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你,不過那是昨天的事。

storybook2018-09-14 04:00:15






和朋友們喝酒,聊起當年的事情,儘管過去了很多年,關於你的事情卻還是那麼清晰。


我記得你笑時若隱若現的小酒窩,記得你午後被陽光照射的側臉,記得你留給我的瘦削模糊的背影......我記得很多年前,我喜歡偷偷站在你身後,看着我們的影子在一起,這樣我就很開心了。


我記得有關你的一切,而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






《成全》

 文丨DESERTCHEN 



1



參加工作的第二個年頭,我找了一個男朋友。


他健談風趣,喜歡看喜劇片,笑起來的時候嘴角右側有一個淺淺的梨渦。他很會照顧人,也很招我家那隻貓的喜歡。對我這種一到週末就作息全亂、不按時吃飯的人,他也不惱,總是一臉無奈地提着我的衣領,把我拖進廚房裏罰站,讓我看着他煮飯、做菜,最後督促着我乖乖把飯吃完,之後我去收拾廚房,他便開始餵我的貓。


他很好,他看着我的時候總是温柔的。


我這短短的小半生裏,似乎也終於嚐到了兩情相悦的味道。愛情可真美好,有人疼,也有人愛,喜歡不必掖着,想擁抱的時候就伸出手來。那些温存的情意褪去了生活裏的失落與無趣,就連一個噴嚏也被蘸上了甜蜜的寓意。


但是,我時不時總會江北。


想起那年夏天,江北下課後去買葡萄汁,他慢悠悠地路過我們教室,清瘦而安靜,他的背脊微微彎曲,整個人看起來懶洋洋的。他總是毫不猶豫地走進毒辣辣的太陽裏,消失在拐角處。


曾經有次我在冷飲店裏遇見他,兩個人都滿頭大汗。店主把電風扇對着我倆。他側過身子,風從他的身旁路過,又吹向我。


那是2010年的夏天。那年我讀高一,是個不敢告白的膽小鬼。那年江北也讀高一,他是我的暗戀對象。






2



江北的班級在我們班隔壁,他坐在第二組第一排的位置。


有時候,中午我去食堂裏吃完午餐,再去書店裏站着看會兒書,之後回教室,路過他們班級的時候,總能看見他趴在課桌上睡覺。


睡覺的時候,他的腦袋朝着門的這側,擱在摺疊着的雙臂上。他修長的手指微微蜷縮着,睡臉藏了一半在臂彎裏,露出一雙濃黑的眉毛和閉着的眼。


看上去是那麼地適合一見鍾情。


每個週一,因為升旗的緣故,我也總能看見他。


江北高高的,升旗的時候總是站在靠後的位置,而我則站在更後面。


他向來都是獨自安靜着,很少與人講話聊天,偶爾站得累了,便低頭換換重心,身子跟着晃一晃。


我總是假裝看着前方正在演講的教導主任,視線卻精準地落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輕微晃動的背影,也跟着晃一晃。


然而,這樣的時候並不多。後來我因為身高不足的緣故,被大嗓門並且處女座的女班長催促着回到了隊伍前面。


當時,因為這短暫的換位騷動,江北還回頭看了我一眼。

 

他眼神散漫,視線在我和女班長身上短暫停留了一會兒,又淡淡地回過頭,把兩隻手揣進了校服口袋裏。


明明是那麼漫不經心的一個眼神,卻硬是像電熨斗似的,把我燙得臉燒紅。






3



文理分科的時候,我苦惱了很久。


所有人都在糾結着自己要選文科還是理科,而我則是在費盡心思打聽着江北選文科還是理科。


後來分完科,一切塵埃落定。江北選擇了理科班,我也選擇了理科班。但是江北的教室卻與我的教室隔了兩層樓。


江北在三樓最右邊角落的教室裏,這樣的地理位置讓我再也沒有了路過的理由。不過好在江北的教室在我們的教室對面,所以偶爾我抬頭,也能看見他在走廊上穿梭的身影。


分班之後的日子變得越發宂長起來,沉悶的書本和試題在課桌上越堆越高。我有時見到三樓上的江北,他提着一杯葡萄汁走進教室裏,看起來依舊是那副淡淡的模樣。後來到了冬天,江北不喝葡萄汁了,總是把手揣在口袋裏,站在走廊上曬太陽。


高三那年,我看了王家衞的《重慶森林》。留着一頭俏皮的短髮,整日在店裏搖頭晃腦地聽《California Dreaming》。她喜歡每晚來買宵夜的警察663,經常偷偷去他家中打掃。


不湊巧,那是一個關於暗戀的故事。


看完後,我窩在被子裏,想了很久我的那位663男孩。我想起他那副總是漫不經心的模樣,想起他在空曠的教室裏午睡時微微彎曲的手指頭,想起他穿着深藍色校服時,襯衫衣襬露出來一截,隨着他慢悠悠的步子而蕩起的微小的幅度。


我的心裏癢癢的,撓也撓不着,只好遺憾着睡過去。我想,如果江北也能喜歡我,那該有多好。


高考前,我們放了最後一次假。放假那天,我去了一次江北的教室。


我是特意等着人都走了才進去的。進了教室,我的心怦怦直跳,像做賊似的東張西望了一會兒,確定四下無人,於是在講桌上看了看貼着的座位表。


江北坐在教室最裏邊那組第四排的位置。我走過去,看見他的課桌上亂糟糟的,堆砌着一排雜亂的書和試卷。江北的成績一直不錯,似乎只有英語是弱項。我望了望課桌角落,發現了他貼着的寫着英語詞彙的便利貼。


