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見過最不會追女孩的男生。

storybook2018-10-12 01:10:51





“大多數人不敢表白,其實最怕的不是被拒絕,而是怕對方在某個茶餘飯後,跟朋友們講起這件事時,用嘲諷的語氣去揶揄表白者。” 


暗戀一個人的時候,你以為默默在ta身邊其實就是幸福,不用患得患失,不用害怕拒絕,因為這是你一個人的事。可是這樣卑微的守候不會在你以後的日子成為遺憾嗎?愛,就大膽愛吧。






《林遂》

 文丨鵝 打



1



林遂真是個王八蛋。


認識以來,這句話説過起碼有八十遍,説到最後完全失去效用,沒一點殺傷力,王八蛋就王八蛋吧,林遂不痛不癢地抖抖胳膊,伸個懶腰,就當作是迴應了。


他倆是高中同學,鎮上就那一所高中,每年級十五個班。林遂他爸花了點心思,給他塞進了據説教得最好的老師眼皮底下,高一開學那天,教室裏鼓鼓囊囊的,全是人。林遂翹着腿,坐在最後一排,覺得自己像是硬被趕到一個渡口,不得不過河。


林遂本來是不想過河的,直到他看到董瑤也坐在船上。


董瑤真好看啊,扎着低馬尾,頭髮亮亮軟軟的,人也瘦津津,林遂在後面吹了聲口哨,董瑤跟着大家一起回了頭,但大概是嫌他無聊,嬌滴滴地瞪了他一眼。


那一眼像顆潛逃的子彈,一定擊中了什麼,林遂咽口口水,在心裏想行吧,沒轍了,你就可勁兒撞吧,小鹿。


但林遂這個人笨得很,又招人煩。


他老做些愚蠢的事,比如主動做值日,就為了記董瑤上課睡覺;比如捏着嗓子學董瑤讀課文的語氣;比如和男同學湊一塊討論女孩時,他總會怪里怪氣地起鬨:“什麼啊,董瑤醜死啦——”


久而久之,董瑤恨死他了。


“林遂你給我等着,我跟你沒完!”董瑤氣急敗壞了也只會這一招,跺跺腳,怒着張臉衝林遂喊。


“好啊!我等着呢。”


就為女孩這一句話,林遂非但不惱火,反而熱熱鬧鬧地傻樂起來。


他等着呢。






2



林遂成績爛得很,董瑤也好不到哪去,大家想她就是沒那股聰明勁才來得漂亮,她憨氣,天真,像存不下什麼心眼。


高二上學期那門期末考試,全年級的學生被放在一起,按照成績排名分考場,董瑤正好坐在林遂旁邊,兩人隔着一米不到。


第一天考三門試,在寫文綜時,林遂蒙完所有選擇題後,就開始趴在桌上看董瑤,他看董瑤低着頭,擠出一副雙下巴,看她的馬尾垂在後背上,棲着一些閃亮的、有質感的光。


他羨慕那些光。


他一直看到考試結束,才將胡鬧寫完的試卷放在旁邊,等老師來收,之後依舊看着董瑤。董瑤沒來得及把試卷寫完,她埋頭寫了好久,卻還是空了好大一塊,直到老師伸手來拽她的卷子,才紅着臉鬆開了手。


董瑤有些委屈,她恨死自己了,恨她自己這樣笨,這樣差勁,她癟着嘴,將整顆頭埋進了臂彎裏,肩膀一聳一聳的抖動,那背上的光也跟着一聳一聳的。


而林遂的心也跟着一聳一聳的,他想這可怎麼辦,完了,他人生中最大的危機出現了。


林遂多蠢呀,他咬咬牙,決定涎着臉去找自己在第一考場的鐵哥們,他把哥們帶到兩棟樓相接的長廊上,説明天英語考試考到一半,你就藉口上廁所溜到這來,把答案丟在這塊,我一會過來撿。


哥們説你這可是害我。而林遂揮揮手,説不會的,老師看那麼鬆,才抓不到我們。


誰知男孩的嘴巴能有那麼準,林遂撿起紙條要跑時被巡邏老師抓了個現行,好一個人贓俱獲。






3



林遂不肯招出哥們的名字,他知道自己要還想做個人,就不能招。學校認為他態度不好,嚴重違紀,藐視師長,聯繫了家長來帶他回家。


鎮上就那一所高中,還不要他,林遂只能苦兮兮地跑到另一個鎮上去繼續渡河,只是那條船上,再沒有坐着董瑤了。


董瑤當時不知道,甚至沒有發現後半場考試裏,她旁邊的位置已經沒人了。她後知後覺地從同學那裏聽到林遂的消息,他的處分已經被傳得沸沸揚揚。


董瑤點點頭,想作弊雖然不好,但只有差生能理解差生的苦。


她從沒想到是因為自己。


林遂最後來學校收拾東西的那天,還是吊兒郎當的模樣,穿着件條紋衫,深色的牛仔褲,在大家齊刷刷的藏藍色校服裏非常顯眼,他像個另類,以至於讓董瑤多看了好幾眼。


走之前,林遂晃到董瑤面前,往她桌上丟了一袋麪包,説林哥以前老欺負你,現在可終於走啦!講完還補上一句:


“哎,不過我覺得,你可能真的不是學習這塊料,我蒙着考的分都和你差不多......”


