脊樑

喬木的天空2018-10-20 15:16:50

那是天下最美的脊樑。

 

那天中午下班後,我剛走到單位門口,就看見門前馬路工地上豎起的圍擋裏高聳出一張黝黑的脊樑。

 

那脊樑時而彎曲時而直起,彎如滿弓,直似鐵板,烈日暴曬下閃爍着油晃晃的光亮,是油亮,是水光,是兩者交融才有的特殊光芒。

 

我怔怔地站在那裏,出神地盯着那張脊樑,盯了好久好久,直到那張脊樑消失在圍欄裏。

 

一時間,我的神思有些恍惚,想起了爹的脊樑、鄉親們的脊樑、千千萬萬勞動人民特有的黝黑的脊樑。

 

小時候,盛夏、初秋,跟爹下地,放眼望去,除了女人,幾乎沒有一個男勞力不光着脊樑,沒有一副脊樑不是黝黑的,沒有一副脊樑不閃爍着油晃晃的光亮。

 

這些黝黑的脊樑是積年累月面朝黃土背朝天風吹日曬出來的,是天長日久土裏耕土裏耘漸漸摔打出來的,是被無盡的汗水泡出來的。

 

這些黝黑的脊樑藴藏着無窮無盡的力量,無論多苦多累,吃得有多差,只要蹲下喝口水、抽袋煙,晌午眯一覺,夜裏睡一宿,便滿血復活般生龍活虎起來,腳下一步一個腳印,手上揮動農具的力道絲毫不減。

 

這些脊樑的人生詞典裏沒有“屈服”二字,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都能迎難而上,狂風吹不倒他,暴雨衝不倒他,烈日烤不倒他,災害壓不垮他。他們與天鬥、與地鬥,苦中作樂,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無休無止,只要天上不下刀子,只要還能爬得動,便不會停下勞作的腳步。

 

這些黝黑的脊樑適應性極強,無論多麼惡劣的環境都能適應。累了,地上盤腿一坐,坐一會兒撲拉撲拉腚上的土接着幹;困了,仰天一躺,四腳八叉,天當被地當牀,就能美美地睡上一覺;餓了,乾糧就鹹菜,也能吃得有滋有味;渴了,喝口白開水甚至是捧幾口河溝裏的水亦覺甘甜無比。

 

他們篤信“人勤地不懶”,只要能吃苦,肯下力,無私的土地一定會給他們最慷慨的贈予和回報。哪怕是地質差的鹽鹼地也能被他們整治得服服帖帖,和良田一樣結出累累碩果。

 

記憶中,自己老家、姥姥家,周邊凡是到過的村莊,幾乎沒有一個村沒有鹽鹼地的,那鹽鹼地遠遠望去,白花花的一片,大片大片的鹼蓬、蒿草、茅草、蘆葦,還有幾株紅柳散落其中,滿眼都是荒涼。

 

然而自打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後,這些黝黑的脊樑覺得分到手的那幾畝地施展不開拳腳、用不了渾身的力氣,便紛紛扛起鐵鍬、鎬頭、鋤頭,趕着牲口套上犁、拉上耙,一頭扎進那些鹽鹼地,一點點地啃咬,一遍遍地壓鹼,一季季地耕種,最終掐住了鹽鹼的咽喉,開墾的面積越來越大,鹽鹼地越來越少。

 

而今,再回故鄉去,別説看不到鹽鹼地的影子,就連房前屋後,但能插進腳去的地方,鄉親們都種上了蔬菜,土地對他們而言金貴得狠唻!

 

舅舅今年已過花甲之年,還種着十來畝地,其中有六畝地就是靠自己沒黑沒白地玩命兒幹,一點點墾出來的。不消説,舅舅的脊樑也是黝黑黝黑的!

 

這些黝黑的脊樑不僅撐起了自己的小家,讓家中老小吃飽穿暖,幸福指數節節升高,更撐起了整個國計民生。他們用僅佔世界上百分之七的耕地養活了世界上百分之二十二的人口,讓十三億中國人都端上了香噴噴的“飯碗”。尤其早年間,公糧、提留幾乎佔去這些脊樑勞動成果的大半,為支撐我國工業發展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和奉獻。

 

後來,隨着科技越來越發達,農業現代化程度不斷提高,鄉下越來越多的壯勞力從土地上解放了出來,不過他們閒不住,轉身又一頭扎進城市,為城市建設添磚加瓦、貢獻力量。

 

雖然進了城市,可脊樑還是那些脊樑,依舊堅韌堅強,多麼艱苦惡劣的環境都能適應,多大的苦都能嚥下,多大的累都能承受。他們掙得錢是多了,可依舊改不了過日子細的習慣,捨不得吃、捨不得喝、捨不得穿,一碗老豆腐、幾根油條、兩個燒餅、幾個包子是家常便飯,來瓶便宜的“二鍋頭”、再要個小涼菜就算極大的改善,他們把那些用血汗換來的錢省下來攢起來等到年根底下帶回老家去。

 

城市裏一條條寬闊的馬路、一棟棟高聳的樓房,哪一樣不滲透着這些脊樑的血汗?哪一樣離得開他們的支撐?

 

勞作在城市裏的這些脊樑們不都是青壯年,不乏上了年紀的中老年人,他們多數沒有技術,都是“小工”,不是推沙子就是搬磚,活最苦最累,掙得卻最少。

 

他們不是不知道享福,可他們勞作慣了,閒不下來,總想着能幹一點是一點,能掙一點是一點,但能幹得動,絕不給孩子添麻煩。

 

表哥已經五十掛零,苦打苦拼、苦掙苦熬,先後給兩個孩子娶了媳婦,按老家的話説,“任務完成了!”,該歇歇腳喘口氣了,可表哥自始至終就沒閒着過,除了農忙季節在家待幾天伺候莊稼,多數時間跟着施工隊走南闖北、四處奔波。

 

只是,再堅強的脊樑也有老化、壓彎的時候。爹曾經是家裏的頂樑柱,那副黝黑的脊樑撐起了整個家庭,養活了我們兄弟姊妹五個,把我們一個個拉巴成人,可自己卻是滿身的傷痛,尤為嚴重的是五十多歲就得了腰椎間盤突出,脊樑彎下去再直起來要費半天的勁。饒是如此,爹還是不肯閒着,一天也不肯撂下肩上的鋤頭,直到前段時間村裏搞土地流轉,我們好説歹説才把地包出去,爹馬上就七十了。

 

這些幹起活來不惜力、掙起錢來不要命的脊樑喲,你們不僅是家庭的脊樑,更是國家的脊樑、民族的脊樑!

 

只是這些脊樑究竟要堅挺到什麼時候,受累又什麼時候是個頭?

 

用爹的話説:“沒個頭!只要活着一天,就幹一天,不死不休!”

 

這也是天下千千萬萬勞動人民的心裏話,只要一天不倒下,這些脊樑就會始終挺立在中華大地上!

 

請按下方二維碼關注“我從故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