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和錯的人結婚

麥子熟了2018-10-09 14:38:34

原文作者 | Alain de Botton

翻譯 |

公眾號 | 謝熊貓君(ID:mrxiexiongmao)




這篇文章的作者是哲學家和小説家Alain de Botton (阿蘭.德波頓)。原文發表於2016年《紐約時報》的專欄。前幾日貓君在飛機上看到這篇文章,驚為天人。分享給了朋友看,朋友的評價是「刀刀戳在心上」,以及「一種無可奈何的宿命感」。


於是貓君抓緊下班後的時間,把這篇《你會和錯的人結婚》翻譯了一遍。《你會和錯的人結婚》,講述的是絕大多數現代人會和跟誤的人結婚的九類原因,以及曼蒂克觀的深層問題,供各位讀者分享和參考。


以下,全文翻譯:


任何一個潛在的婚姻對象當然都是有瑕疵的,在結婚這個事情上,悲觀一點是明智的。


雖然在生活中,完美是不可能存在的,不悦也是常態。但是在婚姻中,我們總能見到有些伴侶之間那種原始、全方位、烙印在骨頭裏的不匹配。有時候,我們不得不感歎,這些不匹配不只是所有長期關係都會出現的小失望,而是真的,有些人根本就不該在一起。


查爾斯王儲和戴安娜王妃


這些錯誤是怎麼鑄就的?為何它們如此地常見?


和錯誤的人結婚,是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容易犯的錯誤,而這也可能是人一輩子最昂貴的一個錯誤,更不要提這種錯誤對於社會、僱主和下一代的影響。


我們在國家和個人層面上,會系統性的去解決安全駕駛和吸煙等社會問題,但是對於選擇正確的結婚對象這個事情,我們卻是睜眼瞎。


更讓人難過的是,人們選擇錯誤的結婚對象的原因其實很簡單易懂。下面就是常見的幾類原因:




第一類原因:

我們不瞭解自己


開始找伴侶的時候,我們對另一半的訴求充斥了模糊又美麗多彩的情緒:「我想找一個人好,在一起開心的人」「有魅力」「有探險精神」...


並不是説這些情緒是錯的,而是説這些情緒不夠精確,根本沒法用來描述那些能讓我們獲得快樂的因素 —— 或者用悲觀的説法,讓我們不是一直都慘兮兮的因素。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瘋狂。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神經質、本末倒置和不成熟。只是從沒有人會真正的鼓勵我們去找到自己這些缺陷的細枝末節。


所有愛情中的人,最緊急和首要的任務,其實就是去理解自己身上那些惹人不爽的點。他們需要了解自己獨有的神經質的癥結,瞭解這些問題的起源是什麼,更重要的是明白什麼樣的人能刺激到這些癥結,而什麼樣的人能緩和它們。


一個良好的伴侶關係不是兩個健康的人之間的(世界上這樣的人不多),而是兩個有殘缺的人,互相都有能力或者運氣,找到兩個不健全的心智中,一處能夠温和共存的避風港。


當我們有了「我們在一起應該不會太糟糕」這種想法後,就要敲響警鐘了。很多時候往往就是這些地方會出問題:


也許我們在別人不附和自己觀點的時候有生氣的傾向;

也許我們只能在專心投入工作的時候才能放鬆;

也許我們在做愛後不太喜歡過於親密的擁抱;

也許我們在心中充滿憂愁時,不太會表達自己。


這些看似不大的問題,在經過數十載的發酵後,會造成大災難。所以我們要提前知道這些自己的問題,然後去尋找那些能承受這些問題的人。


所以在剛開始約會的飯桌上,你就應該問一下,「你有什麼讓人不爽的點?」


麻煩的是,我們對於自己的癥結的知識是非常難以獲得的。這常常需要多年的時間,和不同的新鮮經歷。在婚姻之前,我們常常沒有辦法經歷那些讓我們見識到自己神經錯亂的情景。


當一些戀愛關係開始讓我們的這些錯亂暴露出來的時候,我們更傾向於指責對方。而身邊的那些普通朋友,並不會有任何的動力去幫你瞭解深層次的自己,他們很多時候就是想有個伴一起吃飯玩耍。


所以,我們常常看不到自己本性中糟糕的一面。


當我們一個人的時候,我們不會因為生氣而怒罵,因為沒有人在聽,這讓我們低估了自己暴怒的潛力;