沒想到臨走前又把人家女孩弄哭一遍。






4



董瑤畢業後沒上大學,她想明白自己不是學習那塊料,索性去了家蛋糕店做學徒。


董瑤烘焙,低筋麪粉,奶油,春天的果醬,這些原料讓她感到一種詩的美感。她喜歡看麪糰在烤箱裏膨脹、飽滿,金燦燦的酥皮,誘人的油光,小麥的香味,好迷人的景觀。


而林遂復讀了一年,他想兩個人總要有一個成績好點吧,於是使了老勁學習,終於考上一所省內的普本。放假後他經常去蛋糕店找董瑤,熟到後來老闆願意放他進後廚和董瑤説會話。


有時,林遂會和董瑤一起坐在烤箱邊,慢慢地看麪糰是怎樣挺立起來。


“這是你。”


林遂指指內灶裏的麪糰,衝着董瑤説。


“想死啊?”


“嘿嘿嘿。”林遂也不解釋,傻笑兩聲,不説話了。


林遂的語文真的很爛,其實他想説,董瑤就是那樣躺在他心上的,慢慢地膨脹,悄悄地收割領地。


但林遂説不出口,他突然想到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把董瑤弄哭了,此時董瑤身上熱熱的,連帶着他的心也熱熱的,那種熱讓他的心在一片光亮的海上疾馳。


他倆坐在這間充滿香味的房間裏,像是兩個赤膊的人同遊一條河,麪包的香氣在此刻成為火漆,使兩人封了口。長長的緘默中,他們終於站在同一塊甜蜜地上。






5



董瑤遲鈍,這鈍感是包含在笨裏的,她從沒想過林遂會喜歡自己,這事還是後來別人告訴她的。


“你記得以前高中午休,林遂老搶着做值日嗎,他天天跑到講台上睡午覺,其實就是想看你睡覺。”


“一有男生講你好看,他就説你醜死了,生怕別人會真的喜歡上你,好傻帽。”


“不得不説,林遂是我見過最不會追女孩的男孩。”


董瑤哭笑不得,她想了想,還是掏出手機來給林遂發了條短信:


“林遂,你真是個王八蛋。”


林遂發了幾個問號過來,董瑤生着悶氣,沒打算回他什麼。但奇怪的是,她覺得自己那天做的蛋糕比往常都要香,因為有來歷不明的幸福感成為了最好的佐料。


過了段時間,林遂趁着週末回來,他們終於有機會把這件事説開。


“如果我一直髮現不了,是不是你就一直不告訴我?”董瑤問他。


“是,一直。”林遂認真想了想,然後點點頭。


他覺得,偷偷喜歡一個人其實挺幸福的,這段關係比任何感情都來得穩固,他不奢求什麼,也不邀功什麼,喜歡本來就是他一個人的事情,董瑤對此沒有任何責任。


雖然做一個後背做久了,也會有一點點累。


那麼一點點。





6



林遂在房間裏拘謹起來,他撓着腦袋,努力想説清楚一件事,那就是希望董瑤不要被他的喜歡誤導,不要被他的示好拖累,不要因為覺得愧疚而做出違心的迴應。


“那對我不公平,我也不需要。”


林遂看着很平靜,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裏那隻幾年前的小鹿又回來了,而這次撞得比以往哪次都要厲害。


董瑤低着頭,回味着林遂的話,可人笨有時也是有好處的,她從沒想過朋友變情人會有多複雜,或者這變化將帶她到哪一境地,她只是知道自己很喜歡和林遂待在一起。


可她還是有一點不放心,於是抬起頭來問林遂:


“但我不是很聰明誒,我不會念書,這輩子做的最好的大概就是蛋糕了。”


“你會不會有點吃虧啊?”


“太好啦!我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吃蛋糕耶。”


林遂着急地點點頭,又開心地舉起雙手,生怕晚上一點,董瑤就會反悔。


吃點虧又有什麼關係,如果能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林遂想自己生活在哪裏都會很幸福。






編輯:kai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什麼原因讓你不敢表白?↓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