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出事的總是他們?絕大多數老闆都毀在了這事上…

正和島2018-10-12 01:01:34

  島 君 説  

改革開放40年來,市場百花齊放,民營企業有了很大的發展。


回顧這40年,這些民營企業,活下來的是哪些,未來還有哪些會發展得更好?死了的出了什麼問題,失誤在哪裏?為什麼有些民企能夠活下來還不斷的發展壯大,但是有一些卻在縮小規模甚至消亡 ?


關鍵問題所在:企業家的“”非常重要。


今天活下來的好的企業家,也有一個基因:迷信市場、迷信客户。能夠生存下來的,都是基因沒問題的人。而且不僅現在能生存,未來還會存在。


作 者:

圖 片:視覺中國

來 源:馮侖風馬牛(ID:fengluntalk)

前一段時間在跟湖畔的同學交流時,我們做了一個回顧,專門來看一下過去 40 年民營企業的發展。40 年來的這些民營企業,活下來的是哪些,未來還有哪些會發展得更好?死了的出了什麼問題,失誤在哪裏?我們想看看能不能像看病一樣,找到一些直接的答案。

 

在梳理的過程中,我想起曾經有一位醫生跟我説,“病都不是看好的,是體檢查好的”。


我當時不理解,問他為什麼這樣説?他説,“我認識很多長壽的成功人士,你以為他們都是靠鍛鍊、吃藥、看病維持的嗎?不是。他們最主要的就是經常體檢,花錢、花時間體檢,省錢、省時間看病。其實這跟車一樣,你每出一次車就保養,車永遠不會把你撂到半道上,能走很遠。但是你從來不保養,一開始幾萬、十幾萬公里還好,但總會有一天,嘭的一下車憋死了。”我覺得也有道理。

 

體檢什麼呢?醫生告訴我,體檢最重要的是注意三件事情,因為一個人的健康取決於這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是基因。


如果遺傳基因裏面有問題,就一定就得小心。尤其是如果你的行為又加劇了基因的惡變,就可能死得快。


我有一次給一個朋友打電話,他説,“我出去玩去了,因為我快死了。”我當時想,他才不到 40 歲,怎麼快死了呢?後來我又見到他,就問他,“你上次怎麼説快死了,得病了嗎?”他説,“我沒病,很健康,但是我們家人到 45 歲都死,基因所致。我已經快 40 了,還剩五六年了。”他們家的人到了 45 歲上下基本上都結束了。心臟出問題,而且是“發動機突然熄火”那種。所以基因非常重要。

 

第二件事情是環境。


比如説大氣污染、化工污染,你每天都往那些污染的地方鑽,再好的身體也架不住環境污染對你的損害。

 

第三件事情是行為。


用醫生的話説,“吸毒、打架、鬥毆”。就像前一陣的“龍哥”,動不動就拿刀捅人,最後反被白衣男給幹掉了。生得囂張,死得憋屈。這樣的行為,當然也是對自己不負責任。


事實上,民營企業也是這樣。一個企業想要健康發展,同樣是這三件事:第一是基因,第二是環境,第三是行為。


成功企業家和現在出事的企業家,無非就是這三個方面的組合起來,有些人都做對了,有些人把事情做錯了。今天,我們先來談一談第一件事:基因。

對創業者來説,基因是什麼呢?


首先是出身,幼年的生長環境;其次是受的教育所形成的價值觀和知識結構;再次就是周圍的朋友和工作的經歷所賦予的一些處理事情的方法和對事情進行判斷的態度。


這三種東西,我們稱為企業家創業初期的基因。基因就是我們的遺傳密碼,這些東西小的時候看不見,比如説他還是精子、卵子的時候都看不見,等到長大成一米七八、一米八,有血有肉的時候,才發現基因原來真的存在。長成這麼大,才知道缺陷在哪。

 

改革開放 40 年,第一個十年,我們連《公司法》都,當時做生意的,最多的實際上是社會的邊緣人口,比如插隊回來的,以及兩勞人員,當時所謂的兩勞人員,就是勞改勞教人員,還有農村的無業人口。


這些人是改革頭十年開始做買賣的人。好多是出身不好、幾乎要被社會拋棄掉的人。但是也有一些很獨特的人,就是我們今天依舊能看到的那很少的一部分人,像任正非、王石、柳傳志,他們都是改革開放第一個十年開始創業的。但為什麼這些人創辦的企業活下來了,而其他那些不在了?

