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讓開,我女朋友掉水裏了。

storybook2018-09-14 04:00:23






我沒上高中之前,對高中有一個很美好的想象:要找全級成績最好的男生談戀愛,在他愛的教導下,我的數學成績一定會蹭蹭蹭地直線上升,然後我們常年霸佔年級前二,最後攜手考上同一所重點大學。


那時候我以為,只要在自己的短板上加入愛情,我一定會像打了雞血一樣努力。事實證明,説什麼要一起努力都是假的,我只是想跟他談戀愛而已。


談戀愛多好啊,幹嘛要做些自己不擅長的事情,再説了,我不會的事情,他會不就好了:)






《姜姜》

 文丨鵝  打 



1



我第一次時,喝了好多好多水。


那是很絕望的體驗,藍色的港灣,琥珀的流體,不斷有水灌進我的耳朵和鼻子,接着,驚恐感與液體一起湧入肺部,水此刻成為啞彈,它炸裂,以瀕死的形式懾住我。


我平衡不過來,整顆頭栽進水面裏,無望地奮力掙扎,卻是徒勞,彷彿水面以上是另一個很遙遠的世界。


直到有人向我游來,在一片流動的藍中,他的面目模糊散開,我只記得那雙眼睛,發着亮,淌着光,像金色的燧石,幾乎要在水中擦出火花來。


“撲——”,拯救完成在一剎那,對方用手托住我的胳肢窩,將我撐出了水面。


我一邊呼吸一邊咳嗽,誰知又腳底一滑,下意識就反身抱住那雙眼睛的主人。


他的軀幹充當成我的稻草,在恐懼的壓迫下,我從未抱一個人緊得這樣要命,我們兩人都濕淋淋的,像是兩道河流在裂谷交匯。


那是我第一次遇到姜姜,我抱他抱了有五分鐘。






2



我很快就接受了我學不會游泳這件事。


有的人就是一輩子都學不會一些事情,在姜姜第十五次教我游泳失敗後,我得出了這條經驗。


姜姜人真好,不但救了我,還自告奮勇來教我游泳。在教學中,他會輕輕託着我的腰,幫我保持平衡,耐心地讓我往同一個方向划水,得很好,但我總害怕他會突然撒開手。


“你相信我,我不會放手的。”


“你發誓!”


“我發誓。”


姜姜有點好笑地看着我。


“姜姜對不起,我相信你,但我不相信水啊。”


嗆水的滋味着實人後怕,所以教學往往結束在我的狼嚎中,姜姜看我放棄,就默默地給我套上游泳圈,將我拉到池邊,自己一個猛子又扎進游泳池內,成為一條好靈活的魚。


他遊了幾輪後回到我身邊,利落地翻身上來,坐到我旁邊,一邊擦着滴着水的頭髮,一邊對我説:


“游泳好快樂,真希望你也能感受到。”






3



我知道,姜姜真的是個好人。


所以姜姜教我游泳,我就在游泳後請姜姜吃冰,我最常點椰漿涼粉,而姜姜最常點柑橘蜜。雖然説好我來請客,但有時飲品才剛上來,姜姜就已經偷偷把帳結好了。


為了先姜姜一步付賬,我可謂鬥智鬥勇,幾乎要和他在店內大打出手,直到我打印了店家的付款碼貼在錢包裏,日夜攜帶,這場戰役才終於決出勝負。


姜姜是本地人,性格軟,十三歲開始游泳,大學念計算機,講話時喜歡反覆地強調以獲取認可,比如:“你能信嗎,我初中時是個大胖子,一百七十斤,真的,不騙你,撒謊我就是小狗。”


假如這個時候我沒有咬着吸管點點頭,他就會一直沒完沒了地講下去。


不過看着姜姜現在瘦削的下巴,誰能想到他當初會是個胖子。姜姜説,他中考結束的那個暑假,每天都來游泳館游泳,結果三個月猛瘦三十斤,人一下抽了條,以至於高中報道那天,曾經喊他胖墩的初中女同學,一個個都過來和他套近乎。


“所以我總覺得,是游泳救了我。”姜姜抬抬下巴看我,那眼神既虔誠,又神聖。


“是,感謝游泳,游泳也救了我。”


