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者要提高對小微金融機構監管考核的容忍度

人民政協報財經週刊2018-10-12 20:30:42

監管者要提高對小微監管考核的容忍度


文/劉克崮

2018-09-25期05版



普惠(小微、草根)金融的本質是包容不排斥,沒有恩惠和施捨之義,它從屬於市場,不是慈善、福利,更不是財政,是以包容服務為第一目標,市場化運作、在政府適當支持下實現商業或財務可持續,而不是以追逐利潤為第一目標。

的服務對象是不同程度上被傳統金融排斥的小微經濟體,即小微企業、個體自營(個體工商户、自營就業者)和生產性農户等。現行以大銀行為主體、以服務大中型企業為目標、基於正規財務報表和充分抵質押物運作的金融體系難以適應小微經濟體“多、小、散、弱”的自然特點和“無抵押、無擔保、無財表”的融資特點。

解決小微經濟體的融資難問題,必須推動建立機構、技術(產品)、監管、服務和政策“五位一體”的中國特色多層次、多類型普惠金融制度體系。一是眾多分層的普惠金融機構;二是適用多樣的普惠金融技術;三是雙層差異的普惠金融監管;四是健全配套的普惠金融基礎設施服務;五是規範梯次多元的普惠金融支持政策。

經濟低温期,實體企業和金融機構生產經營均困難,金融機構不加區分的抽貸、斷貸容易激發矛盾。監管者要提高對小微金融機構監管考核的容忍度,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服務小微金融堅持屬地原則,本地銀行有熟人圈優勢,應充分考慮發展和風控的關係,積極支持本地小微經濟體發展。

第一,金融機構對小微經濟體不要“一刀切”抽貸、斷貸。經濟低温期,要學習尤努斯格萊珉銀行經驗,對遇到天災的貸款農户,擱置舊貸款、發放新貸款,幫助其恢復生產,渡過難關。監管當局要引導金融機構落實“無還本續貸”政策,對有信譽、市場前景好、暫時有困難的企業提前審批,及時續貸。對堅持服務小微的金融機構要在再貸款、存款準備金率等方面給予政策優惠。

第二,銀保監會要解除禁止大型金融機構向小貸公司等小微金融機構提供批發性貸款的指令。經濟低温期,對切實服務於小微經濟體的優秀小微金融機構,監管部門要引導大型金融機構積極給予外源融資支持。應積極發揮市場的資源配置作用,政府不宜採用微觀指令直接干預。在自然優勝劣汰法則下,困難時期成長壯大的小微金融機構可以成為真正的行業骨幹。

同時,建議儘快完善普惠金融制度體系建設。

一是建立普惠金融雙維統計制度。目前,許多普惠金融政策(如小企業貸款政策)是依據工信部等四部委實體經濟劃型標準制定的。為準確、高效地實現實體經濟、金融業務、金融政策的協調,應儘快將基於實體經濟劃分的金融統計方法與基於金融自身業務劃分的金融統計方法相結合,形成二維金融業務統計方法,並行使用,公開透明,規範嚴謹。目前,央行對500萬元以下的小已有統計,建議在此基礎上繼續統計100萬元以下的微企業貸款,20萬元(或30萬元)以下的個體自營、農業產業化貸款和5萬元以下的貧困農户貸款。

二是建立普惠金融政策引導體系。

要對普惠金融機構產品價格實行市場化定價。優先解決融資難、兼顧解決融資貴的問題,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發佈的年息24%以下保護放貸人、年息36%以上保護用款人的原則實施。確需對貧困農户給予特定階段性價格照顧的,由政府給予金融機構相應補償。

要實施梯次性、差異化的貨幣政策。包括存款準備金、再貸款等。

要實施差異性信貸規模控制政策,放寬小微金融業務信貸規模的控制。

要改單向壞賬終身追究責任制為綜合業績評估制。

要實行梯次性、差異化的税收政策。對提供5萬元以下貧困農户貸款、5萬元至20萬元農户和個體户貸款、20萬元至100萬元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城鄉微企業貸款、100萬元至500萬元的小企業貸款的金融機構利息收入,在免除增值税的基礎上,實行差異化的所得税減免政策。

要對提供給貧困農户的5萬元以下和5萬元至20萬元的貸款,分檔實行貸款壞賬核銷損失政府分擔50%和30%的政策,同時取消貼息政策,遇自然災害,酌情擴大分擔比例。

另外,應加強普惠金融監管體系建設,同時建立分層、多樣的普惠金融機構體系。

一是發揮開發性、政策性金融和大型國有銀行的骨幹和引領作用;二是鼓勵各類商業銀行機構下沉,到縣(區)域增設網點開展基層業務;三是確立和增強農信社(農商行、農合行)、郵儲行、城商行和村鎮銀行、社區銀行在縣(區)域普惠金融的主力軍地位;四是探索發展新型鄉村、社區普惠金融機構。建立以“熟人圈信用+大數據”為基礎運行的新型鄉村農民銀行和鄉村農民小貸公司;五是加強普惠金融技術產品體系和信用體系建設。

(作者系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博導)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