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勛:每一個認真生活的人,都值得被認真對待

勛衣草丨蔣勛美學社2018-09-11 05:16:11


我經常跟朋友説,“吃到飽”絕對不合乎,應該是有所品位地去吃,很精緻地去吃,不要把“吃到飽”作為食物的唯一目的。


我提過對新竹最深的記憶是城陸廟,因為那邊的米粉、那邊的貢丸,我在別的地方都吃不到。看來簡單的米粉,你會體認到其中有不同的手工處理,從質感、咬勁、QQ的感覺,你馬上會知道這是新竹最好的米粉,而且就是某一家的產品,別家都做不到。



好吃的貢丸是用非常好的瘦肉朝同一個方向攪拌打出來的,所以裏面非常緊,不好吃的貢丸咬下去鬆泡泡的,沒有緊的質感,也不會看到肉丸內裏是朝一個方向在旋轉。


我們會尊敬把一碗好吃的貢丸湯端到面前的這個人,他在這個社會裏有一個被我尊敬的地位,因為他把一個東西做好了。


生活美學裏,各行各業的人都會被尊敬,因為他把米粉做好了,他把貢丸做好了,他不是一個空口説白話、講一大堆空洞理論,而最後踏實的事情都做不好的人。


所以我會覺得,我不一定尊重這個社會裏面做大官的人、有權力的人,或者有財富的人,但我尊敬每一個對他自己的專業認真的人。一個總統可以對他的專業認真,一個賣貢丸的人也可以對他的專業認真,他們在生活美學上是平等的。所以生活美學其實是呼喚我們對於人最基本的一個尊重,回來做自己,回來把自己本分的事情做好。


為什麼這麼多人會懷念新竹的城陸廟,懷念那裏某一家的貢丸和米粉,是因為這些人也許把他們的一生,甚至好幾代的專業經驗,都變成食物裏的一種美感。這就是我們要特別強調的,人類文明裏一些從傳統經驗留下來的最美的品質,不應該因為工業快速的量產就全部消失了。


最近我得到一份我很珍惜的禮物。有一位朋友從日本帶了一盒珍貴的麪條給我,放在漂亮的原木盒子裏。我打開來十分驚訝,因為盒裏附有一張官方發出的證件,上面有紅色的印章、負責人的名字,表示這麪條由他製作、由他負責任。產品取名為“鬆の雪”,松樹上的雪,就是冬天下的雪落在松枝上面,有松樹的香味,而且非常的潔白。


盒內一共有三十把麪條,每一把都用紅色的紙圈住,光是視覺上就美得不得了。説明書寫明麪條需要煮幾分鐘,水開了以後再加一次冷水,然後再沸一次,不需要加入任何其他的配料,只要一點點的醋或者醬油,拌起來可就香得不得了。


我覺得一個文化可以尊敬手工業到如此的程度,讓我十分感動,這也才是真正的生活美學。

 

談到新竹城隍廟的貢丸、米粉,不曉得大家腦海裏會不會也想到很多很多你在世界各地小吃的記憶?可能是某一個小鎮的豬腳,你會從很遠很遠的地方跑去品嚐,因為那裏有好幾代的傳統,可以將豬腳做出別家沒有的特殊質感出來。


或者是某個地方用大火爆炒的鱔魚意麪,或者是簡單到可能只加一點點調味料的那種擔仔麪:坐在小小的矮凳上,吃那樣小小一碗,完全不是為了吃的目的。第一次去的人都嚇一跳,這麼小碗一口就沒了,怎麼會這樣製作食物的?可是我們知道,現在擔仔麪幾乎已經變成台灣非常重要的食物品牌了,從南到北、大大小小、真真假假,有各式各樣的類似商品出來。


或者大家會記得某一個廟口的蚵仔煎特別好吃。我到那個廟口的時候,學生會特別帶我去吃“”。也許有些人不太瞭解蚵仔青是什麼,就是生的蚵蘸着芥末吃。學生會特別跟我説,只有在這個廟口的這家蚵仔青可以吃,因為生蚵會有寄生蟲不乾淨,可是這家有特別處理的方式,所以當地好幾代都是他們的顧客,大家都很放心。


一談起來,就有這麼多關於吃的記憶,而且這些都不是“大吃”,而是“小吃”。我覺得這些小吃裏面其實存在一個信仰,就是天長地久。


什麼是天長地久?


我經營一種食品,並不是一次量產到某個程度,之後發了財賺了錢就不做了;而是我相信我的產品是被別人記憶着的,有人會從好遠好遠地方特地跑來品味一番。


台北有一間知名餐廳經常有日本觀光客大批大批光臨,特地坐下來吃蟹粉小籠、雞湯麪,甚至是蛋炒飯。店門口隊伍排得老長,即使旁邊有很多模仿的店,卻沒有人去吃,為什麼?


我相信這裏面有一種品質,其實也是我們所講的品牌。

我們注意“品質”、“品牌”,這個“品”是三個“口”構成,一個人真的是從吃開始,有了所有的講究,不要草率。就像蟹粉小籠,懂得吃的人知道一定要用調羹幫忙取用。在調羹里加一點點的醋和醬油,一點點切得很細的嫩姜薑絲,然後一定要用筷子夾起來先咬一小口,不要咬得太大,否則裏面的熱氣就跑光了。


咬一小口,你看到一點點的熱氣冒起來,這時先把裏面的湯汁吸掉,享受那份美味,否則皮薄的蟹粉小籠一破掉,湯汁溢開就可惜了。這是品嚐這份美味的訣竅,常常去那裏吃的人都知道這些步驟。



蟹粉小籠蒸煮的火候也拿捏恰當,湯汁這麼飽滿,別家做出來的火候可能不對,蒸出來乾乾的。這家蟹粉小籠的蟹粉和碎豬肉的比例也調配得剛剛好。


我們一直回到生活美學的基本面,我們要懂得怎麼去吃;可是如果吃的速度太匆忙、太快,兩籠的蟹粉小籠都還吃不飽,你急着填肚子,結果就狼吞虎嚥。 


“狼”吞 “虎”咽——狼和虎都是動物,所以變成一種動物性的吃飽 ,好像填鴨一樣 。美絕對不是填鴨 ,美是一種比較精緻的品嚐 。我不否認我們在日子匆忙裏,生活匆忙裏,有的時候會隨便打發自己的吃,可是不要忘記我們一直強調 的,生活美學是留給自己的一點點空間 ,並非很嚴苛地要求每天都要如此。 


*作者:,台灣作家、畫家、詩人、美學家,本文由美學社整理編輯,僅供交流學習所用,不作商用!版權歸蔣勛所有,轉載請註明作者及出處。文中所用配圖都已購買版權,未經同意直接引用會有侵權的風險。謝謝!^_^


蔣勛老師獨家授權蜻蜓FM平台,為勛衣草朋友們特別推出“美學合輯”,包括《細説紅樓夢》《中國文學之美》《孤獨六講》《生活之美》《身體之美》《美的覺醒》《細説王羲之》《説梵谷》等經典作品。購買成功後,大家可永久收聽。



蔣勛老師用質感聲音,帶你一起發現文學之美,生活之美。願你在喧囂時代,與偉大的靈魂在書中相遇,找回最純粹的自我。


▼點擊閲讀原文進入勛衣草特惠通道

閲讀原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