於是我拿起那碗涼粉,意思意思地和姜姜碰了個杯。






4



認識到後來,我和姜姜除了游泳,偶爾也會約些別的。


但姜姜一走出游泳池,就像是人魚公主脱離了大海,腳尖彷彿踏着刀片,玩得艱難,也絕沒有在水裏那樣生龍活虎。


打遊戲?技術不行。看電影?半路睡熟。爬山踏青更不用講,連我都要嫌累。


所以玩到最後,我們還是會回到市中心的游泳館,我就坐在池邊扶梯處,看姜姜投身於水中,看他施展自己,終於快活起來,裸露的脊背上飄着一層鱗鱗的光,金燦燦,水銀銀。


水讓人變得放鬆,我總覺得,那就是我和姜姜之間,最好的相處方式。


慢慢地,我身邊的朋友都知道了有姜姜這樣一個存在,起鬨聲不可避免,她們半真半假地讓我抓緊機會,“捕獲”、“狩獵”、“狙擊”,這些侵略性的詞語頻繁出現,彷彿要以此來定義我和姜姜的關係。


我明白朋友的好意,也認真想過這個問題,我知道的,姜姜是個好人。在姜姜身上,我看到了一個閃光的世界,一個自由的世界,一個我想要參與的世界。


但同時我又覺得,我們現在這樣已經很好很好,這儼然是一種難得的和平,姜姜只用屬於水,而絕不用屬於我。






5



後來,姜姜突然提出要帶我去海邊看日出。


他幾近撒嬌地攛掇着我去,或強硬,或求饒,我問他意圖所在,他只是敷衍地給我發了幾張網絡圖片,説美啊,圖裏是大規模的金色,幾點海鷗,一隻駁船,彷彿為了蕩除其他調性,太陽在所不惜。


我説:“這是幾年前的圖?我三年級在語文課本上就見過了。”


姜姜:“你來,你來——我就給你背誦巴金的《海上日出》全文。”


於是我去了。


姜姜凌晨開車帶我去的海邊,空曠的高速上,天黑黑的,風清清的,夜晚被我們甩在身後了,我探出頭看前車鏡,它在當時變成鄧布利多的熄燈器,收納進一顆又一顆路燈的光。


我快活起來,衝着窗外喊姜姜的名字。


“——姜——姜——”


“——我!好!快!樂!啊!——”


姜姜一邊開車一邊掏掏耳朵,説誒誒誒寶貝,我在這呢,在你左邊,小點聲我也聽得到。


啊,我真的好快樂。





6



終於到了海邊,姜姜挺貼心,帶了塊大毛巾鋪在地上,拿出外套給我披好,又掏出瓶礦泉水,一切準備完畢後,他開始認認真真地和我説話:


“在背誦《海上日出》前,我能不能先講一些自己的心裏話。”


我准許了。


“一開始提出要教你學游泳,我其實是有壞心眼的。”


姜姜斷斷續續地説。


“其實,我剛從水裏把你救上來,你一把抱住我的那會,我就覺得,是你了。”


“你是水給我送來的禮物。”


“帶你來海邊也不是為了看什麼日出,就是想,我真的很認真地喜歡你,那就希望有什麼可以見證一下。”


海風真密真實啊,燒得我眼眶泛起一些酸意。


“雖然不知道你是什麼想法,但我還是希望你能答應我,因為我在泳池裏發過誓,對你,我是不會放手的,你還記得嗎。”


“白痴啊你,我那個時候讓你發誓才不是這個意思咧。”


我笑着罵姜姜,順便將自己倚過去,讓我和我的眼淚,通通依附在他的身上。海風會吹乾身上的眼淚嗎?沒事啦,我相信海風不能做到的,太陽一定能做到。


那真是一個毫不含糊的日出啊,我靠在姜姜肩上,想他是真實地將我打撈上岸,從水裏,從絕望裏,從另一種生活裏。所以如果我再大膽一些,是不是就能將姜姜默許為——我的宿命。


在姜姜的背誦聲中,夜的蜜慢慢耗盡。


太陽終於成為我一直在尋找的避難所。






編輯:小藥草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你和TA第一次見面是怎麼樣的呢?↓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