當我們獨自專心工作的時候,會因為沒人催我們吃飯而廢寢忘食,於是我們用工作來獲得對生活的掌控 —— 而當任何人試圖打斷這種掌控的時候,我們就會為此暴怒。


夜晚來臨的時候,我們會感受到互相依偎的甜蜜;但是我們沒有機會去面對逃避親密關係時刻的我們,這種時刻的我們在伴侶的眼中會是怎樣的陌生和冷漠,無從知曉。


一個人獨自生活的時候,總是會產生一種錯覺,覺得自己是個很好相處的人。


我們對於自己的人格如此缺乏瞭解,也就難怪我們不知道自己想要找怎樣的人了。





第二類原因:

我們更不瞭解別人


這類情況就更嚴重了,因為其他人也和我們自己一樣,陷入同樣的對自己人格的缺乏瞭解之中。即使對方心中坦蕩和充滿善意,他們同樣沒有辦法有效的讓人知道自己身上那些讓人不爽的點。


很自然地,我們會試圖去了解他們。我們會去拜訪他們的父母,參觀小時候上學的地方,看他們以前的照片,見他們的朋友。這一切讓我們心裏有了一絲安慰,好像我們努力去了解過了他們。


然而這一切的效果,就好像一個在屋裏飛過紙飛機的人,覺得自己能夠開飛機一樣。


在一個更理智的社會裏,潛在的伴侶會給對方做詳細的心理問卷,並且讓自己接受心理學家的長時間評測 —— 也許到22世紀的時候,這一切不會再是笑話,真正的笑話是為什麼人類花了這麼久才開始這麼做。


我們需要去了解將要結婚的那個人的內心是如何運作的。


我們需要知道對方對於權威、羞辱、內省、性親密、心理投射、錢、孩子、衰老、忠誠等等數百樣事物的觀點和態度。這樣的瞭解,不是簡單的問答能夠提供的。


在這一切都缺失的時候,我們更多時候會被外表所迷惑。我們好像能從對方的五官、前額的形狀、雀斑、微笑中讀出很多的信息。但這就好像看了一張發電廠外部的照片,就以為自己能夠知曉核裂變的細節一樣可笑。


於是我們在沒有充足證據的情況下,把一系列的完美形象投射到我們愛的人身上;我們從一些小的細節上,腦補對方的整個人格。


我們做的這一切腦補,就好像下面這幅馬蒂斯的畫一樣:



你看到這幅畫的時候,不會把她理解為一個沒有鼻孔,只有八根頭髮,沒有睫毛的女人。在我們都沒意識到的時候,我們的腦子就完成了人像的腦補。我們的腦結構天生就具備把些微的視覺信息整合成完整圖像的能力。


可惜的是,我們在觀察潛在伴侶的人格的時候也是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根深蒂固的腦補藝術家。


使得一段婚姻順順利利所需要的信息,遠遠高過社會能夠提供給我們的。所以我們對於婚姻的社會實踐,也有很多根深蒂固的錯誤。





第三類原因:

我們不習慣真正的快樂


我們相信自己在愛情中尋找快樂,其實這一切沒有這麼簡單。


有些時候,我們尋找的不是快樂,而是熟悉感,這種對於熟悉感的追求很可能會影響我們對於快樂的追求。


我們在成年人的關係中,常會去創造兒時的感覺。在孩童時期,我們就第一次知道和理解愛的含義。可惜的是,我們兒時對於愛的瞭解往往是不對的。


我們兒時對於愛的瞭解,可能與一些不那麼讓人愉悦的情緒相互糾纏:被控制、被羞辱、被拋棄、缺少交流等等,簡而言之 —— 痛苦。


於是長大的我們,可能會因此而拒絕一些健康的潛在伴侶。不是因為他們不好,而恰恰是因為他們太好(太成熟、太善解人意、太可靠等),而這種「太好」的感覺太陌生,給人壓迫感。


於是我們轉而選擇那些我們潛意識裏更想接近的人,不是因為他們能夠讓我們快樂,而恰恰是因為他們能讓我們遭受「熟悉」的痛苦。


我們選擇錯誤的人結婚,因為正確的那些人反而讓我們不適應 —— 讓我們覺得自己不配。我們沒有體會過健全的愛,所以沒法把被愛與滿足聯繫起來。





第四類原因:

單身是個很糟糕的體驗


當維持單身是個很糟糕的結果時,我們很難理智的去選擇伴侶。我們要有接受單身多年的覺悟,才能有機會開展優質關係。


否則的話,我們愛的只是「不再單身」,而不是「我愛那個人」。


可惜的是,過了一定年紀之後,單身身份在社會上是很難悠然自在的。羣居生活變得罕見,情侶為單身人士的獨立感到威脅,而減少與單身人士外出互動的頻率,單身人士獨自去看電影的時候也會開始感覺怪怪的。


