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獄死緩犯王磊往事:綁架男童殺人焚屍,親戚斥其惡毒不來往

一號專案2018-10-12 18:40:06

脱逃罪犯被抓獲

村裏人眼中的“老實人”王磊,再次以令人驚詫的行為成為村中談論的焦點。

10月4日,他和另一名有兩次監獄脱逃經歷的罪犯王貴林從遼寧凌源第三監獄脱逃。兩天後,兩人在20公里外的河北省平泉市台頭山鎮燒鍋杖子村相繼被公安民警抓獲。

王磊的脱逃也使得他曾經犯下的罪行被揭開:2013年12月,王磊在同村村民的糾集下,綁架殺害了同村的一名11歲男童,後又用稻草掩蓋屍體並點燃焚屍。

屈登奎已被執行了死刑。澎湃新聞(wwww.thepaper.cn)獲得的此案判決書顯示,2015年9月,遼寧高院終審判處王磊死刑緩期2年執行,並限制減刑。2017年12月王磊被減為無期徒刑,這意味着,王磊的服刑期限不能少於25年,等他出獄時已超過57歲。

王磊的脱逃,再次揭開遇害男童家人的傷疤,孩子住在村裏的爺爺奶奶在公安民警的建議下,搬到親戚家躲了兩天,直至王磊被抓獲歸案。

受害男童家屬外出躲避

警察10月4日中午就趕到了王磊的老家,遼寧省燈塔市沈旦堡鎮前古城子村。在橫穿村子公路上,“民警、特警、便衣,三四十人不止”,一位居住在路旁的小賣部老闆向澎湃新聞描述。

同時被公安民警駐守的還有王磊父母家的院門口。王磊母親説,10月4日11點多,當地的派出所就來人到家裏來了,告訴她説王磊跑了,並抄走了家裏人和親戚們的聯繫方式。

王磊母親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跑出去了還能活嗎?得有多少人受牽連?”

《遼寧日報》10月7日消息顯示,抓捕行動經中央政法委、公安部及遼寧省委、省政府部署要求,遼寧、河北兩省、市、縣公安機關和武警部隊、司法警力全力追捕,遼寧省朝陽、凌源、錦州、葫蘆島等地民警參與。此外,河北平泉市公安局4名輔警在執行緊急抓捕任務的途中發生了車禍,2人殉職,2人受傷。

警察同時調查了幾個月前王磊讓他姐姐打錢的一通電話。王磊母親回憶,那是6月28日,王磊在電話中讓他的姐姐往一個賬號上打錢,“別管是什麼賬號”。當時,王磊的姐姐覺得奇怪,就告訴了母親。王磊母親覺得是因為兒子在裏面“挨熊了”需要錢,“我説不給,不能支持他”,王磊母親説,因為王磊姐姐也沒想打錢給他,就也沒有記下那個賬號。

公安民警還來到王磊曾綁架殺害的男童家裏,孩子的爺爺奶奶還住在村裏。孩子奶奶告訴澎湃新聞,民警為了他們的安全考慮,讓他們出去躲兩天。好多親戚朋友也打電話來讓躲幾天。最後她和老伴在自己的四姐家裏住了兩天。孩子的父母因為在隔壁鎮上的小區里居住,有門禁和保安,沒有外出躲避。

孩子奶奶説,王磊的脱逃又讓她回憶起往事,自己的心又被揪了起來,她拿出留存的孫子兒時的照片,不停地説:“看我孫子長得多好看,如果沒出事現在應該上高中了都”。

綁架11歲男童殺人焚屍

兇案發生在2013年12月26日。

受害男童的父親有兩輛貨車,跑運輸,家庭條件較好。在他看來,自己與屈登奎和王磊家也並無矛盾。

判決書載明,法院審理查明,屈登奎與臧某家系鄰居,屈登奎與臧某的父親素有積怨,遂產生綁架臧某之念,並找到王磊一同作案。2013年12月26日15時8分左右,二人乘坐王磊駕駛的麪包車,在臧某家西側路口等候。約兩分鐘後,臧某放學乘校車下車後行至該地點,屈下車將臧某強行帶入車內,由王磊開車帶至一稻田地。當日15時54分,王磊用屈的手機與臧某父親取得聯繫稱:“孩子在我手裏,準備五十萬元,不要報警。”後來為防止事情敗露,二人決定將臧某殺害。屈先用手掐臧某頸部,王又用毛巾堵臧某口部,同時按住其頭部。見臧某昏迷後,二人將臧某從車上抬至農田地面。為了防止臧某生還,王磊又用扳子擊打臧某頭部數下,致臧某因頭部遭受鈍性物體多次打擊,造成顱腦損傷而死。後來,二人還用稻草將屍體掩蓋並點燃焚屍。

