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盆被罵了30天的植物,終於死了:語言到底有多恐怖的能量?c

一起學PS2018-10-15 01:04:00





       我叫秦陽,是一個高中的音樂老師,雖然日子過得雖然不算富裕,但在這種二線城市裏來講,也算是中等水平了。 沒錯,我還有一個家庭,妻子已經和我的婚姻已經超來向我示威? 想到這裏,我瞬間不寒而慄起來,畢竟蘇雪是公司的理財員,每天都能接觸到非富即貴的客户,而我也從來沒有在這個方面懷疑過她,但現在我卻害怕了起來。 我甚至懷疑蘇雪今天可能都沒去出上班,而是和這個未知的男人在賓館的牀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沒去上班,那蘇雪無論怎麼解釋,結果最後都只有一個,就是她出軌了。 短褲上潦草的‘飛’字……公司裏面到底有沒有一個名字帶‘飛’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釋清楚,要是沒有,那一向對我温柔有加的蘇雪就是在騙我。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推理是否正確,但只要有一絲這種可能,那就讓我不得不抱着堅定地心態調查下去,然裏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樣,這幾天高三的音樂課帶完,我都要去蘇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飯做好,曉曉也被校車送到了樓下,蘇雪閨女蹦蹦跳跳從校車上來,她就主動開門,把女兒從樓下抱了上來。 晚飯吃完,蘇雪陪着曉曉在客廳裏玩了一個多小時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練習着準備教學生的鋼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點,曉曉才睡下,蘇雪從閨女的屋裏出來,然後就躺在了我的懷裏。 “曉曉睡着了?” 蘇雪微微點了下頭,“嗯,睡下了,小妮子剛才還在説,看到裏面的東西,一股冷氣頓時刺激到了我的神經,打底褲的這裏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筆寫了一個‘飛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確定眼前的真相。 剛才在陽台上洗衣服的時候,我清洗了蘇雪的內內,但沒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難道她今天就是穿這條打底褲去上班的?而且還被人在裏面用碳素筆寫下了一個‘飛’字?我可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女人的名字裏會帶‘飛’這個字的。 我不能相信這個真相,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在中國古代,確實有這樣一種習俗,那就是男人會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來證明她的所屬權,難道蘇雪也被人…… 再加上剛才清洗過得絲襪,我內心不由自主的開始相信,蘇雪可能真是和某個男人有染了。 我雙手有些顫抖的拿着短褲走出了廚房,蘇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結束,她臉上帶着一絲紅暈的回過頭,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褲。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蘇雪表情的不正常,還沒等我問話,她就主動把私物給搶了過去。 “老公,我不是已經把這條內內扔了嗎,你為啥又給找了出來?” 我強忍着心中憤怒,朝蘇雪問道。 “雪兒,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貴,你為啥要隨便扔呢?” 