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微企業金融服務: 誰是“及時雨”?哪來“救命錢”?

人民政協報財經週刊2018-10-12 20:30:11

小微企業金融服務:

誰是“及時雨”?哪來“救命錢”?


文/本報記者 崔呂萍

2018-09-25期05版



編者按:


今年以來,國內外形勢錯綜複雜,貿易戰、税制改革、去槓桿等,讓原本抵禦外部風險能力就偏弱的小微企業更加痛感融資難融資貴的“老大難”。作為經濟發展的壓艙石和明日之星,小微企業的生存狀態備受各方關注。下半年以來,特別是9月以來,有關金融扶持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實體有效防範風險的討論和動作頻繁。9月20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強調,完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監管,對於彌補金融監管短板、引導大型金融機構穩健經營、防範系統性金融風險具有重要意義。小微企業創造了大量的社會財富和更多的就業機會,為探索助力小微企業融資,本刊5-6版特別推出專題報道,敬請關注。


當一個問題被反覆提及,或許只能説明這個問題長期存在,未被解決。在金融領域,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無疑是一個困擾全球金融精英的“老大難”問題。而在當前,經濟全球化面臨嚴峻挑戰,國家間貿易爭端頻頻出現,對市場高度敏感的小微企業,再度面臨生死一搏。

都説船小好調頭,但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多位小微企業主給出的答案是,一個浪頭“打”過來,企業要靠減掉多餘資產才能實現“調頭”,而資產你有我也有,沒人接盤如何抽身?

小微企業要應對挑戰,流動性才是命門。但小微企業資金融通的命門,卻無法掌握在自己手中。

近期,國務院相關督查組圍繞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召開了相關座談會。而本報記者在梳理今年7月以來相關部委圍繞破解企業融資難題的信息時也發現,與此有關的公開表態已由點到面,甚至在8月底至9月初,圍繞這一問題的高層討論、座談幾乎每天都有。

但依舊有企業反映,銀行的門難進,臉難看。那麼,銀行怎麼説?

“我國中小企業的平均壽命在3年左右,成立3年後的小微企業持續正常經營的約佔1/3。根據人民銀行統計,小微企業平均在成立4年零4個月後第一次獲得貸款。小微企業要熬過了平均3年的死亡期後,才會通過銀行信貸的方式獲得資金支持。”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快人快語。

除了研究小微企業生死週期,易綱也曾在公開場合談到另一個規律,那就是小微企業在獲得第一次貸款後能獲得第二次貸款支持的比率佔76%,得到4次以上貸款支持的比率為51%,後續貸款融資的可得率比較高。

有門檻不要緊,能獲得融資才是關鍵。事實也證明,中國近年來投入小微企業的貸款增量不斷提升。但如果將旺盛的融資需求比喻為4.0時代,現有金融服務的格局或許還沒有走出2.0思維。要補齊這塊短板,靠什麼?怎麼辦?


□■大企業要騰出部分信貸資金

小企業要有穩定流動性預期


作為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中的一員,中國證監會原主席肖鋼一直高度關注複雜的內外部環境下我國實體企業的經營情況和所面臨的困難。中秋節前,在全國政協赴湘鄂調研的路上,針對本報記者對於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在現階段如何破題之問,肖鋼給出了他思考後的答案。

很多人認為,小微企業很難進銀行大門,原因是在信貸資源有限的背景下,大企業佔據了大部分銀行信貸資金。但也有人提出,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融資繁問題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是一個綜合反映,也是世界性難題。肖鋼認為,這些都有道理,而從我國經濟從高速發展轉向高質量發展的階段來看,具有客觀必然性。在分析當前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時,應當把長期因素和短期因素區分開來。也就是説,小微企業融資難一直存在,為什麼在當前會顯得更為突出?這裏既有長期因素的作用,也有短期的觸發點。

“從長期來看,比如小微企業平均存活壽命短,信用不佳,抵押擔保不足,風險較高,銀行辦理小微企業貸款成本高等,而從短期因素看,主要是清理整頓影子銀行業務導致社會融資規模下降,產生了較大的信用緊縮效應。加上外部環境變化,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股市下挫,債市違約增多等,多重緊縮效應疊加。因此,要緩解這一問題,需要綜合施策,標本兼治。”肖鋼為此開出四副“藥方”。

一是加大商業銀行經營管理模式轉型。讓大企業面向市場發債,募集短期流動資金和中長期資金,擴大直接融資規模,大幅提高銀行小微企業貸款比重。這樣做一舉數得———既可以騰出信貸資源,讓銀行聚焦,又可以分散銀行風險,同時還有利於央行宏觀調控與精準調控,因為企業發行短期融資債券作為貨幣市場的一個品種,央行通過公開市場操作來調節貨幣鬆緊,可以迅速傳導到企業短期融資債券市場。在金融脱媒的背景下,就會增強商業銀行轉型的壓力和動力,把更多資源投向小微企業,創新服務方式,改進風控措施,提高服務效率。