臧某奶奶回憶,案發當日,臧某的父親起初接到索錢電話並不相信,跟孩子的其他同學瞭解後急了,發動親戚朋友幫忙尋找未果,選擇了報警。

臧某奶奶和村民説,警察到臧家瞭解情況時,王磊還到過現場看熱鬧。當晚屈、王二人在家中被抓。王磊母親説,王磊被抓時在家中睡覺,她分析王磊沒跑的原因是因為覺得事兒都出了,也跑不掉。

根據屈登奎的供述,綁架臧某是他提出來的,他家與臧家是多年的前後院鄰居。自己家總被欺侮,多年的小矛盾積累起來,沒辦法發泄,就想到了綁架這個辦法,一是能得到錢,得不到的話也能嚇嚇孩子,發泄一下。在車上時,孩子睜開眼睛認出了屈登奎,這也是後來他們殺害孩子的原因。

而屈登奎選擇王磊一起幹的是因為他感覺自己做不了,王磊有車,最近手頭緊,且手腳比較麻利。

另據王磊供述,他因為欠債和屈登奎研究怎麼能弄點錢,屈登奎説綁架臧某,臧家有錢,他就同意了。

因犯案,很多親戚也不來往了

王磊的欠債是倒貂皮欠下的。王磊母親説,案發前兩三年,王磊開始從河北販賣貂皮到遼寧,賺取差價掙錢,收購方也是一個自家親戚,有貂皮加工廠。前古城子村鄰近的佟二堡鎮,聚集多家皮革工廠,形成皮裝裘皮產業集羣,服裝也是燈塔市的主導產業之一。

在此之前,王磊從部隊退役後沒有什麼正式工作。判決書中顯示,王磊是初中文化水平,但在王磊母親看來,王磊沒有什麼文化,幹什麼事兒也不願動腦子。

她舉了兩個例子,王磊在陰曆裏找不到自己是哪一天生日;王磊上學時曾讓姐姐給他講題怎麼做,他姐姐講完後問他會做了嗎,他説你直接告訴我答案得了。

2005年12月,20歲的王磊應徵入伍。兩年後兵役期滿,回到家裏。王磊的姐姐曾幫王磊找過一個保安的活兒,但王磊説自己有病,站不住,就沒能幹下去。他服役期間部隊衞生隊開具的轉診介紹信顯示,王磊雙下肢疼痛、麻木,初步診斷為未分化型脊椎炎。

對象也見過兩個。1米8身高的王磊長相併不差,王磊母親説,因為家庭條件差,相親都沒有結果。王磊父母至今仍住在上一輩人留下的瓦房裏,院子裏種着蔬菜。王磊的父母曾花6萬塊錢給王磊建了新房結婚用,但直到案發,28歲的王磊也一直未能成親,房子也因為後來還債轉賣他人。王磊父母除了自己家種的田之外,平時幫別家幹農活掙錢。

前古城子村村支書李祥東説,王磊家條件在村裏算不好的,王磊的父親身體不好有病,長期吃藥,此前也長期吃低保。

王磊犯案後,親戚打電話説,這孩子怎麼這麼惡毒,十幾歲的孩子就給人掐死了,因此,很多親戚也不跟王磊家來往了。

王磊的母親覺得,自己孩子就是一個“放好人堆裏一點事兒都沒有,但是我沒有機會給他送好人堆裏。放到壞人堆裏就學壞,叫他幹啥他幹啥,綁架他都去,越獄他也去”。

王磊的父母稱,因為經濟條件和身體原因,他們每年只能去監獄看一次王磊。王磊剛投監時還跟母親説起自己的案子,王磊母親説:“我告訴他了,我無能為力。” 

王磊母親説,最近一次監獄會見是在去年,也就二十幾分鍾,王磊不再提自己的案子,告訴母親,身體不好的話就多來看他幾次。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