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付費:常識為何也能賣錢?

認真想2018-10-17 14:35:21

常寫科普文章之人,朋友圈中會有許多科普作者,大家聊天時,偶爾會提到

知識付費產品就是指互聯網上的錄播課或直播課,可以是純音頻,也可以是視頻或文字。賣幾千元、幾萬元,也可以只賣幾塊錢。

有時,大夥會聚在一起吐槽這類產品。我們覺得,這些知識付費產品,講的都是常識,常識為何都能賣錢?而且,互聯網上明明也有免費知識內容,網民們卻不買單,為何偏偏要為付費內容買單?

好幾年前,當知識付費產品剛剛興起時,我也這麼想。當年我還預測説,這個領域肯定不會火。國外就沒有什麼火的知識付費產品。

後來,市場狠狠地打了我的臉。我的預測完全失敗,知識付費產品變得挺火的。

我和這些人之所以會做出錯誤的預測,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這些寫科普文章的作者,不是知識付費產品的目標用户。我們直接通過下載論文獲取知識,而這通常是免費的。

如此一來,我們受限於自己的主觀視角,忽視了的實際需求。

廣大人民羣眾不具備高水平的信息搜索能力,他們無法利用互聯網搜索到免費的知識內容。

廣大人民羣眾也不具備高水平的信息評價能力,他們無法判斷什麼樣的內容是優質的,什麼樣的內容是劣質的。

廣大人民羣眾的心情很焦慮,他們急切地渴望聆聽大師的箴言,接受智慧的灌頂。他們不想承認,光是聽或看是學不會知識的,人類只能在自身的實踐和練習中才能學會知識。

再説,有些知識付費產品做得非常有趣,就像看電影一樣,讓人開開心心地瞭解了新信息。它們甚至能比肩娛樂節目了。

知識這東西,總讓人愛恨交織。擁有更多知識,自己的能力會增強。但擁有更多知識,我們也會損失一種能力。它讓我們失去了同情心,失去了理解還未擁有這個知識的人的能力。

知識讓人失去了換位思考的能力。當我和一些朋友宣稱某些高深知識只不過是常識而已,我們不是在裝模做樣,因為那對我們來説的確是常識,但對廣大人民羣眾來説,並不是常識。同樣,廣大人民羣眾眼中的常識,在我們看來可能匪夷所思。

一些知識分子對於自由的市場競爭懷有仇視心理。他們覺得這是個娛樂至死的時代,廣大人民羣眾特別蠢,只懂審醜,不懂審美,完全分不清楚好壞。這些知識分子對中央集權系統頗有好感,他們希望能教化普羅大眾,讓人們認識到他們才是社會精英。

還好今天是民主時代,不然讓這些知識分子得逞後,哲學家豈不是要當獨裁王?

市場是個好東西。市場上受歡迎的東西,不一定全是好東西,但很可能有不少好東西。我在網上買東西,都要按銷量排序,參考大眾的意見。也就是説,如果你看到某個東西很火,那它的確可能是個好東西,不妨以低成本試錯的心態,體驗一下。

劣幣有可能驅逐良幣,但我更願意相信自由的市場競爭能為消費者創造越來越多的物美價廉的服務與商品。目前的知識付費產品絕非小眾,它們和有聲書很相似,你可以考慮一下自己對其是否有需求。

一個東西究竟值不值,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對我不值,可能對你超值。對我超值,可能對你不值。

沒有人能替你思考,替你決策,替你行動。事實判斷很難,價值判斷也很難,如果你已經是成年人了,那就只能由你來為自己的判斷負責。

為自己的判斷負責,説難也難,説不難也不難。需要學一點基礎的統計學、概率論、經濟學知識,瞭解自己的需求和市場上的選擇,那就能做出高水平的判斷了。

在這個成長過程中,我們會遇到兩大難以克服的障礙,一是少數聰明的人在惡意製造大量誤導性極強的垃圾信息,它們會嚴重阻礙我們做出明智的判斷。二是多數無法辨別信息優劣的蠢人在善意地傳播那些垃圾信息,它們也會阻礙我們做出明智的判斷。

有時候,我懷疑多數人的無知比少數人的無恥,危害性更大。


認真想

致力於普及批判性思維與通識教育

ID:Reason-Edu

認真想小助手微信號:Reason-A

郵箱:[email protected]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