蘇雪吐了吐舌頭,扮可愛的回答道,“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們的東西嗎?而且女人的這種東西需要勤換,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條更好的,所以就把這條給扔了。難道我扔內內還要向老公大人請示一下?” “這個肯定不用……那雪兒,你能不能解釋一下,裏面的那個‘飛’字是誰寫的?” 蘇雪嚥了幾下口水,很是遲疑的解釋道,“好像是我們在公司更衣的時候,那些愛搗亂的姐妹們寫的吧。” “好像?這個字是寫在你打底褲裏面的,難道你不能説話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過後,我已經失去了想要做的興趣,只能對蘇雪委婉的拒絕道。 “雪兒,今天下午的音樂排練確實耗費了我很的婚姻已經超來向我示威? 想到這裏,我瞬間不寒而慄起來,畢竟蘇雪是公司的理財員,每天都能接觸到非富即貴的客户,而我也從來沒有在這個方面懷疑過她,但現在我卻害怕了起來。 我甚至懷疑蘇雪今天可能都沒去出上班,而是和這個未知的男人在賓館的牀上呆了一天。 如果今天真沒去上班,那蘇雪無論怎麼解釋,結果最後都只有一個,就是她出軌了。 短褲上潦草的‘飛’字……公司裏面到底有沒有一個名字帶‘飛’的女人?如果,那一切都能解釋清楚,要是沒有,那一向對我温柔有加的蘇雪就是在騙我。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推理是否正確,但只要有一絲這種可能,那就讓我不得不抱着堅定地心態調查下去,然裏面的真相水落石出。 不管怎樣,這幾天高三的音樂課帶完,我都要去蘇雪的公司一探究竟。 等我把晚飯做好,曉曉也被校車送到了樓下,蘇雪閨女蹦蹦跳跳從校車上來,她就主動開門,把女兒從樓下抱了上來。 晚飯吃完,蘇雪陪着曉曉在客廳裏玩了一個多小時的芭比娃娃,而我也在家中練習着準備教學生的鋼琴曲。 一直等到快十點,曉曉才睡下,蘇雪從閨女的屋裏出來,然後就躺在了我的懷裏。 “曉曉睡着了?” 蘇雪微微點了下頭,“嗯,睡下了,小妮子剛才還在説,看到裏面的東西,一股冷氣頓時刺激到了我的神經,打底褲的這裏面竟然有人用碳素筆寫了一個‘飛字’。 我揉了揉眼睛,才敢確定眼前的真相。 剛才在陽台上洗衣服的時候,我清洗了蘇雪的內內,但沒有看到她下身的私物,難道她今天就是穿這條打底褲去上班的?而且還被人在裏面用碳素筆寫下了一個‘飛’字?我可從來沒有見過,哪個女人的名字裏會帶‘飛’這個字的。 我不能相信這個真相,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在中國古代,確實有這樣一種習俗,那就是男人會在自己的女人私物或者是下面刻字,用來證明她的所屬權,難道蘇雪也被人…… 再加上剛才清洗過得絲襪,我內心不由自主的開始相信,蘇雪可能真是和某個男人有染了。 我雙手有些顫抖的拿着短褲走出了廚房,蘇雪的瑜伽操也正好結束,她臉上帶着一絲紅暈的回過頭,正好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打底褲。 我眼睛再一次捕捉到了蘇雪表情的不正常,還沒等我問話,她就主動把私物給搶了過去。 “老公,我不是已經把這條內內扔了嗎,你為啥又給找了出來?” 我強忍着心中憤怒,朝蘇雪問道。 “雪兒,女人下身的私物本身就很貴,你為啥要隨便扔呢?” 蘇雪吐了吐舌頭,扮可愛的回答道,“這不是昨天晚上沾染了太多咱們的東西嗎?而且女人的這種東西需要勤換,而我正好又看上一條更好的,所以就把這條給扔了。難道我扔內內還要向老公大人請示一下?” “這個肯定不用……那雪兒,你能不能解釋一下,裏面的那個‘飛’字是誰寫的?” 蘇雪嚥了幾下口水,很是遲疑的解釋道,“好像是我們在公司更衣的時候,那些愛搗亂的姐妹們寫的吧。” “好像?這個字是寫在你打底褲裏面的,難道你不能説話不算啊。” 下午的事情過後,我已經失去了想要做的興趣,只能對蘇雪委婉的拒絕道。 “雪兒,今天下午的音樂排練確實耗費了我很多的體力,乖,明天晚上來行不?” 蘇雪嫵媚的搖了搖頭,“老公,既然你不想動,那今天晚上我主動吧

