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平離職影響中國登月?那家百萬年薪挖走人才的公司什麼來頭?

微言説法2018-10-11 01:31:52

來源:PP財經(ID:JuliFinance)

作者:PP小財



近日,一篇《離職能直接影響中國登月的人才,只配待在國企底層?》的文章刷爆朋友圈。


文章所披露的公文中寫道:離職者名叫,是未來載人登月和深空探測用的“兩型發動機研製的靈魂人物”“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作為四型發動機總體室系統級專家,張小平個人的離職對這四型發動機的方案論證及研製工作均造成了極大影響,甚至還影響了我國載人登月重大戰略計劃!


(這麼重要的人,説走就走了?)

(圖片來源:紫竹張先生)


而該文章稱,“據爆料,張小平離職前任低温發動機副主任設計師職務,待遇是12萬一年,跳槽後加入了空間科技有限公司,年薪直接達到百萬”


一時間,眾説紛紜,在網絡上激起千層浪。


甚至還衍生出了不少段子:


張小平:領導能提點待遇嗎?我現在攢個首付結婚都困難。。。


領導:愛乾乾,不幹滾!


張小平:好吧,那我滾了。


領導:嗯,好走不送 ~


幾個月後


領導:你回來!你 TMD 給我快回來!


張小平離職影響中國登月?研究院院長迴應了


據瞭解,文中主角張小平確有其人,年初從西安航天動力研究所辭職,但多位航天系統科研人員表示,“文章寫得誇大其詞,多處細節失實,但不能否認,問題是存在的”。


而除了這些,事實上,文章還有多處內容存疑。


文中“航天601所” 是“航天六院十一所”?


“張小平確實在今年年初辭職,但是辭職原因並不清楚。”一位內部人士表示,並沒有聽説過航天601所,但是西安航天動力研究院屬於航天六院,內部稱呼是“六院十一所”,六院內部的人都沒有聽説過601所的説法。


而“六院十一所”即西安航天動力研究所,是我國液體火箭動力事業的發源地,也使我國成為世界上少數幾個掌握先進超低温高性能推進技術的國家之一。


據官網信息顯示,50多年來,“六院十一所”成功研製出60餘種液體火箭發動機,應用於導彈、火箭、衞星及飛船各個領域,參與了我國曆次衞星發射和重大飛行任務。


張小平是不是普通研究員? 


文章稱:張小平是個研究員,職稱是副主任設計師,這是整個“航天601所”的最底層,因為整個“航天601所”,70%的人都是副主任設計師。


不少網友也跟着科普,這個職位在航天系統裏並不算高……


來源:知乎


但也有網友説,研究員是正高職稱,已經到頂了,當副主任設計師似乎有問題。



而據一位航天系統科研人員透露,“不可能有70%,7%還差不多。”副主任設計師是總體部門才有的職位,比例非常低的,“而且張小平已經是研究員了,這種科研單位,研究員非常難評”。


研究員是教授,副研究員也就是高工是副教授,副主任設計師比例也沒那麼高,總師、副總師、主任設計師、副主任設計師加起來大概也就佔所有研製隊伍的10%。


所以,張小平研究員並不是文章中所説的小小研究員,負責關鍵技術崗位,而是一位高職級的研究人員。


税後約20萬並非12萬?


文章披露,張小平在“601所”一年收入大概12萬,而藍箭直接開百萬年薪挖人。


不過據一位航天系統科研人員表示:和張小平級別一樣的研究員,不止12萬,一年下來大概税前25萬,税後20萬左右,雖沒有市場化公司高,但比爆料中的收入水平還是要高一些的。而張小平此前所工作的西安航天動力研究中心的待遇水平,已經是航天六院系統內待遇比較高的。


(中國航天科技下屬企業人均薪酬情況)


從中國航天下屬8家A股上市公司披露的數據,可對中航系員工待遇情況有個初步瞭解。


事件發酵後,北京青年報記者又聯繫了文章所提到的張小平之前就職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第六研究院院長劉志讓,他表示:


“張小平本人擅自離職,經多次談心做工作無效,為挽留此人,單位通過法律途徑提起仲裁,在提供給相關機構的材料中有誇大其作用和貢獻的表述,被其及網絡利用進行炒作,張小平的離職不存在影響任務的問題。但是研究院也會反思更多的方式,留住人才”。




百萬年薪挖走影響登月人才,藍箭是什麼來頭?