 

比如説傻子瓜子,它的創始人一直都是社會底層的邊緣的人口,沒有文化憑本能。一直到現在,他的眼界、經歷和做事情的方法,跟當年沒有變化,他 4 次換老婆,跟兒子打官司,辦公室越做越小,但永遠擺一張麻將桌。他的社會基因從一開始到現在沒有改變,所以他做的生意從那個時候到現在 30 多年,也沒有任何的改變。這還是算是善終的,到現在還在,但是這個買賣是越做越小。


另外,那個時候北京還有一個非常有名的個體户。我剛開始做生意的時候,見過這個人,那時候他剛從監獄裏出來,我們有一個生意要請教他。我當時住在一個筒子樓裏,他來我這裏。他到屋後,跟我説話的時候不停地看外邊,一有人過,他就拉開門看一下。筒子樓就一小間房,他這麼老開,我就覺得很怪,我跟他説,沒人。他突然意識到了,説習慣了。因為他此前一直坐牢,在監獄的時候,每次説話都要看管教有沒有過來,所以他説習慣了。但是他做了一個很深刻的自嘲,他説他坐牢是蹲小號。又調侃我,説我們做生意是坐大號。

 

他從監獄出來以後,要報答一個管教幹部。為什麼報答這個管教幹部呢?他説他最飢餓的時候,是和另外一個犯人對抗,被關禁閉,飢餓了好幾天,有一個管教從窗户上扔了個饅頭,他和另一個犯人就背靠着,把這個饅頭在地上給吃完了。就因為這一個饅頭,他後來出來以後去看望這個管教,出了車禍,另外一個兄弟癱了,他沒死。但是他要養這些人,於是繼續做生意。但是他的性格和他的社會經歷導致他對這些專政機關的人有非常大的抵觸,有一天他在打麻將的時候,有人衝進來,當時是冬天,他不願意屈辱地被抓住了,就在陽台上站着,失手滑了下去,摔死了。

 

當然,我們知道這個年代還有很多人,他們的經歷經驗,在那個時候是有他們的優勢的。


第一個優勢是他們是自由人,在改革的頭十年,這些人是自由人。創業的前提是必須是自由人


他們的第二個優勢是敢冒險,牢都做過的人,冒險就不覺得險。


第三是他們對金錢有渴望,對被尊重有渴望,他們由於沒有社會地位,急需要經濟上的自給自足,同時被尊重。

 

所以在改革頭十年,這一類看起來很底層的人,一開始是成功的。但是他們沒有持久,因為他們的侷限性。


另一些人呢,是社會基因相對純正一些,被認為是正面的一些人,當兵的。柳傳志、王石、任正非都當過兵,他們在那個時候創業,是自覺地成為了自由人。他們不是被社會拋棄,他們是辭職出來做了自由人,另外他們的基因裏面有一些共性,就是正派、正直,另外都上了大學,能夠自我學習。他們的社會基因決定他們不停地學習。我們知道王石60歲還出去學外語,這樣一種學習的能力始終存在,任正非、柳傳志都是這樣。所以他們創辦的企業能活到今天,他們的社會基因真的跟別人不一樣。

我們再來看第二個十年,1989 年到 1999 年,出現了很多有意思的事。


首先,第一個十年當中的一些極端的個體户慢慢就被淘汰了,其次,出現了一批新的所謂“九二派”,就是從機關出來的這一批人,而這一批人身上的基因,包括教育水平、價值觀,以及自我學習能力,和之前那一批都不一樣,這種基因帶到今天,“九二派”的出事概率很小,犯錯誤概率非常少。


原因也是他們受的教育、原來的經驗、工作背景讓他們對法律法規尊重,對社會環境變化敏感,這決定他們做事情的方法是自律、前瞻而且努力。

 