來自: 語言研究  ID:languageresearch


語言雖然看不見、摸不着,

但是語言本身,卻有着巨大的能量。


語言能殺人,你信嗎?


至少,它剛剛殺了一盆花,

並且讓全世界都見證了,

語言的恐怖能量...




最近阿聯酋的宜家進行了一個實驗,這個實驗先開始並不起眼,但實驗的結果,卻震驚了全世界...


我看完之後覺得特別驚訝,因為它反映了現代社會中一種潛在的殺人(傷人)方法。


雖然這一次,它殺的不是人。


但是,大多數的人一生也許並不知道,這種方法真的能夠置人於死地……


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看看,這個奇特的實驗《人類言語的能量到底有多大?》



事情發生在阿聯酋宜家。他們在自己店裏挑了兩株,長得差不多的植物盆栽。


將植物盆栽套上透明罩子,放在GEMS校園裏。


每天給他們施一樣的肥,澆一樣的水,曬太陽也是同進同出。



然而,只能説“同樹不同命”


拉近點鏡頭能看見:左邊那盆上寫着“這株植物被霸凌”



右邊則是“這株植物被褒獎”



植物怎麼個霸凌法?難不成還要打它一頓?


別想多了,實驗可沒這麼暴力。所謂的“霸凌”,就是對它進行“語言攻擊”


他們找了很多學生,提前錄好音,然後把音頻在植物“耳邊”循環播放。



至於這罵人的話,也是非常狠、但卻是我們司空見慣的“”...


“你就是個廢物,你一無是處!”


“你長得一點都不綠!”


“你看起來像快爛了一樣”


“你一點都不招人喜歡,要你有什麼用!”



兩棵一樣的植物,卻每天聽着完全不同的兩種語言。


“講真,你這貨還活着嗎?”



此處心疼這盆植物一分鐘……


相比起來,右邊這株受到的待遇,就是殿堂級的了。


它的身邊每天循環播放着“肯定”“讚美”“表揚”的話語:


“我喜歡你做自己的樣子”


“一見你我就特開心”


“你真的很美!”


“這個世界因你而改變”


“你好棒啊!”




一邊是語言暴力的侮辱,一邊是暖心的讚美和誇獎,就這樣,這個實驗持續進行了30天。


最後的實驗結果,可以説是意料之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左邊那盆被屈辱對待了30天的植物,活生生被罵“枯”了。


而右邊那株每天誇獎的,則長得好好的、綠油油的。



 足以可見:語言的威力有多恐怖!


連孩子們都悟出了一個道理:如果植物都能被影響,那人肯定也會的!並且,也許受的影響更大!



據統計:每年約有2.46億兒童和青少年遭受語言暴力的傷害與欺凌。


可語言暴力與欺凌,並不僅僅只是在校園裏!它也許在無處不在的圍繞在我們身邊。


有時候,擊垮一個人,只需要一句話。


而如果傷人的話,是從至親口中説出來的,那傷害很可能是毀滅性的。



“廢物”“丟人”“垃圾”“沒用” “”“你怎麼還不去死”...


在語言暴力的攻擊下,很多孩子選擇了自殘、自殺。


知乎上有人問:被父母罵得想自殺是種什麼體驗?


有個回答:在我傷心難過得哭到虛脱的時候,父母卻看着我説,發什麼神經。


心裏的絕望,難以想象。


有些孩子就會因此選擇了殘害他人,然後毀了自己的一生……



據某項調查顯示,60%以上的青少年罪犯,都遭受過父母語言上的傷害。


一個名為《語言暴力能造成多大的傷害》的教育短片,讓人看得心驚。


6名在看守所的少年犯講述了自己的故事:


我爸媽在我12歲時離婚了,我媽每天罵我,經常讓我去死。我爸媽天天説我沒用,説我是個廢物。


從來都沒誇過我,罵我最多的就是豬腦子,豬腦子,豬腦子。


他們總是説我就知道吃、丟人、是人都比我強;他們總是對我説:“你怎麼不去死!”



