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不當這個皇帝了!

時拾史事2018-09-02 19:31:17


看過古裝劇的小夥伴一定都見過皇帝批摺子的情景,但是,皇帝批摺子的內容到底是什麼?其實作為一個皇帝,批摺子的心情是非常複雜的,有時候開心,有時候無感,有時候煩,有時候還想翻桌罵人。


奏摺制度在清代形成,明代雖也有題本和奏本,但不一定是皇帝批覆,資料也少,更早的朝代更沒有奏摺硃批這東東。


所以,下面我們就簡單拿清朝的這幾位有一定羣眾基礎的皇帝來做示範吧!




代表皇帝:康熙


孫文成是康熙那個年代的行為藝術家、醬油小能手。但是他的滿文略差,所以他上的滿文奏摺總是被康熙吐槽,有一次孫文成奏報杭州糧價,由於錯字太多,康熙狂改了一通他的摺子後給了這樣的對話:


康熙:「啥也不説了,你自己尋思去吧,朕已無力吐槽!」


(孫文成:怪我咯)




代表皇帝:康熙


有這麼一年,孫文成(為啥總是這位呢?不要問,我也不知道)總是非常拉轟的遲交晴雨錄,於是康熙就在硃批裏諷刺了他一頓,大意是這麼點小事你都幹不好,讓他解釋為毛遲交報表,他是這樣回覆的:


(先用了一頁紙描述自己於X月X日寫了XX摺子,X月X日到了皇帝手裏,X月X日皇帝給了批覆;又用了半頁紙重複了一遍皇帝的硃批寫了啥;然後接下來的半頁紙他説「奴才孫文成跪接(硃批),讀過之後不勝惶恐,戰慄(不已),自己放的地方也沒有。這就是到了奴才我的要死了的道理,(也)是把對聖主要奏聞之事是延遲了。奴才孫文成完全沒有要上奏回覆的話,只有磕了一萬個台階的響頭。」


哎我去!!康熙看了之後表示真是氣死本寶寶了!!不就是仗着山高皇帝遠不能當面糊你熊臉麼!!磕一萬個頭這種事誰信啊!!於是康熙氣憤地寫下了這麼一段話:


「該死的辛者庫虛偽的傢伙,磕一萬個頭需要幾天,一句真話也沒有。」


看完我也覺得孫文成虛偽到了極點。



圖片來自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




代表皇帝:康熙、雍正


話説孫文成這一次向康熙彙報了民房着火事件,火情比較嚴重,兩個縣大概燒了300多户。康熙聽聞後表示甚為心塞(因此都沒力氣罵孫文成了),在硃批中這樣寫道:


「這件事情要是在2月間或者是4月的時候收到消息就好了……在這3月份讓我聽聞,或許就是讓我犯愁的吧。我聽到後,着實煩悶。」


再説説雍正,這類糟心事一樣不少。


有一年雍正下旨,要給某個妃子的某個孃家人出旗,內務府的人辦完了孃家人一號後,忽然想起來還有個孃家人二號,於是就上了個摺子表示這還有個人,他也是妃子的孃家人誒~我們也準備給他出了,皇上你再給下個旨唄?雍正一看覺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很大的侮辱,於是他是這樣説的:


「(這段奏事)一點值得看的地方都沒有。你們以為我忘了咋的?(還)要等你們上奏催我啊?」


雍正:氣的我字都寫不好了!!!!!!



圖片來自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






代表皇帝:康熙、雍正


話説,有個叫壽智的鑲黃旗護軍,有一天上了一道摺子:皇上啊,我覺得這京城的當鋪忒不像話了!居然收四分利、五分利,還有個別黑心資本家收十分的!能不能交付五成官員去宏觀調控一下,統一收二分利行不行?這樣當鋪也能掙到錢,也有利於窮人呢!臣我沒啥文化,想破了腦袋終於想出個主意能寫個奏摺了,皇上你看這個主意行不行?(從文字上看很有18世紀左派分子的樸素經濟理念……)


然而,這個摺子呢,不是壽智本人寫的,這在當時也很正常,不少人的摺子都是手下筆貼士寫的。壽智大概以為皇帝有千里眼,能看到這個摺子不是自己寫的,於是在摺子後面又交代了這樣的一句話——臣壽智親叔父之孫、護軍四達色書寫。(這個親戚確實有點亂,容我先想想到底這個四達色跟壽智是什麼關係。)


但是雍正看完之後給回覆的摺子也真的是笑死本寶寶了。


回覆內容是這樣的:「奇人也,奇字也,奇奏也,奇事也,奇爺也,奇孫也,奇混也,奇鬧也。真正八奇第一奇下大人也。」


吐槽吐出花,這種文采值得大家學習借鑑。


另外還有一件事,話説有一天內務府上了個摺子,講的是營造司官房收租修繕過程中的一些貓膩:比如説租客悄悄的跑了不付房租、把房子搞壞了也不修理等等。奏摺的最後提出了一些監管意見,表示是不是抽查相關人員,堅決反對某些人這種薅帝國主義羊毛的行為!