再往下,到第三個十年。


我們真正的開始有了市場經濟這套遊戲規則,是從 1993 年《公司法》頒佈之後,在 1993 年之前中國沒有《公司法》,有個體户,沒有現代公司。


從 1993 年到現在,我們關於企業經營的法律有兩百五六十部,正因為有了這一系列法律法規,在第三個十年,我們就有了一個賽場規則。而這個賽場規則越完備,越全面,越公正,就會有越好的“運動員”,這個“運動員”就期望做企業家,企業家是在市場經濟這個賽場上的職業選手。


我們現在看到很多在第三個十年出現的創業者,比如 BAT 等企業的創業者,本質上都是理工男。理工男在中國都能賺錢,説明我們的賽場規則是公平的,不需要太複雜的基因。


可以説第一個十年是江湖人做生意,當個體户;第二個十年是文科男、社會人,做房地產這些生意;第三個十年都是理工男,寫個程序做個軟件,就可以變成幾百億美金的公司。


他們這個基因,如果倒回到十年、二十年前,完全是不可能存在的,活的機會都沒有。但從 1999 年開始,一直到現在,創業成功的,年齡越來越小,而且看起來人很單薄,只會寫個軟件,平時也不善言詞,最後公司做的市值比我們都大,比我們賺的錢還多,企業比我們發展的還好。


為什麼?原因就是市場規範,有了這樣一套遊戲規則,使得這種簡單基因的創業者也能成長。這就叫環境改變了,這個基因就能夠生存,在環境沒有改變的時候,非常強大的基因才能夠生存。


理工男的基因跟我們不一樣,我們是先懂江湖,再懂商務,最後聽説過電子,但是理工男他們是先懂電子,再懂商務,聽説過江湖。他們不懂江湖,他們聽説過江湖。

 

所以這個基因就發生了變化,現在互聯網創業都是高學歷的,留洋的,會寫軟件的,懂技術的這些。這些基因賺錢了。有老一代企業家不服氣,比如説在房地產賺了錢,要變成互聯網企業,就花錢,把它買了。


但你看有哪一個特別土豪的地產商變成了互聯網企業?它只是用互聯網而已,他的思維,他的基因不是互聯網的。他的基因在於喝酒,不在於寫軟件。


有在地產公司做過十年以上的員工辭職的時候,都跟老闆説,我光為公司喝酒就喝了幾噸。這是他的基因,他知道晚上去哪唱歌,到哪捏腳,到哪讓別人舒服,這都是他的基因。但是你説讓他坐在家裏把軟件學好,就很難。哪怕就是讓他僱了這些寫代碼的人,他也用不好這些人。

 

所以我們説,企業家的“基因”非常重要,如果我們今天企業遇到了問題,其實是要檢討自己基因當中是不是出了問題?比如説你的價值觀是不是有問題,你老迷信權力,跪舔一些貪官,你能不出問題?


今天出事最多的民營企業家的基因裏面,都有一個毛病:“迷信權力”。而今天活下來的好的企業家,也有一個基因:迷信市場、迷信客户。

 

所以我就説,一路過來,如果我們把這 40 年幾百個企業家的經歷、出身、學歷和他們的價值觀做個梳理,就會發現,能夠生存下來的,都是基因沒問題的人。而且不僅現在能生存,未來還會存在。


當下國家的調控政策層出不窮,新的公積金政策又給在買房換房邊緣猶豫的我們一次心靈的衝擊;二胎時代的來臨也讓房屋需求量進一步擴大……但不管怎樣,對於我們來説買房都是一種投資。

 

那麼,如何買房收穫最大?我們到底該怎麼守護房產財富呢?怎樣選一套升值空間最大的房子?貨幣貶值迅速,手裏餘錢怎麼投資,買房還是最好的選擇嗎?以上種種在我們腦子裏的疑問,中介、房地產商、網絡的解讀眾説紛紜,買房者們到底該怎麼辦?

 

中國房地產標杆人物馮侖,針對這些痛點給大家準備了一套最實用的房產財富祕笈!52講純乾貨內容,包含房產投資、剛需購買、租房生活、政策解讀、房價趨勢判斷、房地產圈子八卦等六大模塊,學到心裏去了,你就能從中受益,把握好買房時機、佔領投資先機。

識別二維碼獲取☟☟☟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