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項目投融資覆盤,既要合規也要做事|《區塊鏈最前線》8期(中)

i鏈説2018-10-09 17:54:40


i鏈説

發現區塊鏈價值,洞悉趨勢

 



對話嘉賓簡介

李剛強


Sharex項目(TOKEN:SEXC)創始人

Y Community Token Fund合夥人

潛力股平台創始人。

無穹創投合夥人


同時是中國青年投資傢俱樂部創始人、中國投資人中心發起合夥人、工信部/教育部投資人導師、央視2套《創業英雄匯》投資人嘉賓等。畢業於北京大學碩士/南開大學本科。


注:Sharex是基於區塊鏈的未上市公司股權TOKEN化交易平台,解決股權資產難以流通的難題。對標的是納斯達克linq+private matket。


參與的Y Community Token Fund區塊鏈投資項目包括:TRIO、CIC、Egretia、COINVOICE、ONE.TOP、CONTENTBOX、LAYA.ONE、幣全交易所、SOPAY、SECC、HCOIN、COINSUPER、HITCHAIN、牛頓協議、LUDOS、鏈興資本等。


潛力股平台是國內最專業的股權轉讓流通平台,為滴滴/新美大/美圖等獨角獸公司的老股東提供過股權流通交易。


無穹創投從2011年開始從事股權投資。參與投資的項目包括:芯能科技(SH:603105)、微影時代、唱吧、合全藥業、會分期、果加科技、盈家生活、雲掌櫃、為你誦讀、有人科技等30多個。


區塊鏈最前線第8期(中)




1


Token Fund的投資策略與古典VC的異同


Token Fund的投資策略與古典VC有很明顯的差異。在VC領域,本質上我們叫價值投資,我們去發現具有高成長性的公司,然後去陪伴它成長5到7年的時間。但是在,我們都知道我們的退出週期極大的縮短了,縮短到1、2個月,3、5個月,半年,一年這樣的一個時間。而且在過去一段時間,區塊鏈領域,我們叫做投機,我個人認為投機的屬性遠大於價值投資的屬性。


所以,當傳統VC進入到這個市場的時候,我們會發現一個很多矛盾的地方,我們説人格分裂的,我們在Token投資的時候,叫一種投資邏輯投資思維是分裂的狀態,是碰撞的狀態,是很難受的這個。


因為,大家知道尤其是在去年的這個時候,不需要策略,只要閉着眼睛梭哈就可以了。當然,現在來説的話,這種機會可能越來越少。我自己總結的話,在當前這個階段的話,區塊鏈的這個投資,總結一個詞叫價值投機


首先,這個項目得有價值,這個價值體現在什麼地方,你的行業空間足夠大,用户場景足夠明晰,商業模式/經濟模式足夠清晰,團隊足夠牛,能夠有能力去做這個事情。這是一個項目的價值。這是我們投資的一個基礎。


第二個方面,也不能夠排除投機的可能性,所以,我們把它總結起來叫價值投機。



2


關於幣權和股權的獲得


投資後關於幣權和股權的獲得,要看項目的具體情況。一般來説,如果這個項目最開始是融資股權的項目,然後且未來預期它會發行幣權,發行Token的話,這個投資機構一定會要求獲得相應的幣權。


那麼如果它從一開始就是一個Token的項目,投資機構也無法要求股權,因為基金會是一個沒有股權概念的組織形式,所以只有一個Token形式。


所以,要看這個項目最開始投的是股權,還是就是一個Token的項目。



3


區塊鏈項目融資的


在今天這個市場上,區塊鏈可以説沒有任何的估值的邏輯,從本質意義上來説,今天的區塊鏈項目全都是StartUp的項目,天使項目。即使是原來有一個互聯網公司在運營,然後來做區塊鏈,實際上也是一個新的項目。


我們原來在做VC投資的時候,做天使投資,實際上天使投資也沒有估值的方式,天使投資也是拍腦袋。


我們説做到VCP的投資的時候,有什麼PB、PE、PS這樣的估值,或者根據你的用户數量進行估值,諸如此類,但是在天使投資的時候,也都是拍腦袋的。


即使是在拍腦袋的過程中,我們也參照一些。做天使的普遍的估值在1000萬-3000萬之間,這是市場能夠接受的範圍。


也有同類比性的公司估值,比如,你的競爭對手,它是什麼樣的狀態,是什麼樣的估值,我們大概參考一下。


但是目前,區塊鏈領域的話,確實沒有任何的估值方式和體系。


但是對於區塊鏈的創業者來説的話,因為區塊鏈的融資,和股權的融資,還不太一樣,股權可以一輪一輪的融資,融完天使,融ABCDEF輪。但區塊鏈融資其實是一次性的融資,所以,對於區塊鏈融資的話,我覺得要考慮這種特性,那麼在初期融資的時候,不能過小,過小的話,後面很難再去融資,無法去獲得足夠的資金。


我個人建議的話,當然融資金額也不是越大越好,估值也不算越高越好。在互聯網領域也有很多的項目希望非常高的估值,但是,實際上如果你的業務的發展支撐不了這個估值的時候,你再後續輪的融資的時候就會發現這個DownRound,就是你的估值會往下回調。


那同樣的,在區塊鏈領域的話,如果你的估值過高的話,你到了交易所之後,你的幣價就會往下跌,一樣的道理。


所以,創業者和投資人本質上是共贏的狀態,創業者獲得所需要的資金,投資人獲得投資的收益,而不是創業者一把把錢拿回來,投資人全都虧損。這不是共贏的狀態。


那到底融多少錢,或者按照什麼樣的一個估值,我比較傾向於推薦這樣的一種方式,就是説項目方規劃自己1.5-2年時間開發項目,需要花多少錢,然後,在這個錢的基礎之上,留出一些富裕空間,比如可能要花5000萬,那我留出一定富裕空間,比如,我募資6000萬這樣的資金,然後再除以一個我願意釋放的Token的比例,比如説20%-25%的比例,那麼6000萬除以25%可能就是整個項目的估值。