雍正看着這個摺子只是微微一笑,隨口吐了個槽:「居然能有看到內務府上這樣的摺子的一天,真是奇事呀~」


話説內務府你以前特麼到底幹了什麼才給皇上造成這麼大的心理陰影?




代表皇帝:雍正


年羹堯是雍正的護國開江大將軍,有一次年羹堯出征西北,上了一個摺子內容大概是講西北戰事緊張,自己已經十一天沒有睡覺了。


雍正看到年羹堯真情流露,在後面批覆到:「好心疼,好心疼,好心疼,這才是我的好基友。」


還對年羹堯其他的奏摺回覆:「朕若此生若負了你,從開闢以來未有如朕之負心之人。」


如此掏心掏肺,看完突然覺得年羹堯跟雍正才是真愛呢(當然,在不考慮結局的情況下)。




代表皇帝:雍正,康熙


有一年,孫文成奏報台灣一個叫朱一貴的大哥組織暴亂的全過程,期間用語磕磕絆絆,康熙就評了這樣一句:


「你這沒頭沒腦的話真是看不明白。」


是不是很簡單粗暴呢?


還有一次,有個叫做馬喀的小官上了個請安摺,可能不太懂漢文,他是這麼寫的:奴才馬喀率子達三恭請主子萬福萬安


雍正實在看不下眼,除了給他改了n個用詞,還批覆道:「爾子如何到得請安,胡説之極!」


圖片來自清代宮中檔奏摺及軍機處檔摺件


仔細想想,皇帝也有對臣子上的奏摺無奈的時候。


看完表示也不能理解這奏摺上寫的什麼內容,用詞太亂了。




代表皇帝:雍正


鑲白旗的副都統達色寫了個特別逗比的摺子:


「鑲白旗副都統奴才達色謹奏。奴才達色無奏事。」


沒事你還奏什麼奏,這不是沒事找抽型嘛。果不其然雍正是這樣回覆他的:「爾緣何無奏事?初次不奏,尚待何年?殊玷厥職。身為一旗副都統,朕如是垂問,一事不奏,已屬違旨;觀測各官所奏,權衡是非再奏,更屬狡詐。不奏卻稱無奏事,乃彌天大謊。不專心思索,顧惜心血,不忠且懶;不仰副主子垂問之意,乃大不敬也。若無奏事,為報答朕之此恩,寫十張奏來!」


這不是典型的弄巧成拙嗎,自找沒趣。剛巧也碰上了偶爾會走這種魔性唐僧風的雍正。




代表人物: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


我們以最常見的硃批(知道了/saha)開頭,也以最常見的硃批結尾吧~


事實上,除了上面那些十分有趣逗悶子的硃批以外,更多的硃批還是正常的公文批覆。有一些簡單的批覆屬於套話,比如「該部知道」、「著照所請X部知道」、「甚是」、「依議」等等。還有一些長的回覆,就屬於上級紅頭文件一類的指示了。




比如光緒:


「知道了。叛回固應殲除,良回付尤應安輯,著該督等妥籌善後辦法,以靖地方。」


再如雍正


「這才為省臣,爾所有摺子,全令朕暢悦,甚是。凡是唯求“真”字、“好”字。如今成百命案被隱瞞,説無命案,騙誰?命案目前雖然多些,日後可望絕跡矣。甚是,依議。」


等等。


其實皇帝也和我們平凡人一樣,有喜怒哀樂,也有暴躁要吐槽的時候,雖然回覆奏摺是一件看起來高大上的事情,但是説白了,也就是我們現在兩個人的書信對話,油茶醬醋,各味都有。


康熙:心好累,好想辭職……


雍正:皇阿瑪所言甚是……


乾隆:已辭職。這做皇帝呀,就是要勞逸結合~沒事寫寫小詩,搞一個藝術鑑賞,提升一下姿勢水平,才能成為人生贏家~


康熙/雍正:呵呵。你字那麼醜,你別説話。



本文轉自拾文化,轉載請聯繫作者


END


往期目錄


中世紀的奇葩性生活

教科書為何稱他“民族英雄”

埃及人在脩金字塔,中國人在做什麼?

日本人的起源是哪裏?

被邀請出席新中國開國慶典的幫會大佬

新疆是先有了漢族還是維族

死人是怎麼結婚的?——聊聊冥婚

抗日戰爭中,蔣介石是怎麼失去南京的呢



商務合作:Tel:15117934836  QQ:762993961

更多內容關注微信公眾號:時拾史事(historytalking)

投稿請發[email protected](有償)