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少女:風口浪尖漂流120天

骨朵網絡影視2018-10-30 09:27:01



  文 │薄荷



又被衝到了風口浪尖。


這個從出道以來就“命運多舛”的女團,最近幾天連續登上熱搜,是因為本來定好在10月20舉辦的新專輯首唱會,被臨時更改成了見面會。


粉絲在網絡上的表現是,一邊為偶像控評一邊抒發不滿,而有的粉絲直接表示,“這個時候就不要控評了好嗎?直接説(不滿)啊!”


當初打榜投票有多熱血,現在聲討官方就有多憤怒。



少女們的第一張EP發行後便有消息透露稱會舉辦首唱會,但是將首唱會更改為見面會,這樣大的變動卻來得十分倉促,在活動開始前一天才告知粉絲們,原因是“場地問題”。


儘管主辦方表示,首唱會只是延期,而且會補償此次入場粉絲們免費的門票,以及報銷來回路費食宿,但是粉絲們並不買賬。就有了熱搜上令人歎為觀止的粉絲喊話事件,有網友表示,當時還有粉絲跪在前排表示不滿。


粉絲跟藝人團隊發生不睦是常有的事,只是這次,還牽扯到了團員之間的關係,以及引出了官方造型師下場參與,並和粉絲產生爭執,事態越演越烈。直到今天下午,這位造型師宣佈離職,再次上了熱搜,為火箭少女101的負面印象再添一筆。


無論外界如何看待這個“中國第一女團”,它所面臨的最大問題,始終不是吃瓜羣眾如何嘲,而是來自粉絲的憤怒。



“運營不當”,一向是粉絲最埋怨火箭少女101運營團隊的地方。


成團即坎坷


成團當晚,青春美好的面龐們有的哭花了粧容,有的想極力控制表情反而讓五官皺成了一團,但那個夜晚,是女孩們最好看的時刻。


無論粉絲還是吃瓜羣眾,在那個夜晚給予她們的善意也最多,在真情流露的時刻,很難有人完全鐵石心腸。當然,帶來的影響除外。作為《創造101》裏最獨特的存在,楊超越為整檔節目帶來的化學反應,無人能超越。所以節目組因為超越妹妹的存在,覺得換做是誰做節目,遇上這麼個選手“都會笑醒”。



事實證明,楊超越是後來笑得最好看的,但是沒有人能夠保證,她會是笑得最長遠的


市場也沒有給她們更多磨鍊藝能的機會。“在綜藝和商業活動裏當練習生”,是觀眾對這個羣體的評價。


如果説資本在《創作101》比賽階段還顯得有幾分羞澀,那麼成團之後便毫不客氣地向女孩們,或者説偶像市場發起了進攻。


出道五天,火箭少女101喜提第一個全團代言麥當勞。最早流露出代言消息是在成團次日,也就是在決賽前達成的合作,無論比賽結果如何,這份代言是跑不掉了。


麥當勞在7月1日發佈的那條官宣微博,不到三天就收穫了57萬轉發,7.8萬條評論,在麥當勞一眾冷冷清清的微博裏很是打眼。



隨後團員們集體亮相在幾檔綜藝節目中,開始在影視節目中“出圈”。


伴隨着女團誕生全過程的“楊超越爭議”還未消散,整團解散、團員契約糾紛等流言和事件出現,火箭少女101的好感度開始大幅度滑坡,最戲劇化的是,這些事件出現時距離少女們成團不還不到一個月。


因為這種“聞所未聞”的操作,她們的談論度反而進一步走高,雖然很多人只是抱着湊熱鬧的心態。風波影響了她們的部分活動,雖然團綜《火箭少女101研究室》的定檔算是平息了這場“變故”,但在“談判期”後,出席亞洲新歌榜的也只有7名團員。


但是網絡上不斷出現各種小道消息,於是在粉絲們看來,無論是上綜藝節目還是接到商業代言,運營方的方案顯得更加“不靠譜”了,對於女孩們來説並不是良性發展之道,甚至是加快她們衰落的幫兇。


麥當勞全團代言之後,女孩們合體出現在商業活動中並不多,開始呈現差異化發展。合體的活動也都具有女性向特質,或者氣質穩妥容易招路人緣,比如美圖秀秀的商業合作伙伴“美圖101club”,擔任德芙“愉悦大使”,以及登上elle秋季刊封面,和由芭莎公益主辦的公益星設計活動,拍攝短片並擔任宣傳大使。



在綜藝活動方面,依靠騰訊的根基,火箭少女們分別降落在《明日之子》《心動的信號》《口紅王子》《超級企鵝紅藍大戰》等節目中,全員出現的機會較少,更多地是三三兩兩結伴出現。


不過相比隔壁依舊沒有推出團綜的NP,火箭少女101的合體機會看起來還算豐富。


各自飛


“出圈”不止如此。


除了商業活動和綜藝節目,團員們開始向時尚、電影、跨界藝術合作等領域進發。其中資源最好的是楊超越,在時尚資源上領先一步,雖然yamy和sunnee楊芸晴都去了巴黎時裝週,但只有楊超越受到了時尚品牌MiuMiu的邀請。


另外,被賈樟柯邀請為《江湖兒女》站台,擔任《心動的信號》常駐嘉賓,楊超越的出圈範圍最廣,就像她在《燃燒我的卡路里》裏的吶喊一樣格外惹眼,收割路人粉的能力依然強悍。



