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互金行業洗牌加速,我們該怎樣做活到最後的投資者

Spenser2018-10-16 00:16:23

這是Spenser的第424篇文章


2018年,在萬物復甦的春夏,互聯網金融迎來了寒冬。

 

短期內,各大接二連三的暴雷,恐慌潮之下,流動性的進一步緊縮;與此同時,隨着監管的收緊,外部資本也開始對P2P持觀望態度。

 

但是,產生問題的究竟是P2P本身嗎?

 

我們來看P2P的本質,互聯網金融平台其實是一個“中介”的身份,投資人和標的公司不直接對接,讓平台撮合借貸。

 

如果其他所有行業都可以有中介,那P2P模式和行業本身沒毛病,有毛病的一些是捨正從邪的平台。

 

爆倉的不良平台並不老老實實發展業務,選擇採取“拆了東牆補西牆”的模式,靠新投資人流入的融資,償還老投資人借款到期的本息。

 

假使資金能源源不斷地流入,“擊鼓傳花”的遊戲不停下,平台尚且還能苟延殘喘;一旦流動性變差,找不到接盤俠來接盤了,鼓聲“啪”的一下停下了,資金鍊也就“啪”的一聲斷掉了,平台崩潰了,老闆只能帶着小姨子跑路了。

 

這種借新還舊的“資金池”模式,本身就背離了P2P平台的初衷,也成為了市場風險的罪魁禍首。

 

而這次暴雷潮的導火索,就是整個金融市場環境太差:到,處,都,缺,錢。

1

互金整頓3個月了,到底有效果了沒?


去年年底,國家出台了一個規定:P2P平台最遲在2018年6月底完成整改驗收、備案登記工作,而沒有拿到備案的平台就只能退出市場。


於是,很多劣質平台就想借此機會洗白上岸了:


先在監管期間老老實實配合監管組的各種合規,用自己的銀子墊付老投資人的收益。等熬過了這段時間,實現了備案之後,就可以面目一新地重返市場繼續套錢,拿到新資金,再把“資金池”繼續搞起來。


但是這些平台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備案突然延期了,不是6月驗收了。


於是,計劃到賬的新資金變得遙遙無期,而自己已經沒有銀子繼續墊付。資金流斷裂,只能跑路了。


經歷了這一番整改,反而有更多劣質平台“自爆”,紛紛浮出水面。


不得不説,上面這一招,實在是高。

 

所以説,我為什麼對P2P行業的前景持有積極態度?

 

一次次整改後,的平台一個個倒下了,行業實現了自我淨化的過程,留下的大概率都是優質的平台,我們作為投資者,選擇起來更加容易了。

 

無論是金融還是互聯網,每一個行業都要經歷野蠻成長後大浪淘沙的階段。經歷了生殺掠奪的暗夜,時間會揭示優勝劣汰的結果。

 

當魚龍混雜的年代已經過去了,以後就是頭部行家壟斷市場了。

 

我們可以預見,備案完成之後,行業將過渡到監管日趨明朗,行業漸歸理性,平台合規發展,重獲融資大潮的全新賽段。


2

良幣驅逐劣幣,頭部效應加劇


回過頭來,我們從供求和政策上,客觀分析一下網貸行業的市場。

 

我堅信網貸市場不會消失的原因之一,是P2P既能為投資者提供更加多元的投資渠道,又能滿足大量目前從銀行借不到錢的人。

 

P2P的剛性需求始終旺盛地存在。

 

另一大關鍵要素,是政策環境的支持。近年來,國家大力推進互聯網金融的發展,強調它在踐行普惠金融中發揮的重要作用。哪怕是在暴雷期,也僅是要求行業整改,而非把行業一棒子打死。

 

中國互金協會在京組織召開的專題座談會中,也特別提出,要準確宣傳貫徹專項整治精神,牢記發展是以規範為前提,“整治是為了更好的發展。”

 

從這一系列管制措施中,你就能感受到政策的態度是何:只消滅騙局,不打壓業態。

 

基於這兩點,行業不會走向坍塌。行業大洗牌過後,良幣驅逐劣幣,頭部效應加劇,將是優質平台的黃金期。

 

“劣幣”是誰?就是那些玩資金池、假標、自融等勾當,最終走向暴雷的平台。


“良幣”是誰?就是那些真正做網貸整改備案的平台。歷經此番整改的洗牌,只有它們能再次迎來春天。


一句話:被終結的不是網貸模式,而是不守規矩的網貸平台。

3

流動性影響安全感


市場情緒是行業的“照妖鏡”,能否在市場站穩腳跟,羣眾的雙眼就是最嚴苛的關卡。

 

國慶的時候我去迪拜看樓,中秋的時候我搭檔也去了曼谷考察樓市情況,我們發現大家真的有很強的意願在做投資,甚至很多態度一般的銷售,業績也在市場的幫助下噌噌噌上漲。

 

關於海外看房的事情,我們下次專門再表。買房投資是弱流動性的,適合我們配置稍大額資產;而這些在手機上動動手指就能買賣的產品,因為具有較好的流動性,也是必不可少的,基金、股票、P2P對於咱們普通人來説,都是強流動性的。

 

過去的兩三個月,看空互聯網金融的人不在少數,而我一直續投,有這樣幾個原因吧:

 

首先,我很喜歡靈活透明的產品。

 

我最近在投的懶財金服,在經歷了雷潮考驗之後,逐漸穩住局面,不僅控制住了資金流速,還逆風向上開發了一系列全新體驗的產品,例如這一款——懶錢包


懶錢包允許投資者自己選擇投資期限,30天或50天都行,用户在經歷了產品相應的鎖定期後,在債權撮合成功的前提下,還可以提前贖回債權,在監管允許的範圍內最大限度滿足了用户對靈活性的要求。

 


我當時也小小申購了一筆月享計劃:整存零取,在每個月的約定回款日還本付息,並於最後一期清算剩餘利息。對很多需要還車貸房貸又希望有穩定投資回報的朋友來説,很適合。

 

而説到最底層的問題——債權,懶財自身不做資產端,只跟不同資產品類的頭部助貸機構合作,繼而將這些債權在線上同時智能分散出借,用户的資金安全性和整體收益率都得到了保障。

 

作為一個已經健康運營四年的平台,懶財早在七月份就已經做了充分的努力,平台將贖回分為快速贖回和普通贖回,贖回效率公開可查,債權贖回後,提現當天即可到賬。

 

不難得出結論,懶財金服在資本流蕩的時期仍然能夠維穩運行,其實靠的就是正面迴應、積極解決,來持續為用户提供安全感,從而度過了網貸行業的至暗時刻。

 

“爆雷潮”過後,P2P行業將何去何從?

 

我會回答,優勝劣汰是自然規律,生態本身不會毀滅。

 

點擊左下角閲讀原文,領取福利,我覺得大家可以慢慢恢復信心,跟進行業的每一步,才能成為更有經驗的投資者。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