二是大力發展金融科技,推動數字普惠金融。由於我國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者數量巨大,光靠大型商業銀行是遠遠不夠的。因此,應當積極發展中小銀行,特別是利用現代科技手段,運用大數據、雲計算、區塊鏈等,實現智能風控,只有在具備強大風控能力的基礎上,才會有對客户的高效服務。可喜的是,現在一些地方已經出現了一批專做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者小額貸款的金融科技機構,建議這些機構總結實踐經驗,在條件允許時可以擴大規模。同時,大型商業銀行應當加強與這類機構的合作,在確認這些機構風控能力的前提下,可以採取購買貸款或聯合貸款等方式,給予資金支持,充分發揮各自優勢,擴大對小微企業和個體經營者的服務面。

三是廣泛開展清償應收賬款的專項行動。目前,企業應收賬款拖欠問題十分普遍,且金額巨大,處在供應鏈核心的企業拖欠供貨方的款項,形成了店大欺客和大魚吃小魚的格局,加劇了小微企業的資金困難。因此,組織各方力量,順藤摸瓜,深入剖析,制定有針對性的措施,集中攻關,是破解當前資金困局的一個重要舉措。建議政府有關部門牽頭,組織專門的工作團隊,研究具體方案,從源頭注入資金,封閉運行,解開債務鏈。同時,研究如何建立防止隨意拖欠的長效機制。要進一步擴大應收賬款等動產質押融資,增強核心企業的社會責任和誠信義務,積極配合有關方面做好應收賬款的登記確權工作。

四是切實規範銀行服務。目前一些商業銀行給企業發放貸款,要求一部分資金不得使用,必須存在銀行,或者貸款不給現錢,只給承兑匯票,有些銀行甚至要求企業購買銀行理財產品或其它搭售產品,這無形中減少了企業實際資金使用量,還加重了企業的利息負擔。這些行為應當予以糾正。為了緩解商業銀行長期穩定資金來源困難,建議改變人民銀行調控方式,適當降低存款準備金率,釋放一部分穩定的、低成本的資金,讓商業銀行不要過於依賴人民銀行公開市場操作來融資,這也有利於穩定商業銀行預期,合理安排資金使用。同時,商業銀行發放新的貸款,要適當延長期限,增加三至五年期貸款的比重,以適應企業生產經營的週轉需要,減少貸款週期過短給實體企業帶來的一系列流動性擔憂。


□■加緊建立一批專門服務於

中小微企業的小型金融機構


當前,小微金融服務已經來到模式突破的時間窗口,一個引發業界關注的話題是,是否可以讓供應鏈金融、金融科技、區塊鏈等新概念,在法律適用的前提下,真正發揮服務小微企業的作用?

對此,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身處實體企業創新發展一線的全國政協委員、佳都集團董事長表示,傳統金融服務主要的模式是抵押借款融資,信用借款融資很少,因此需要企業具有土地、房產、設備等作為抵押物進行融資。對於中小微企業和科技企業而言,大多采用輕資產的經營模式,缺乏足額的抵押物,而信用融資金額不多、期限較短,因此難以在銀行進行融資。而區塊鏈等技術的出現以及供應鏈金融、科技金融的模式,使得企業可以藉助與上下游企業之間的業務及信用進行融資,對於銀行等金融機構而言,破解了風險問題,對於中小企業而言解決了信用問題,應大力鼓勵。例如,應用區塊鏈的技術,金融機構能夠通過機構之間的合作,建立全社會範圍的小微企業失信黑名單,就能夠有效地甄別一些高風險的企業。

劉偉認為,破解我國中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是一項系統工程、複雜工程,需要多方合作,共同努力。

“銀行方面,要加快服務方式、理念的轉變,全行業要深入貫徹落實商業銀行進一步改進對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十項措施。重點滿足符合環保新能源產業和國家支持產業、有利於促進就業、有還款能力和還款意願、商業模式可持續的中小微企業理性融資需求,設法實現中小微企業貸款增長率不低於全部貸款平均增長率的目標。再者,要進一步深化推進銀行業體制機制改革創新,加緊建立一批專門服務於中小微企業的小型金融機構。”劉偉這樣説。

而在中小微企業方面,劉偉提出,要嚴格根據市場發展趨勢和產業發展政策,及時調整企業經營戰略和路徑,提升經營者經營管理水平,推進產品與技術更新換代,提升企業的抗風險衝擊能力和核心競爭力,儘快滿足金融機構的授信條件和要求。

宏觀調控政策方面,劉偉建議,可以考慮在社會信貸總量中,單獨預留足額的信貸額度來滿足中小微企業融資需求。外部環境方面,政府要加大對中小微企業金融幫助和支持,加大財税政策力度,加強信用體系和信用文化建設,建立健全多層次、高效率融資擔保體系,嚴格規範和科學引導民間借貸活動,嚴厲打擊高利貸行為和非法集資,維護良好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金融秩序。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