眾閲讀的好書。

 

而一本好書通常有二三十萬字的篇幅,若想在一期節目內進行演繹,關正文和編劇團隊還需要將其縮減至一萬字左右。

 

“《三體》前前後後改了好多版,最後我自己上手改。三本書那麼厚,裏面人物線索特別多,時間、跨度極大,動不動就是幾百年,而我只不過要集中於一部分。要是找不着這個貫穿線,你沒有辦法在舞台上演繹《三體》,這是很難的。”為此,關正文改完《三體》後還專門向劉慈欣請教,確保劇本的邏輯與原著是一致的。

 

更重要的是,每一本書的解決方案都大不相同,無法用一個模子反覆照搬。適合《三體》的不一定適合《月亮與六便士》,二者一個多以邏輯敍事,一個則通過情節推動;而適合《月亮與六便士》的改編又無法與《萬曆十五年》相互匹配,後者以萬曆皇帝作為第一視角,多以獨白的方式向觀眾立體地展現明神宗朱翊鈞。

 

拍攝現場的壓力同樣巨大。每一次開拍前,坐在攝像機前的關正文都是忐忑的,他不確定今天的舞台呈現、演員狀態等是否會與自己腦海中的想象一致。好在,《一本好書》的演員們幾乎沒有讓人失望過,他們的精彩演繹總是讓關正文從惴惴不安到鬆一口氣,從而製造出整個節目的最大亮點。

 

即便一切順利,但讀書總是一個自我內化的過程,表演卻是一次外化的展現。如何找到兩者之間的平衡點,使名著的演繹滿足絕大多數人的喜好,是《一本好書》需要突破的又一關鍵。

 

“實際上每個人的內化儘管有差異,都還存在一個可以溝通的共性領域。都説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但我們要做的是面對一千個人裏面只有1個人看過《哈姆雷特》,向另外999個人去傳播,這才是節目本身訴求的目標。”

 

不斷説服

 

書拍到第七本,關正文就被告知節目“已經虧損了”。

 

“即使所有錢都收回來,我們也已經虧損了。這也就意味着接下來所有的拍攝,都是賠掉得更多。”關正文坦誠地説道。其實賠錢這件事,一直在他的預料之中。

 

“我只要大概知道虧多少錢我能承受,在可控範圍內,這個時候就堅決上。”這不禁讓人想起《見字如面》第一季時“裸奔”上線的遭遇。而他告訴我,這些都不是最慘的時候,“當初製作《中國漢字聽寫大會》,我還賣了房子才頂上饑荒。”

 

作為一家民營企業的董事長,關正文對於項目有兩個標尺進行把關 :第一是虧損在可承受範圍內;第二是要看到進步。他認為如果滿足這兩個條件,由創新成本導致的一定程度的虧損都是值得付出的。

 

相比“裸奔”而來的《見字如面》,《一本好書》顯然進步許多,項目在開拍之前便得到了一罈好酒、蜻蜓、噹噹、方太等企業的支持,資金落實相對迅速。

 

在此之前,大眾平台並沒有如《一本好書》一樣“面對公眾的大型讀書會”,它們大多都是在自媒體生根發芽,收割着自己幾十、幾百萬的流量。因此,將其搬上大眾傳播的舞台是一次大膽的嘗試,也面臨着需要觸達更高流量的壓力。

 

與重金打造、明星加持的綜藝同台競技,如何説服廣告主,讓它們意識到《一本好書》也可以瓜分一方受眾,是一件挺難的事。關正文對此非常清楚:“我甚至都不能用《見字如面》來證明,因為你是個新節目。”事實上,節目的研發期之所以漫長正是因為説服的過程較為艱難。

 

在他看來,創新本來就應該由創新者自己去承擔風險,誰創新,誰買單。“你怎麼可能在沒做出影響力之前,你就非得讓別人相信你一定有影響力?廣告本來就該買的是已有數字。”所以當《一本好書》能夠獲得各方支持、帶着冠名和品牌上線時,關正文已經看到了一種突破和進步。

 

開墾市場並且激發大眾的閲讀興趣,是《一本好書》被賦予的使命,等到製作第二季的時候,關正文期待團隊可以獲得足夠的資金支持,在舞美、道具、服裝上再精細一些。“有一期節目,劇情中好幾次吃飯,我們也沒錢老換,結果一直只吃一桌菜。”談及此處,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

 

相比之下,“説服”演員的過程則輕鬆許多。

 

趙立新在聽到導演對節目的描述後,便立即決定要來參演。“在《一本好書》的舞台上,我認為就像一個大的游泳池。我一個人在裏邊兒隨便遊,各種泳姿都可以展示。但是影視的話是一個小水坑,或者是一個小池子,我只能在那兒很有限的擺一擺Pose。”這樣的“自由”讓他接連在節目中扮演了《月亮與六便士》的作者毛姆和《三體》中第四位面壁者羅輯。

 

在《月亮與六便士》中,趙立新(左)飾演毛姆,黃維德(右)飾演斯特里

 

在《月亮與六便士》中,與趙立新有大量對手戲的台灣演員黃維德也在《一本好書》的舞台上體驗了一把酣暢淋漓。這是他入行二十多年來第一次嘗試舞台劇,周遭的一切都與曾經的經驗完全不同,“我總努力在參演過的作品裏挖掘出新收穫,《一本好書》深入到靈魂層面。”

