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點朋友,人間不值得

Artist2018-09-12 00:36:37

更多精彩推薦,請關注我們


把美麗交給創意



開心點朋友,人間不值得

當青年導演在北京的出租屋上吊自殺時,並不知道自己的遺作《大象席地而坐》四個月後將在柏林電影節上得獎。

他是我大學室友的好兄弟,他拒絕邁入自己的30歲。

胡遷出版過兩本小説,在台灣拿過獎。生活困頓固然是他厭世的原因之一,但將他逼上絕路的還是傾注了他全部心血的《大象席地而坐》。這部電影長達三個多小時,胡遷堅持自己的藝術表達,拒絕按製片方的要求將其剪輯到兩個小時,最後被剝奪了導演署名權。



在生命的終點,他興許後悔過自己的選擇,後悔當初為何執迷不悟地要考電影學院,給自己戴上一副“紙枷鎖”。他盯着導演徐浩峯博客上的那句“一念之愚,千里之哀”看了半天,不無消極地説:“人年輕時挺好,什麼都不信。等歲數大了,信什麼都沒用。”

感歎“生命痛苦又無意義”的胡遷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三個月後,昔日的創業明星茅侃侃因生意失敗在家開煤氣自殺。

兩人同為“八零後”,一個沒能等到身後的殊榮,一個從巔峯滑落。命運無常,造化弄人,人世間的痛苦像西西弗斯的神話,日復一日,連綿不絕,而現代人的崩潰都是不動聲色的,以至於有人偏激道:“開心點朋友,人間不值得。”



用佛系態度去挺過慢慢人生路

呂崢在《我不喜歡這個功利的世界》中説:“因上努力,果上隨緣,沒有一點佛系的生活態度,似乎挺不過這漫漫人生路。”

五百年前,當提出他的心學後,“近禪”的非議便不絕於耳。雖然王陽明一直否認自己的學説同禪宗有任何關係,但事實卻是他一生當中造訪的寺院不計其數,留下的詩賦涉及佛學的超過八十首,《傳習錄》裏也有四十多處引用佛教術語或典故。



王陽明晚年用“天泉證道四句教”總結自己的學術,首句“無善無噁心之體”即與佛家的“不立正邪,本性清靜”類似。這是讓人消除分別心,不要覺得有人無緣無故欺負你就是壞人,有人平白無故關心你就是好人。只有消除了分別心才能無所謂善惡,無所謂正邪,無所謂你我,達到本性的清靜狀態。

龍場悟道時,王陽明已經37歲,遍嘗人世艱辛,遍睹人心險惡。殘酷的命運把他逼上了絕路,只欠一死。於是,他給自己打了一副石棺,躺進去等死。

佛家認為人生就是受苦,即便有短暫的快樂,也只是為了讓你在快樂消弭時承受更大的痛苦,所以人生不值得留戀,不值得活。

既如此,自殺不就一了百了了?可佛陀會説,自殺毫無意義,因為生命的本質是六道輪迴,當你以“人”的身份自殺後,下一世還會轉生為豬、馬、牛,換一種形式繼續活着,永遠無法真正死掉。

每個人都在此岸的苦海里日復一日地忍受折磨,不知伊于胡底。唯一的救贖是放下執念,通過學佛脱離輪迴,抵達彼岸世界的光明樂土。



一切如雲,忽生忽滅

為什麼放下執念就可以跳出輪迴呢?因為我們迷戀的很多事物比如豪車和美女都是“不常在”的,都是許多東西通過各種機緣暫時聚合又迅速消散的產物,就像天上的“雲”,只是人們為了方便起見而給一團水蒸氣取的名字,一旦風力或温度發生變化,雲也就飄散或變成雨了。

雲聚便是所謂的“緣起”;雲散則是所謂的“”,即雲從來沒有一個穩定、實在和能夠自主的形態。好比“家庭”這個概念,僅僅由於一些因緣,你和配偶聚合在一起,便成了家。家庭的人口時增時減,當你經歷了失獨和喪偶,孑然一身



可見,“家庭”和“雲”一樣,是一種虛妄的東西,忽生忽滅,忽聚忽散,沒有自性,“緣起性空”罷了。

是的,因果律是如此強大,以至於我們都快忘記人之為人最重要的是擁有自由意志了。但你仍可選擇相信《了凡四訓》,相信袁了凡的“命由天定,運由己生”。

是的,人間不值得,但還是要過上一過,因為當賈寶玉最終淪為“寒冬噎酸齏,雪夜圍破氈”的乞丐,在一片白茫茫的大雪中煢煢孑立,踽踽獨行時,忽然想起晴雯撕扇的那個端午節,想起史湘雲醉卧芍藥裀的那個午後,想起那年春天桃花盛開,自己與林黛玉在樹下共讀《西廂》的情景,禁不住心頭一熱,一絲淺笑還是在佈滿污垢的臉上浮現。

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THE END—

關注主編,看藝術更有意思



點下面藍字查看精選頭條


如果只有一種蓋世英雄,你會愛上至尊寶還是孫悟空?


主編君為你推薦一個有趣的公眾號




    

往期推薦

周迅:我老了,那又怎樣!


求求你們!別再拍這樣的旅行照了!


一片葉子燒出萬元茶器,失落700年的手藝,在他手中復燒成功了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壞月亮小店】有贊商城,立即購買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