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第一,你能夠獲得支撐你2年時間發展的資金,2年之後,但你的市場發展到一定程度的時候,你的幣價自然會往上調整,這個時候你還有其他的Token,可以在市場上釋放,獲得2年之後發展的資金。這是我建議的一個估值。


這種方式其實是在互聯網領域的話,也經常用到,比如説,我們在做天使融資的時候,或者是Pro-A輪融資的時候,其實大家還是沒有數據,那我們一般來説,你要多少錢,你到開發出一個能夠獲得A輪融資的時候,要花多少錢?可能是1000萬,一般來説,天使融資會釋放15%-25%的股權,那我們用1000萬除以,我們説中位數,20%,那也就是5000萬的估值是你下一輪估值的參考。


所以,我覺得區塊鏈領域也可以參考這樣的方式。



4


投資方篩查白皮書的要點


簡單説幾點,我們過去看到很多的白皮書發現有一些問題,第一個問題,白皮書對於用户痛點的描述非常不清晰,對於用户場景的描述也非常不清晰,這個就會讓人感覺這個事情到底解決什麼問題?到底在什麼場景下使用?


我們原來在互聯網領域創業和投資的話,我們説電梯裏演講,就是跟着投資人從30層到1層,也可能只有一分鐘的時間,讓你講清楚你的事情,用一句話來描述你的事情。非常簡單就是説,你是幹什麼的。很多的項目方在這個方面都做的不太好。


第二個問題,過去很多的白皮書寫的太大了,商業故事寫的特別大,我可能要發一個衞星,我可能要改變宇宙,改變世界……。這種太大的項目,使得它的切入點,它在落地的時候會遇到很大的問題,你到底從哪個地方去下手去做這個事情。我們故事可以很大,但是事情得一步一步去做的。


互聯網很多項目,最初的時候都是解決非常小的一個需求,比如,滴滴,它解決的就是一個打車很難的需求,它的切入點非常的簡單,它的產品非常簡單,最開始就是兩個鍵,呼叫,輸入你的地址然後呼叫,就OK。所以,它的縱深是非常深的。但我們現在的區塊鏈項目,很不一樣,會寫一個非常大而全的商業故事,但是我們對於這個商業故事從哪個地方切入進去,卻描述的非常的不具體,這樣的話,你就是在項目的開發、執行過程中,很難去落地。


另外一個方面,也代表着創始人可能他想做的事情特別多的時候,他的效率會非常低,我們只能在同一時間專注的去做一件小的事情。


第三個問題,我們發現白皮書造假的現象非常的嚴重,如果是創始團隊過往背景經歷,還有團隊成員是虛假的。實際上對於我們投資人來説,要去識別這些東西的話,其實很簡單。


在過去這個事情,因為大家在做投資,是在搶投資機會,投資額度,但是現在是不可能的,我們有充足的時間來去盡職調查。


所以,我們在白皮書裏面所看到的這些問題。


那反過來説,一個好的白皮書是什麼樣的:


第一,場景清晰,痛點明確。

第二,商業模式非常簡單明瞭。

第三,團隊描述非常具有吸引力,團隊具有去做這個事情的經驗和能力。

第四,區塊鏈或token經濟在這裏面運轉的必要性和吸引力。


這是我覺得好的白皮書。


在投資人的角度來説,如何去識別好的項目,或者如何識別不好的項目,我覺得有幾點:


第一,明顯誇大的項目,是我們不會去投資的。就是違背上面這幾點,寫了一個非常大的商業故事,然後你團隊的能力非常不符合。我們會懷疑你是否有能力去幹這個事情。就是能力和理想之間的差距。

第二,商業的場景是否足夠的具有落地性,足夠真實。

第三,在token經濟的運營模型上面是能夠激活整個產業鏈各個環節,大家積極性調動起來去建立這個社區。



6


對鏈改、幣改的看法


首先,我認為鏈改、幣改是區塊鏈由虛向實最快的路徑,所謂鏈改、幣改實際上是原來有一家公司,然後再用區塊鏈技術和token經濟來去進行改造。那和我們現在所有的區塊鏈項目無論是我們看到的排名前15,或者50億人民幣以上市值的token的話,都無法去應用,都沒有落地的應用。還是價值還沒有體現的過程。


那鏈改和幣改是原來已經存在的公司去做鏈改幣改。我覺得是它由虛向實最快的路徑,我覺得這個趨勢是不可避免的。


鏈改、幣改如何去合法合規,我覺得,在股權這個領域的話,實際上很類似於VIE的結構,我們在這個過程中,很明顯的問題是,發行token的項目未來是否還能夠進行股權融資?如果在做到,四獨立,財務獨立,人員獨立,業務獨立,技術獨立,這樣的基礎之上,同時做到關聯交易切開的程度,我決定可以重新再去做股權融資的。


如何做到合法合規,我覺得就是,token經濟的設計和原來項目是要通過法律上的安排來實現,比如,VIE這種控制也好,或其他的方式。


歷史回顧


第8期上:Sharex創始人李剛強:行業趨冷,哪些區塊鏈項目可繼續關注?

第7期下:通證經濟與區塊鏈應用落地,未來的溯源會是什麼樣?

第7期中:區塊鏈溯源之底層選擇、數據存儲、IOT融合、成本與盈利模式……

第7期上:徐立春: 解決傳統溯源痛點,加速區塊鏈溯源落地,請先走出誤區

更多查看後台菜單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