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毛澤東講話稿的獨特寫法

中國組織人事報2018-09-15 08:57:05

 

  怎樣把講話稿寫得既有思想內涵又不同凡響、生動引人呢?建議大家可以把的講話稿作為典範借鑑研習。


 

運用設問開篇造勢

 

 

  寫好講話稿的開篇,無異於戲劇名角贏得“碰頭彩”。講話稿的開篇,不僅是講話的起點,更應成為高揚講話主題、吸引聽眾注意力的關鍵之處。

 

  《論持久戰》是毛澤東當年在延安抗日戰爭研究會發表的演講。文章開篇,毛澤東運用設問手法,一口氣提出七個問題:“身受戰爭災難、為着自己民族的生存而奮鬥的每一箇中國人,無日不在渴望戰爭的勝利。然而戰爭的過程究竟會要怎麼樣?能勝利還是不能勝利?能速勝還是不能速勝?很多人都説持久戰,但是為什麼是持久戰?怎樣進行持久戰?很多人都説最後勝利,但是為什麼會有最後勝利?怎樣爭取最後勝利?這些問題,不是每個人都解決了的,甚至是大多數人至今沒有解決的。”這七個設問是整篇演講的着眼點和支撐骨架,是講話內容高屋建瓴的提煉,問題抓得準確,提得也很尖鋭,剛勁有力,吸引着聽眾的注意力。


 

運用設問激起波瀾

 

 

  很多講話,往往因內容平淡而使聽眾興味索然。研習毛澤東的講話稿就會發現,他吸引聽眾的技巧之一,就是利用設問激起層層波瀾,不讓聽眾“走神”。《,注意工作方法》就是經典篇章之一。

 

  在“關心羣眾生活”部分,毛澤東首先提問:“如果我們單單動員人民進行戰爭,一點別的工作也不做,能不能達到戰勝敵人的目的呢?”按常理,提這個問題似乎多餘,其實卻是有的放矢。設問之後他的回答直截了當:“當然不能。”

 

  接着引申説:“我們要勝利,一定還要做很多的工作。領導農民的土地鬥爭,分土地給農民;提高農民的勞動熱情,增加農業生產;保障工人的利益;建立合作社;發展對外貿易;解決羣眾的穿衣問題,吃飯問題,住房問題,柴米油鹽問題,疾病衞生問題,婚姻問題。總之,一切羣眾的實際生活問題,都是我們應當注意的問題。”

 

  在闡明切實解決羣眾生活的具體問題後,毛澤東接着講:“假如我們對這些問題注意了,解決了,滿足了羣眾的需要,我們就真正成了羣眾生活的組織者,羣眾就會真正圍繞在我們的周圍,熱烈地擁護我們。”然後再次設問:“同志們,那時候,我們號召羣眾參加戰爭,能夠不能夠呢?能夠的,完全能夠的。”語言乾淨利落,語氣堅定自信,緊密呼應了前面的設問。

 

  有的設問只問不答。如,“婦女羣眾要學習犁耙,找什麼人去教她們呢?小孩子要求讀書,小學辦起了沒有呢?對面的木橋太小會跌倒行人,要不要修理一下呢?許多人生瘡害病,想個什麼辦法呢?一切這些羣眾生活上的問題,都應該把它提到自己的議事日程上。應該討論,應該決定,應該實行,應該檢查。”連發四問,均未直接回答。然而,從內容上看,又等於間接作了回答,特別是“應該討論”等四個短句,層層遞進,把態度表達得非常明朗,要求提得非常明確。

 

  有的設問既問又答。比如:“要得到羣眾的擁護嗎?要羣眾拿出他們的全力放到戰線上去嗎?那麼,就得和羣眾在一起,就得去發動羣眾的積極性,就得關心羣眾的痛癢,就得真心實意地為羣眾謀利益,解決羣眾的生產和生活的問題,鹽的問題,米的問題,房子的問題,衣的問題,生小孩子的問題,解決羣眾的一切問題。”此處的設問自問自答,答案簡潔,説理透徹,突出體現了毛澤東的羣眾觀點。如此形式多樣的設問和簡明扼要的回答,完全沒有一句空話,句句發人深省。


 

運用設問出神入化

 

 

  《青年運動的方向》是毛澤東為紀念五四運動20週年發表的著名講演。通篇所用的設問可謂出神入化、變幻無窮。

 

  使用單獨設問,一問一答,清晰明瞭。在講到革命對象時,毛澤東問:“現在的革命對象是什麼?一個是日本帝國主義,再一個是漢奸。”在説明革命目的時又問:“這個革命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麼呢?目的就是打倒帝國主義和封建主義,建立一個人民民主的共和國。”在回憶革命鬥爭歷史時問:“這五十多年來的革命的經驗教訓是什麼呢?根本就是‘喚起民眾’這一條道理。”使用單獨設問,語言含義單純,回答時一一對應,把深邃的思想表述得清晰透明,便於聽眾理解。

 

  使用過渡設問,密切講話內容之間的聯繫。毛澤東在講到第一個問題時指出:幾十年來反帝反封建的人民民主革命屢次失敗了,現在要來一個轉變,“那麼,現在已經轉變了沒有呢?沒有。這一個轉變,現在還沒有到來,現在我們還沒有勝利。但是勝利是可以爭取到來的。抗日戰爭就要努力達到這個由失敗到勝利的轉變點。”他又講:“孫中山先生遠在五四運動以前,就是當時政府的叛徒,他反對了清朝政府,並且推翻了清朝政府。他做的對不對呢?我以為是很對的。”他為此進一步説明:“因為他所反對的不是反抗帝國主義的政府,而是勾結帝國主義的政府,不是革命的政府,而是壓迫革命的政府。”仔細揣摩就會感到,不用“那麼,現在已經轉變了沒有呢?”和“他做的對不對呢?”講話也能説得通,然而會顯得比較沉悶,內容會有些生硬。使用設問後,巧妙地實現了前後內容的銜接過渡,講話有了更多節奏變化,增添許多生動色彩。

 

  使用重疊設問,加強語言力量。例如,在闡述中國革命對象和性質時,毛澤東連續使用了幾組重疊設問:“中國的革命,它反對的是什麼東西?革命的對象是什麼呢?大家知道,一個是帝國主義,一個是封建主義……革命是什麼人去幹呢?革命的主體是什麼呢?就是中國的老百姓……中國革命的性質是什麼?我們現在乾的是什麼革命呢?我們現在乾的是資產階級性的民主主義的革命,我們所做的一切,不超過資產階級民主革命的範圍。”這些重疊設問,前後兩問內容相同,答案卻只有一個。然而,由於使用重疊設問手法,語言分量大增。

 

  顛倒問答順序,即將設問句的語序改為先答後問。在講到中國革命的經驗教訓時毛澤東説:“你們看,辛亥革命把皇帝趕跑,這不是勝利了嗎?”講到延安青年運動時他説道:“今天到會的人,大多數來自千里萬里之外,不論姓張姓李,是男是女,作工務農,大家都是一條心。這還不算全國的模範嗎?”顛倒問答順序,看似不合設問常規,卻絲毫不妨礙語意表達,反而給人留下更突出的印象。

(來源:新湘評論)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