單身人士的性生活也越來越難獲得。現代社會各種新奇的玩意兒和被鼓吹的自由之下,性依然很難獲得,而年過30後還期望能經常和新朋友發展親密關係,基本都是要以失望告終的。


如果我們能把社會結構改造成大學一樣(食堂聚餐,設施共享,參加不完的聚會,和充分的親密關係的機會),我們在做婚姻決策的時候,就會更關注於那些兩人為伴的正面性,而不是為了逃避單身身份的負面性。


當性只有在婚姻內存在的時候,人們會為了錯誤的原因去結婚 —— 獲取性這個被社會人工限制的東西。當人們不需要為了解決性慾而結婚的時候,他們才能做出更好的關於婚姻的選擇。


但即使如此,其它方面還是會存在短缺。當恰當的陪伴只有在情侶間存在的時候,人們會雙雙結伴來逃避孤獨。性解放者們想讓性變得更加自由,也許現在我們應該讓「陪伴」也變得更加自由,而不是侷限於情侶之間。





第五類原因:

本能被過譽了


過去,婚姻是筆理性的生意:你家有多少地,對方家有多少地,門當户對就行。這很冰冷無情,而且這一切計算與婚姻雙方的快樂根本扯不上關係。這樣的理性生意,我們至今心有餘悸。


取代了「理性婚姻」的是「本能婚姻」,也就是羅曼蒂克的婚姻。這種新的理念告訴我們,一個人對於另一個人的感覺才是關於婚姻的唯一指引。如果你愛對方,那就夠了,不該再問更多的問題,感覺勝過一切。


旁人只能為這種感覺鼓掌,尊重這種來自老天爺的指引。父母可能會不滿,但是他們必須承認也許只有情侶自己才能真正瞭解自己想要的。


羅曼蒂克婚姻出現的這三百年,我們在集體為愛情正名,一起反抗之前幾千年理性婚姻中的傲慢、勢力和無趣。


老式的「理性婚姻」是如此的迂腐,「本能婚姻」的一個重要的特色就是我們不該去思考我們為什麼要結婚。對於婚姻決策的分析,本身是「不浪漫」的;做一個列表來列舉婚姻的好處和壞處,是荒謬和冷漠的。


一個人能做的最浪漫的事情是在熱情衝擊幾個星期後就快快的求婚,在雙方還來不及開始糟糕的「理性思考」的時候就完成婚姻決定,避免重蹈之前幾千年的理性婚姻的覆轍。


雖然老式婚姻的保守對人們婚後的快樂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但是這份羅曼蒂克的魯莽真的會帶來順利的婚姻嗎?





第六類原因:

學校裏不教愛情


我們應該走入婚姻的新紀元了,也就是第三種婚姻 —— 心理學婚姻。人們不該為了土地或者單憑「感覺」結婚,而是要讓這種「感覺」經過成熟的心理檢驗,再做出決策。


我們結婚前對於婚姻的信息是很少的。我們幾乎不會去讀關於婚姻的書,我們婚前不會和小孩子待太久,我們不會對已婚夫婦的生活刨根究底,也不會真誠地和離異夫婦深談。


我們在沒有深刻的明白婚姻會失敗的原因時就結婚,並以為失敗的婚姻背後只是當事人的愚蠢和缺乏想象力。


理性婚姻時代,結婚前考慮的是這些東西:


對方的父母是誰;

對方有多少土地;

我們的文化有多相似...


羅曼蒂克婚姻的時代,結婚對象是否合適,需要考慮的是這些東西:


我無法停止思念對方

我對對方的肉體存在渴望

對方太棒了

我時刻想和對方説話...


心理學婚姻時代,新的規則是這些:


對方有哪些讓人不爽的點

我會如何與對方養育小孩

我們是否會共同成長

我們是否能繼續做朋友...





第七類原因:

我們希望快樂永駐


對於美好的事物,我們都有一種極端的讓它們能夠永遠存在的渴望。我們想要擁有喜歡的車;想要在那個去旅過遊的地方長久生活;想要和那個在一起很開心的人結婚。


我們以為婚姻是快樂的保障;我們以為婚姻能讓稍縱即逝的快樂變得永恆。我們以為婚姻就是一個瓶子,能把我們的快樂裝起來。


當你回想起你第一次想求婚的時候:你們在威尼斯旅遊,坐在河道中的小船上,金色的夕陽在海面上灑下粼粼波光,等一會兒要去小餐館享受晚餐,而此刻你的愛人穿着毛衣依偎在你懷裏 —— 


多麼美好的感覺啊,只有結婚才能讓這種感覺永駐。


然而,婚姻和這種快樂的感覺之間沒有必然的因果關係。


這種感覺來自於威尼斯,來自於金色的夕陽和悠閒的休假,來自於美食的刺激,來自於和一個新戀人的結識 —— 


婚姻並不能保證這其中任何因素會增加。婚姻不會讓那個時刻永駐。


那個時刻的的產生,來自於新戀人的新鮮感,來自於你不需要工作,來自於你住在運河邊的美麗酒店裏,來自你參觀古根海姆博物館的美妙體驗,來自你剛剛吃下的那杯冰淇淋。


結婚並不會讓這份關係維持在這個美好的階段。事實上,婚姻會決然的把這份關係帶入另一個階段,一個完全不同的場景 ——


房貸,每天上下班通勤,養育小孩...