而文章中還有一個關注點,稱張小平離職後跳槽去了一家名為北京藍箭空間科技有限公司(簡稱北京藍箭),年薪直接達到百萬。


要知道,目前我國的航天系統中,國有航天佔據主導地位,國企也是佔了大頭,頂尖的航天人才幾乎都在體制內,工作穩定,很少有願意出來加入高風險的創業公司的。


那麼,這家把張小平招致麾下的北京藍箭空間科技有限公司究竟又有什麼魅力呢?


據統計,截至目前我國涉足商業航天領域的民營企業已超過60家,而北京藍箭就是其中一家。


工商資料顯示,這家公司致力於小型運載火箭研製,系國內最早成立的致力於小型運載火箭研製的企業。


而據媒體報道,成立之初就獲得了創想天使基金千萬元天使輪融資,在2017年更是先後完成了上市公司金風科技(002202.SZ)領投,世紀天華、國開熔華跟投,創想天使、永柏資本等機構繼續追投的B輪融資和浙江湖州市軍民融合專項基金超2億元的資金支持。


通俗易懂地來講,就是:“有錢”



而這家公司之所以不差錢,估計跟創始人嫻熟的資本運作能力脱不開關係。


據瞭解,創始人兼CEO張昌武畢業於理工男的搖籃清華大學,擁有MBA學位,先後在匯豐銀行運營部、西班牙桑坦德銀行亞太區戰略部工作。他還參與過西班牙桑坦德銀行在國內的一系列股權投資,及投資後的股權管理,在國際合作及企業戰略規劃領域有較深的積累。是個標準的金融圈人士,擁有嫻熟的資本運作能力。


除了張昌武,藍箭航天其他幾位合夥人身上的科研色彩顯然更濃厚。創始人兼CTO吳樹範,曾在歐洲宇航局工作近15年,是宇航系統高級工程師。



藍箭航天董事長王建蒙,是原中國衞星發射測控系統部航天系統工程高級工程師。


(圖片來源:知乎)


9月27日,就在“張小平事件”愈演愈烈的同時,藍箭航天宣佈自主研發的國內首台80噸液氧甲烷發動機天鵲(TQ-12)短噴管推力室在其湖州自主建設的試車台進行了20秒的短程點火試車並取得成功。


不過,據金融街偵探,目前藍箭航天有兩個研發中心在北京和西安,還在湖州有一個智能製造基地。公司近200名員工中,從事研發的工作人員佔到三分之二。不過,根據企查查顯示,在這家公司裏能拿到月薪兩萬五以上的,也只佔1.83%而已。



所以,文中提到的年薪百萬挖角,很有可能“言過其實”了。



後記:“不是我們收入低,是外面開得太高”


事實上,一位航天科研院所的科研人員表示:網文中所附的文件其實已經在航天圈刷屏一週了。這位科研人員猜測,西安方面發這份文件也許還有一個目的,“領導想限制一下人員流失”。


近幾年,由於商用航空航天領域成為資本追逐熱點,“民營公司拉到很多風投,專業人才都在國企,所以他們瘋狂來國企挖人,工資至少比研究所翻一倍,所以研究所很多人都往外跳,特別是去年到今年,跳得特別多”。 


據新京報,一位航天系統研究所工作的科研人員透露:“不是我們收入太低,是外面的公司開得太高了。我們單位也走了不少人,張小平這個級別的有,甚至還走了一個更高級別的。基本收入會漲兩到三倍,不然沒人願意走。”


該研究員還透露,“離開研究所基本就是兩個去向:華為和民用航天公司,有能力的技術崗位,年薪基本可以給到50萬以上。”

  

目前的情況是,Space X已經證明了商業航天的可行性,但是我們國家的民用航天還屬於萌芽階段,公司較少。那麼,中國商業航天未來之路如何走?


雖説目前中國商業航天領域的民營企業正在悄然崛起,但從北斗導航系統的研發成本及推廣代價來看,當下中國的商業航天事業還將以政府為主導。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目前這些主流公司航天還相距太遠,必須做好人才儲備及培養工作,才能讓張小平們擁有穩定可靠的工作環境及資源專心做好研發,在風口來時,讓中國商業航天起飛。


申明:本文為PP財經(ID:JuliFinance)原創出品,轉載請後台聯繫。


小編:南木



微言説法
湖南省司法廳感謝您的關注和支持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