 

像這樣來自演員的興奮與支持還有很多。當綜藝限薪成為各家閉口不提的敏感話題時,關正文直截了當地表示:“我們的藝術家不但完全符合這個標準,而且還有相當大的差距。大家都是以公益心來看待好書推廣這件事的。”

 

某種角度來看,無論是廣告主還是演員,他們的支持皆源於對《一本好書》這檔節目在模式創新上的認可與喜歡。

 

就在《一本好書》上線之初,韓國《中央日報》刊文報道稱,中國抄襲韓國的綜藝節目已經多達34個,其中包括韓國多檔大熱綜藝節目,如SBS《叢林的法則》和Mnet《Produce 101》以及tvn的《三時三餐》等。韓方稱這些節目均在沒有得到版權保護的情況下,以克隆的方式在中國製作播出。

 

“所以在這點上《一本好書》已經贏了,這是我們獨創的節目模式,真的要給它一個大大的贊,要鼓勵他。”趙立新稍顯激動地説道。他對於節目在原創性上的欣賞溢於言表。

 

關正文的心態則放得很平,他覺得大家把“原創”這個詞捧得太高了,原創本就是節目製作的第一要義。“所有精神產品、任何一個節目都應該是原創,如果你説你是在創作,首先就應該是原創地作,他就不應該是抄襲地作。”

 

學着賞月

 

直到現在,關正文都不知道《一本好書》到底算不算是一檔綜藝。

 

“首先肯定不是真人秀對吧,然後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綜藝節目,每次上傳視頻網站的時候都會面臨分類挑戰。”起初做《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的時候,關正文就有過相同的經歷,這檔以聽寫為主的節目曾先後被平台放在真人秀、親子、教育等不同類別中。

 

可以肯定的是,關正文不願意將自己的節目稱之為“清流”,甚至不接受文化類節目這樣的名號。

 

“你非得説什麼是清流什麼不是,這是一個是非的東西,有褒貶的意味,所以我一直不喜歡。我覺得節目生態的多元是一個特別重要的東西。”在他看來,所有節目都是娛樂文化的產物,創作者於精神層面的努力實際是同等化的,不存在高低貴賤的鄙視鏈。“大家都是在做創作,做文化,按照現在經濟的分類都叫文化產業。你不能説文化產業下邊還有一類叫文化,剩下其他人誰沒文化?誰不是文化?”

 

大眾呼喚原創模式的同時,又將新形態的節目類型與頭部節目相互區分,這在關正文看來是一件自相矛盾的事。

 

大眾傳播的價值存在於自身的社會性和公眾性,即使是偏好內容價值的輸出,也同樣需要一定的受眾規模,無法做到真正的“兩袖清風”。“這是一個喧囂的環境,你老號稱你做的是一個安靜的事,但其實你也必須是被喧囂的、被關注的,只不過你的喧囂方式是以安靜獲得而已。”

 

對於《一本好書》來説,曲高和寡絕不是節目追求的目標,它所對標的同樣是頭部節目。“其實我們更多做的是一個迴歸常識的事。精神產品本來是全人類主流的精神生活需求,而當它真的有一天成為主流的時候,會有更多比我們聰明多的人做出更好的東西,這是真的。”

 

關正文在《一本好書》拍攝現場

 

雖然就目前來看,《一本好書》的整體播放量與頭部綜藝相比還有很大的流量差距,但關正文並不着急。大眾自始以來對於內容價值型節目的篩選尤為嚴苛,絕大部分受眾也並未養成長期閲讀、終身學習的習慣,在此基礎上,《一本好書》能取得如今的成績,在市場上形成一定反響,已經是一件可喜的事。

 

只不過在彈幕中看到一排排對於演員演技的評價時,關正文還是會心生幾許無奈。“這就好像你指着月亮的時候,大家應該去看月亮,而不是看你這隻手,説老師你這手怎麼着了,你這月亮指得太漂亮了,是這麼個理兒。但這確實是個悖論。”

 

關正文明白,去掉娛樂化的演繹和綜藝的包裝,“手”也會同樣失去關注,“月亮”的美好更無人可知了。在眼下的傳播情境中,《一本好書》的薦書之路還需要一點一滴地開拓。

 

不可否認的是,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節目的影響力也正在慢慢形成。

 

《一本好書》播出以後,關正文團隊收到最多的就是來自各大出版社的電話,這讓他很是意外。“好多出版機構都迅速打電話,他們就發現這是一個挺好的優質圖書推廣平台,向我們推薦好書,這件事情是我一開始特別想做的。

 

令他欣慰的還有觀眾們的反應。“拍《霍亂時期的愛情》這本書的時候,我就老聽見旁邊各工種的年輕人説 ‘這書太有意思了’。播出的效果也是應和了現場的反應,你可以在論壇上底下的跟帖上看到,好多人説 ‘這本書沒聽説過趕緊去看’等等。”

 

所以一切都才剛剛開始,關正文並不着急。

 


©三聲原創內容 轉載請聯繫授權

 爆料或尋求報道加微信號:sanshengss33

  【商務合作加微信號:sansheng_kefu




點擊【下方圖片】 瞭解更多精彩文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