鋭明股份毛利率異常,採存銷數據混亂

證券市場紅週刊2018-10-22 07:19:00


文/胡振明

報告期內,的綜合毛利率變化與收入、利潤趨勢不相符的情況,本已讓人對其成本與的真實性產生質疑了,而產銷結餘與存貨之間的矛盾,以及公司混亂的採購數據存在,則進一步加大了投資者的懷疑力度。

  

近日,主要生產各類車載監控終端、車載攝像機、專用車載外設等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和商用車行業信息化產品的深圳市鋭明技術股份有限公司(簡稱“鋭明股份”)發佈了招股説明書(申報稿),擬首次公開發行不超過2160萬股新股,募集資金約8.8億元。

  

深入閲讀和分析鋭明股份披露的招股書,《紅週刊》記者發現其報告期內(2015年至2018年1~6月)綜合毛利率變化與收入、利潤趨勢並不相符,而產銷結餘與存貨之間的矛盾,以及公司所存在混亂的採購數據,則進一步佐證了記者的懷疑。

 

可疑的毛利率與成本

  

鋭明股份招股書披露,公司的產品綜合毛利率在2016年達到報告期內最高值45.76%之後,2017年下滑至40.66%、2018年上半年下滑至38.6%(如表1所示),然而也就在公司2017年毛利率大幅下滑,且這一年營業收入僅增長44.84%的大背景下,公司營業利潤卻大幅增長了104.95%,如此的異常表現着實讓人懷疑,而若通過分析其成本數據的變化,則進一步佐證了記者的懷疑。

 

招股書披露,鋭明股份2017年向前五大供應商採購了9393.51萬元,佔同期的18.09%(見表1),由此可測算出採購總額達到了51926.53萬元。理論上,生產所需在採購完成之後,大部分會完成生產與銷售過程而結轉到主營業務成本之中,形成相應的直接材料金額,而餘下的部分則作為流動資產留在存貨之中,使得存貨金額出現相應的增長。

  

招股書還披露,鋭明股份2017年的主營業務成本包含了38016.34萬元的直接材料,佔比達到93.13%,這意味着,公司絕大部分主營業務成本都是由採購原材料價值結轉而來的。因此,將51926.53萬元採購總額與38016.34萬元主營業務成本的直接材料對比,理論上將有13910.19萬元的採購因沒完成產銷過程需要留在存貨之中,體現為存貨的原材料、在產品和產成品的材料成本的增加。考慮到鋭明股份2017年年末的存貨之中,5644.83萬元原材料相比上一年年末的原材料餘額4277.10萬元已經新增了1367.73萬元,因此,存貨中的在產品、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的材料成本在理論上將會新增12542.46萬元。

  

可事實上,招股書所披露存貨數據顯示,在鋭明股份2017年年末的存貨之中,9058.90萬元在產品、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合計相較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僅增加了3405.80萬元。在不考慮材料成本佔比的情況下,這一數據已經明顯低於理論上原材料成本應該增加的金額了,而若考慮材料成本佔比的情況(假設主營業務成本與產品成本的構成相似,參考直接材料佔主營業務成本的比例93.13%計算),則在產品、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合計增加的金額中,材料成本僅增加了3171.82萬元。很顯然,這個金額跟理論上應該新增的12542.46萬元相比較,是存在9370.64萬元差異的,即公司有9370.64萬元的採購金額既沒有結轉到主營業務成本之中,也沒有體現為存貨的材料成本增加。

  

那麼,採購總額之中還是否包含了生產設備等非原材料的長期資產購買的影響呢?對此,招股書並沒有明確的披露。而根據在建工程、固定資產、無形資產和其他非流動資產的合計金額來看,2017年比上一年僅增加了3416.99萬元。這意味着,即使我們保守地假設這些金額全都包括在採購總額之中,則前述差異數據中依然有5953.65萬元的採購不知去向。 

  

顯然,在2017年鋭明股份成本不清、綜合毛利率又出現明顯下滑的背景下,營業利潤大幅增長104.95%的情況是很難讓人採信的。

 

營業收入數據支持不足

  

上述成本數據的異常並不是孤立的,其營業收入數據同樣缺乏充分的數據支持,不排除有虛增的可能。


2017年,鋭明股份的主營業務收入為85197.40萬元,其中來自境內的主營業務收入有49175.29萬元,其他業務收入12683.83萬元(見表2)。我們知道,一般情況下境內的這部分收入是按17%計算增值税銷項税額的,而境外收入則不需要,因此可推算出2017年的含税營業收入為95713.45萬元。

  

在現金流量表中,2017年的“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83179.67萬元,以之與含税營收總額勾稽,則有12533.78萬元的含税營業收入因未收到現金需要形成新增的經營性債權,即資產負債表中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出現相同規模的增加,或者預收款項出現相應規模的減少,抑或兩者兼而有之。

  

資產負債表中,2017年年末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的賬面價值為21880.77萬元,考慮到這年壞賬準備也有1440.68萬元,則應收款項的餘額應為23321.45萬元,與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對比,僅新增了4105.40萬元。顯然,實際新增的債權跟理論上有12533.78萬元新增債權相比差的還是比較大的。那麼,中間的差額是不是預收款項出現大規模的減少呢?