唯一能保證被裝入婚姻的瓶子中的是你的伴侶,但是可能這是個錯誤的伴侶。


19世紀的印象派畫家,對於稍縱即逝的美好有一種隱祕的哲學理念,也許可以作為我們的指引。他們認為快樂的稍縱即逝是存在的特質之一,而這一特質能夠幫我們更好的與快樂共處:西斯萊的一副法國冬日景,描繪的就是一組美好卻稍縱即逝的事物。


黃昏將至,陽光穿透視野所及,天空的閃耀讓枯枝不再那麼突兀。白色的雪和灰色的牆和諧相映。寒冷顯得不再那麼可怕,令人歡欣。而在幾分鐘之後,夜幕就會來臨。


Alfred Sisley, The Watering Place at Marly-le-Roi, 1875


印象派最關注的的一點是,那些我們最愛的東西是會改變的,並且往往只會存在一小段時間,然後就消失。印象派讚頌這些延續幾分鐘,而不是幾年的快樂。在這幅畫裏,雪顯得可愛,但終會融化;那一刻的天空很美麗,但即將進入黑夜。


這種藝術風格需要的遠不止是藝術技巧,也同時需要藝術家去接受和參與這種短暫的滿足時刻。


生命的巔峯往往是短暫的,快樂不會整年整年的出現。有了印象派畫家的指引,我們應該要學會欣賞每一天生活中天堂般美好的時刻。


這些快樂時刻來臨的時候,大度地去面對它們,但不要誤以為這些時刻會永恆,更不要想着把這些時刻變成「婚姻」。




第八類原因:

我們錯誤的以為自己很特殊


統計數字是讓人沮喪的,而且每個人都瞭解不少糟糕的婚姻的實際例子。我們都見過好友婚後的不幸福,我們也都知道(通常來講)婚姻是要面對很多挑戰的。但是我們不會把這些見識延展到自己的婚姻上,好像這些規律只對別人有效。


當人處在熱戀中的時候,50%的婚姻以離婚告終看起來也不是那麼嚇人,畢竟兩個人在一起就已經是小概率事件了。


熱戀中的人感覺自己都是萬中無一的幸運兒才能遇上眼前人,運勢如此之好,結婚後離婚的風險實在是小到可以忽略。


我們默默地把自己從人羣從抽離開來。這不是什麼嚴重的錯誤,但是如果能把自己也放入人羣中,考慮一樣的風險,在心態上會更加有益。





第九類原因:

我們想要停止為愛情操心


在我們結婚之前,我們的感情生活通常會有幾年的動盪。


我們也許嘗試過和不愛我們的人在一起;

我們可能開始同居然後分手;

我們曾經參加無數的聚會,希望能夠結識新人;

我們也嚐遍興奮和苦楚。


這也就難怪,到了一定時刻,我們會覺得受夠了。


我們想結婚的一部分原因是來終止愛情對我們心智的不斷消耗。我們因為愛情中那些無果的戲劇和驚險而感覺疲憊。我們希望婚姻能夠終止愛情給生活帶來的痛苦。


但是這種希望是虛無的,婚姻不能也不會終止這些痛苦,婚後的猜疑、希望、恐懼、拒絕、背叛,並不比婚前的要少。哪怕在外面看來,婚姻是歲月靜好。


為婚姻做好準備最好是一項全社會共同承擔的教育任務。我們已經對於老式的「理性婚姻」不抱期望,也開始看到羅曼蒂克婚姻的不足,現在應該是擁抱心理學婚姻的時候了。



* 原文作者Alain de Botton,翻譯者謝熊貓君。配圖來自/《他其實沒那麼喜歡你》.


文章首發自公眾號:謝熊貓君(ID:mrxiexiongmao),轉載請聯繫公眾號授權。



公眾號改版,

你以後可能找不到麥子熟了!

想第一時間看到我們的文章,

請一定要「置頂」「星標」哦~


如果是安卓手機,

直接置頂“麥子熟了”就可以啦!


如果是蘋果手機,

記得將麥子熟了“設為星標”!!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