最後,他們把這些語言變成了犯罪的武器:槍,斧子,水果刀……


童年受到精神虐待,是這些少年犯罪的重要原因。


被不停羞辱、否定、諷刺、挖苦、蔑視的孩子,內心都有一個大窟窿,盛放着破敗不堪的靈魂,脅迫他們用偏激的方式發泄創傷和屈辱。


圖片來源:《語言暴力的傷害》


 語言有巨大的能量 

 語言暴力傷人於無形 


科學家們發現:應激語言傷害,會讓發育中的大腦發生部分永久性的改變,人類的身體、細胞是有記憶的。


那些負面情緒和記憶的影響,遠比想象的更大。但是有多少父母,因為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緒,動輒訓斥侮辱孩子,卻説這是因為我愛你。


有一句話多好聽,叫:打是親、罵是愛。

你滿嘴是愛,卻面目猙獰!




俗話説:良言一句三冬暖,惡語一句九月霜。


語言具有很強的振波,尤其是當我們憤怒和怨恨時所説的話,帶有很強的能量,透過負向的振波,產生的結果往往讓人意想不到。



詩人安琪洛也談到過語言的力量,她説:


言辭就像小小的能量子彈,射入肉眼所不能見的生命領域。我們雖看不見言辭,它們卻成為一種能量,充滿在房間、家庭、環境和我們心裏。


足見語言是有生命的,

它具備了創造和毀損的能力。



很多家長,會把自己的負面情緒傳導到孩子身上,讓孩子成為自己情緒的奴隸和受害者。


很多夫妻,也會把負面情緒化成言語,來互相攻擊,長此以往,讓整個家庭關係陷入一團亂麻。


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通過改變語言來改變我們的念頭和生活。


語言的能量與吸引力法則


思想具有能量,語言是有聲的思想,所以語言具有很強振波。


當我們説一些負能量的語言,你就已經在發出振波,更明白的説,你是在吸引同頻道的事件上門,這也就是為什麼烏鴉嘴會特別靈驗。


同理,當我們誇讚一個人的時候,就會吸引越多的美好來到我們身邊。



我們要不斷學會運用語言的力量,

去創造生命中的美好。


當我們內心處於欣賞對方的狀態時,

當我們發自內心的讚美,


我們的整個內在世界,

有會發生相應的變化,

得到一份巨大的療愈力。


反之,惡語與惡意,

對自己和他人的身心都會有損害。



我們是自己命運的創造者,我們外在所看到的一切,正是我們內心世界的呈現。


英國詩人米爾頓在《失樂園》有句名言:


心是居其位,只在一念間;天堂變地獄,地獄變天堂。


千萬不要小看一個小小的念頭,你的任何「起心動念」都可能改變整個世界。


當我們開始用欣賞的眼光看待周圍一切的時候,內心就是一種欣賞的狀態,就會提供給我們積極的能量,積極的能量就會讓我們選擇積極地人生。


我們説的話就會是真誠的鼓勵他人和讚美他人,從而讓我們的內在形成一個積極、正向的循環。



運用五個方法

更好地對待身邊人

我們在對待身邊人的時候,請多給與鼓勵和讚美,你會發現很多東西開始變得不一樣。


1、正面鼓勵


我相信你,沒問題的!

試一試,成功不成功都沒關係!

多做幾次,會越來越好的!


2、給予尊重


你既然想好了,我支持你!

我尊重你的選擇。


3、感同身受


我知道你的感覺,我也經歷過。

如果你想哭,別憋着,哭一會兒吧!


4、交出選擇權和決定權


這件事,你決定就好了。

你可以選擇……或……


5、給予中肯的建議


我愛你,但不喜歡你這麼做。

如果你再耐心一點,相信這件事情會更好!


在家庭或者事業中,上面的五條建議無論在夫妻、孩子教育,朋友同事溝通中都可以適用。


如果你想毀了一個人,那你可以盡情的批評TA、評判TA、否定TA;


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請讓你口中的言語,不要再成為紮在對方身上的利刃,去用最美好的語言,幫助TA成為一個更棒的人。祝福你。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