他的字跡很好看,有稜有角的,方正又清秀。


我想起電影裏的阿菲,她在663的屋子裏肆意晃盪着,替663整理瘦了的香皂、哭泣的毛巾還有寂寞的襯衣。


但我卻只是在他的位置上坐了會兒,留下一本書放進他的課桌裏,便離開了。






4



高考後,學校創建了一個畢業生總羣,用來通知各項事宜。


我在裏面找到了江北的QQ號。他的QQ頭像是一片黑色,等級很低,像是不怎麼經常用。我申請了一個新的QQ號,並且添加了他為好友。江北在填完高考志願後的第二天通過了我的驗證。


加為好友後,我反覆斟酌着言辭,手心裏也不由冒出一陣薄薄的汗,我告訴江北,説我是他高一時候的同學。


江北簡單地回覆了一句“嗯”,便再也沒有下文。


我預想了各種狀況,甚至還預先在腦海裏為自己憑空捏造了一個男同學身份,但江北什麼也沒問。


隨後我又問他第一志願是哪所大學,沒一會兒他便發來一個學校的名字。


我看了看,果然與自己報考的大學不是同一所,但好在是同一座城市。


知道了他報考的學校後,我也就不再打擾他了,只是自己默默充了顆黃鑽,有事沒事就在他的空間裏逛一逛。其實也沒什麼好看的,江北從來不寫心情,更不發動態,留言板上也是一片空白,就連訪客記錄,也只有寥寥幾位。


那是一個漫長的夏天,等待着錄取通知書的日子讓人惴惴不安,我像是在一片深而黑的隧道里潛行,看不清前方的模樣,除了等待之外再別無他法。


那時候,我每天都會看一看江北的空間,照舊總是什麼也沒有。我時常看着看着,就想起了他在學校裏那副沉默又從容的樣子,於是心裏便驀然靜了下來。


我生活裏那些悲喜、那些愛與膽怯、那些不足與外人道的不安與期待,江北統統都看不見,我卻一股腦兒地全都給了他。我照着他的模樣拾撿生活,逐漸變得從容起來,也開始學會沉默。


我和江北之間啊,好像最多也只能是這樣了。






5



大學生活閒散得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對學生會之類的職務沒什麼野心,對社團活動更是提不起興趣,於是便總窩在宿舍裏。高中的班級羣裏一直很熱鬧,我偶爾過去潛水,結果不出預料地得知,江北如願進了自己報考的大學。


自從詢問志願後,我便沒再跟江北聊過天。比起有意無意的靠近與試探,江北這個名字能安安靜靜地躺在我的QQ列表裏更讓我覺得安心。


大二那年,江北有了一個女朋友。


我是在他的QQ空間留言板裏發現的。起先,那個女孩每天給他發一條晚安的留言。後來有天,晚安兩個字變成了一排愛心,一向不回覆留言的江北在下面寫了句晚安。我點進那個女孩的空間,一眼就看到了照片上的江北。


那是一張他的側面照。他穿着深灰色的毛衣,嘴角帶着淺淺的笑,在葉子掉得稀稀落落的樹下站着,手裏提着一個白色的購物袋。大抵是愛情使人柔軟,一向冷冷清清的江北,看起來竟也柔和了許多。


恍惚間,我想起自己差不多已有兩年沒見過他了。心裏空蕩蕩的,像是失去了什麼,但我轉念一想,又覺得好笑,明明連擁有都沒有過啊。


江北的女朋友是個可愛的女生,時常在空間裏發一些奇奇怪怪的照片,諸如馬路上的小石子、折成兩半的樹葉,還有高數書上英文譯名老長的學術詞彙。


人緣也很好,總是一大堆人給她點贊和評論。江北也給她點贊,一條不落,只是不怎麼評論,但也足夠看得出來那個女生於他而言是特別的。


其實,我不是沒有想過這麼一天。可是當這一天到來時,我發現,自己那些預備好的傷心與難過根本就不夠用。





6



很長一段時間,我假裝自己生活在江北的世界裏。


江北所在的那個大學位置偏僻,只有一輛211路公交停靠,但大學門口卻還是有許多美食,意大利麪、煎餅果子、麻辣燙、烤魚以及甜品店。家樂福對面的那家理髮店很兇險,不能隨便去嘗試,書店旁邊那一家比較好,就是貴了點。


我去過太多次。211路公交的座位挨個兒坐,小吃也幾乎嚐了個遍,甚至還去剪過兩次頭髮。


但我一次也沒碰見過江北。


大四那年,江北的QQ空間留言板突然清空,他女朋友的空間也設置了權限無法進入。我在去面試的公交車上恍惚了一陣子,想給江北發條信息,最終卻退出了對話框。


又過了幾天,江北刪除了我。


那時我正在公司上班,吃午餐的間隙,我掏出手機看了看,發現江北的名字消失在我的好友列表裏,那裏空蕩蕩的,什麼也不剩了。


不知是難過多一些,還是遺憾多一些。那一刻我心裏像什麼東西突然落了下來。


“要不要喝杯果汁?”當時,還不是我男友的那個男人,坐在我對面問了一句。


後來,我許多次想起高三那年我塞進江北書桌肚子裏的那本書,那本書上有段話是這樣的:


“除了你再也沒有一個我可以愛的人了。但是你是我的什麼人呢,你從來也沒有認出過我,你從我身邊走過,就像從一條河邊走過,你踩在我的身上,就像踩在了一塊石頭上面,你總是走啊,走啊,不停地向前走着,卻叫我在等待中逝去了一生。”


到頭來,我沒為江北付出一生,只是成全了一場漫長而沉默的青春而已







編輯:小藥草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説説你暗戀最久的一個人吧!↓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