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的思想權

盧泓言2018-10-12 03:22:17


一直記得很多年前説未來的世界首富很可能是中國人。有人就問,那最可能是誰。蓋茨想了一小會兒,説,可能是。很可惜蓋茨沒説為什麼,至少當時馬化騰和李彥宏有着跟馬雲類似的站位和勢頭。到今天算是看到些端倪。同樣是把企業做到全球頂尖科技公司的段位,小馬親力親為,老馬是當教練,並且準備好退休了。你得承認,這兩件事的難度係數不一樣。當然,他們的年齡也相差七歲。對猛人而言,七年可以有質的提升。


看見一些打心底裏不喜歡馬雲的人也給馬雲點贊,包括我在內。可能大家都不能不承認一個事實:放下實在是很難。不僅是先要有心想放下,然後是有能力真放下,不能把事情搞砸。這個大難事恐怕在中國只有屈指可數的幾個人做到了。在美國有一個做得非常完美,那就是蓋茨。喬布斯只做到了一半,他只是被迫放下,然後蘋果還是多年第一。 


喬布斯只做到了前一半,然後掙了很多錢。蓋茨做到了整體,先改變世界掙了錢,然後再通過把錢花掉又一次改變世界。這完全是兩件事,兩種邏輯。我們時常聽到那些真正花了大錢的人説,花錢比掙錢更難,更需要智慧。馬雲的劇本,蓋茨已經幫他寫好了,在公司極盛時退休,下一站是公益,把錢花出去,改變世界。至少目前在台面上看是這樣的。


業內人討論最多的是馬雲何以能退休而阿里依然強大。一個上市公司老大説,他認真看了馬雲的退休信,制度、文化、還有接班人體系這三板斧,他相信馬雲説的是真話。但如果問到為什麼99.9%的公司沒能同時把這三樣東西做好,這跟怎樣的人性相斥,就沒有現成答案了。不過我覺得我有一個參考答案。


馬雲推出的合夥人制度是一個創新。這首先是一個制度,其次是一個培養接班人的制度,並且,不是培養一個接班人,而是凝聚了一幫人,當然,實行這樣一個制度,肯定會對文化產生自上而下的影響。所以合夥人制度是一個理解馬雲三板斧的着力點。


美股為保證創始人的控制權有ab股的設計。創始人掌握了過半的投票權。所以合夥人制度的存在意義就不僅僅在於控制權了。它一定有更多的意義。最顯而易見的區別是,ab股是一個人,而合夥人制度是一羣人,阿里大概目前是36個人,由這36人決定董事會人選以及戰略。


是不是可以理解為,這能力上夠強而氣味秉性相合的36人,像一箇中樞神經系統一樣,在理解、掌控、改變一家大公司這件事上,有着一個創始人所不能比擬的力量。一羣人的整體的新陳代謝,比一個人的新陳代謝要強大的多。本來他們中的35人只是拿着很多期權的打工者,但合夥人的身份讓他們成為了有一票決定權的主人。ab股背後的股權是鎖死在一個人身上的,蓋茨至今還是微軟最大的個人股東,但合夥人制度保證了總會有新人直接而不是間接的參與決定這家公司的前途。


為什麼是馬雲設計了這套體制並且正在順暢的退休。我認為答案可能是,因為馬雲想退休。我們在之前提到一個問題,為什麼99.9%的公司沒有做好接班的三板斧?這跟哪一個人性相斥?我的參考答案是,因為馬雲想退休,而其他人不想。這個答案是不是過於簡單。



為什麼馬雲想退休。54歲的馬雲比47歲的馬化騰年長七歲,李彥宏放走了比自己年長的陸奇。但這個理由並不成立。74歲的任正非還在一線奔走各國,李嘉誠90才退休。普金問馬雲,你這麼年輕,為什麼退休。馬雲説,我不年輕了,世界很大,還有很多事想去做,萬一實現了呢。我相信馬雲説的是實話。記得一個大哥曾經説,高段位的較量裏,沒有陰謀,都是陽謀。