“錦鯉”是楊超越的代稱,與微博生態達到了微妙的契合,也為她的出圈進一步造勢。很多人原本對她無感或是反感,漸漸地也開始動搖,“既然這個女孩這麼好運,那麼就拜一拜吧。”不過支付寶緊跟其後,新一屆錦鯉信小呆刮分了不少楊超越的注意力,誰説錦鯉只能有一個。


其他的團員則走着比較中規中矩的路子。氣質乾淨、最早就以唱歌小有名氣的段奧娟最近為紀錄片《風味人間》演唱了主題曲《斯卡布羅集市》,她此前就為《快把我哥帶走》演唱了《陪我長大》。


同期還有yamy為電影《我的間諜前男友》演唱《別惹女孩》,李紫婷為電影《功夫聯盟》演唱《愛情宗師》,還有楊芸晴為電影《悲傷逆流成河》演唱的《不哭》。


單從這一部分的操作來看,火箭少女們還是在以各自的特點作為打底,尋找適合的發展方向,本身沒有多大的問題,也取得了不錯的評價。


如果説爭議能為女團帶來前期高關注度,那麼後期的持續曝光,和加強每個團員個人印象的鋪排工作,才是真正的“出圈運動”。


在偶像市場裏和粉絲兜兜轉轉,顯然不是女團和運營方的最終目地。這也是男團和女團運作的明顯不同,男團早已“貌合神離”,但是單個成員或者小羣體的帶貨能力極強,也更容易遭受路人的非議。


火箭少女101的“平穩發展”和“持續曝光”,很大程度上是在依賴騰訊的資源。孟美岐和在決賽時被稱為“神仙打架”,兩個人都擁有較強的實力和粉絲基礎,作為毋庸置疑的C位,成團後的孟美岐一度風光無限,在比賽時期就接到了不少代言,成團後還是唯一登上《星空演講》演講的團員。



然後“出走事件”過後,本來在團內資源最好的孟美岐,後期的待遇有了明顯落差,最近出席的商業活動是“冰紅茶酷燃隊”,還是和yamy、Sunnee的共同資源。吳宣儀則忙於綜藝《挑戰吧,太空》,以低調的姿態“避開”了大眾視野裏。


雖然目前是“無C位”狀態,出席活動時都以隊長yamy為中心點,但是楊超越的存在不忽視,堪稱隱形C位,在外界看來,“吳宣儀有綜藝在手,孟美岐有新電影,都比不上她村外全面型發展”。


誰“拯救”誰


此次爭議的來源雖然是首唱會,但是不能忽略的是,這次活動是為了新專輯的實體發佈做準備的。


之前的數字專輯創下了好幾項紀錄,總銷量突破了2000萬元,成為QQ音樂平台史上第6張、2018年首張、最快速獲得殿堂級金鑽唱片的數字專輯,位居QQ音樂2018年年榜第1位。



雖然是8個人的共同作用力,這樣的成績還是令人感歎,是多少歌手夢寐以求卻求而不得的銷量。當然,銷量是表象,內核還是粉絲們以為偶像打榜的驅動力。


所以,這次號稱“免費”的首唱會,其實在前期就通過打榜、聚集人氣等方式做好了鋪墊,並不是徹頭徹尾的免費。不是“免費贈送”,隨意更改的做法自然遭到了粉絲不滿。但是在不明就以的路人來看,“這點兒小事也值得撕四天?”


粉絲以成熟標準要求運營方,甚至“越級指點”,但往往並不遂已意願。業內外都知道,國內沒有成熟的偶像運營體系,雖然《偶像練習生》和《創造101》創造了現象級的偶像造星熱潮,被稱為是開啟“偶像元年”的幕後之手。有業內人士曾經告訴骨朵,優酷之所以沒有入局偶像綜藝產業,因為摸不準“節目結束後該怎麼做,整個市場未來會怎樣發展”。


但是這兩塊頗有意義的“試驗田”開花結果後,人們發現國內的偶像生態和鄰國的差異明顯,從官方運營來説,自然是未能找到一條盡善盡美的路,從受眾的反饋來看,粉絲對於男團和女團的態度有着較大的不同。


Pick男團選手時,單個用户的戰鬥力更強悍,並且粉絲情結更濃重,願意付出的自然更多。這跟偶像文化在國內以男性偶像為開端有很大關係,另一方面則是跟女性用户日益增長的話語權有關。相比而言,人們對於女團選手的青睞更像是對鄰家妹妹、優秀小姐姐的好感,很多用户的感情沒有排他性,往往是對整個“女團羣體”的感情投射,因而少了獨特、私人的連接。



這也是為什麼路人會覺得女糰粉絲們“撕得莫名其妙”的原因,“又不是女友粉,為什麼這麼上心?” 畢竟在外界看來,整個火箭少女101的帶貨能力,可能都比不上蔡徐坤一個人的厲害。


但是私人的感情連接一旦建立,可能會比對男性偶像的羈絆更深。因為以女性羣體為主的粉絲裏,看到這些小偶像的打拼過程,自然而然會產生共情。


説白了,火箭少女的粉絲們願意一邊diss運營方一邊支持小偶像,並且造成吵吵嚷嚷的局面,一方面是來自於粉圈特性,另外就是強烈的心理投射了。


火箭少女們在看到粉絲為她們做的這一切,心裏會是什麼感想?又或者,她們在逐夢演藝圈的過程中,可能已經將很多東西看淡了。



結愛 │ 白一驄 │ 陳凱歌

徐靜蕾 │張朝陽 │ 雷佳音

街舞系列 │ 遠大前程 │ 女子圖鑑

NINE PERCENT啟示錄 │ 新《流星花園》F4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