  

事實上,2017年年末的預收款項為5319.77萬元,僅比上一年年末的金額減少了368.11萬元而已。在綜合核算上述幾方面數據後,公司仍存在8060.28萬元含税營收來源不明的情況,如此的結果很難排除其中沒有虛增收入的可能。

  

鋭明股份2018年1~6月營收方面數據也是存在明顯異常的。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為42971.24萬元,其中境內主營業務收入為25387.44萬元,其他業務收入為4739.80萬元,若保守地按調整後的16%增值税税率計算境內收入的銷項税額,則這半年的含税營業收入為47791.60萬元。

  

同期,“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45430.01萬元在衝抵預收款項增加的2861.57萬元之後,則與收入相關的現金流量大概有42568.44萬元。而在資產負債表中,其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壞賬準備合計金額只相較期初金額減少了1822.01萬元。在綜合現金流量和應收款項的增減情況後,可發現鋭明股份今年上半年的47791.60萬元含税營業收入中,仍有7045.17萬元來歷不明的情況。

 

產銷數據混亂

  

營業收入與商品採銷有關,必然涉及存貨因銷售而產生的增減變化。實際上,在分析鋭明股份的產銷情況之後,不難發現其庫存商品與發出商品存貨的增減變化和產銷是不匹配的,而這也正好與營業收入數據不匹配的情況形成了“巧合”。

  

招股書披露,鋭明股份的主要產品為“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和“商用車行業信息化產品”。2017年,其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的產量有138367台(套),比同期銷量要多出26311台(套),這意味着,未銷售出去產品需要作為庫存商品(或發出商品)留在存貨之中,體現為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的餘額出現相應規模的增加。那麼,由此而使得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又增加多少呢?

  

雖然招股書並未披露這部分庫存的價值,也沒有披露“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的單位成本情況,但是根據該類產品的主營業務成本13503.36萬元及其銷量,仍可合理推算出單位成本是每台(套)0.12萬元,進而推算出2017年“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的庫存商品及發出商品應該新增了3170.62萬元。

  

“商用車行業信息化產品”在2017年產量比銷量少了14301台(套),意味着庫存產成品應該是出現相應的減少,根據該種產品的主營業務成本與銷量的情況,可知單位成本大概是每(套)0.15萬元,即可知“商用車行業信息化產品”在2017年庫存產品和發出商品的金額相比上一年要減少2174.57萬元。

  

綜合上述兩種主要產品的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增減情況,理論上這一年庫存整體上應該新增了996.05萬元才合理。可事實上,招股書披露2017年年末的存貨之中,庫存商品3115.16萬元和發出商品4804.29萬元合計跟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的金額相比卻增加了2585.02萬元。很顯然,前後兩個核算方法得出的結果並不相同,即招股書披露的存貨產成品金額要比產銷結餘多出1588.97萬元。


2018年1~6月的存貨與產銷情況之間同樣出現上述差異。其中,這一年“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的產量比銷量多362台(套),而“商用車行業信息化產品”的產量比銷量多11706台(套),理論上這兩種產品的期末庫存都會有相應增加。根據主營業務成本與銷量的對比關係可測算出,這半年裏兩種產品的單位成本都大約是每台(套)0.13萬元,由此推算出,產銷結餘將使得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合計增加1567.02萬元。可事實上,招股書披露的存貨之中庫存商品5635.20萬元和發出商品5134.63萬元合計卻比期初的金額增加了2850.38萬元。如此即意味着庫存產成品核算出的金額要比產銷結餘核算的結果多出1283.36萬元。

  

和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的上述情況相比,2016年產銷結餘核算的結果要比庫存產成品核算出的金額要多。從產銷的角度分析,2016年“商用車通用監控產品”期末庫存應該增加206.93萬元,而“商用車行業信息化產品”期末庫存增加了3910.39萬元,兩種產品庫存合計增加了4117.32萬元,而招股書披露的存貨中庫存商品和發出商品數據卻只增加了2234.46萬元。顯然,招股書披露的庫存產成品金額要比產銷結餘的金額少了1882.86萬元。

 

異常的採購數據

  

除了上述產存銷過程的異常情況,與採購相關的各項財務數據之間的勾稽結果也同樣存在明顯的異常。


2017年,鋭明股份向前五大供應商採購了9393.51萬元,以其佔採購總額的18.09%比例可推算出這年的採購總額為51926.53萬元,按17%計算的增值税進項税額計算,則2017年的總額達到了60754.04萬元。

  

一般情況下,這個規模的含税採購總額意味着支付了相應的現金或者承擔了相應的經營負債,在財務報表中需要體現為“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和“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的增加。

  

在現金流量表中,鋭明股份“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為53390.21萬元,和含税採購總額勾稽,理論上將有7363.83萬元未支付現金的採購需要形成相應債務的,即資產負債表中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出現相同規模的增加,或者預付款項相應減少。

  

事實上,在資產負債表中,鋭明股份當年的應付票據和應付賬款餘額合計為16998.04萬元,和上一年年末的相同項目對比,新增了3725.92萬元,顯然這一結果與7363.83萬元理論新增債務相比相差了3637.91萬元。那麼,這是不是預付款減少導致的呢?


2017年,鋭明股份期末預付款項餘額只有1585.70萬元,和期初數據相比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502.72萬元。與前述3637.91萬元差額對衝後,公司在2017年存在4140.63萬元的含税採購金額不知是用什麼支付方式的情況。

  

同樣的方法進一步分析2016年的採購情況,也可得到相同的結論。


2016年含税採購總額大約為39256.93萬元,與當年“購買商品、接受勞務支付的現金”29497.87萬元勾稽後,則理論上將有9759.06萬元未付現的採購需要形成新增債務。可事實上,2016年“應付票據及應付賬款”僅新增7408.16萬元,在對衝預付款項新增的906.43萬元影響,由採購所產生的經營性債務只增加了6501.73萬元,與理論新增債務相差了3257.33萬元。同理,2018年1~6月也有6436.29萬元含税採購沒有獲得現金流量和經營債務的支持。


歡迎點擊下方“閲讀原文”進行訂閲: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