從我的角度,馬雲宣稱將要做的事情比阿里偉大的多。商人從來沒有真正改變世界,喬布斯、馬斯克、蓋茨、馬雲,他們創建的帝國沒有能改變世界,他們只是在順應世界自己想要變成的模樣。只有教育能改變世界。教育塑造了人心,而所有商人都在拼了老命滿足這些人心。商人講以客户為中心,把貪嗔痴慢伺候舒服了,只有教育家才會去改變人心。兩千年來被人記住受人尊敬的不是秦皇漢武,而是孔老夫子教書匠。馬雲的名片上寫着老師,説要做教育,這是一個很大的轉折。這比蓋茨的轉折藏有更大的潛能,教育才是最本質的公益。教育是一切的源頭。



聯繫到國情,教育更是迫在眉睫的問題。推倒一座學校,意味着將不得不新建一座監獄。幾千萬留守兒童如果沒有足夠多的靠譜的鄉村老師,這對整個社會是一場災難。説得更本質一點,不教而誅是這個社會最殘酷的事實。教育毀了,所有的試圖解決問題的方案都是作秀罷了,都只是把一個問題換成另一個問題而已。教育是重寫系統,其他事情都只是打補丁。想一想如果能鍛造5萬個鄉村老師,輻射幾百萬幾千萬兒童,這裏面有多大的能量。



所以回到文初的那個問題,馬雲真的如大部分企業家所羨慕的那樣“放下”了嗎?可能馬雲跟所有人一樣,是放不下的。但區別在於,馬雲看到了一片森林,於是放下了眼前的一顆大樹。放下,是為了拿起。僅此而已。



為什麼是馬雲看到了一片森林?可能這不得不歸因於獨特的天賦。馬雲是老師出身。其實我們可以從活生生的馬雲身上看到這種天賦。他是一個天生的老師,源於對於人性和哲學的精通,他可以輕鬆的並且樂於給人。洗腦不是一個貶義詞,只是一箇中性詞。無論願意不願意,我們一定會接受某一種見地排斥另一種見地,不是被真理洗腦,就是被某種謬論洗腦。馬雲的管理在相當程度上是教練式的。我塑造和改變你的價值觀和方法論,你覺得我是對的,自然會照着去做。你在做你認為對的事,而不是我認為對的事。馬雲交遊廣、涉獵寬、駕馭不同專業的高手,足見其在人性和哲學上的功力。任正非説,最高的權力是思想權。



所以我傾向於認為,馬雲今天的局面是從一開始就定下的。但是回答馬雲能走多遠是一個大難題。馬雲將要面對的是不同於商業競爭的環境和規則。但這可能也正是激勵他走進去的原因。



我曾經問樑建章:未來二十年,最有決定性的塑造力量是在哪個領域?政治,科技,商業,學術,還是文化宗教?樑建章的回答是:很多領域都有,但最重要的還是科技、經濟領域。



我對樑建章的答案有所保留。修建更多的學校和激勵更多的老師,是一件足夠偉大但仍然不能觸及本質的事,是商人和慈善家就可以做到的。但教育的本質是輸入價值觀和方法論,是制定課本,是影響人心和思想,是塑造一個社會最底層的操作系統,在很多社會,可能政治家才有決定性。



川普生於1946年,做了大半輩子企業,70歲這一年,在美國社會強烈的撕裂中,在華盛頓的建制派、華爾街的金融精英、硅谷的科技精英、好萊塢的文化精英的共同反對下做上了總統。馬雲生於1964年,小川普18歲。馬雲現在54歲,離70歲還有16年。不要誤會我會覺得馬雲會走川普的路,只是覺得16年是足夠長的時間,這個時代正在發生前所未有的激進變化,政治、科技、地緣的相互催化,會有很多的新鮮事。顯然遊走於各國上流之間的馬雲能看到的變數和機會比我們高的多。



馬雲當然是一個有足夠野心的人。如果他真心實意的想去觸及教育,不管是在數量、形式還是本質的層面上,我都願意把野心換成另一個詞,雄心。並且樂見其成。



當然,如上是我對馬雲的理解,既然是另一個人對馬雲的理解,那難免也是誤解。



廣而告之


                   稀飯作者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